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质的猫政府

被希联支持者视为“罪犯”,以“贱民”方式对待她,这就是红豆兵团的魔力吧!

据知诺丽拉是首名向反贪会投诉双溪里武非法工厂运作10年的人民代议事,但这事件接下来的演变,导致了彭文宝被反贪会请去喝咖啡。

笑纹不懂也不知,为何反贪会到光大敲门,寻找啊宝哥,就没看上其他行政长官。

因为猫政府说,这是它们集体决定的政策,暂时不对付违法违规的工厂???还强调这些都是308前的问题!

作为民主制度改革开放的政府,透明操作的法定机构会纵容前朝留下的弊病吗?允许非法经营活动继续为非作歹吗?

笑纹曾是县议员,多少懂得议会游戏潜规矩,没人投报,长官可当着看不到,装聋作哑咯!

可一旦有人通过正常呈报有关部门,启开了投诉举报个案,执法单位比有所行动。即使不是封条伺候,执行任务的“地牛”也会呈报行动报告。

要说地牛执行了任务,去到案发地点突击检查,这些执法队员都会写罚单给予有关商家,也报备部门负责人。当议会商讨时,负责人就会禀告行动计划,议会八品官就得商议如何“对付”违法违规的他。

当然这些对付手段都根据法律程序,一步一步跟着法规调查和解决。万一该商家顽固不化,相信议会除了封条对付,也会带上法庭寻求解决。

对于此次的个案演变,笑纹不懂猫政府的透明化之执行法,高官是怎样规定部门去解决违例工厂。难道隐藏在胶园的厂房都一律获得政治庇护,而且都要在308政治海啸前开始营业,都在国阵执政时无法无天运作??

此次阿宝哥被反贪会邀去喝咖啡,州政府老大还大声喊,这是政府集体决定…原来他们与违例,非法经营,为非作歹为伍,唉!

与民同在,为人民喉舌,为民主自由改革,笑纹想解开执政多年的改革代议事,当初衷远离执政方针政策时,你还是当时的勇士吗?

活命水

看到首相回覆刘小姐的国会问卷,人民才懂得政府是靠消费税度过难关,呵呵!

国家一号官员说,2015年消费税收来270亿1200万,2016年收到412亿600万,2017年直到六月的消费税则是193亿1100万,也即是两年半的税收是875亿令吉。

笔者不懂政府是如何处理这笔账,因为每年都会看到总稽查师批评指正,说有关部门滥用拨款,导致一些东西贵买,甚至白象工程建设。

政府部门滥用职权处理拨款,已是马来西亚政坛老掉牙的习惯。即使反贪污局多厉害捉拿吃钱的人,贪官始终无所不在。负责官员贪污受贿到什么程度,就看人民如何看待他们。

很多时候,你我他都说大贪不捉,却捉小蛇。什么26亿放着不理,却审理一宗购买便宜屋个案,笔者认为大贪小贪都是受贿,导致社会经济受损。

只要你有贪腻心态,即使一粒苹果,一顿饭也是受贿啊!

今天写文是想跟刘小姐说,国会议员的生活津贴,退休国会议员的退休金,选区活动经费,发展拨款也都是消费税的一部分款项。

您这位尊贵的代议事,每月领取的两万余令吉来自政府税收,也即是人民交纳的血汗钱。

全马各区的国会议员,上议员的津贴款项相信也从消费税收“转移”支付。因为国际原产油的价格下滑,国家靠着油钱的日子已经过去,你说对吗?

当然也有百万公务员的薪金,退休金,医药费让马来西亚成为了高消费管理机构。这盘大臃肿的机制让人民税收喘不过气,百万大军打理着国家事务,可这些公仆的素质却让人民事务。

马来西亚政客对于百万大军棘手,要铲除他们又怕失去选票,不整顿大军又面对经济压力。相信很多人都觉得公务员过剩,每个部门都有着一堆又一堆的坐客,茶客,闲人…

每次去到政府部门处理事务,除了几个人在服务,就有着许多闲人在高谈阔论,对吗?

曾有经济专才号称的潘议员就说了一句,一旦民联执政就会整顿公务员机制,会把多余的铁饭碗打破。结果,隔了几天作为政客的他又说,记者听错写错,他不是这个意思,唉!

