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信口开河

当上一州之长后,林生从一个实事求是的反对党议员,到今天的媒体曝光率“媲美”国际大明星,翻开报纸从头到尾,除非你装着瞎眼,还是故意不看,林生几乎每页都会露脸。

作为一名前政治工作者,当然晓得曝光是一种宣传推广,不管你愿不愿意,一旦你是政治前锋,政治人物,政治好客,记者都会悄悄爱上你。

尤其对于重大课题的回应,要是你有一定程度讲解和认识,媒体朋友肯定以你为傲。不管什么议题,只要总社要他们找人发言,她们肯定摇你手机号码。

因为,你的互动让大家顺利交差,隔天报纸又登录你的名字和照片,皆大欢喜啊!你说,对吗?就好像你读到此文时,就好像又遇到了王孙文,呵呵!

对于槟城一哥的新闻,相信报馆都面对一些压力,文告几乎每日数篇,每则都来自二十八楼内廷,掌管此层的负责人更以尺寸来跟老板讨地位。

就怕千篇一律的文字故事,以及每天差不多都一样的自来稿,文告已成为专栏作家所著,已不是当下政客执笔。万一有人问起尊贵的议员,恐怕时间忙碌到无法出席非政府论坛的他,呓语啊啊…

对于政治语录有印象的人民,相信多年前的淹水就是贪污腐败,给我一届就能解决;Let’s it Pass first;回教党没杀过一个人;难道要我死给你看;火箭留在雪州政府阻止回教党做坏事;宁失选票也要杀狗;骂记者欺善怕恶;我不是陈水扁;没有影响交通的;就不属於真正的土崩;不下雨就不会发生水灾等。

更可笑的政事,风头正劲自己讲,一旦面对现实非议就由副手出面解释,而自己坐在旁边“欲哭无泪”,当一个受害者,全世界误会了我啊!

当过前州团长,也曾面对现实中的政治斗争,唉!信口开河挑战过一名行政议员拨款去向,被身旁的消息带去荷兰,被逼鞠躬道歉。难道要我杀掉给错讯息的同志吗?

自从不入阁趣事丢信不干后,偶尔遇到前政敌,说起308政治海啸当官,这些敌人还蛮谢意地说,谢谢你的指导意见,让他们安然度过那些年。

再与他们聊起当下的政治人物,他们几乎都唉声叹气…好彩走得早,走得好。不然的话,对于这些人的从政态度只能说是,闭上眼睛,当着没看到,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