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我还是我

对于最尊贵的州务大臣来说,法定签署无法获得正式用途,还是早上签署给甲,下午签署给乙。

作为曾与他并肩作战夺回失去政权的笑纹来说,他是不是曾签署给甲乙丙丁啊!

想问他一下,二月尾的政治游戏中,签署了几次?或者说,其同僚们签署了多少次?

记忆好的人会想起二月二十多号起的每一天,每一早,午,晚都有着政治记者会。

希盟一时全力支持老马,一时又支持安华,一时又支持回老马,一时又支持回安华。反反复复好多次,每一天都不一样,报纸的头条晚报和日报都换来换去。

或者说,希盟各党领袖早上都签署协议书,可吃了午饭又讲不同的话,吃晚饭时又好像讲回早上的协议。可宵夜还没吃完,又再有新的定义。

回想起老马几乎拉拢了各党派人马当其内阁前线,大家各司其职,不分朝野上下左右,一起为国效力。

可突然发现同僚好像不支持,政敌又回去对敌阵营。过了几个时辰,政敌又说支持你,只要内阁没有谁就行。

那时候看到老马的讲话,整个国会议员的222数字好像掌握中,就差没什么就大团圆了!

选贤与能是什么逻辑,可老马几乎成功了啊!

可在朝野政党领袖的考虑下,又觉得这样的大团结一致将是一马政府。就是老马一个人就瓜分了整个实力,大家都得听他说…

即使全体议员见了国家元首后,皇上还没解开答案,安华和老马都说…获得大多数的支持。

可没想到希盟一分为二,给了老马数十票,也给了安华数十票,剩下的巫统和月亮佬数十票给了黑马慕尤丁吗?

在皇上见了各党老大后,衡量标准的处理方式。就委任了第三人为首相,这是希盟后悔莫及,以总数来跟人民群众说,我俩最多票。

那时候的法定签署合同,是不是如小马说的,早上一张,下午一张,到底那一张才是真正的签署啊!

对小马来说,我还是大臣。只要议会没有足够的多数票倒我…唉哟!哟!哟!

小马是不是想要数年前的翻版故事,当时的苏丹就是问了36州议员,同僚没给票,却得到敌对势力的票。

可少了火箭仔的两票,黯然离开州行政大厦。

这一次的票数也是一种特殊意义,已不是同僚的火箭仔支持小马,同党的同志却离家出走,还多了两个前同僚也走人。

最可悲的事是行政议员走了三个,行政议会还是行政议会吗?小马永远是小马,只在吉打州结盟的火箭仔和公正佬会是火箭仔和公正佬吗?

万一有变数,我还是我这句话将是未来的宣言,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