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输不得的马

回想多年前的马医生,那种世界领袖风范态度,赢得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的赞扬,尤其回教国家的认同。

可在政敌的形容和宣传下,带领马来西亚走出没水没电没有高楼大厦的他,就在几次大选成为恶魔。

但在他高压手段管理制度,几次大选都获得人民群众的支持,即使偶尔少了很多票,但都是赢得绝多数席位。

直到老人家下台,将棒子交给民主之父伯拉,在好好先生逐步开放各种政治限制,打开了自由言论政坛后…

伯拉却在308海啸输掉了几州政权,黯然下台而去。对于伯拉的政治言论开放,很多人都不曾感觉到伯拉的政治体制改革,还把无能软弱套其头上。

尔后接手的纳吉,说好还是不好,相信很多人觉得民主改革停不下来,就是要换政府。即使他把政府工程建设领域开放,任教长时把法令给改掉,给予华校董事部打理拨款~学校自己建设用钱修复校园。

今天读到马医生的讲话,希盟肯定赢了大选,要是输了就是纳吉造假。这与安华之外劳投票,廖中莱关灯,军警劃票保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廖中莱有关灯吗?数万孟加拉投票了吗?军警十五个区域,民联获得了十个票箱保证…才说邮寄选票是公正,呵呵!

此次大选宣言,跟借贷不还的大学生承诺,政府钱不用还,只要你支持我们做政府。这不是鼓励失信吗?

最可笑的取消~消费税将由销售费顶替,请问消费和销售有什么差别?也许跟笔者的名字一样,都有一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