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火队员

林慧英能不能胜任教育部副部长一职,不用笔者说,相信大家都看到了她的努力。

至于这些努力能不能称谓之史上最佳副部长呢?唯有去问张念群一下,你的师妹干得比你好吗?

教育部录取十五位准华小文老师入学,被很多人说原来一年只缺几位老师,对吗?

唯教育部官员给予的答案,根据记录没缺乏老师,林副部长到底有没有接纳啊?

过了不久,其老板突然宣布四十条圣训纳入各源流学校。这可爱的副部长,竟然将圣经的四十条文媲美弟子规,三字经,唉!

日前,某州属拒绝华文独立中学收取外国学生。副部长第一时间宣布,指示教育部让独中继续接纳外国留学生。

截稿时分,只晓得副部长自己说,已下令教育部。至于,教育部有没有听话,独中董事还得去教育局“申请”新生录取,才晓得这指令管用吗?

这位政治新兵到底了解官场文化吗?她到底懂不懂官僚体制机制的部门,是不接纳部长/副部长的指示。他们只根据官方指令,也即是秘书长的指示办事。

林副部长上任也一段时间,就不晓得她自己很无奈。她晓得要改变官方恶习,就得连根拔起。可这几个月来,林副发了几根草呢?

她嘛!这里起火,这里抢救和解释。唯,这些答案好像起不了作用。大家唯有黯然接受团结政府的赐给,还得大声喊“感谢隆恩”,感谢团结政府…

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

今天是马来西亚日,也是我国马来亚在1957年独立后,相隔几载的1963年,再与北婆罗、砂劳越和新加坡新加坡“新联邦”。

这新联邦原本定于该年6月1日进行,可为了配合独立日,而被延迟至8月31日。基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这两个邻国对新联邦的成立表示反对,此计划再度延后至同一年的9月16日。

唯新加坡于1965年8月9日从马来西亚联邦被除名因而独立,成为一个主权国家。

这些年来,东马两州一直要求联邦政府“恢复”法定定位,并将916列为全国公共假期。

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沙巴和砂拉越是拥有马来半岛平等的伙伴地位,而不是所谓全国十三州的一员。

原来在1976年,联邦宪法第1(2)条款被修改后,沙巴和砂拉越被赋予与西马11个州属同等地位。

然而在政治演变下,就在第12届砂拉越州选举投票日前四天,也即是2021年11月3日在国会下议院一致通过《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修宪案,让沙巴和砂拉越与西马半岛享有平等地位。

修宪案包括将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改为,组成联邦的“邦”,包括马来亚邦(即西马半岛),以及婆罗洲邦(即沙巴和砂拉越)。国会也修改宪法第160(2)条文,纳入1963年9月16日为“马来西亚日”,即马来西亚成立之日。

这可视为916于2010年被列为全国公共假期后的进步,也可说为朝野上下“配合”第12届砂拉越州选举投票带来的改变,让东马那两个地域被称谓邦国。

写着…写着…“我只想说一些我的朋友们也能明白的甜言蜜语,让我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说想你,
Rasa sayang heh rasa sayang sayang hei,Hei lihat Nona Jauh,Rasa sayang sayang hei。”

鬼月说写

原本以为要设跑,可醒来才记得,今年依旧得负责拜祭,设什么跑程啊!这些年,一年或多一两位成员走失,唯不懂自己何时称谓主角?

山下野兔祭拜,山脚缅怀已故成员。致在天之灵的野兔兄弟,希望每年大家都能聚集,延续攀山越岭风雨无阻,每星期六登山约定跑程,On! On!

我们也忘了那年开始,想想应该是2002年,或2003年吧?!刚开始拜祭逝世的前会员时,就几支清香,蜡烛,水果,和一些金银纸等。

尔后,有人建议买烧肉,烧鸭,烧鸡,甚至某人做来了盐鸡,唯案前肯定少不了野兔的美酒。也许看官都不懂什么是野兔,其实野兔组织架构应该称谓之猎兔竞走跑跑俱乐部。

想当年,英国人在1938年,位于雪兰莪皇家俱乐部开始猎兔跑跑会。没人想到这猎兔跑跑会,竟然能够维持至今,而且跨越全球各地。算是Malaysia Boleh的记录。

这八十五岁的野兔俱乐部,其组织布满五湖四海,世界各地都有着来自吉隆坡特色的跑跑会。野兔并非是一个健康体检运动,她可以说是轻松愉快的周末聚集,就在山脚下吃喝玩乐…。

