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拉曼风波

前几年,当林冠英拿着拉曼拨款跟马华对着干,相信很多人都不敢苟同财政部长的处理方式。

拉曼学院的成立可以说是政治历史背景的产物,也是基于政治大环境的教育制度“改革”之悲哀。

拉曼成立于1969年,当时后的大学才那几所,在政治体制的教育制度,在瓜分蛋糕后,非我族类要踏入国立大学门槛高,许多华裔子弟都无法继续深造。

所以,数十年的学术资格只要读过几年书,你已经高人一等。只要拥有高中毕业,可成为公务员。即使是初中三毕业,也能踏入政府部门成为普通公务员。

大学毕业出来的,可说是龙凤呈祥,家里只要有人在大学毕业,就称为家族之光。

直到某年开始,社会名句说大学毕业就是失业。这时候的大学生毕业生,好比街坊邻里的路人比比皆是。

可拉曼学院的毕业生呢?他们的就业机会,还是非常抢手。只要这些拉曼生在实习期间,真正发挥拉曼精神。

拉曼生还未正式毕业,企业公司已跟实习生“定下”工作岗位说明书。也即是一旦你从校门走出来,欢迎你即刻过来上班。

但这对国立大学毕业生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意思啊!因为,国立大学毕业后的新人类都在等政府部门吸纳,等官企公司聘请,等国家企业管理体系纳入团队。

今天与你分享博文,是想让你了解拉曼生要顺利完成文凭课程,或者是学士学位认证,是一项不简单的任务。

拉曼学院从创校至今,成为成功人士不计其数,成为希盟部长的毕业生也好几位。这是拉曼学院的学术管理制度建设,也是多年来的教育培训体系的成功之处。

而马华公会只不过在非常时期,在与时任首相商议对策后,让执政为民的政党通过体制,为族群建立一个教育事业,为进不来国立大学的学生留下另一条升学管道。

几年前,看到时任财政部部长对着拉曼管理基金的影子打斗。笔者只能说可悲,为何他要剥夺了拉曼教育体制呢?

部长对于政党控制学院的说辞,证明了部长的思维狭窄,看不透自己的心魔。因为,部长“取消”拉曼的年度体制拨款,却继续拨款给予宗教学校。

难道部长不晓得宗教学校的管理层,是政党的月亮佬,和不同教义的党派吗?

也许时任财政部部长只想干掉心魔马华,而不是真正做到非政党制度的学府拨款,呵呵!

对于前任财政部部长的针对,笑纹不敢苟同。但对于这一次的政治宣布,个人觉得为何不是高等教育部部长宣布,而是另一个部长抢先说呢?

要是过去式的对于财政部部长针对,在看回这一次的交通部长政治说辞,以及前任副教育部长的观点,这些高官都是自圆其说,爱出风头,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