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回到了

在妳走失了兩個深夜後,讓妳不放心的他終於回到身邊來,一個磨損不了的記憶,他在凌晨四十分看到您新屋,可他被告知。。。稍後才能見妳,始於他走入屋子,先予外婆問候,喝杯水,再坐到妳身邊喃喃佛語。。。

看著閉著眼睛,穿著全黑服裝的他,大家都不懂如何開口,只有等佛號唸了又唸,直到長輩領導佛號完畢,要他站起來跟妳見面,又不讓他滴下淚水,看著他靠近住著新屋的你,我根本按不下快門,留下遺憾的回憶。

大家都不懂昨日當三姨跟他說了,mother pass away的瞬間後,急著購買即刻飛回的機票,又買不到第一時間的機票,他是如何度過三十多個小時。。。

他眼睜睜望著新屋裡頭躺著的你,聽著長輩妳笑得多美,因為他回來了。。。

還記得手機時鐘顯示凌晨一時一分,淩依靈逸,是安排好的良辰嗎?

當妳生病入院開始,我要求讓他曉得病情,可疼惜愛意怕影響了學業進展,就是不讓任何人通風報訊。

就在一次妳致電給他後,陷入驚險求生時刻,一精神過來,就問小兒你們做什麼昨晚突然出現,沒什麼事吧!

妳就是沒什麼,沒什麼又度過,一次又一次的考驗,病情也跟著起伏不定。

直到七月初十那一夜,見過父母親,妹妹,小兒,好友們,姑姑們,到了八時半,儀器顯示不尋常狀態。

當大家收到妳老公的電話,只感到危險又來了,又想是不是狼又來了。

玉敏喃喃自語,要怎麼辦?要去檳島,要回家去,要。。。

可九時三刻,接到走失了的電話,伊羚哭者跟我說大姨走了~

唉!不管如何落筆寫字,就無法寫出內心情意,只盼妳在極樂世界看著孩子,在哪鼓勵他們努力上進,讀好書做對人,做一個跟你一樣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