至于国家一号官员呢?他又如何说…只要你们全力支持政府,你们不用担心失去生活资助,呵呵!朝野都不敢得罪铁饭碗一族,消费税岂不是越交越多越好吗?

国会议员对于政见,坚持到底。可对于薪金调整,朝野政客却抱着一起,携手并肩通过提案,一读,二读,三读,为了服务中心不够经费,说什么选区不够钱,虚伪君子同堂咯,人民还有改革希望吗?

喝了活命水的政客,仿佛是喝了孟婆汤的鬼魂,过桥抽板啦!民主政治制度改革开放,是这样写的,你民我主…嘻嘻

担当

当下人,其实也包括我本人,对于事情的发生,多少都不想拉拦上身。

怕的麻烦,想得脱身,这是人生本意。

虽然做人基本就是担当,你才能做好一个人。可就是不想担当,做不好自己,也连累他人。。。

纯粹舞室

当“峇峇娘惹”拂动了观众的眼力,接下来“手·籍,童·忆,情牵吉打,透框,Conventure Envoler(顏面解脫),Fortitude(關懷彼此),秋色余韵,拿出来,A Noise Within Silent(寧靜中的雜音),袋·待·代”,在二十余位舞者牵动下,吉打牛又再次走出文化沙漠,呵呵!

Be Be Bu (福建语) 一起来跳舞!这是很多人收到讯息时,或觉得平平舞蛮怪,什么是Be Be Bu?到底舞团要带出什么讯息?

相信只有前来鉴赏纯粹舞团年度展演的人,才会懂得黑箱实验剧场,什么是观众坐在舞台旁,跟戏院类似,又跟近距离接触很近,这还是学校视听教育馆吗?

因为吉打州确实缺乏了剧场馆,这里有许多大礼堂,很辉煌,又堂皇,可没文化内涵,更不要说贴近观众,像样的舞台。即使舞者诚恳用心,将节目多元化,观众还是感觉不到本土艺术活动的辛酸。

这是本土艺术创作人的心声,要等多一下,多几年,观众才有机会跟舞者真正交流呢?也许这也是马来西亚各地舞团的发展瓶颈,投入艺术活动有心,可社会对于艺术表演无意,哈哈!

昨晚的11支作品,有着五支青年编导的努力,还有艺术总监的心意,其中包括国际艺术节,马来西亚华人风貌奖以及全国公开组金奖作品。现场观众,其水准还好吧!

尤其透框,Conventure Envoler(顏面解脫),Fortitude(關懷彼此),拿出来,A Noise Within Silent(寧靜中的雜音),袋·待·代”,这一种用心去看,用思维去想,舞者给观众带来什么?

当下世人笑我太疯癫,可谁走出了现实框框?你我他可放下了,我们身段可否让人真正放下呢?

拿出来…你可拿出了心里的话,哈哈?宁静中的杂音,你又懂得内心深处的挣扎吗?那一盏灯,照出影子,心里呐喊,可自己又走不出其魔咒。人生啊!自闭,忧郁,想不开,不如意,孤独就不是心里那盏灯作怪吗?

谢凯旋说了好多好多次,该舞团属于业余爱好者的家,下班放学过后的舞室,一个云集要跳舞,想舞出我人生的地方。他爱说纯粹一家人,舞团属于大家的,只要你有兴趣跳舞,欢迎你成为家人。

纯粹,跳舞,表演,现代艺术,舞技创作,吉打舞牛的江湖世界少不了这群年轻小伙子,放学不回家,却往另一个家跳,就如艺术总监所谓学舞蹈的孩子不会变坏,反而还会学好做人做事,呵呵!

也许在艺术学习的孩子,跟学音乐的孩子一样,不会坏,不会坏,相信我一句话,我也曾是学华乐的,所以时到今日,偶尔写写稿发牢骚,赚黑狗啤酒钱。

风光旖旎

老友马克在脸书写着…1997年是金融风暴,那年公司投资项目大部分面临巨额亏损,同一年收掉了西马半岛7间分行,台北的也关了,美国洛杉矶的办公室也关门了。

我们一年里好像亏掉了几十年的心血,打击可想而知。犹记得,当时我在吉隆坡还有一辆平治,一位司机。车卖掉了,我乘搭公共交通长达一年,做善后工作。

当人不再风光,白眼奚落就会接踵而至。我熬过了这漫长的一年,强迫自己接受事实,强逼自己再站起来。

转眼二十年,97年的7月28日是个我很记得的日子,因为那天我的车卖了,司机走了,剩下的只是自己看不到路的双脚,不懂要怎么再走下去。这次经历我学会了一件事;路在脚下。

