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后门国号

从老马跳草席舞开始,任谁也没想到是丁爷爷会成为新首相。

尤其执政以来,自然做得很好的前政府,也没想到一夜之间的变化,会是马老爷突然跟全民说,我不玩了!

那时候,有谁想到黑马?当时后是老马和安华的权力斗争,从明到暗,又从地毯下斗到会议室。

尤记得各党领袖的宣言,全力以赴支持马医生,可醒来又说支持安华。待政变之后,又看到风向不对,又改口支持马老爷,晚间又再换去安华。

对笑纹来说,此次政变的下场是几位领袖人物的性格造成。尤其口不对心的共识,宣誓效忠也没法律责任,蛙群心态是缺口。

也许领袖人物想在各自的位置,或许他们都觉得老马不可能“自杀”。尤其霸权主义的老马,哪有什么行不懂的政命。

可大家没想到,当222国会议员在各有所好的发挥下,说是团结一致都跟着党鞭,老大画乌龟,全部都是乌龟假老爷。

就在国家元首跟他们会面了解后,就以最多数国会议员意愿为新首相那刻,大热门被法定签署出卖了!

原来签署协议书后,还可以签署另一份法定文件。而且当国家领袖以会面人数表决通过后,两个大热门又抱着一起说,我们是多数票。

要是国家政策在这些反复无常的领袖议决下,相信U-Turn将成为国号。

但后门能不能称谓国号呢?还得看是谁上位领导,后门才不是政府。

要是当天的情况出现了希盟一分为二,月亮佬和巫统人支持热门一号。

或者说,希盟三分之二支持热门二号,又获得月亮佬和巫统人的部分支持组成政府的话?

热门号政府还是后门吗?其内阁还不是一样“罗惹”人马,这党几个,那党几个…

其实当下谁是真正为民服务的政府,谁就是当权的执政党团。

看回全马各州的政府结构,有趣的执政州政府很有意思。这州政府有你没有我,那州政府有他没有你,另外一州排排坐吃果果。

这些各自为政的州政府说是为民请命,倒不如说是延续各自党派的幸福。

丁爷爷的内阁成员,让人民群众都不了解部长们的职责,到底是谁管理了这个国家。尤其哆啦A梦部长,喝温水部长,甘榜旅游部长,高级部长是首相代言人。

疫情入侵全球经济,把世界人类打入地狱,各国人民几乎疯了一样对抗新冠肺炎症。

可马国的政治,又要如何治疗呢?人民与政客都一样患上新官废言症,每天都跟随议员症候群一样后门出去旅游,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