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多说华语,少说方言

打从这个革新活动开始,各籍贯方言也逐渐变成遗产语录,问学生你是什么人?

很多学生都以为自己是华语人,尤其忘了母语的爸爸妈妈,更觉得讲方言是落伍的传人。

尤记得在校期间,校方的规定,讲方言罚款一角钱,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但我们至今的聚集仍然各自精彩,你讲福建话,他说潮州话,偶尔参杂华语。

你我他讲什么话,就看当时候一开始认识,我们是以什么话讲啊!有些认识了数十年,才懂原来讲了多年潮州话的我们都是福建同乡,呵呵!

今天写出感言,不是谴责推动华语的组织,而是觉得革新运动抹杀了乡语,让许多人忘了根,失去了籍贯,对吗?

有些乡团组织开会时候,是以其他方言或华语交流,你要他们讲母语,都获得一样的答案,家里没有人讲!

父母都以华语交流,我们哪懂什么母语。偶尔回乡与爷爷奶奶都鸡同鸭讲,老人家讲什么,我们都不知所云,唉!

讲华语活动,是中国统一管理制度,也是把五湖四海的族人归纳为一家人。但在各地区的话语,中国人还是讲回地方语言,老乡见老乡,还是老话对乡音。

而在马来西亚呢?多少人还懂得乡音母语,尤其一些稀少籍贯的国人,像多皆林家村的话语,剩下几户口在说呢?

根据他们的祖籍,广东云浮,郁南,罗定三个地方的甘榜话,在马来西亚就只有老哆喈懂。年纪大的一群还能谈笑风生,那些少过四十,三十,二十的人已经不懂了。

对此来说,这不是文化遗产吗?南来百年留下来的足迹,数百年来的乡语,这是中华民族精神,也即是龙的传人骄傲。

可在革新活动的摧毁下,懂得乡音母语的年轻人,比起有文化涵养的读书人少之又少。当大家为推广三千年文化艺术时,可记得乡音本身就是一个文化遗产。

要时下的人说回母语,要当下的年轻一代说华语,要大家都懂得母语教育,就今天开始跟儿女讲方言。

把多说华语,少说方言运动改称为多说华语,记得母语。这样才能真正留下你的籍贯,让孩子知道阿公来自福建省,南安县,二十二都,丰州,双溪口,溪州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