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林道解

说来很奥妙,今早七时半下场倾盆大雨,直到校方议决取消火炬队跑去道解公园。点燃火炬霎那间,大雨开始小了…

因为学子已经按序排队在校内,就让学生一个传一个,将火炬传承到办事处接近新旧校舍。再由学生将火炬传递给予家教协会主席和副校长时…雨停了!

校方即刻要求董家教三机构成员和老师重组火炬队,让火炬鱼贯而行,让传承真正做到这点,将薪火相传,递送道解公园,文德五子亭,多皆五角亭,多皆树之家,再回到学校门口。

任谁也没想到大雨滂沱会在一时间停止,让薪火相传圣火“巡游”了道解公园。契机也让校方与道解后裔取得一小步联系,当然我们是通过其后裔相识相知的热心人帮忙协调,毕竟要消化近两百年的历史不易。

希望这场大雨洗涤了历史尘埃,让我们大家一起携手研究林道解先贤的一路走来,让我们一起在2021年在道解公园欢庆“开埠200周年纪念”,好吗?

这是我在台上跟来宾分享的致词语,就不懂台下的听众听出耳油了吗?还是鸭子听雷?还是车到没有人听得懂。结果隔天的新闻,只写董事长说,感谢十一年前点燃火炬的多皆元老再次为文德传承…

其实,称谓多皆村长十余年,笑纹不曾觉得自己做好本事,还是说做对了!

可对于甘榜多皆,或卜干多皆名字来说,笑纹从2002年担任了九品芝麻官,就给自己一个任务,既是找出多皆,哆喈,督开的由来。

对于哆喈,大家都很熟悉,因为数十年来,学校就是冠上哆喈文德华文学校。至于督开来说,老一辈口中是火车站书写的中文名。原来过去的火车站告示牌有马来文和华文。

所以,三年前在谷歌意外找到林道解开埠事迹,笑纹只能说误打误撞,从马来事迹找到了清朝的他,可笑纹在想那是数百年的故事吗?

直到种树造林的前几天,在中国广东省新会市网站“按到”林道解,也即是甲午战争林国祥将军,写着一小段其父亲故事。原来确有其事,确有其人,那么董事部是不是必须将多皆改名呢?

跟董事部讨论后,既然林道解是在527植树造林时刻出现,老人家适当时机现身说法。董事部即刻议决将七万余方尺,种植近两百棵风铃木树,以及黄金雨树的“督开”公园,名正言顺为道解公园。

隔年当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访问吉打州时,董事部以推崇绿化环境保护、以及追思和纪念乾隆年间南来马来亚的开辟先贤~林道解为Tokai开埠的功绩,多皆埠希望《道解公园》成为文化及历史中心点。

学校正在进行耗资约10万令吉的5年期限计划,即开辟校园后面的空地为“道解公园”,除了达到绿化环保作用之外,也希望将该公园辟为文化及历史中心点,希望大使馆能够实现文德梦想。

结果,中国大使黄惠康在访问期间,宣布资助1万令吉以建设“文德五子亭”。这时候,我们也在网络资讯找到了好消息,林道解的神主牌供奉在槟城新会会馆。

要是是巧合,要讲是机缘,对于笑纹来说,这是勉励我,一定要跟进下去,直到找到其后裔,对吗?

其实,从中国广东省新会市历史记载,林道解儿子林国祥的后裔,都留在中国发展,其中之一是北京故宫古建筑物修复专职。至于其他就没有记载了!

今天收到其后裔的情信,也即是林道解六儿林国经,也称林六经的曾孙的族谱记录。

借此宣布《道解公园》预订在《督开,哆喈,多皆》❴Kampong Tokai since 1821❵开埠200周年纪念时,邀请其子子孙孙前来参观,并见证其先祖的历史文化中心。

这项两百年的历史传承,是不是写实了全国华文文化节的历史一页!虽然,林道解是在英殖民统治时抵达马来半岛,可他在1821年为当时的吉打皇朝抵抗六坤王,从暹罗海域经过兰交岛屿,在此现今的港贡(Kangkong)河域直到多皆上岸…

以上是不是真的事迹,就让考古学家去见证,而笑纹就以马来事迹,中国广东新会记录,马来西亚古岗州会馆历史记录,再与其后裔留下的文字记载对比,多皆就是1821年的道解埠!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