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嘉年华

去年的百年校庆,董事长宣布2019年的第九届嘉年华将由袋鼠国校友会承办,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海外举报的大型活动。

当时候的树熊校友会才刚刚起步阶段,也是第一个海外有注册的校友联谊组织。其成员来自该国各处的学长学姐,尤其六十年代毕业的校友,他们对于该组织的成立,充满了期待默契。

这些移居海外的学长,大家长期与袋鼠和树熊为伍,他们有些是在中学毕业后,到该国高等院校读书,尔后在当地谋求生活,就这样成为了澳洲长期居民,或已成为了该国的公民。

他们不是想在当地留下来工作,而是当时候的马来西亚国度情况,很大程度留不住人才,更讽刺的现实社会发展中,除了友族之外,不管你几优秀或努力工作,第一把交椅不可能留给非我族类。

今天笑纹写出来的社会尴尬模式,确实是当时的公务员待遇问题,许多优秀人才在职场上发挥了身为公务员的职责。可往往升职的人,都是差人一等的友族同僚。

尤记得笑纹的亲戚,为了更佳的生活环境条件,为了获得更平等对待的职场发展,她他都离乡背井到海外国家发展。

虽然他她在外国求职不易,可她他觉得祖国对于他们的工作肯定有待公平对待。这些年来,我们的公务员待遇制度虽然改善了不少,可对于少数民族来说,政府部门的诚意还得改善。

我们在生活环境中,还没有真正的绩效评估管理,政客往往还是以所谓特权思想来维护族群权益。

在马来西亚,少数民族需要尊重多数人的尊严。在求学之路,政府预留了许多学位给予他们。在纳取公务员编制下,少数民族往往被抛在后头。

优秀的少数民族人才很多时候在考虑国情后,都成为了二等公民。这些人才都得听命于人,听一个资历低一点,经验差一点,工作表现勉强维持的人…

今天的政府高官在选举高喊公平对待各族群众,选举后却忘了一切。政客当官后,呼吁各族人民要尊重他人,大家要了解国情的需求,呵呵!

哎呀!分享海外年度旅游聚集,却写到少数民族的苦恼。在想…海外各地长期居留的校友是否有着回忆中的爱国情怀呢?

这些飞出祖国,在海外发展得非常不错的学长,有些人已是该国的大学院校教授,学者,医学研究领域的佼佼者,有些在政经文教领域做得非常优秀,博士,研究生,以及商业社会的贾商。他们会有回来发展意念吗?

今天有幸在高空的飞机舱留下文字迹痕,并有幸参与母校的首个海外嘉年华。但愿母校的百年历史能为马来西亚留下历史记载,培养更多优秀人才服务祖国,以教育学习教导下一代。

写于第九届嘉年华澳洲墨尔本之旅…你还记得黄花树下的我,钟楼下的他,礼堂前的你吗?让我们大家聚集一堂一起高哼校歌…我们济济一群,在此大家庭。相亲相爱相敬,大家一条心。秉敬爱勤朴校训,努力赶前程。锻炼手和脑,教学做并行,建设邦国,造福人群,责任匪轻。愿共策共励,日新日新又日新。

不说话,只作伴

读了曼一本书,在想你我的人生是不是跟她所写人生如此亢长,了解往往只在瞬间,因此我们不说话,希望可以更靠近,明白彼此。

在低头看手机的当下环境,人们彼此还在说话吗?

我们可以在四处看到人们低着头,双眼紧盯着手机银幕,偶尔手机不停地按,有时突然傻笑。

这些人的生活都被智慧型手机牵动着,从睡醒的一刻,直到上床睡觉的最后一刻,人们都不愿,或无法放下电话。

对于工作需要的看着手机做事,到闲空顾着四面八方的讯息,人们已经无法自拔。即使家里的大人也都掉入手机祸害,还让几岁的孩童,甚至一周岁婴儿沉陷入手机银幕里。

大家为了让孩童静下来,都携带手机让他们一边观看,一边用餐。自己也手握着手机,深怕错过了友人的来讯,也失去了世界的讯息。

当世界只剩下手机与你作伴,大家都只是按着讯息对答如流,话还需要说吗?只怕不会打字的人,一直再按着手机对答,一来一往讲个不停在干扰身边的人。

我只觉得她的沉默不说话,是想让你我好好静下来思考问题,到底我们如何继续在一起,要如何生活下去,要如何看待彼此之间的要求和起居习惯。

“不说话,靠近感伤和幸福,不说话,体会着每一次作伴的恬静时光。”

张曼娟的话语是写在书本上,她明白最美好的状态是沉默。对于极少看书的社会,谁会再读到作家的文字故事情节呢?

