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督旺(Tok Wang)

跟他借杯黑狗喝,在家外面慢慢尝,没犯规吧!
十三年前的开始,直到彼此都是这样领导,没什么条规吧?
他有着自己的态度,我侧度过一生一世风霜雨雪…
今晚难得在灵前举杯,兄弟们的情怀则让此时,醉酒今宵。 。 何善其中?

林正开

2002年在马华多皆支会改选不期而遇,我获得主席职,他获选为署理主席,我们不是联盟竞选,更不认识对方,只能说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就从那晚改选成绩开始,我们的情谊则步入热恋期,大家几乎时常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无所不谈,大家不分彼此混在一起。

还记得,在当年回教党老大逝世后的补选,大伙一起为国阵候选人拉票,插旗,站台,结果为学校社区带来近百万的发展和提升工作。

那时候,大伙开心非凡为党服务,收到的津贴全纳入组织,以便日后可以为组织带来改革。

在我担任村长和县议员期间,则为了免费服务全心付出,政府给以津贴一律纳入银行户口后,当时叶志祥老师也认同付出服务,他一样把津贴交给我,而我在转给财政戴奕祥收在支会户口。

尤记得,补选期间的晚上,他负责膳食,每晚打包鸳鸯,炒面,还有一箱黑狗啤,整班人马就在会所一起疯狂处事。

不久后,他获选为多皆福利组和皇天宫主席,他也忙着为组织服务,也在每年的秋祭晚宴慷慨解囊,多年来为吉打两间独立中学,捐献大笔款项,每一场宴会几千几千地捐出来。

他除了参与福利组晚宴,也在三罗堂,林氏公会,偶尔甚至隔邻秋祭晚宴也插上几千。

在这十来年,大家都不晓得他贡献了多少?但,都觉得他疯言狂语,让许多人不满意,更不敢与他往来。

而我这个小wayar则是他还能接受的疯仔,偶尔还是坐在一座吃喝玩乐,直到前年的多皆埠联合拜祭玉皇大帝时,他透露身子出点问题,必须暂时停酒检查。

而他就这样绝酒,停止社团活动,但天公诞还是会出现在皇天宫,监督工作进展。即使今年,他的身子已开始衰弱,他仍坚持参与拜祭活动,胜杯卜炉主时,他坐在殿内看完全场仪式,可没有人察觉就是他。

就在他出声说话时,我们都惊讶林正开来了,但不察觉眼前消瘦的他,就是他!

唉!过了天公诞,新年,清明,皇天宫改选,他卸任我接任,想拜访他数次,可机缘难逢,多次登门没法度。。。

日前,在微信读闻林正开走了,个人惊呆讯息的突然,虽然早知肝硬化不会那么快好,但也没想到那么快走失。

当天下午去到灵前探访,看着他,一个样子都不像的,他还是他吗?

昨晚再到灵前,点燃一直香,再奉上其生前最爱黑狗啤,站在其身边,看着说了~

过去则让它过去,谢谢你的支持,没有您的爱护和协助,多皆故事不会有今日,而我这个疯文也没有今日的地位,哈哈~干了吧!tok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