我们通常是大家回到山脚下,围着一个圈圈。由最高领导人来负责这星期的聚集,他可以号召大家如何又如何…(注:野兔游戏规矩,只能亲身体会,不能跟你说…。)

亚罗士打野兔成立于1977年,其结构可以说是医院人员,公务员外,其他不就是空军基地人员。尔后,才有一些不谙英语外人参与,才逐步开放给商人加入。

笑纹倒是在1993/4年混入组织,并在很多年后成为理事,又称谓会员,再成为领导,又称为理事。然而上上下下这些年,笑纹依然跟死去的成员打交道。每年的七月,都根据几多逝去的成员,在纸衣贴上野兔标志,,再写上名字…

没记错的话,在周六会跑走失的主席达然星,这些年来既有林吉顺,连枝港,水牛,老狗,堪苦癫,李肚仔,鸡扒,金刚,鬼衣,焊头,亚表,水鱼,发海,叮咚,吃普吉,红狮子,苏东,郑懒,冰淇淋,最近一个倒是阿官。

里头走失的几位,有一位倒是生前没喝酒,倒在走失后要野兔在其灵前把酒言欢。他就是焊头…还记得焊头生前患癌多次,可他依然在治疗后,出现在拜六跑程。

阿官倒是在临终前要求家人,必须在最后一晚款待野兔部友,要有烧肉啤酒。是以野兔也在当晚在其灵位高歌几首野兔歌曲,再跟他举杯畅饮。隔天也是在其灵棺围着高歌一曲…

所以说,这个七月,野兔并不寂寞,我们会在山脚下缅怀佬部友,希望他们在另一个世界等着我们,ON! ON!野兔或许不是看得开,而是觉得时日就在眼前,唯自己不晓得哪一天…

绿意演唱会

据了解,国内各大专院校是从日前陆续收到《高教部管辖下高等学府娱乐活动(演唱会)指南》。

在观众座位方面,指南规定主办方必须确保给男观众、女观众和家庭观众有分开的座位。

同时,主办方不允许为观众准备可以站立的地方,即禁止“摇滚区”(Mosh Pit)。

唯高教部长卡立诺丁强调, 这份指南还没有获得批准!…咦?既然部长没签发指令,到底是谁斗胆包天,下令各专校执行任务呢?

其实,马来西亚政府就是存有官僚作风。部门的日常操作,不归部长管理。部门的运作只向秘书长负责,任何政策都是全国秘书长下达命令,对吗?

至于部门坐着的部长,不就是一个照稿读出来的家伙。而且,秘书长到底买不买账,还得看部长/副部长是不是跟有关部门有好的关系。

要是部长高高在上,自以为是,有关部门肯定带部长去荷兰,或者游车河。整天让部长,或副部长吃黄连,再让这两位上司自己解决问题。

今天部长说不知道,上个星期也有副部长不知道。再说一下吧!槟岛屿的老二日前也说取消演唱会,可老大又说换地点去石头朋友,唉!

懂得官场游戏的政客,就得好好跟部门负责人沟通交流。要是部长以为自己是首相的人,自己只跟首相交代,那您就好自为之吧?

您这部门将给您大数据,让您自己找问题,让你自己解决官方授权管理的弊病,哈哈!老人家不是说了庸医头疼医头,脚头医脚吗?

要是您打通部门的官僚机制,相信您会在处理问题时如鱼得水,而且你在国会解答提问时,也获得议员们的赞扬,嘿嘿!

这演唱会规矩是不是真的执行,就让我们在绿意盎然的激烈竞争中拭目以待,看看那家的环保意识形态比较悠闲生活哦!

将爱说出来

多年前的国庆,曾写过“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爱你”。多年后的今天,马来西亚已经多了几岁,可周围环境的政局依然“动荡”。

忘了是政治大海啸前写,还是哪一年写了爱马来西亚,就得在家前升国旗。毕竟,政府几乎每年都更换国庆口号,大家要记下来可人不易。

尤其,在现任国家元首的这几年,几乎每年都得换政府。换到黄三爷也跟现任首相说,希望你能在任期完成任务,哈哈!

马来西亚最高级别的国家元首,任期可都是五年一届。除非是黄三爷自己要求退下来,可这几年来的政府一号人物,全都被“政变”给拉下来…

今天写政变,当然不是所谓军事政变,而是马来西亚政变带来什么新环境,哈哈!很多政客在野时,总是跟你,给我们一次机会,让我们来改变大马困境。

然而这些政客一旦华丽转身,称谓之执政官爷。你可以发现这些人与前任官爷都是蛇鼠辈,只要他们称谓尊贵身份,往往媲美四川大师。

人民求变的结果,改变了什么啊?选民手中的一票否决了什么?老板的决定,改变了当下吗?