当社会人士不再看书,我们都失去了,在文字世界摸索文笔工作者的内心深处,再繁华的都市生活,在低头按世界的你,是不是真的活得有意义!

三千万

当丹绒比艾补选成绩敲响希盟警钟,让该联盟成员开始看回过去十几个月的执政方针政策后,理财的一哥宣布了拉曼拨款即将给予第三方处理。

这个第三方结构是属于毕业于拉曼学院的成员组织,严格来说是非政府组织,属于社团注册局管辖。

今天理财一哥相信”拉曼校友会”,明天不懂他会相信马来西亚其他学府的校友会吗?

笔者在想今天的拉曼校友会是属于财长信任的团体,就不懂根据章程规定每年或几年改选的校友会是不是再属于拉曼学院,拉曼大学学院,还是拉曼大学呢?

我们都不懂拉曼校友会的成员是不是涵盖了拉曼大学学院毕业生,以及拉曼大学毕业生?

因为,这两间学府是不同性质的校园文化,一间属于学院方式,一间是大学模式。更何况,这两所学府的教学模式也是分开打理和管理,可以说牛头不对马嘴的两所高等教育学习园地。

要是该校友会接纳前拉曼学院毕业生(拉曼),当下拉曼学院大学(拉大),还是拉曼大学(优大)。校友会是不是要换名为拉曼暨优大校友会呢?

笔者暂时没有办法去理解校友会的前景,但觉得由校友会去打理数千万基金会的政客解决方案将会是教育灾难。

这个先例一打开,以后的教育拨款是不是根据这个方案来处理呢?

要是政客不高兴某家华校,就建议其校友会成立基金会。要是校友会都拥有了基金会的权利,华校董事部主权将被政客打击。这种政客报复心态,可以解读为击碎政敌权益。

这一次的千万拨款风波不断,说穿了只不过某人为了瓦解马华,打击马华,报复马华,贬低马华的小人心态。

理财一哥从一开始就低估了教育事业的政治体制循环不良后果,他不懂政客可以不择手段打击政敌,就不可利用教育学府来教训对手。

他忽视了华社对于教育资源的重视,也轻视了民间对于拉曼情意结的坚持。当民间为拉曼筹款打气后,这一股民间力量凝聚了“反感情绪”。

所以,在丹绒比艾补选成绩出炉,可以说所有的票箱都倾向国阵马华时。希盟才惊觉过去对于大选宣言的承诺出了问题,他们开始看回这几个月的施政纲领到底做么?让全民都不给票…

前几天,理财一号还强调拉曼拨款,以及承认统考不是大问题。可今天的急转弯又说明了什么?

也许理财一号后悔莫及,又不想直接发放拨款给拉曼学院大学,就想狐狸换太子,偷龙转凤,偷天换日,把第三方当着东厂打手,用他们来继续侮辱政敌,呵呵!

学府惊魂

拉曼大學學院(英語:Tunku Abdul Rahman University College;馬來語:Kolej 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升格前旧称拉曼学院 (英語:Tunku Abdul Rahman College;馬來語:Kolej Tunku Abdul Rahman),是一所位於馬來西亞的大學学院。1969年2月24日,拉曼学院在馬華公會的領導下创建,學院名稱取自馬來西亞第一任首相東姑阿都拉曼。拉曼大学学院使用英文作為主要教學語言,但有些課程也會以中文或馬來文教學。該學院其中一半的開支是由政府津貼,因此學費較其他私立大專院校低廉。拉曼大学学院和拉曼大学的学生在外统称为“拉曼生”。

这是网上找到的拉曼资料,里头写得非常真实,拉曼由马华公会领导创立,其名字是国父的名字,其一半开销由政府津贴,是以学费较其他学院低廉。

拉曼从初期的411人,直到今日的24000人,说明了拉曼吸取了许多进不了国立大学,或许说不想在国立大学,还是家里没有大量资助,而进不去私立的昂贵大学学府的一群人。

对不是读书料的笑纹来说,能继续修读到大专院校,除了学识要有一定程度,家长的口袋还得有一些钱。否则的话,孩子在学院升学是一种生活压力大的压迫,每学期的学费,每个月的生活开支,学业上的课业器材等。

许多学生选择拉曼学院是学费大众化,一番家庭还应付得来。要是成绩优异,家境贫寒,拉曼也有奖励金,助学金来协助有需要家庭。

今天的拨款趋势是政客基于拉曼是由马华公会守护,财长要打压政敌,是以去年不给政府拨款,想把政敌的财务管理给打压。其理由非常极端,拉曼属于马华公会,呵呵!

