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地契奇谈

从私垫到学校,华文教育一路走来,风风雨雨,起起落落,只靠先贤持之以恒精神,又获得华社百年来的维护,才留下今天的一千两百九十七所学府。

1297是不是真确数字,笔者也不懂,只在网上搜寻得到的号码。也是多年来,朝野政党斗力的游戏字数,政客一来一往,跟华人社说,这些都是我们努力和监督下,才有的号码。

笔者不懂政客一直在台上说,下台后有转去学校跟进和协调吗?根据政治气候变化,这些年来的学府风云变幻莫测,有说搬迁是增加,有说关闭了好多,又说增建,又说制度化建设,唉!

可政客就是政客,除了文告,台词,宣传,网上打战,就少了走进学校当董事的政治工作者。大家都懂得在学校服务,无论是家教理事,还是董事,或校友会成员。

每位学府工作者常年服务,每个活动或多或少给点钱,出点力才能够做好学府活动。这就是为华教出点力,为华文事业出点钱的义工。

在政治捍卫华教的政客可曾摸着良心,无悔地跟学校一起走过服务之道吗?还是只将华校当成政治工具,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互相攻击,在台上车大炮,在台下做华教逃兵,嘻嘻!

育强逼迁官司,在高庭成为了华校警钟,呼醒了全马各地学府的董事部,您到底处理好地契事宜了吗?

根据判决,育强学校必须在九十天内拆除,请空地段上的所有建筑物。这是庭令,一定要执行,否则当着藐视法庭。

这时候大家都指责无良地主,说他们典当了老祖先的承诺,说她们忘恩负义,说他她关闭了华校,说了一句又一句。

政客又大事批评政敌,讲一大推政治术语,就推给政敌去解决法庭纠纷。可有谁去了解当中过程,谁什么情况下,地契奇谈被带上法庭辩论了!

根据地契上的名字,不管什么建筑物在其上竖着,地主就是拥有者。地主才是法定代表人,老祖宗的口头协议,任何授权书都是讲爽而已。

即使是地契写着学校“信托人”名字,可没有法定信托地位,他还是真正的拥有者。因为,地契需要写作学校名字,再委托三个信托人执行任务。他们三个才是学校董事部委任的信托代表。

育强学校的判决让华教工作者领悟了什么?地契上的名字又是什么涵义?是我们继承了先贤的委托,还是我们传承了老祖宗的教训吗?

董事部责怪地主,地主说董事部不对,为何双方协商不成,解决不了面对的问题,难道双方无法放下身段,一起解决掉数十年的纠缠。

育强地契拥有者后裔说,董事部没有根据条例扩建,让地主背负了法律责任。又说董事部这些年来,没有好好处理更换手续工作。再说董事部没有根据教育法令注册…

作为董事部的工作者,今日借用育强的故事,跟学校再解读内容,是时候我们一起处理老祖宗遗产了!

不管董事部如何讲,不管地契拥有者如何说,就从今天起,回去学校检查再检查地契,要如何才能永恒不变的传承,这百年华教事业才能生存下去。

育强风云直播,提醒华社认真看待地契传奇,借此跟其后裔说声抱歉,要是过去几年处理方式不对,谨此奉上对不起。让学府问题回到圆桌上,我们以诚恳商议,把悬而未决的地契传承,在2017年给办妥,大家一起为百年树人教育勉励,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