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快乐似神仙

过去对于烟民来说,饭后一支烟,快乐似神仙…

而今在全国各地执行禁烟条例后,相信神仙也开始皱眉头了!

尤其是在神庙执行任务的大二爷伯,也即是牛头马面,还有无酒不欢的酒肉和尚济公。

就不懂李文材是道教信徒吗?他是不是顾忌神台的老板,而将禁烟区扩大至神庙内?

从笔者在里头混杂至今,应该说有四十余年的经验。要是椅子上请来的不是烟客,你不要准备烟酒给祂…

万一,你请来的神明是祂大爷,二爷,七爷,八爷,还是济公。你不止要给酒,烟草,偶尔还得提过大麻烟食!

对于扶乩的请乩,乩童有神明的规矩。老板来了,就得根据祂的意愿办事。除非你自己控制了场面…

今天李文材宣布神庙禁烟,是不是他已经获取玉皇大帝的懿旨…跟着部门属下的文稿照读,让自己随着郭女士去荷兰雨天割唉!

看着卫生部的官方话语,草民是不是觉得自己直接投诉举报教育部就行了!

就如今天一个学府谷的讯息问着某芳,休息节是不是可以自己带食物给孩子?

想问这个家长,食堂的食物不能吃吗?还是您觉得这间食堂的食物登不上厅堂,哈哈!

副教育部长都管到神庙去,家长岂不是管到校务行政里去…也许就是政棍一流在509科举取士,把清流的政治给典当了!

只要是对已方有力,谁亏谁损?问题不大啊!谁叫你不是超级无敌的人,还得顾及这些人的心态。

唉!货到厂区再说一遍又一遍又一遍又一遍又一遍的笑语盈盈,呵呵!

个人与神仙都一样,怕了政府的三万罚单。家长和政客翻而对调了身份,就如政客坐上位置,还常批前朝…自己还不是笔记本额写实者,你再不屑一顾这一块版图,吸一根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