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我是马华人

参与此党至今已有十六个年头,从加入就遇到回教党全国老大病逝,又适逢AB两派争夺战,呵呵!

还记得当时是为了避开福利组主席一职,而选择去竞选支会主席。那时候在想现任主席做了十余年,新人要挑战,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这一转战却让笑纹成为一名政客,但也是尊下笑纹本色的服务情节。而当了三个月支会主席,又碰到了举国上下关注的国州议席补选。

就是他法芝诺,一个慈祥老人的走失,也即是武吉山马来咖啡店常遇到各隔壁桌茶客病逝。和蔼可亲是老人家给人们的感觉,而不是那种极端可恶的宗教狂热份子。

当补选竞选机器欲启动,我们就遇到了AB队各显神功的角力,不耐烦下去州组织发牢骚,还被领导鸟了一顿。为何学校不宴请A大将来主持开幕,而邀请B队蔡锐明呢?

记忆中,当时校方欲办校庆晚宴,第一时间邀请黄家定,可贵人多忙,在行程安排时间表记着日本官方访问。

就这样我们改请了蔡锐明。可领导层要我们更换开幕嘉宾,校方以主持嘉宾回函为準,坚持蔡锐明为主宾。

那时候还被领导提醒一句话,B队主持开幕的话,学校申请的翻新校舍款项就无法承诺了!

结果呢?补选期间内,多皆埠以B队同僚为主,而A队基于多皆为策略区域,也参与了助选工作。

补选成绩也让国阵赢回本同国会议席,但取不回安南武吉州议席。学校也获得了州内空前的款项,共获得270千政府拨款。

就从补选跌跌倒到走到今天这一步,做过马青州团长,做过公共服务投诉局协调,做过志工团辅导工作,总团发言人等。

在马青是敢怒敢言,在马华是尽量做到帮到众人义务工作,做村长是为多皆埠找出开埠先贤事迹,在社团组织,在文教团体也是尽力而为。

从开始踏步政治至今,始终保持不变的社会义务工作,在职权有效发挥一定程度的付出,在协调政经文教配合一些管道为需要者“装手装脚”,以行动协调配合。

穿着党服走到今天,加入马华不是党最辉煌时期,也不是低潮岁月。可308,505连续政治打击,要说是政治海啸,倒不如说时不与我,与时并进已是百年身,对吗?

这一次的大选是不是党最后一次机会呢?看着华人的嘴脸,想着改朝换代就在509,这一次不换没有下一次,呵呵!

可大家可有记得国家破产论说了几次大选;白毛不倒,人民吃草;国阵不倒,人民吃草;改朝换代,告别腐败;每一次的大选口号,Pas for All盟党大事宣传福利国,不偷不抢咯,为什么要怕伊斯兰刑事法?

当下作为一名普通党员,对于政客的大选宣言,当作闲言。对于朝野政党的共识承诺一笑而之…

只要这次政客真正做到为民办实事,求是地说族群结构就是一切,宗教还得以国教为主,教育最终就是巴恩报告,政治制度改革开放是政客谈笑风生的主题曲,哈哈!

要告别腐败第一步,就不好贪便宜,买了一套房子,又来一个数十年计划一个槟城两岸三通宏伟白象计划,做一份可行性报告就整十亿,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