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音乐会的感言

咪!苗!咪!苗!这是什么声音?

奇怪!在槟城大会堂竟然可以听到如此的怪声。

原来在猫政府领导整年后,该州子民也逐渐变身成为猫儿子,猫爸爸,猫女儿,以及猫妈咪了。

这是前晚笔者出席了母校华乐团承办《金音》音乐晚会上发掘的猫事,也是冒失的事情。

在这场音乐欣赏会值得赞扬的事情,就是没有忘了你忘了我的铃声。这要归纳猫政府执政后,驯良了该州子民的猫样吧。

可是,驯良的猫儿却好吃,从开始直到结束,就有好多的猫儿在寻食。

这厢的猫父母食着水果,那厢的猫儿女在肯“妈咪”,“花生”,以及“糖果”吃到啪啪声。

这可影响了身旁听众的雅兴,原来音乐欣赏会除了可以听出耳油,也可以嗅到美味食物。只怕如此贪吃猫儿在日后可变成了肥猫。

不过,礼貌十足的猫儿女也为音乐会带来冒昧的掌声,当乐队奏换乐章时,他们以为该曲子奏毕不期然鼓掌支持乐队,殊不知演员还在继续演奏的路上,搞到指挥棒都不知所系。

至于坐在笔者后方的猫父子,或许以为是来摄影比赛场地,他们俩讨论应该如何“猎鹰”,才能把演员的神态捉拿下来。哎呀!你们的讨论可把我的双耳搞乱了,不知要听上面的音乐,还是你们的交谈啊!

还有,现场里我们发觉了爱听音乐的猫孙儿,这些猫的接班是很安静坐在椅子上聆听演奏曲子。恭喜了猫政府,你们拥有音乐细胞的小猫儿!

在乐队奏起“岳飞”时,可歌可泣的弦乐差点就要了听众的眼泪,它让我们回味了《满江红》英勇而悲壮的感受。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柔性十足的弹拨乐手为听众带来了愉快调皮的歌曲,让人们感到自己轻快年少起来了。

话说回来,年数比笔者还要旧的乐团,多年来地耕耘确实为槟城州传承了中华音乐,也让团员们在活动中学习成长。
博爱互助,热心华乐 ~ 日新华乐团您让我们永远记得你的恩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