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吉安:文化犛牛


明天(29/06)的【鄉音考古】和後天(30/06)【華樂新當家】,記得我們的約定。

当他讲完这一句,在不合時宜的時代,做不合時宜的【安全考古地帶】,也正是午夜十二时正,这个地带真正走入考古历史。

作为一名听众,借用一个孤独在路上寻梦人的话,考古必须自掏腰包来度过鼠牛虎兔鼠龍蛇馬羊猴鸡狗豬十二地支,也即是中国民间常以生肖计算一轮。

这说明了马来西亚社会,只有人自己懂他要什么?不管其他人怎样做传承事业,不理身旁人如何表达文化,只有待这一天停麦不做了!大家才会惋惜考古发掘寻觅责任,听众才要珍惜吉安这些年的坚持不懈,唉!

对于米乡这一个坚持到底的固执己见友人,他如此“从事”叫好不叫座的传承,让当下人们觉得他是不可思议。吃饱没事做,竟然会去做没有人愿意做的采访工作。

对于他如此的固执己见,笔者只能说是文化牦牛的写实,也即是文化传承的现实生活。没有他这一种蠢材笨蛋的精神状态,哪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转移话题啊!

希望吉安会在其他节目保持不变的状态,愿他在所谓民主制度体系下继续主持说话事业,让下一代更懂得民选,一人一票否决权,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