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惊魂爪夷

教育部长今日宣布了爪夷文教学入门教程的门槛,也即是学生家长需要51%同意,该校才能实行计划。

他也说该同意计划由家教协会主导,要是家教协会没有发放问卷调查的话,该校被视为“同意”执行了!

至于管理华文教育学府数十年,甚至百来年的董事部,部长没有提起,或许他也不懂华文教育学府的硬体设施归董事部料理。

这个半华人血统的他,其实不懂华文教育,更不要说属于宗教学者的他,说穿了就是忠诚的宗教信仰热忱份子。

其他友族的信仰,学习生活习惯都不是他了解,或者说懂得的文化尊重,呵呵!

作为一名优秀的学者,笔者认为他应该更懂得各族群的尊重和包容。而不应该像回教党宗教色彩的保守主义-唯我独尊!

可出书数十本的教育部长,从他上任至今…除了议论纷纷的政策外,他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让家长,教师,还是社会人士,心服口服的政策,对吗?

他早前的快乐教学,说了计划,讲了这么久,老师快乐了吗?学生快乐了吗?家教协会快乐了吗?

人们记得黑鞋白鞋,去酒店游泳,再来就是这个爪夷认识教学…

你还记得教育部长的好吗?还是你懂得其口中的最佳副教育部长吗?

今日教育部长让家长来决定爪夷文教学,下一步会是什么行动呢?

百年来,华文教育改革的一步一脚印,打从友族送孩子进来读书,笔者就有一种恐惧感。要是家教协会年度大会,极少出席会议的我们都不见踪影,而热爱教育的友族都出席了大会。

整个家教协会岂不是变天了,跟着家教协会再委派三个代表进入董事部,十五个董事的三个就打开了缺口。

接下来的发展,官委董事的三个空缺由教育部委派,就是九个董事,跟比例的开始…三个,六个。

再接下来…校地属于政府地段,信托人应该也没有什么定义。这是政府再给你委派三个信托代表…三个董事代表,六个董事代表,九个董事代表?

我们只剩下校友会三个代表,还有赞助人三个代表而已。这时什么的六票对九票,华教灭亡已不是政治议题,唉!

对于今日的教育部决策,让家教协会来主导,再由家长来决定教学方针…这是不是老马又想回到宏愿学校的当初,让全部学生同在一个屋檐下,同一个操场,同一个食堂…同一个人煮食!

万一这计划侥幸推进了一步,家长在家教协会的扶助下,接任了董事部的传承委托…相信这侵蚀董事主权的抬头,将会是吞噬了华文教育的最后堡垒。

要是这一次的教育部认可获得了政治工作者的认同和祝福,在朝的华裔代议事没察觉到华文教育权益进一步被吞噬,还狼狈为奸鼓励华社接纳狼来了的改变…

教育部长已没有权力关闭华文学校,但在教育部鼓励下,闻风而动的友族逐步掌控了董事部。在契机动力下,华文教育学府将成为另类的宗教信仰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