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议员

在马来西亚政治体制,我们除了官僚体系的政府官员,我们还有着官委九品芝麻官,也即是乡村发展治安委员会主席(东马称号甲必丹;西马称谓村长)。

也有官委八品芝麻官,我们都称为市议员,或县议员。这得看该区域的社会结构,人口密度,和经济发展。

接下来的官就是五年选一次的国州议员,中选的州议员,有机会被委任为州政府行政议员。

至于下议院的国会议员,倒是可以被委任为联邦内阁部长,副部长等。

最引人好奇的是上议院委任制,过去数十年来,在野党一直批评上议员是国会议院的橡胶印。只要是执政党通过的下议院议案,上议院肯定“听话”支持通过。

这上议院的委任制,也是执政党为了安抚班底干部的补贴政策。或许也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特别委任亲信成为内阁成员。

可308政治大海啸后,在野党成为了五个州政府执政党,一摇转身为官方父母官,这五州政府也委任了亲信去上议院吹冷气。

过去所谓“后门议员”,不民主政体的排排坐吃果果,在野党换了位置,同时也换了脑袋和思维。

结果刘镇东称谓之,有个国会议席叫后门的自己。也不小心入围,还官拜国防部副部长。他为何没拒绝后门委任呢?他为何向违反民主选票妥协了呢?

既然这些年,行动党一直批评官委上议员是浪费公款,消费了大选胜利的选票。可林慧英自己也一样接受了伪民意代议事呢?

今天写文分享是想跟你说,当官的乐趣不是一番人理解的政客道理。尤其,当有利我方时,政客会以天大道理来解释。

可当政敌使用一样的手法来执行任务时,又大事宣传政敌剥夺了大选成绩。政敌违背了选票的民主制度,对方玩臭,利用不公正制度来打击民意。

就如沙巴民选议员冯晋哲批评新任首席部长没委任华裔议员担任副首席部长。这种批评心态是说明了什么?鸡蛋挑骨头,还是委任伪民意代议事出任象征性的官职?

因为沙巴州宪法有着这项条文,执政党可以委任6位非民选议员,他们还可以出任州政府的部长。

请问冯晋哲一声,这非民意基础的委任,是不是抵触了选举产生的民主制度?为何早前你们没修改后门议员,还利用委任来分果果啊!

对笑纹来说,既然第三选票都说了数十年,可你们为何还维护官委制度,还人民一张民主主义画票。

不止是台上滔滔不绝于耳的公平公正待遇,可当选后就将民主制度给委任自己人去。

要落实一人一票制度,就得从拒绝官委开始。要是自己都接受了官委诱惑,你还坚持从政的初衷吗?

让我们一起改变,推翻这贪污腐败的政治。可你从后门进入当官,你接受了政治体制贿赂,你还是透过平等,自由,公平和独立的选举进程扩大民主,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赋权于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