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与熟悉的魔鬼共舞

槟榔岛屿公正党炮轰州政府未经商量,就禁止该党植物园州议员谢大状处理水灾援助金,指这样安排不理智,不仅不尊重选民,亦破坏希盟成员党之间的友好关系。

对于这个指责,笑纹感觉该党后知后觉,对于过去几年的火箭夹攻宫廷权责,已被一党独大典当了盟党权益。

尤其是在官联机构的委任处理方式,飞天仔从天而降,由外州插入槟岛担任升旗山官职,槟城研究院,绿化管理,甚至首长幕僚也由外州人担当,呵呵!

尤记得刘议长在308后,做好了行政议员职责工作,经常上报,曝光率媲美州官一号。就在505后,被换去当“OMG!我的天”议长,跟早前雪兰莪州议会议长独行侠也一样。

由此可见一斑,要在岛屿“任劳任怨”作为称职的人民喉舌,还得看一号给你几多的曝光率,还有你可以在什么时候出现眼前,呵呵!

君不见,几个“后备”政治明星都是为州官一号解释,为一号挡子弹,挡住政敌攻击,这是一种官场礼仪啊!

这种只允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政治压力手段,且让盟党代议事面临诸多不便透露的困境。要说出来,党纪律委员会依法追究,不讲出来让人们晓得,为难自己,以为代议事不做事。

今天听到某人说,州官一号破坏了友好关系,唉!你们这种利益挂钩的结拜兄弟,背后插多几次刀也无妨。因为,为了布城这个共同利益迈进,牺牲自我,典当从政初衷,丢掉人民权益也不是一回事啦!

不然的话,在雪兰莪州监督回教党做坏事的独行侠和其他有抱负的她,也即是看好政权的代议事,已成为了埋没良心的政客。为了拥有当今权益,即使与口中的恶魔携手共进又何妨,你说对吗?

一名霸权数十年的魔王,一名每天醒来驱魔的在野独裁者,一个被恶魔折磨铲除的阶下囚,而与魔鬼共舞数十年的同僚竟然跟以上几个到反位置,颠覆了政局,改变了马来西亚政治,呵呵!哈哈!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