笔者只能跟你说,我们手中的一票,只是将大嘴巴变成了尊贵议员,甚至送入内阁,称谓一员。

政客称谓之在野议员,人民群众还能听到诉求。他们还是人民喉舌,他们依然用口头来争取全民权益。可让他们不小心,成为了加袍高官,身挂三爪蛟袍服,待享受了厚禄。

这些政客就成为自己口中的官僚主义爷爷奶奶,任何政策都是为民造福,任何政绩都是人民群众利益。至于其口中多年来不利族群条例规定,就视为团结全民“绊脚石”。

“Rasa sayang heh rasa sayang sayang hei,Hei lihat Nona Jauh,Rasa sayang sayang hei。一些我的爱人们也能明白的甜言蜜语,让我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说爱你,来说爱你…”

写在祖国六六大顺国庆,让我们一起将爱说出来…“嘿!这里看看未来,让天真的梦披着彩虹,单纯美丽花朵也红。窗外轻轻吹来了一阵轻风,轻轻地伴你我入梦,快快把爱说出口,不管你愿不愿意…”

绿意盎然

马来西亚在308政治大海啸后,到底有什么改变?说好的两线制,说好的制衡机制,今天变成了一个新局面吧?

很多年前,当笔者还在政党横撞直冲时,曾被某报记者问起308的改变好吗?笔者老实跟他说,在友族占多数的国度,我们并不能左右大局,或称谓“造王者”。

记者采访时,对着笔者牢骚满腹。你这个马华人怎么就是如此顽固不化,人民想求变,不能吗?

笔者应该说,要是两线制起不了作用,友族团结一心一意为宗教信仰投票,作为少数民族的人民能对着干吗?

还记得当改革派成为政府后,嘴巴说了数十年的不公平,要取消这要废除那,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啊!

虽然扯说二十二个月不够,可再次成为政府至今为止,这些人不止是没改变了不公平待遇,还跟你说顾全大局,我们必须为友族着想。

从三页爪夷文入驻学府,再到今天四十教训飞入课本里,这不是变本加厉,而是温水煮了青蛙啊!

教育部收取15华文大师,副教育部长说是数据显示。这不是闭门造车新势力吗?难道你们一路来批评指正政敌的政策,突然觉得是大局势所逼,唯有照章行事。

一个副首长还没跟上司说清楚,就贸然知识市政厅取消演唱会。难道该演唱会批文,出了问题吗?还是六州议席选举,让某党得以植树造林,你我他竞相追逐生机勃勃的绿洲啊!

核污水

根据计划,排海时间至少持续30年。日本强推核污染水排海的做法引发多方质疑和反对。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启动核污染水于日本时间周四下午1时(马来西亚时间中午12时)开始排海。

你我他都无法反对,或者对于日本政府质疑。因为日本已经“发放”核污水,全球根本拿他没有办法…唉!

我们可以坚持不吃日本入口的食品,也可以杯葛日本产品。然而你还会去日本赏花吗?你还打算去日本旅游吗?

从网络找到日本著名旅游景点,比如富士山、日本大阪环球影城、东京塔(电视塔)、日本东京银座、北海道、冲绳、奈良公园、上野公园、草津温…

你或许不想去福岛核电站观光,然而按耐不住的想去…一个地势多变、水力资源丰富的国家,由此构成了优美壮丽的景色,那里有山中积雪的湖泊、怪石嶙峋的峡谷、湍急的河流、峻峭的山峰、雄伟的…唉!

很多时候,我们的杯葛行动经不起时间诱惑,对吗?我们曾经杯葛哪个佬麦,我们曾经杯葛嘛嘛档,我们曾经杯葛油站…可今天的你,是不是在麦当劳吃汉堡包,在哪家什么饭店吃“熬煎”,仍吃着河马面包…

其实,我们不需要杯葛日本,更不需要仇恨樱花,我们只要记得核子的危害,记得战争祸害人间,记得自己得不时检讨自己要做好自己,哈哈!

无言的结局

很多人说,时常在报章看到笑纹。可笑纹这些年来,在某次的机缘下,被社团注册局打入冷宫一年后,就被有关部门“劝告”从社团活动裸退。

虽然说笑纹是裸退下来,没有参与乡团组织领导。但依然会参与一些活动,比如华乐的相关工作。其他的组织能力就此冻结,笑纹可说是瘫痪状态,哈哈!

