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找我很难吗?

对行动党越来越有喜感,因为娛乐性丰富。陈胜尧批评槟城缘意褪色,林冠英被捏住,反指半年联络不到陈胜尧,这两回事有何连带关糸?难道电话不通,首长不会发短讯?

林冠英说,他联系不上陈胜尧!既然该党都无法做到下情上达,草民的肺腑之言,他更不可能知道吧!

行动党党元老陈胜尧通过面子书说了几句话,说明了槟城的环保和发展需要关注。也证明了该州近几年的生态环境保护的确出了岔子。

笑纹不懂首长为何联络不上陈先生,更不晓得国会众议院开会时,该党代议事是不是坐在一起,还是他们只不过有需要演戏时,才偶尔上演人民剧场。

陈先生此次趁校庆走一回岛屿之游,看到了变态屿的偶遇,讲出一番滋味,对笑纹来说,感叹一些,回顾当年之情,你怎么说?

身为一州之长,林冠英面对党元老提出州内大自然受破坏的疑问,他应该解释和拿出证据,让大家分享了该党号称透明施政的计划,而不是将疑问扫入地毯下,闭门造车啊!

相信很多朋友都发觉秃头山的变化莫测,对于发展商的诸多解释,平民百姓都闻到楼梯声不见人下来,几个解决方案都是讲了又讲。

可秃头的破坏地,还是一样生不出一棵树,还看到一间度假屋,一条康庄大道,呵呵!这些东西能建得起,树木却种不下,活起来,唉!

槟城州和其他州一样逢雨必淹,虽说未必是秃头山引发了水患,但槟城多区频频发生水患,一些区域不曾淹水也淹水了,是不是屋业过度发展及山林区大肆开发,而导致水患频密发生的主要原因呢?

笑纹曾是九品芝麻官,知道每个区域发展都会保留积水地,以防大雨倾盆时,雨水暂时积在保留区以缓解淹水祸害。

而最近的淹水次数增加了,是不是每一个发展区的排水系统出了问题。导致世纪大雨,超级大雨,空前绝后的雨水量成为了政客解释魔术语。

我们不要忘记大自然定律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环,频密开发山林将破坏生态平衡,才是引发天灾人祸的祸首啊!

也许首长的解释,就是掩饰了政局的尴尬境地,他其实并不是联络不上陈先生,而是猫政府多次在下大雨前联络不上雨神,导致雨神随性哭了,让岛屿人民受苦受难。

对于政客的多次解释话语,笑纹只能说是政坛一项笑话。发展洪流肯定影响了环境,再多的政语,只能从政客口中得知一个事实,那既是当权后换了脑袋。

在野时的执着,对于环境保护的坚持,换了职位执政后,执着和坚持都成为典当品,对吗?填海,开山,发展都是理所当然,呵呵!

至于你说的找不到,与政客的选择看不到,人民只好作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