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原来他是马华的

今日看到他退党声明,却让很多人掉下眼睛,原来他在2000年加入了马华,加入这组织的理由是他还是华裔,也想成为伊斯兰教和华裔的桥梁。

笔者在想他加入的理由,也在想马华知道他是党员吗?为何在党组织那么多同志对他惹是生非言论非常不客气时,没有采取纪律行动?还是百万党员的党组织根本不晓得这号人物,也是马华在广抄党员后的现实写实,没有人知道自己是不是党员,他也在党不知情下加入组织,哈哈!

对于他过去的激情言论,我想大家都会觉得极端,无聊,还是超级有问题!例如穆斯林收华人捐献理所当然,谁说巫统卑鄙?痛骂华人养猪毒害穆斯林,华小护根学生国语差,穆斯林不应该光顾非穆斯林经营的熟食档,向大学生灌输种族清洗思想,华人女子性开放才没被强奸等等。。。

这一些只不过他口中的一部分,相信你我他对于这些字眼都会感觉到羞耻和生气,为何一个改教的华人会变成如此“风雅”?难道改教后的人,必须要更宗教化才是宗教人吗?

直到国防大学宣布,他不再是该校讲师时,或觉得大学基于他多次被指发表种族言论和宗教课题被对付?其实,他是不是基于言论被撤掉讲师身份,公众没必要去研究和了解。

还记得他要去沙劳越助选,被执法单位阻挡在机场,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物,朝野华基政党还鼓掌叫好。可那时候,他也没表明自己是国阵成员党,直到今日突然承认曾经加入马华,由于马华反对落实伊刑发,退出抗议。

他今天说自己是马华一份子,我想许多党同志吓昏了,原来星加坡视为恐怖份子的他,竟然是16年来的同志,一个满口无言乱语的极端舆论人,就是我们敬爱的同志,唉!

一个呼吁政府消灭华小的疯人,竟然在党组织生存了16年,还经常攻击党领袖呢?他应该认为自己活在言论自由,还是窝在组织当卧底呢?

今日写这些故事,是要党组织要小心谨慎审查党员资料,组织必须随时点算党内成员的人数外,还得详细检查百万党员的身份,不好某一天圣战份子成为当领导,把组织带去沙场开战,那时候党不需要面对大选的洗礼,也将是大江东去的下场。

说到大选,在想组织是不是有能力保持7-11的席位呢?哈哈,要是能的话,党应该就是友人口中的残酷预言,不幸中的大幸!

不是我笑纹看哀我党,而是觉得当下社会人民对于党组织的怨气还很热,大家都觉得这个数目还不是谷底,只有重重打击,我们才会有改变。

借用中国老大的一句话,“如果我们党内有了滋生腐败的土壤,那就会产生蛀虫,最终导致亡党亡国!防治“物必先腐,然后生虫”关键是要避免”先腐”,那如何避免“先腐”呢?《吕氏春秋》有句名言:”流水不腐,戶樞不蠹,所以,要避免”先腐”,就要从思想上,制度上,行动上真正“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