只不过,笑纹在文字说写的区域,没有被有关部门冻结,依然是可以自由活动。但,自己极少参与活动,能听到的机密信息越来越少。

所以说,能见到笑纹的人可以说逐日减少。除非你有订阅数份报纸,否则可难看到了笑纹疯癫之作。今天写文,到想起了一个乡音,这音频
可媲美冻结状态…

“收旧报纸,秀姑坡Chua(福建话),SURATKHABAR LAMA。”这大街小巷听闻的货车司机声响,你还听到吗?

当下的家家户户,可说都没看报纸,也没订阅报纸。要是每户人家都没买报章,家里哪来旧报纸啊!当报章逐渐形成为多余时,读者还是读者吗?你还是你吗?

很多人从面子书获得资讯,从微信群组了解世事,从咖啡店获知新闻报报看。可这些资讯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事实真相,这已不是人们想知道的结果。

笑纹倒在某处听闻某党迁移选民,笑纹倒听到某党的支持率升高,笑纹倒收到“指示”投票…可六州议席的投票结果显示,某盟党获得更多的议席,称谓之胜利者。

你可以说,三比三没什么改变。你可以认为,这六州议席的政府没什么变化…可月亮佬是不是获得更多人的支持,将在下一次大选成为大赢家,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哈哈!

某党获得了族群的全力支持,某党也会得到族群的通力协作。你会相信这两党将在某一天,再次称谓合作伙伴吗?他们的下一次合作开发,将是未来发展的写实,也是两族最高境界的婚事,嘿嘿!

笑纹是能跟你说,最邪恶的魔鬼,也是最熟悉的敌人,只要邪恶和熟悉结合起来,一个大马就是全民的未来的路,嘻嘻…

官场礼仪

当某国领事要步入宣誓就职典礼时,被告知得戴宋谷才能入场。紧急情况下,他当然没有准备,一时找不到番邦官帽,不得不离开会场…

这位邻国外交官没携带马国帽子出席,不是他不懂官场礼仪,而是这里的官场文化有了改变。

对于官场礼仪定义,各国政府都会“款待”外交官。毕竟他们都是各国领导人的官方代表,他们可以穿戴该国传统文化服装出席活动。唯在国家标准规定下,暴露身体的服装当然无法登堂入室。

今天写文说字,倒是想跟你说,岛屿官场礼仪突然佩戴官帽,是大环境的局势不可挡。保留数十年的日不落礼仪,在六州选举冲击之下,不得不接受大局为重的官方风俗文化。

很多人讽刺这改变自己,可大马昌明联合政府联盟的槟城州政府,为了执政体系不得不接受这官方礼仪规范标准。

多年前的一个典故政客话语…“当时那里流传一份传单,内容是一张纪氏头戴宋谷帽,在皇宫接受元首册封的照片,在旁则写着“戴宋谷的马青总团长”和“你相信出卖民族尊严的人吗?”

当年的纪大哥基于政客炒作,输掉了国会议席。去年在马六甲也发生乐趣…“若身上穿着官服,戴官帽是礼仪,但对于穿普通服装的非穆斯林,不应有此限制,因此必须坚持不戴宋谷的立场。更何况,现在已有不戴宋谷也能观礼的先例,更要坚持下去。”

今天岛屿政府执行了官廷礼仪,泰国领事并非穆斯林,他要是以行动党格西党区州议员谢守钦的解释,他是不是被请出去会场啊!

各位看官,官场礼仪有官方规格,官方文化有官廷定义,你想在官僚体制改革发展,你不得不承认这穿戴守则啊!

投票

老同学写道…“民主国家,每个国民都应该履行公民责任,投下自己手中一票,选出心仪代议士。

每个选民有必要更新身份证住址,在居住地区投票,而不是回乡投票;回乡投票,如果对候选人不熟,你投选者不一定是当地居民想要的人,即便胜出,对当地居民,建设不但没有帮助,可能还剥夺了本来可以对该区做出贡献,当地居民拥护的候选人为民服务的机会!

再说,没有在自己居住地区投票,即使本区中选议员没有服务,没有表现,除了怪自己,你还能向谁问责?因为你根本不是这区选民,不是吗?