笑纹在想,拉曼属于公众的公共事务管理教育事业,拉曼只不过由马华公会创立,拉曼只是当时后的教育产物,拉曼为了吸收进不了国立大学的华裔子弟而设立,拉曼成功培育了无数专业人士,政经文教人物,包括了希盟的几个部长等。

要是说,拉曼是马华公会的外围组织,308,505,509,马华和国阵会节节败退吗?

要是说,拉曼生都支持马华公会,试问一下,当下的部长在拉曼学院期间是不是都加入了马华公会,嘿嘿!

例如,笑纹这些年来义务打理的马华幼儿园,其适龄入校孩童岂不是是马华娃娃兵。要是这些娃娃兵都是马华人,我这个组织已成为多元民族的外围政客打手。因为,四十五个年头里,为了让本地居民不需要舟车劳顿,收费低廉的马华幼儿园每年都收取了各族学生。

尤记得教育局曾问过,马华幼儿园是不是教授马华教育,你们为何收取马来学生,暹罗学生,印裔学生,呵呵!

笑纹在想马华幼儿园与拉曼学院都是一样在服务社会,在教育发展事业上,作为华教工作者,我们不以党格局来管理教育,而是放手给以教育工作人员去打理教育机构。

这与马来西亚的华校董事部没什么差别啊!硬体由董事局去筹资,教学由校长和教职员去负责,对吗?

笑纹当了十七年的马华幼儿园义务园长,校园损坏找笑纹,经费不足找笑纹。想当年要购买价值二十万的新校园,热爱教育的多皆人二话不说,都慷慨解囊相助,这是人民群众对于教育的支持和认同啊!

至于沦到今天还再扯教育机构政党化,财长为何没质疑友族管理的宗教中心,宗教课堂,宗教学府…这些可是回教党和某些党派的山头啊!

部长很忙

丹绒比艾补选后,获得人民委托的黄日升非常荣幸,隔几天就可以宣誓就任。

当他举起右手跟尊贵的议长宣誓时,其身边空荡荡的椅子,说明了部长都不在其位,他们都去了那里呢?

过去,指责国阵部长不在国会大厦开会的反对党议员现已是内阁部长,他们有在国会下议院解答国会议员提问吗?

今天,空荡荡的椅子说明了什么?部长不敢面对补选不小心赢得席位的黄日升,还是他们觉得没有义务天天坐在下议院打瞌睡,还是玩手机呢?

要是前几天,我们可以说部长不约而同都到丹绒比艾关心民瘼,大家都巧合出现在补选地区走马看花,哈哈!

可这星期一,大家应该不用相约在丹绒比艾逞英雄了啊!人民当下只想执政政府好好“力行”大选承诺,只想部长做好内阁成员应做事务,对吗?

要是全体部长,包括正副首相真的很忙,忙得不可开交,草民也许想知道部长在忙什么?

尤其,自称做到半死,半夜,做到没吃饭,没冲凉,没时间陪孩子,家人的尊贵部长,你们从早上九点,忙什么到下午四点四十五分呢?

在想,要是部长真的忙到一个部长也无法出席国会会议的话,国会议员又如何得到他们的提问啊?对空问话,自言自语,自摸?

不要忘了这几个星期来的国会出席率,几乎每星期都有几次要议长卖冰淇淋,摇铃叫人进来继续开会。。。

有着222位尊贵议员的国会,不到25位坐椅子,这个国会不凄凉吗?

对笔者来说,这些领着几万块津贴的尊贵国会上议院议员,出席会议还有主诉津贴,交通津贴,生活津贴等,可人不在国会里头,却在走廊车大炮,叹世界,如斯议员还能为民服务吗?

了连政策

蚊子脚踏车在意外事故发生后,导致骑手车祸身亡,还牵扯了其他车主的法律责任问题。

日前,有些内阁部长发表意见,要禁止,要采取行动,要父母负责任。可这时哪位不曾打工的部长却建议政府建专属车道给蚊子脚车使用。

他认为,国内有一些设备可以训练蚊子脚车党的体能和速度,有朝一日可将他们培训为专业脚车手,哈哈!

他说问题发生前,我们必须和他们接触,并举行不同的工作坊。

他还建议专业人士训练他们,这样才不会成为问题,呵呵!

