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老马与皇帝

在马医生在位时,他铲除皇帝的权益,说什么王皇亲国戚与民同样,您不是最高境界的atas。

那时候,义气风发的医生,说什么都获得掌声,大致上没什么反对。

即使这位皇帝也支持民意,而医生在侵蚀皇力后,太上皇就是自己。

过去二十多载年,很多事务都是马医生说了算,在野党也无法改变其意见。就算皇帝不签署法案,过了他定的程序,一提二提再提就算通过。

今日他老人家说,没想到其他太上皇会破坏其游戏轨迹,逼使他跟人民道歉,唉!

他也许忘了当年一言堂,为我独尊的领导方式,把几个副手赶走,甚至捉入大牢。

马医生也许忘记了当年自己横行霸道,且让盟友被人民遗弃,输掉很多议席,典当了盟党的权益。

而今为了沿袭马家皇朝,竟说当今政府不公正,采用了损害人民利益的政策。而要求面圣,以禀告皇帝,执政没为民,要废除罢免纳吉。

笑纹不懂政客的嘴脸,更不知他们这些人的道德观有几分?为了已身前景,述说他人不对劲,却又与宿敌握手言和,这种混乱的关系让人民傻了眼。到底这些打了数十年如一日的战役,是为民而斗,还是说到底,还是为了世袭朝代的做戏呢?

最好笑的上朝趣事,老马当年砍掉皇权,今又恳求皇帝出手相助,皇上啊!要是您真的有效,请你降旨告白天下,卿不管朝廷纠纷,还权以民,要求人民在选举判决当今政府,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