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笑傲多皆

黄礼宝,伍宏湛,戴花檺,林荣水,林德锐,你们好!

我是多皆文德学校一号董事, 欲邀请你们回乡参与创校90年纪念活动,你们愿意回来吗?

打从笑纹接任不懂事一号斯职,掌校至今约有九年, 在这期间换了几个校长,不懂是我这个笑长太难搞, 还是教育局很好调,一年给文德换了三位校长,呵呵!

从号称吉打州最年轻的,到今日半百模样, 自己也懂得有一天必须自我安慰,退下来当个路人甲。

尤记得当年三杰担当了懂事不主席,总务,财政,带领一班兄弟, 对于路边社来说,荷兰就在眼前…

幸好三杰成为了铁三角,人说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 但三笑懂得侥幸就是福气。

2009年面对政府征用地段,前后都被双轨火车计划切割片段, 没头没尾的情况下,向部长申述尴尬境地。 要的只不过合理赔偿损失,可遇到有心人跟部长说…贪得无厌,哼!

当时的情况来看,换了部长后的起始,要拨款被有心人阻挡, 要提高赔偿只有高庭见真章。被接任部长劝说, 上法庭要求提高赔偿吧!

董事部在不情愿下,也为了多皆埠内的赔偿责任, 只有担当重任在肩,跟联邦政府过招。

最初几年为了省却律师费,委派不懂事代表学校。遇到高庭法官, 讲了一样的话,每月重复,直到有一天主簿官告诫,你不可再代表, 因为接下来的程序,不懂事那懂法律规定。

那时候,董事部只有寻求相熟律师事务所协助,讲好学校事务, 只有胜了再说费用。尤记得,律师读到法庭信件, 奇怪这几年是谁去?

跟律师说,学校代表每次去都说学校没有钱请律师辩护, 只有委派不懂事代表出席,希望法官有良心审批案件。

结果在接下来的审讯发展阶段,遇到贵人相助,将需要文件“转交” 给了董事部。为何是转交呢?因为当时是承包商某位说, 只有公共服务局才有相关文件。就到该局寻求协助, 有关官员知晓学校事物后,就用转来转去方式处理, 将文件丢在某张桌子上。

董事部将文件送去律师事务所,跟律师说了转交故事, 才被告知官员怕上庭,又觉得学校需要帮助,才会使出乾坤大挪移。

尔后的审讯又扯拉数个月,就在某天律师来电告知高庭基于学校, 下判联邦政府必须再以数倍价格赔偿损失。

律师问一下,学校满意全额吗?多五倍的价格,就与董事部说够了! 多皆小市镇有十余块钱,文德学校应该没问题吧!就这样买地求荣…

而在双轨火车计划影响下,董事部也接获承包商要求, 将火车路挖掘的泥土填满后端田地。 当时董事部与田地租户林正开要求,只想填补跑道, 让学校有真正一百米跑道。

就在填土工程进行中,林正开知道填土免费提供,就跟笑纹说, 泥土免费还不填满整个校地,难道日后用钱买泥土吗?

说笑当儿就承诺两支黑狗啤了事,哪知到了他走了, 欠酒两支只能到墓前跟他敬酒,唉!

有幸林正开的支持,学校方能在2009年填满后面两亩半田地, 泥土沉淀七年后,让董事部有幸在去年开发为道解公园。

其实文德学校在开发隔邻地段时,只想让老师泊车,家长接送孩子。 这都是双轨火车计划的影响因素,学校在几位校友协调下, 在合顺丰米较旧地址开设多皆树之家。

没想到树之家拿督公仙灵, 让管理树之家的家教主席也能做信徒捐助下, 逐步显现了树之家规模。

在拿督公显露字号发酵当儿,董事部觉得树之家非长远之计, 就想在后端种植树木,以便日后地主发展旧址时, 树之家得以搬迁到学校后端。

刚开始部署发展计划,董事部是以督开公园作为起步, 也即是很久以前火车站的多皆旧称。因为, 街坊多次提取多皆之前是有口的哆喈,哆喈之前是督开。

直到校方开始推泥工作,笑纹在网际发觉了开辟先贤林道解事迹, 一个满清朝代乾隆皇帝的人下南洋的记录点滴。 就与董事部建议采用道解作为一种历史纪录, 让多皆文德学校的公园记载林道解事迹。

也许冥冥中的安排,从多年前发现Tok Kai野史到今日的写实,林道解确实存在, 其神主牌安奉在槟城新会会馆,就不懂树之家拿督公是他吗?

作为一个不懂事一号,办了几次校庆,85年,88年,90年, 跟一群懂事设立了多皆树之家,道解公园,建筑了多皆五角亭, 文德五子亭,只想跟这个世界说…我们虽笑笑, 但为学校和社区办事,我们并不疯。也许疯癫是做人风格, 但为了多皆,为了文德,还希望道解公佑护我们继续“笑”下去…

林道解,黄礼宝,伍宏湛,戴花檺,林荣水,林德锐,林正开, 恳请你们参与10月10日,文德校庆90年纪念, 宴请90席之温馨在多皆晚宴,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