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又制水了!

看到新闻就怕怕,到底这条河跟谁过不去?一直被污染,而且次数几乎逐年递增,让首都和乌鲁冷岳县的草民受苦受难了!

也许政府是时候对付这条河流域的邻居,看看他们的居心不良,还是他们排泄了工业废料?

还记得政客曾指控有家工厂刻意污染了河流,但政客的控诉真的吗?为何将问题推给政敌后,后续对付行动没下文呢?

难道政府没有法律程序关闭该祸首吗?还是政治人物“设定”了责任,将问题推给它,解决方案就这样子妥善处理了!

草民最怕佳节没水,商家更怕假期时间,自来水管没水来啊!要做生意,又无法解决水事。要骂政府,政客又推卸责任给予政敌。

今天中马制水,水压低,家庭主妇肯定愁,洗衣做饭都要水,可惜水管流不出水,唉!

水啊!水啊!要是一条河都管不了,又如何治理州政府体系结构呢?但愿雪州和联邦政府携手共进,好好治理水事,不好为了政事过招,牺牲“小我”,让雪州的小我又再烦恼。

水坝不下雨怪老天爷,河流被污染怪政敌,那么水管没水?草民要怪谁呢?

希望火猴下班走后,金鸡当值的往后,水事不再赘述,水事不是诬赖,水事不再消耗草民的意志。大家每天为三餐都忙得喘不过气,一个污染还是不停骚扰河流,草民只好上书天庭,祈求老天爷对付污染环境的顽固不化乌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