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晴天霹雳

话说双溪大年新民中学董事部在5年前申请了,可教育部在回应亚罗士打国会议员魏晓隆时写道,该部没有接获该校的正式申请书。

教育部基于新民没有通过正规化的政府部门步骤提出申请,是说董事部没有符合正式管道,还是说该校没有填写表格呢?

笑纹虽然是华校董事长,但只会在台上车大炮,说历史故事,就不懂教育部的分校申请程序。

因为,作为华教工作者,董事部很多时候只听校长的话,这个坏,那个需要维修。再不然,就会掏腰包资助校方的活动经费。

就算这几年的提升校舍设施和维修,也都是校长去处理,董事部看了签名,再交给有关部门处理。你说这种董事长懂事吗?

今天魏晓隆在陈国耀要求下,在神圣的国会大厦提出议员提案,大家才发觉石沉大海的后知后觉。

是董事部写信申请,还是校方填妥了申请表格呢?笑纹想问当年的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也即是当时的副首相。可他已不在政府部门,他还记得吗?

更何况,2012年11月20日在那里接到”申请书”,慕尤丁肯定记不起这个政事。要问他,当时你还记得你在哪官访,吃了什么?只有鸟人律师才会质问咯!

至于获得多位国阵领袖的推荐信,甚至提呈备忘录给以前部长,现部长,前副部长,现副部长,现任教育部长,唉!被忘路…

对笑纹来说,备忘录就跟被忘路一样,放在车上没拿下车,交由助理处理,还是看了忘了…被忘路。

作为提呈函件的你,除了要定时跟进,还得注意一下,有关当局”签收”了备忘录和申请书吗?

你只不过丢一封情书给爱慕的她,哪晓得她动心了吗?要不是你继续展开追逐的动作,她会动心吗?

尤其政府部门的申请工作,有关部门肯定收到很多情书,大家都爱慕政府批文。惟您的情书虽爱意绵绵,她却对你的爱没反应,是她不负责任,还是你没做好爱慕者的职责呢?

对于黄思敏所言,不要继续给人民这种不负责任的答案,对啊!只要新民找出2012年的情书,相信马哈兹尔卡力就得表示…批还是不批?

对于我区的国会议员魏晓隆呢?当年选择你的人民,对于你的承诺,中选后搬来亚罗士打”长相厮守”,尊贵的代议事,你还记得吗?

说过不算数是政客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505那年你是戏言,还是讲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