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令伯”借给你

看到他如此说道,跟同日走失世界的东马犀鸟老大有什么比较?

相差悬殊?还是觉得了自己笑傲江湖呢?一个受人尊敬的州记领袖,会以如此粗俗语言致词吗?

对于刚逝世的阿德南,相信在他在位这些日子,做了许多让人民感触颇深。不然,阿德南充其量只不过一州之长,为何举国上下都舍不得呢?

对于他的坚持不懈,以及跟中央政府的争取,相信东马的砂拉越子民深感同受。西马的发展远比东马的落后,可这些年来的东马在经济发展“缴纳”了几多税收呢?

为何在过去的数十年,东马一直默默付出总等不到回报,而在位已久的前老大又不懂索取应得回馈。难道要等到州政权输了,才跟中央政府讨价还价。

相信即时已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土保党已成为历史。

就是因为阿德南的明知故问,才让纳吉政府给回了砂拉越人民应得政治权益。把夺取多时的政权还给砂拉越,让阿德南在选举中获胜。

当时大选的反对党批评他,现在又说他很好的领袖。就不懂政客何时才能说出心中话,难道只有对逝世者给予肯定。

还有为何只有他的政府承认了统考文凭,为何他对于独中那么支持呢?也许就是他对于华文教育的认同和鼓励。

至于槟城首长的口中认同,将留学海外大学的她当着独中生大声说,槟城政府承认统考,可是全马只有砂拉越政府明文规定聘请公务员条件之一,拥有统考文凭可申请。

“令伯”也许觉得过瘾,就是因为这样才是支持独中教育。可公务员体制里,应该没有一个人是用统考文凭应征。而那个她则因海外大学文凭才成为联营机构领导层啊!

对于“令伯”心态,笔者认为领导人已走火入魔,将自己当成空前绝后的政治明星。只有自我意识才能成为王道。对此写道,非常抱歉,要是看官觉得笔者贬低他,在此跟你们鞠躬,再奉一句,对不起!

这个令伯的功绩是不是全马首长的模范,就让历史记录去定义吧!

阿德南治理砂拉越三年的成绩,今天可盖棺定论,让大家分享,怀念,追思。到底只用短短几年管理州政府的他,是如何获得大家的肯定。

他极少乱骂政敌,也不会对付跟他舆论的同僚,更不要说每天都在批评政敌。

他只是做好自己的事务,办好人民给予的委托。即使到了最后时分,他还是心念砂拉越~我爱砂拉越,希望所有的砂人民和我一样,也热爱砂拉越!

让我们给予已故阿德南最后敬意,将对于他过去几年的坚持不懈精神,中庸之道,给予各源流教育的认同,爱民如子的心态鼓掌。就是因为阿德南精神,让全国各地子民认识了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