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野兔再发

sabun许多年没有那么多野兔结队同行,一起参与外坡野兔周年庆,此次报名出席怡保50周年跑,实际上不止45位,而是47只野兔子。

无法同行的野兔是sayur meng和susu,卖菜明是月前驾驶摩多时,昆虫飞入眼睛,用手揉眼,导致眼球受损,入院动手术医疗,被逼休息多月,顺便暂时卸下生活任务,放松自己,在家休养。

至于牛奶则因眼角膜手术,开刀日子巧合撞期,只得入院调正眼睛去。

临时没有出发的两只是luan zhu lai和sok lan,乱来是伤风感冒去不了,缩兰基于何事,他倒没通知,也不过要求超市鬼付钱了事。

野兔报名参与外坡跑步,只要名字报在巴士组,你就必须瓜分巴士费用,吃喝则不须承担,但下一次周末跑得坐冰问责。

坐冰不是处罚你,但要你自己承担责任,为何没有出席,导致主办当局浪费食物和金钱。

早上九时,我到同花园的临近寻找大肥猪,可年老忘事的我找不着其住家,在花园转来转去,就看不到其座驾,最后致电问他拿地址222。

到了集合地点,看不到巴士,即刻发短讯给予司机,提醒他等待地点,没想到眼花没察觉,巴士就摆放在小路旁。

到了出发时间10AM,到茶餐室号召出发指示,上了车,“落难”还问点名了吗?

我认为野兔群出门那么多年,没几次等不到迟到大王,除了交通阻碍少许,为何你不要提早出门啊!

是以没看人数,就要司机开车开始旅程,只跟他说主席tits会在双溪布油大道前上车,人够不够无需理会。

途中致电主席,跟他报备巴士开动了,要他一小时后在哪儿出现,不然自己乘德士去。

接近午餐时刻,李52建议到虾河(亚齐河)用餐,没异议就直接抵达目的地吃面包虾,数十人分开4座,老板说8899人,有多有少,虾每座一公斤半,一条鱼,两盘菜。

大伙吃完咖喱虾,没什么惊奇美味,一给钱才觉得非常贵,虾残加菜舌945块大元,看菜头🐴~

口袋没带那么多钱,只得硬着头皮跟尊尼华哥借900付款,在上车逐个收巴士40+贵餐28,每个68。收完全款,包括没来2个后,即刻将900缴付,不然大耳窿游戏开市,我肯定死得很惨。

吃饱上车没什么闲谈,大伙应该饱食想睡觉吧!当巴士驶出大道,感觉要到目的地,一只两只又开始鼓噪,指指点点,说什么司机不根据野兔牌转弯,结果摇电给怡保秘书bonney,问了地址在哪?发觉司机熟悉该处交通路线,我们惊吓自己而已。

到了目的地,看到会庆处“phl展览厂”,到底位于轻工业地段的跑步山在哪?难道有点远的高山,但左看右看没有山群。

下了车跟主办当局领取纪念品,衣服,咖啡粉,花生,特刊,就在里头跟着你穿什么size,丢一件就算,怕有心人领取2次,唉!

偶尔或有贪心鬼仔害事,但我深信兄弟都有诚信,不会让我中招,少了自己那件赔偿。

结果,鬼月鬼仔没出现,我安然度过“错失”衣物正事,感恩他们给以自己信任和尊严咯~

分了衣物,还得等个把小时,有些人回到巴士休息,有些人开始喝酒,我倒躲在厂后边,直接躺在冷冰冰的地上闭目养神,等开跑时间。

躺啊!闭目啊!还是忍不住按面子书,看讯息,可也得休息一下,让眼睛关闭修养,等到司仪号召集合,1615起身回到巴士,要大伙下车集合,哪晓得他们说1700长跑,1730短跑,紧张什么?

但大家也跟着司仪要求,下车入场参与开幕仪式。。。薜荔波咯,等到不耐烦我又闭目养神,躺在地上修炼精神,直到司仪叫了,即刻飞身归队。

上了山,转啊转啊,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回到会场,短什么跑,中程路线来骗人,好彩我能完成使命。

冲了凉,看着领袖坐冰,再喝两杯酒,又洗个澡,上车更换衣服,回到会场吃喝,与老友闲谈,看了台上节目,还不是艳女表演,没什么特别,就躲在尾边看戏,喝一点酒,闭上眼睛听轰炸声响。走进几次,又与外坡老友胡扯,问905来不来?

在会场混混,等到11时,大家都结兴欲返,上车集合等回程。怡保野兔刻意送3箱啤酒,以让大伙能尽兴回去,哪晓得有心人将啤酒放在寄货藏下,喝不到酒咯。

走到半路,习惯要巴士停车小便,解决了小事,“羊癫昏”拿了一箱酒到车上喝,我则看到司机打哈欠数次,不敢睡觉,一直跟他说话,直到回到壁虎咖啡店前,才得以放下心中石头,我们都安然回到了。

途中也送瞎眼和大肥猪回家,回到家,爬上床,闭上眼睛,反复几次,周公约会了,下一次再续兔缘了,on!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