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纯粹舞室

当“峇峇娘惹”拂动了观众的眼力,接下来“手·籍,童·忆,情牵吉打,透框,Conventure Envoler(顏面解脫),Fortitude(關懷彼此),秋色余韵,拿出来,A Noise Within Silent(寧靜中的雜音),袋·待·代”,在二十余位舞者牵动下,吉打牛又再次走出文化沙漠,呵呵!

Be Be Bu (福建语) 一起来跳舞!这是很多人收到讯息时,或觉得平平舞蛮怪,什么是Be Be Bu?到底舞团要带出什么讯息?

相信只有前来鉴赏纯粹舞团年度展演的人,才会懂得黑箱实验剧场,什么是观众坐在舞台旁,跟戏院类似,又跟近距离接触很近,这还是学校视听教育馆吗?

因为吉打州确实缺乏了剧场馆,这里有许多大礼堂,很辉煌,又堂皇,可没文化内涵,更不要说贴近观众,像样的舞台。即使舞者诚恳用心,将节目多元化,观众还是感觉不到本土艺术活动的辛酸。

这是本土艺术创作人的心声,要等多一下,多几年,观众才有机会跟舞者真正交流呢?也许这也是马来西亚各地舞团的发展瓶颈,投入艺术活动有心,可社会对于艺术表演无意,哈哈!

昨晚的11支作品,有着五支青年编导的努力,还有艺术总监的心意,其中包括国际艺术节,马来西亚华人风貌奖以及全国公开组金奖作品。现场观众,其水准还好吧!

尤其透框,Conventure Envoler(顏面解脫),Fortitude(關懷彼此),拿出来,A Noise Within Silent(寧靜中的雜音),袋·待·代”,这一种用心去看,用思维去想,舞者给观众带来什么?

当下世人笑我太疯癫,可谁走出了现实框框?你我他可放下了,我们身段可否让人真正放下呢?

拿出来…你可拿出了心里的话,哈哈?宁静中的杂音,你又懂得内心深处的挣扎吗?那一盏灯,照出影子,心里呐喊,可自己又走不出其魔咒。人生啊!自闭,忧郁,想不开,不如意,孤独就不是心里那盏灯作怪吗?

谢凯旋说了好多好多次,该舞团属于业余爱好者的家,下班放学过后的舞室,一个云集要跳舞,想舞出我人生的地方。他爱说纯粹一家人,舞团属于大家的,只要你有兴趣跳舞,欢迎你成为家人。

纯粹,跳舞,表演,现代艺术,舞技创作,吉打舞牛的江湖世界少不了这群年轻小伙子,放学不回家,却往另一个家跳,就如艺术总监所谓学舞蹈的孩子不会变坏,反而还会学好做人做事,呵呵!

也许在艺术学习的孩子,跟学音乐的孩子一样,不会坏,不会坏,相信我一句话,我也曾是学华乐的,所以时到今日,偶尔写写稿发牢骚,赚黑狗啤酒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