其实这些改装脚车,都不符合安全规格,不只没有刹车器,连骑士们也没有任何保护的配备。

对笔者来说,改装脚车的孩子无知,其父母不知,社会教育也无奈,没想到内阁部长也“了连”,把败坏的社会环境“保护”为世界比赛冠军摇篮坛。

本来就要禁止的非法社会环境活动,在几个脑残的建议下,非法赛车飞驰摩多手,公路蚊子飞越脚车,都成为受保护活动,哎哟!

还有什么大麻合法化,把祸害社会数十年的大麻当着国家收入…也许,这就是新政府的不一样,马来西亚Boleh,Boleh,Boleh!

恐怖特假

马来西亚政治家很爱宣布特别假期,说是给人民一个爱的休假礼物。可这些政客却忘了,这突然宣布的假日有什么后遗症?

日前的足球特假,把柔佛的社会,经济,次序带来了什么好处?

许多定下来的活动项目,会议,工作给醒来的政宣给搞砸了!

毕业典礼的食物,丢进垃圾桶。各领域的食堂贩卖者欲哭无泪…煮好的食物都无人问律。

工厂安排好的工程建设,日薪工人的生活又如何处理?学校老师还得站在门口跟家长说,今天没课,请你把孩子载回家。

在想马来西亚的政府假期数十天,什么大日子都休假,什么鬼日子也应景休息一下。州政府有各自为政的假日,中央政府有特大的假期,只有谁最高兴呢?

孩子啦!不用上课,做功课,补习,被骂…
打工仔的工作,明天还得继续努力…
公务员的职责,喝咖啡多过做工…
老板的口袋,又被特假吞噬了…
全国经济增长速度,休息一下…

就不懂谁真正受益了?看到网际网路传来几个死新闻,谢贤,费玉清,林子祥被死亡…

造谣工厂得到各界人士的点击率,被消费的死者没死…被休假的人民没得休息…被宣布的假期不是假期,而是取爽自我陶醉的羞假日。

薪火

小明不懂那一只像冰淇淋是什么?又怕问了老师,大家笑他没知识,这样也不懂。
结果,当董事长点燃后,看着某堂代表移交给董事长,在由校长,家教协会主席,校友会主席陪同下,环绕整个校园跑了一圈。
当董事长传给家教协会主席,家教协会主席又传给校友会主席,回到校门口,校友会主席又传给校长。
在校长的带领下,老师们领着学生在草场跑了,当校长传给老师,老师们又带着学生环跑校园,从底层跑到厕所旁梯口,再传给学生,再由学生队伍走上走下,走完学校每个角落。
小明没有机会靠近,更不要说拿着它,带领同学们走遍校园。
队伍回到礼堂,老师要学生们坐在地上听台上的大人物讲话。首先,是司仪老师介绍什么文化节,讲到一大堆历史由来,小明什么也没听进去耳朵里。他只是看着它,其旁边的人也是眯着眼睛看它。
它是什么?老师只是介绍一下,就接下去说。老师又恭请董事长致词,老人家上台后,在裤子掏了老半天,董事长嘴角没说,可学生都懂得他又找不到其致词稿,再找不着,他可会操三字经依依啊啊!
突然看到他的嘴角上扬,也许董事长摸到了文稿。果然看到他从裤袋里,掏出几页白字稿,他逗起精神,用力看着致词稿…各位亲爱的来宾,大家早上好!首先,我代表学校三机构跟大家致谢,谢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出席今早的传递活动。
他说,要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就要大家真正身体力行去做,还要由自己本身开始。
他又说,很多时候大家都说传承,要如何又如何?可台上讲讲,台下什么也没做,这是我们只说不做的传统文化吧!
他勉励大家要真正做到传承,把老祖先遗留下的文化涵养给交到下一代,让子子孙孙有机会继承老祖先从中国乡下带来的生活习惯。
他认为,生活起居习惯也是一种文化,籍贯言语更是数千年的历史文化遗产。童谣,民歌,音乐,祭拜,避忌也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底蕴。
董事长讲完,司仪老师又请家教协会主席上台致词。主席上台要求大家务必谨慎开销,因为家教协会基金都是热心公益,热爱教育的公众人士捐助。
主席说,校方要好好珍惜社会人士的爱意,基金的每一分每一毫都要用在学生福利,提高教学质量,这样才能以行动来感谢热爱公益事业的公众。
主席也说,要是学生在学校面对纪律问题,希望家长能走入学校,来到教务处找校长,寻求解决方案。
主席认为在网际网路渲染,用大众媒体大事报导,是无法真正解决。只有走入校长室,跟学校最高领导干部寻找解决方案,这才是为子女留下日后学习处理生活全集的挑战极限。
主席说,要是孩子一直在父母保护下成长,还是家长演绎恐龙来保护子女,这是溺爱教育,将让子女走上不归路。总有一天从高楼跳下来…
主席说完,司仪老师又请嘉宾上台致词。嘉宾感谢校方给予机会,让大家有机会再合作共赢,大家一起为全国华人文化节付出,并从火炬行活动筹获一笔可观的家教协会基金,减轻了董家教的经济负担。
嘉宾说,通过火炬行走人校园扎根,通过薪火相传,跟学生分享文化传承教育,从火炬行展示了米乡人对于文化艺术,教育实践的坚持。
嘉宾又说,通过火炬行为学校筹款也是米都独有的活动,在十一年前的活动为华校筹得682千,今年也筹获683千,这都是州内华校人士对于火炬行的认同和支持,请大家给予自己一个掌声。
打瞌睡的小明如梦初醒,那只冰淇淋,原来文化节火炬行火炬,是护航华教路的薪火。#

