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生死状

老婆不晓得何事,竟然找到了两张生死记录纸,一个过去的记载,一个曾经的伤痛。

老二面试两星期,在不愿喝奶下,送去就医后,不告而别!

要她一个十余天的婴儿告白,毕竟不可能,也不是事实,但她没遗留什么,就如此走失了,我们无奈也无能啊!

她在家期间,那几晚播放着交响乐曲,每一晚差不多都这样,直到星期五晚间送她入院检验,就医,抢救,走失,简直不可思议。

没预告,没病着,只不过不喝牛奶,与保姆一起到医院找医生看看,哪知在专业告白下,我吓呆了~细菌干染。

接着医生求救更高级的医生,要他即刻回来救急,在他检验后,说了一句话,请你准备,我们会尽力~

在诊疗室外,我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祈求老天爷保佑,直到凌晨时分医生走出来。。。。。

回到家,接老婆去医院看那一眼,只知道呼吸系统没停止,系统仍跳着,其实她昨夜走失了。

尔后,在医院处理好手续,她被院方人员送走,被带到另一个地方继续睡觉,我们除了看着,呆着,想念,什么也无能力。

就这样她离开我们,短短十余天,当着货不对版,退货了!

还记得当时跟老婆说,两星期走失,好过一岁的妹妹,六岁的弟弟,二十余岁的堂哥,在一起更久伤痛更久。

但有时候想到医院回忆,总觉得那一幕始终留在脑海里,模糊记忆中的一个孩子,希望离世这么多年,你已是另一个开始,让下一次的相聚更长久,等再约是美满温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