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2 ringgit

孙文部落也忘记曾和几时互相称呼两块钱,也许在津贴稻谷每百公斤2块钱时吧。

那时候,他时常说起老爸的朋友黄两,一个经营运输行业的老前辈,也既是他的舅舅。

他说,在结婚初期,老婆住在大山脚,他都是晚上去那睡觉,隔天才回到多皆耕田做工,几乎没人知道他结婚了!

直到孩子出世,到他们回来,大家才惊觉老狮婚了。。。

他总是戴在草帽,驾着老爷摩多,四处巡视稻田,不管日夜,无论风吹雨打,就是如此度过那些年。

而他爱吸《朱芦》,还在前边插一支火柴支咬着,从早到晚吸着,也是他的标志。

他遇到我,都会从口袋拿出一整包的朱芦,伸出一支挤入我口中点火,等我吸到mabuk。

如此草帽,如此朱芦,如此两块钱的联系,就在去年马来新年后的某天,听闻他入院休养。。。

而后,我也忙着其他事务,忘记了他,直到年尾受到讯息,他走失了!!!

“记忆中,在医院闲聊时情景,他说你岳父当时后,中了6855大钱,买了田地开始兄弟耕耘,却在分财产时拿不到这一些,只拿到小火较辗米过活。。。”

但现在与往日,你岳父也不输人很多啊!

其实,他这个人外表有点邋遢,不修边幅。因为从事田地生活的人,又如何清清洁洁呢?难道,要外出就回家洗澡吗?

记忆中,在二姑过世时的深夜看到他来坐坐,问他如此晚,他说不用做吗?又没人通知他,我姑姑去世。。。

唉!姑姑去世至今好多年,日前八叔也走了,2块钱也走了,在世修行这些年,自己何时走掉也不懂,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