明年才退位

老马重新上位就任首相后,希盟领袖人物就开始跟大家说,马医生这一次回来拯救国家,老人家需要一些时间来完成任务。

从尊贵的他在等待宣誓就职的开始,那一夜之间人民充满希望,大家都觉得马来西亚被糟蹋数十年后,这一次真的可以脱离险境…

就在老马在最高元首前面宣誓效忠后,全民都开始织梦,希望能在最快的时间实现了希望联盟的大选宣言。

对于老马倡议的希望基金,全马人民群众都自动汇款给钱救国。有位朋友发了横财,给了一笔可观的数目。

而今这些英雄草民又对救国基金有什么话语呢?

马哈迪一直说,他会遵守诺言,在大选前交棒。这几个月,不懂他说了多少次,安华讲了多少次,林冠英也开口,旺姐也承诺,沙布也说了…可到底这个大选宣言有效吗?

老马偶尔将宣言当参考文献,说是无法满足大家的大选需要语句,讲述一个游戏的观点官调,呵呵!

对笑纹来说,不管老马说几次,还是安华澄清事实证明,还是白字黑字签署协议书…只有盖棺定论才退位的真正哪一天,人民才会喘一口气,狼终于来了!

不了情

丹绒比艾补选一来,许多沉睡的政治工作者又开始活跃政坛,也迎来许多独立人士加入战位,以便提高知名度。

这个补选, 人民看到了什么改变?执政党当权了这几年,上一届大选的承诺履行了几项宣言?

我们都知道老马曾在大选前说过,要取消大道收费政策是不可能, 或许说不简单的政策。

可当时在台上讲道隔天就可以撤消这,取消那的候选人可不是这么想。他们跟人民承诺,只要我们当选为政府,白字黑字的宣言一定马上执行。

没想到509给希望联盟一个机会,把执政六十年的国阵推倒,再让老马当回首相。当时,看到媒体,身边的朋友,四周围兴致勃勃,对于新马来西亚的支持和愿望,全民相当看好,期待睡醒旧能改变。

而人民在这些日子的等待,你我他又看到了什么?油价下降不了,大道收费取消不了,统考承认不了,固打制抛弃哦不了,莱纳斯关闭不了,内阁瘦身不了,棕油起不了价,也出不了国。。。

从信心满满,到失望茫茫,新政府除了一直再说改变,改变,改变,人民的口袋改变了吗?

对笔者来说,政治的斗争在马来西亚,或者说世界各地的改变,到底变天后的政局有什么焕然一新?

除了当权的官僚焕然一新,脸孔换了又换,助理从路人甲变成路人丙,官车换了又换,政策名称换了又换,可这些换汤不换药的政事,人民受惠了吗?

笔者只看到跟政府贷款的高等教育基金又被拖欠了,过去无法出国旅游的欠贷者都飞出旅游,吃风享受。。。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的錯,忘不了你的好,忘不了大选的承诺,也忘不了那选票的痕迹。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的话,不了你的誓,忘不了宣言的惆悵,忘不了那选举的煩惱。寂寞的長巷,今斜月清照,冷落的宣言,今迎風輕搖,重複你的承诺 一聲聲,忘了,忘了,它低訴我的支持,一聲聲,難了,難了。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誓已失,忘不了你已变,忘不了大选的滋味,也忘不了那兴奋的变天,寂寞的長巷,而今斜月清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