民主制度下,我会选择投票,原因很简单, 我们改变不了游戏规则,甚至跟不懂游戏规则是否会改变。眼前能做的,就是在游戏规则内,尽量选择最符合自身利益的选项。”

杨建兴认为应该在居住地区投票,不要回乡投票!笑纹绝对认同,也鼓励游子在地投票。至少你能跟当地代议事说不,或者支持他当选为政客…

当你读到此文时,已经是州选举的头七,对吗?州选的结果,你满意吗?六州议席的动向,是不是社区想要的结果啊!

跟你说…在笑纹写文说字那晚,笑纹等着看政客的坠落,笑纹等看新人的崛起。可现实社会主义的选票,到底哪个族群说了算?

这些年来的投票选择,人民得根据政客们的指示,为大局为重,为大马为重,可政客是否忘了从政初衷啊!

这些放了官爷的政客,转身跟你说…

无言以对

野兔老友又走了一个,这一次走失的野兔生前好客,为人豪爽大方。他用心对待来访的兔友,他也时常到外地参与登山活动。

在过去那些日子,笑纹只能说他真心诚意参与野兔组织,他爱跑,更爱说笑。他总是展示大肚腩,以此为商标。

可在两年前,不幸被癌魔给看上了,就这样在医院进进出出。间中也来拜六登山活动,他也坚持每日清晨起床运动。

这些医疗日子过得很快,他坦然接受这个问题,也欣然应战。可在连续不断的攻击下,终于发现自己消耗殆尽全力,也阻挡不了“癌细胞扩散”事实。

他积极面对残酷生活的考验,以坦然自若开心每一天来消磨时光。他晓得自己差不多时,没有逃避现实,每天都接见朋友,以茶接待各地友好。

直到有一天,他要求家人为自己办一场欢乐聚,要以烧肉和啤酒招待客人。家人日前“满足”了其最后的愿望,野兔也在那夜跟他一起高歌几曲,把酒共杯欢度最后一夜。

相信你会觉得野兔们莫名奇妙,怎么会围在棺木举杯畅饮。这可追溯十多年前没有喝酒的焊头,他生前安排好自己的走后仪式,棺木跟谁买,烧肉跟谁买,啤酒跟谁买,自己的终生大事,自己安排。

他要野兔们每晚都陪伴自己,他请野兔老友烧肉啤酒。尤记得哪一次,冰冻啤酒可放在其棺木下面,要喝啤酒的野兔都得自己去跟他要…敲敲棺木,再说“谢谢你的啤酒”!

野兔行事不是不可思议,野兔并非疯狂,而是野兔兄弟情深。只要兄弟在生有所要求,围在棺木高歌,为棺木盖特制衣裳,对着棺木畅饮,只要躺在里头野兔不尴尬,活着的野兔肯定执行任务,On!On!

光哥,谢谢你过去在野兔的付出,也谢谢你最后的吩咐-欢乐今宵…Happy Sama Dia,人生在世共如此,要就走得潇洒一点,让大家多想起Khor Heng,Ah Kua炒粿条,对吗?

对了!昨夜我也偷偷干杯了…笑纹依然记得你的一席话,要活得自在点,快乐自己找啦!

