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乡音考古走了!

再见【鄉音考古】,這是他生命最慎重的12年。他2005自資發起【鄉音考古】計劃,並於2008年在電臺開創一段極為珍稀的兩小時的【鄉音考古·思想起】。

多年來,他一個人行走馬來西亞大小城鎮邊陲,開啟老人的記憶匣子,探尋各個籍貫,用影音和文字記錄逐漸消音的鄉謠文化,沿著社區遺址,發掘一批老城遺物裡的錄音磁帶、黑膠唱片、歌冊、戲班腳本、工尺譜、老照片、族譜、僑批等,經一併採集整合,重構一幅本土華人的百年鄉音版圖,淬煉而成的希聲,只為每個星期四兩小時,在守候節目的知音人。

行腳12年, 他一早就預知,這一走下去就不能怨嘆誰和誰。只是原本想好的,將之前工作預留的部分積蓄,如今自費近14萬采集旅費和做節目的費用,比預期更早掏盡了,別無選擇,唯有停歇。

今晚9點10分-11點,一身汗衫,彌留外婆教我的童謠,與你吟念最後一次老鄉音:挨啊挨,挨米來飼雞……總要有人,在不合時宜的時代,做不合時宜的【鄉音考古·思想起】。

还记得2008年在“乡音考古”分享会,长发披肩的他在米乡古城会讲许多废话,呵呵!

什么保存乡音要趁早,要记录老人家的歌谣语句,哼!

在分享会后,还让他为其新书签署大名,当时他问你什么名字,就跟他说王孙文,他抬头看我就写了,签了!

当晚古城会负责人基于我是城内号称最高青年团团长,就约我与他一起享用宵夜,笑纹还跟他说,叫好不叫座的推动事业不好做。

尤其像这样没有市场的乡音考古工作,只有固执己见的人才会默默耕耘,一个人孤独寂寞在干啥?而他只是看着我说,这是我个人兴趣爱好,不管他人着想。

结果他真的一个人热忱不竭,这些年来为听众带来许多老声音和歌谣,让断层的文化遗产留下一条生路。记录下来,让后裔有得考古和发掘先人留下文化声迹。

去年配合米较公会的活动,与他一起走在吉打几个乡区,访问稻农故事,尝试记录吉打的稻禾点滴。

就在短短的几个月,与他偶尔的相处,才察觉疯人的坚持到底,才是留下了先贤的根本。要不是稻地节的契机,相信笑纹也不会跟他接触和共事,一起在据点探讨古老故事。

对于他这几晚的告白,感觉他即将走人,对于十多年的坚持,他宁愿放下这三晚的两小时,这就是九年前的他。宁可为了自己的坚持,也不想跟随逐波而污。

作为文化道理上的友好,笑纹只能在纸上祝福吉安,但愿他能继续其传承理念,为中华文化遗产写下一页又一页古文记载。

文章还没写毕,电台又传来…全馬10年來,最多噪音、實驗、無法歸類的電臺音樂節目,今晚午夜12點斷弦人散!

【吉興造音】也一样走入历史了!安全考古地带昨晚走了,乡音考古 思想起,今晚也走了!醒来的夜晚,华乐新当家也将一样跟着走了…

谢谢张吉安这些的笨工作,蠢蛋坚持,没有你个人的傻劲,第五台也不会出现一个人的说话节目,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