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华教叫化

在纳吉大人的预算数字里,华教2012年分享一亿令吉,2013年也是一亿。到了2014年少了一半,2015年和2016年更不用说,也即是那一半给你算了。

明年也是半亿,至于学校有没有收到,还是一个未知数,因为,2014年的数字游戏,令吉失踪了!

2015年,华社穷追,钱勉强汇入董事部户口,让全国各地政府的津贴学校喘一口气,把收到的款项,用以修理破烂的设施,应该先修就修了,还能勉强支撑等下一次的官府施舍。

说道施舍两字,笔者就以董事长生涯说故事。过去数十年因政府“强逼”改制,国内的华文小学分成二类,校地属于政府的归纳为政府学校(前称全津贴华小),校地不属于政府的就叫政府资助学校(前称半津贴华小)。

而转型为国民型中学的华文中学,除了老师薪金,校工薪水,学术发展基金和学生津贴由政府支付外,严格来说什么都不是,比国宝四不像更难堪,不是大老婆的孩子,也不是小老婆的孩子,而是外面生的野孩子。

每年的收入,除了行政开销由政府支付外,硬体设施就得跟华社讨钱。不说大礼堂,就说课室,食堂,运动场所,哪一样不是跟华社“征收第二税收”,才有能力发展呢?

笔者不懂为何1961年教育法令阵痛期拉扯了数十年,有关当局何时才能修复,那一次修辞不见的“维护及扶持其他族群语文和文化的发展”内容。

马来西亚号称多元种族文化的模范,可执政的政策,以及旧版的橙皮书都没有列明其他语文学校享有地位。只有台上的政客,报纸的文告议员,网上的政治演员强调他们肯定捍卫这一块“遗失母语”事业。

当然,我们都骄傲地说,除了中国和台湾,马来西亚华文教育是全世界保留最好的。可背后的付出和坚持谁人懂?

到底谁出卖了民族的传承事业?是在朝,还是在野呢?笔者只能说,双方都是傻仔,假假地演戏,真真地扮演着政客,逐步跟随世界潮流起舞。

要是不是中国崛起,成为世界强国,华文还有经济地位吗?试问国州议员们,他们,她们,还是孩子是在什么学校上课?

在台上呼吁社会人士爱护华文事业,在背后将孩子送入国际学校,如此虚伪的代议士还是模范吗?说话不算数,自己没有做好捍卫华教事业的份内工作,却要社会承担一切的责任。

为何没钱拨款?

这些年来,纳吉有意制度化拨款资助华校发展,槟城州政府做得不错,每一年都给以款项协助,也奖励独立中学教师。这是政府正面的华文事业支持和鼓励,不管中央,还是州政府。人民必须给以掌声,谢谢政府的支援,减轻华校的负担。

可纳吉政府的部门为何出现没钱拨款呢?是政府官员故意导致,还是协调工作纰漏?相信这些年的钱不够用,应该是官僚作风引发了钱不懂去了哪里?

财政部不给教育部?教育部不给华校?还是纳吉口说无凭,没有真真写下拨款半亿纸条,给以负责部门?

还是因为官员认为拨款是给“半津贴学校”,他们有权慢慢来,故意让你们迫不及待跟政府声明下一届肯定支持你,给以一票后,钱才会掉下来?

就是你们在大选没有支持当下的执政府,执政部门就以“同理心”对待,钱先给听话的人民,款项先给支持我的人,津贴全给了投我一票的人民,哈哈!要是官爷是这么想,执政党是如此办事,相信来届大选的画票动向不难分析。(注:被修辞最严重的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