三人话语 公公好威

小明:喂!拜六投票画谁啊?
念念:还有谁?你想包头,我可不想…
吉仔:昨晚在红火台上听到,你们没有选择!
小明:我们还有选择吗?从308直到今天,505,509,我都给改革一票。
念念:我也是给改变一票,可…
吉仔:是啦!给了改革政客一票,可他们现在为了大局,叫我们必须尊重别人。
小明:说是尊重,其实不就是协商,再妥协咩~
念念:以前说卖华越协越伤,可现在的部长却说大局为重,我们必须体谅政府,给予他们时间。
吉仔:给什么时间。部长不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内阁通过的政策,唯有遵从。
小明:对啦!哪个小女孩很无奈,不就是问了老掉牙的升学问题,被政府一哥给否决了!
念念:一哥说是宪法规定,我们必须遵从。
吉仔:什么规定啦!那只鸡不就改革开放了吗?
小明:那只鸡开放了大学生录取,可一哥又改回老规矩。
念念:改回老规矩,不就走回旧路,唉!
吉仔:政府要照顾多数人,少数人得牺牲,政客也说顾全大局,尊重友族。
小明:尊重友族,习惯啦!哪个豆芽字,也是尊重。哪位最佳副教育部长全力支持哦!
念念:以前,别人办事是处理不当。现在,他们什么政策,都要少数人尊重他人。
吉仔:哎呀!老人家不是说了,换了位子,换了脑袋。
小明:他们哪有换脑袋,他们只是改变思维,称谓官僚体制执行者,不是吗?
念念:这我就不懂,我只晓得每次选举都得听这些改革政客的投票,我们没有选择。
吉仔:对啦!他们救国救了这么久,可上了台没看到改变。
小明:对啦!以前批评铁饭碗过多,只要上台执政。他们肯定大刀阔斧,减少铁饭碗。
念念:什么减少铁饭碗,一哥还调整薪金待遇。
吉仔:一哥肯定要起薪给铁饭碗,他在拉票啊!
小明:拉什么票啦!伙计不给老板票哪里可以。下属肯定给上司一票。
念念:什么下属上司,去年全国大选,改革政客才呼吁铁饭碗敢干投票,说什麽民主自由,手中的一票自己决定。
吉仔:是啦!要票的时候,投票是秘密选择。人民可以自由自在画票。当了政府,做了部长,却跟人民说,唯我才是最好的选择。
小明:可是我常听到…你不怕包头吗?你很快没有短裤穿…
念念:短裤,热裤都快没得穿。我们只有支持改革政客,不对!不对!是现任的内阁…
吉仔:不跟你们说了,我爸爸来电要我回老家帮忙挖井,他说领导要支持者未雨绸缪…
小明:在小小的花园里面,挖呀!挖呀!挖…
念念:我没K,我没K!布鲁biu,布鲁biu!恐龙扛狼扛狼…
吉仔:那又鸟不知道它是一只鸡,勾栏从来扮高雅,自古公公好威名…
小明:哈哈…
念念:爱字有心、心有好歹、百样爱也有千样的坏、女子为好非全都好…
#

三人话语 貌合神离

阿末:昨晚,首相来我住宅小区演讲,很多人都来听。
姆都:首相说什麽?宣布好消息吧?
小明:首相肯定不再说汽油块半钱,对吧?
阿末:他好像说,年收入不超过一百千,给你电子钱包一百块。
姆都:一百块对我们还好用,对于每月八千块收入的人,不就是一次咖啡钱。
小明:你说得很对!我每次只能在嘛嘛档喝拉茶,哪个美式咖啡店,我那敢进去。
阿末:对了!首相讲了一个小时,好像没提到PTPTN不用还,却说什么适当的税收,会考虑征收啊!
姆都:大选说的话,不就想骗树上的小鸟下来。大选后,就如老马口中说出的那句话,宣言只供参考,能不能施行,还得看政府能不能够执行。
小明:哎呀!大选前,就如拍拖承诺嘛!爱你一万年,爱你一个人,可转眼又跟其他人出去。
阿末:不要这样说我们的爱人啦!爱人跟政客不一样啊!
姆都:他不是说爱人,是在说你…娶了一个又一个,你不是娶了好几个老婆咩~
小明:是啦!你啊你…天长地久,海枯石烂,海誓山盟,到最后一个又一个娶,你的爱人跟我说,你不爱她了!
阿末:怎么不爱,她依然是第一爱人,住在我那间大房子。
姆都:住大房子何用啊!你都不回家,你只窝在最小那个家。
小明:政客不就娶嫁几个老婆,308一个,505一个,509又一个,去年又离婚再娶了另外一个…唉!
阿末:我们娶四个老婆,可是法律允许。大马政客的同居关系,可混杂多了!
姆都:政客啊!台上台下不同一个人,YB媲美四川变脸大师,说变…变得比鬼更恐怖!
小明:其实,鬼魂还好一看就知道,就怕两只脚的人蛇,外表是人,内心是蟒蛇,被他吞噬了,还得跟他数钞票。
阿末:算了吧!人家是高贵身份的议员,在尊严的厅堂议事。我们不就是阿猫阿狗,只能在嘛嘛档车大炮,说歪鼻的坏话。
姆都:不对啊!我们一起说笑论政,好比YB在议会争取民意,为民造福。
小明:他们在议会大厦,不就朝野议员来场演习,吵吵闹闹,争得面红耳赤,闹得沸沸扬扬,不可开交,说穿了闹剧一场。
阿末:什么闹剧,YB跟我说,在庄严肃穆的议会,他们可是代表议席选民说话,人民喉舌,争取人民权益。
姆都:什么权益啦!什么喉舌啊!歪鼻为了不就是议员津贴,退休后享受的待遇,哈哈!
小明:也对pun,上一次国会议员调薪,竟然获得朝野上下一致通过,没人反对,这不是什么貌合神离、同床异梦、心怀鬼胎、貌合心离、离心离德最佳组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