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不打烊的政说

多年前跟县署去过澳洲考察几天,也即是政治308海啸前。尔后几个月的政治环境演变,好友小明当晚拆除车前的县议员徽章,隔天笑纹也跟着除牌丢信不干了!

想起多年前的故事情节,自己还以为是几天前的事,可白发提醒笑纹,哪已是好多年的残酷现实政治笑话。

尤记得在野党政客常说考察团还不是市县议员,州议员跟着官员飞出国外看世界,叹杯茶,拍几张照片就回来收进文件夹收工。

可308后,突然成为州议员的人跟我说,有机会获得考察南非,不去很可惜!也有当上市议员的人,跟官员飞到北京考察,带回来什么改变呢?

州议员在505被拉下马,市议员成为了有精彩的州议员,但州政府变了样。跟他华丽转身的另一位投机取巧人也获得祝福,或以为能做当行政长官,可民联输了州政权。

两个人只好作罢,写文告,靠座谈会抬举争议,终于成功延续至今为止的政治生涯。

他俩从谁推荐谁成为工业城市议员,到一年前谁排挤谁失去州委一职,这是政治常态。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共同利益的损友。

想起多年前,常写文告指责政敌,爱批评林冠英,爱写州务大臣。直到有一天遇到某位区会主席,被告知笑纹所写的指正文章,已让人民感到厌倦,破坏了人民对党的支持。

唉!一个从横党组装数十年的人尽然如此说,笑纹作为北马发言人也得闭嘴不写。怕害死党团组织,他是为了保护那个单位,还是身边人讲很多忠言又逆耳的传闻。

过去几年不要想写内容,是觉得组织培养了笑纹这一个政客明星代言人。而这些年尤其505的政治压力测试让更多同志告老还乡,笑纹也成为一名普通老百姓。

虽然说,官印依然受到肯定,可惜民间的支持力度只剩下几个巴仙。笑纹还有脸跟赢得席位的尊贵力争“上游”吗?

就如多年前与马公子谈笑风生505局势,坦然自若说了…你只能靠你的族人支持,你才有机会成为州务大臣。

而且你也得跟另一个人选谈妥分配改革,不然的话他扯你后腿,你也赢不了吉打州。

还记得他问一句,华人剩多少呢?笑纹傻傻跟他说,九十巴仙不是我们的…没理由你不懂。结果显示了,他们探测器完全真确,问卷调查显示了华裔爱回教党。

尔后一个会面对话,跟新任州务大臣谈了一点点。他说,既然你们全都支持月亮政策,我只好跟随华社的投票结果,呵呵!

当他掌托执政为民请命后,小马果然名不虚传,跟着选票行事,跟着支持率决定政策。这时华社又喊话鸟他,你不支持我们,下一届不支持你…

没想到在一场官廷斗争后,小马黯然走了,换来跟他谈妥的人回来主持505的后事,唉!

而小马在父亲优抚下,跟着老爸去到敌对阵营,跟昔日政敌携手并肩打回司令台。

说小马跟老马熟悉老魔头,到不说政客都说爱说笑的一群。为了什么坚持到底,鼓吹你我同行走上街头抗议。待他们当选后,什么承诺都是这样炼成为乘懦。

在政治反斗这些日子,浑身都是疤痕。喊砍喊杀的政敌只用口吐口水,到底是谁动了刀刃呢?

不听话的人,不会得到党的祝福,不管你几用力踩脚踏车,不管你正义感又多强,不管你初衷还遗憾什么?

能读懂这一段,还得感谢天地父母的恩惠,让笑纹能在有生之年留下字迹,遗臭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