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从头来过

在米都谋生三十载,从第一间到今天,从火较到米较,其实都是买谷烘干,剥壳辗米,包装再卖出市场。从1988年4月踏入万兴美,作乐数年后,到领导公司分家。就开始转换数间米厂,后跟马来股东相处二十年,又被调换为拯救协调干部,唉!

北上米乡打工数十年来,吊儿郎当,不休边幅就是本色。向来被堪称不用做工的二世祖,到近日的职责,除了叹息,还是叹息。。。为何是我?

作为一个最没有用的人,竟然要去拯救一间有问题的公司,笑纹那有这样的本事,除了一股傻劲,想来就是祖先给以的使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