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职业不分贵贱

读小学那些年,班老师都爱问学生,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爸爸做什么工?

我啊姓王,名孙文,住丽山花园,爸爸做X的。结果,一讲完全班笑翻,你爸爸做X的。

这个做X,陪我到高中毕业,偶尔还是面对现实中的讥笑和搞笑。可那时候的笔者能做什么,爸爸干哪行,做了数十年的家族生意,能为了同学的笑意改变命运吗?

即使他爸爸是槟城潮兴公司的成员,你有权力去嫌弃人家了吗?没有他爸爸默默耕耘槟榔岛屿,风景秀丽江山还会那么吸引人吗?

潮兴公司服务槟榔屿近百年,也既是有了潮兴工友为大街小巷的后房倒弃米田共,槟城才有秀丽江山啊!

很多时候,人们爱说孩子不勤力读书,改天长大成人不是倒粪,就是扫地,成为一名低下层人类。

可要是社会少了这一批底层服务人员,当下环境舒适化的国家,还会那么整齐清洁吗?

社会是包容各阶层人类生存空间,才堪称一流社区。要是该区域只有上流社会人类,相信乌烟瘴气就是其定义。

当然我们也得照顾低下层人类,更要看好中上等人类。可上天没有说到,低下层人属于没有贡献力量的一群,而自我膨胀意志的上流人就功在社会。

日前发生在东马的霸凌事件,导致十二岁学兄基于七岁学弟讥笑父亲名字,在怒气冲冲下,不小心造成严重后果,错手断送学弟宝贵生命,唉!

回忆起数十年前,在班上情景…我姓王,名孙文,住丽山花园,爸爸做鸡的。全班笑翻,你爸爸做鸡的,你岂不是鸡仔。

说起做鸡,让大家笑了好多年,可这不是社会歧视了性工作者,要不是她们要养活一家大小,她们需要这种工作吗?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