in Uncategorized

酒能不能麻醉了你,借酒消愁和澆愁都愁更愁,只有遠離愁緒才能真正自我啊!

當人們想借酒時,就想信徒跟神明借紅包一樣,跟賭徒以燒肉買通神仙,卻不知萬字老闆以燒豬來溝通更高層次。

而今笑紋想醉麻痺,卻把字體給污染,更把身子給弄垮…又得不到過去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