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辣死你吗?

《珍珠快訊》每個月出版2次,每月設計及印製的費用為68萬8000令吉,而發行至州內各地,包括住宅區、公寓、組屋、鄉下、清真寺、巴剎、酒店、政府機構及非政府組織等,費用為7萬9852令吉。

看到槟城州政府的每月宣传费,在想要是此笔款项给予教育,宗教机构,还是民办活动的话?哇靠…

而且此讯还没包括“槟城月刊”,也即是执政为民办实事的炫耀文章咯!

也许这两个自我介绍新闻联播费用,算法月百万,每年都会有千万块,说明政府部门负责人介绍一下,执政党的厉害和好处。

这些百万开销来自纳税人的口袋,都是大家集体缴交的血汗钱。但在其新闻里写的,说的,讲的,都是讲自己对,说到自己很好的例子。

但执政为民造福的政客懂得这些纸张的下场吗?砍伐几多的树木,为了往脸上贴金,破坏了几个足球场阔的森林啊!

以前的珍珠,根据他说的,鼓吹民政事业,只是政府喉舌,跟着当权者的口齿说废话。

而今的珍珠,是不是真的一样在写当权者的优势和政客的激情四射呢?

想当年,他说许子根每天上报宣传,媲美好莱坞大牌明星。

今时不同往日的首长呢?每日早晚一定要见报,不管他人在槟城吗?而且,对于媒体报道的尺寸大小很在意。也对于排在ABCD版面次序列号,觉得自己应该头版,版头,还是名字要大过两寸高。

珍珠啊!你还没来得炫耀前,只不过它包含着数十年的精华,现今的你已是万人之上,应该忘了哪粒石子了吧!

在石子未曾变化前,石头就是一粒硬度来说的改变不了。可它被含在生蚝口里,十多年,数百年,在深海摆渡下,石子称谓之权贵异族。

只有爱高攀的你被逼无奈地说,支持你到底!可辣死你妈,这些宣传推广应用只是政治序言 。总是要人民改变命运交响曲,来接受改变自己的故事情节。

有此在山脚下用餐,一间友族经验的咖啡店,吃着饭,看着包装纸,精神粮食就在眼前。

这些读物花了政府数千万,可受惠的学生又几多?骂归骂,说归说,批评当指正,你还是小心谨慎对待每一秒吧?

人家都说一些不爱听的事实,你还是根据时下最流行的话题换成超人归来噢!

对于时事改变,从政初衷还得藏在心深坑里!要是大家都抱着当初的遗憾故事,笔者再也回不去写作的心愿。忧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