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定海神针

邻国的祂走了,是殇,是一个让举国上下伤心难过的情况…

回想本地一下,万一某个领袖也这样走了,本国会殇吗?

笔者写的不会是某议员的大马一号,而是全球认为的政府一号,

因为在网络世界,街坊,本土各地,不管什么老百姓都在说,他啊?贪得无厌,数十亿就这样一来一往不见了!

英名或许在上两届大选被政敌抹黑,也许首号的家庭也应该检讨第一地位,您不是全马第一啊!

看到隔壁邻居举国失声痛哭,再想本土政治剧情分集,你我他要如何投入角色呢?

当国情不是一场戏,当全球追查下落不明不白的款项,当政客鼓励鼓吹野蛮,唉!

不管黄红部队,不理蓝绿阵线,不懂朝野政党,不知良心无悔这一生,还是不择手段这一次。

在过去那么多次的大选比较,赢了输了大家都得服气,要赌就服输,不好输了就说不公平。

赢得官司就赞扬民主,输掉就骂法官,指责法庭,再到全马选读自我催眠,我没有吃过钱,我不是大鳄,我没有在高楼养畜生。

在斯生活了这么久,看到政治演员的剧情简介,马医生和安哥哥一夜风流,十余年的对立,多年来的对抗,原来不堪一击,只是一种演习惯性。

独立之父怒骂当权者时,医生说是老人痴呆症。近日老马怒骂继承人时,岁数跟祂差不多的人,是不是也近黄昏时分。

对于暹罗的人们来说,接下来的继承人如何,他们应该没问题地接纳世袭传承。不过,这一年是国民义务为祂追思,惦念,尊重七十载
皇帝的时候。

只要他们有心祝福走失的祂,相信在世界另一处的祂会保佑微笑之国,只有祂才是神道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