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三千万

当丹绒比艾补选成绩敲响希盟警钟,让该联盟成员开始看回过去十几个月的执政方针政策后,理财的一哥宣布了拉曼拨款即将给予第三方处理。

这个第三方结构是属于毕业于拉曼学院的成员组织,严格来说是非政府组织,属于社团注册局管辖。

今天理财一哥相信”拉曼校友会”,明天不懂他会相信马来西亚其他学府的校友会吗?

笔者在想今天的拉曼校友会是属于财长信任的团体,就不懂根据章程规定每年或几年改选的校友会是不是再属于拉曼学院,拉曼大学学院,还是拉曼大学呢?

我们都不懂拉曼校友会的成员是不是涵盖了拉曼大学学院毕业生,以及拉曼大学毕业生?

因为,这两间学府是不同性质的校园文化,一间属于学院方式,一间是大学模式。更何况,这两所学府的教学模式也是分开打理和管理,可以说牛头不对马嘴的两所高等教育学习园地。

要是该校友会接纳前拉曼学院毕业生(拉曼),当下拉曼学院大学(拉大),还是拉曼大学(优大)。校友会是不是要换名为拉曼暨优大校友会呢?

笔者暂时没有办法去理解校友会的前景,但觉得由校友会去打理数千万基金会的政客解决方案将会是教育灾难。

这个先例一打开,以后的教育拨款是不是根据这个方案来处理呢?

要是政客不高兴某家华校,就建议其校友会成立基金会。要是校友会都拥有了基金会的权利,华校董事部主权将被政客打击。这种政客报复心态,可以解读为击碎政敌权益。

这一次的千万拨款风波不断,说穿了只不过某人为了瓦解马华,打击马华,报复马华,贬低马华的小人心态。

理财一哥从一开始就低估了教育事业的政治体制循环不良后果,他不懂政客可以不择手段打击政敌,就不可利用教育学府来教训对手。

他忽视了华社对于教育资源的重视,也轻视了民间对于拉曼情意结的坚持。当民间为拉曼筹款打气后,这一股民间力量凝聚了“反感情绪”。

所以,在丹绒比艾补选成绩出炉,可以说所有的票箱都倾向国阵马华时。希盟才惊觉过去对于大选宣言的承诺出了问题,他们开始看回这几个月的施政纲领到底做么?让全民都不给票…

前几天,理财一号还强调拉曼拨款,以及承认统考不是大问题。可今天的急转弯又说明了什么?

也许理财一号后悔莫及,又不想直接发放拨款给拉曼学院大学,就想狐狸换太子,偷龙转凤,偷天换日,把第三方当着东厂打手,用他们来继续侮辱政敌,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