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挡我者 死

沈同钦表明他不会认错,也不会重回民主行动党的怀抱。他是回应林吉祥要他认错及归队时如此表示。

沈生至今还是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与他一起于今年2月12日离开行动党的代议事还有林敬贤州议员,吴良山州议员,以及陈仲祥州议员。

当时的他们被党领袖称谓毒瘤,欲罢不可,可日前又被林吉祥邀请回巢,说什么认错就行了!

可与郭大侠同心同德的毒瘤四子拒为利益放弃理想,还说该党与早期的创党理念日行越远。

这些火箭领袖嘴里的毒瘤认为党已乖离创党理念,也即是争取公平,自由平等,财富均分,真正属于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没有种族及宗教区分的国家,并关心全民感受而非单一种族。

并自认他们没与时并进,甲州四子赶不上政治演变。是不认同为了达到政治利益,而放弃,典当一直以来的坚持。

对于四子的言论,笔者认为时间将证明一切,历史会辨别真伪,到底谁才是一派胡言是党领袖。

因为四子离家出走是党中央插手州党务,并于该党领袖个人意愿处理该州事务,让民选代议事成为了党争牺牲品。

其实,笔者对于该党代议事的不满最高领袖的作为,耳闻不如目见,经过308,505朝代议事洗礼。这些曾是在野党的代议事,经过官僚殿堂的训练和培植,不满十年光景,当年勇士也多了一个口。

面对人民的指责,往往口不择言,打起官腔,跟平民百姓说是非讲道理。说过的诺言,讲过的心声,都被狼心狗肺的腔调给吞噬了!

这也许就是四子所言,创党理念不复在,党内只剩贪图便宜,等高官厚禄,等推翻纳吉政府,自己就马上光宗耀祖,焕然一新成为高官,呵呵!

马六甲四子啊!你们为郭大侠出一口气,让他走得潇洒,为多年前的大选败绩写下另一页故事。要不是那对失意州选的夫妇,使出浑身解数手段,王公公哪有可能战胜大侠。

政治啊!政治!争执!争执啊!正直啊!正直…要在政治保持从政之心,在官僚朝廷秉承初衷,你还是乖乖坐在电视台前看戏吧!

为了政治大方向,马华抱着巫统,怕他变心,与回教党幽会。人民却看到民联的希联,怒骂数十年的敌人并肩作战,对着自己干,与仇视民主的政敌相拥入梦,迈向布城…挡我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