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三三聚集

不懂从何时何地开始,老友记就在年初三下午三点在咖啡店谈笑风生。

也许只是一次不小心的决定,或许是年初二是回娘家,年初一在家拜年,只有年初三才有机会让老友出来透透风。

印象很深的一席话,越聚越少,你再犹豫不决,下一次聚集未必见到我?

所以,当笔者有机会决定聚集日期时,就建议老友记,不如每年初三下午三点出来咖啡店聚一聚。

那时候,还怕没人在炎热的下午三点出来,可几次的聚集后…慢慢地,几乎越来越多老友出现。

大家的现身不是为了吃喝,而是讲过去求学时代,不堪回首的往事。

谁跟谁是一对,谁被老师打过,谁是众生的校花,校草!

而我这个遗留在记忆零碎的情节里,哪个跟我同班同桌睡过一年的女同学,她还好吗?

回忆…回忆…回忆…只记得她很少说话,只有校长巡班,而我又在睡觉时。她才会用手臂推着熟睡的隔壁,校长来了!

而迷迷糊糊的睡意人,偶尔也会流着口水,骂她李丽莉没你的事!

那时候,不觉得自己是平行有问题的学生,睡觉而已嘛!偶尔走出教室吐口痰,还被校长杨旺成批评,我的班走到你的班,你出来几次了!

也许那时候,作为一名华乐人,校长也没察觉这个人疯了似的…还经常出现在校长室,要身为华乐顾问老师的老杨签署各种音乐会申请表格。

殊不知不觉在日新怀德堂陶醉下,在旧校舍成长的哪些人,还是惦念着黄花聚集,拍毕业照的三月三,黄花掉落满地。

数十年前的照片没有颜色,只有脑海里的记忆碎片存彧一些色彩。黑白两色的回忆,却一直处于叫你体会老故事!

在山脚下的校舍,黄花树长满彼此的回忆。可新校舍的当下,还有你我他的记忆零碎片吗?

一个没有黄花的校舍,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个没有根的人来说,他不会跟你说祖籍来自何方?

今天晚上,还未被睡虫打击报复之前,趁着笔者还勉强上路行驶里程碑…我还是我吗?你还是你吗?他还是他吗?

金猪三三聚集依旧初三下午三点,晚上的各年各届三三聚集,你报名了吗?

同样的三三聚集,8186走来走去好多遍,希望这一次日新世界联谊会真的走出国门…

预祝日新世界联谊总会在十八个校友会,或联谊会结合下,有一个好的梦乡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