笑纹不懂他如何熬过那些年,又在这几年重振雄风,回到了现实中的战场。

尤记得,他重视友情的程度,对于部落客一些人的尊重和诚恳,看得出他对于不同政坛立场的敬意和接纳。因为部落格在十余年涌现,当时我党的部落客不多,也算是少数民族。

尤其在308前的自我述说,各自写字在政坛里,亲自下笔抒发政见的政治工作者可没几个人。直到大家都看到部落格的渲染能力,许多政客都投入部落,在各种部落写字,让人民看到自己的文章分享,哈哈!

今天笑纹再写字,只想说马克的起落生涯经历,是大家必须学习的榜样。那种放下身段,重新再来的心态,试问当下有几人做得到?

还有他失去了一切光耀后,还继续留在公司善后的坚持,就是让他重回商场的定律。

当下的商人,当面对市场残酷打击时,失意者不是将责任推给政府,银行,就窝在一旁埋怨,怒骂。而他可以检讨一下,此次失败的问题吗?

笑纹横行天下数十年,向来不按理出牌,做人做事倒跟马克学习,怕生仔没有屁股。这是一种常用的一种人际关系吧!

时下最流行的笑话,不吃白不吃,不拿白不拿。结果你成为白撞,还是贪得无厌的人呢?

不懂自己何时开始遭人白眼,但笑纹卸下政治职位后,出国自驾游回来,多少也感觉到了身旁人的生疏和疏远。有些人明明看到笑纹,却当着透明玻璃幕墙,哈哈!

马克在经济打击下败落,又重新启动其商业模式,并回到了当下的商业模式。笑纹只能说,马克挑战现实成功了。因为他没被现实打败,更也没有被自己击败。

笑纹当下也在他当时的处境,试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应该跟他学习,重新做人做事,检讨过去式错误,再调整心态和政策,让笑纹公司回归正传呢?

大炮仙

作为多皆村长十余年,吹牛大炮好些年,讲了笑话又带黄,别人没笑,自己已经是代号笑纹。

何曾几时觉得自己做不好村长,就想留下一些故事,就督开,督开车站开始发梦,想为多皆写一下历史故事。

就从马来事迹察觉Tok Kai的传闻,自己不敢相信,更无法理解乾隆皇帝时代竟然有人南下到此,带着怀疑,秉着事迹的可读性。

就在去年多皆树之家拿督公发神迹,让许多字谜中了奖,就跟金海说,树之家地段非长久之地,我们必须未雨绸缪,开发校园后段的废地。

从讲起到想着,其实都是一个恐惧思维,这么大块的地段要如何去发展,要如何获得多皆元老的同意!

冥冥中的想着,就跟老人家喝茶闲聊,说了校园后还有一块空地,不懂学校会发展成为什么吗?

老人家说了,文德校园应该够用了!你到底相干什么。。。

还记得。。。多皆缺乏绿肺,一个以绿意悠然为主题的花园。没想到他们同意了,种树吗?没问题啊!

就这样迷迷糊糊开始宣传,车大炮,要在校园后段设立督开花园,延续树之家的使命。

为了达到植树造林的梦想,遇到人说人话,遇到鬼说鬼话,鬼话连篇,能讲就说,就如此一个又一个开始织梦。

农历新年后,不懂如何在网上发觉了林道解的事迹,也跟董事部成员提起,说了清朝乾隆皇帝的林道解,可大家都不相信大炮文。

而我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疯了,为何去说服自己有着一个疯子。到了树木抵达校园,就疯狂地用了道解公园为主题,跟全世界宣布了,527道解公园植树造林,文德将是全马唯一,哈哈!

也许道解就是拿督公,每一次跟祂祈求,就获得祝福,公园开发了,多皆五角亭入驻了。。。

2017年的开端,又觉得捐献名单和缘起没地方留下纪念。就构思另一个亭子,碰巧中国大使到访吉打州,通过吉华堂跟大使馆商讨。

原本没有希望,到了大使阁下到访前夕,在文德五子亭地段,接到了好消息。大使接受文德的要求~ (丁)多皆文德学校创校于1927年,属于半津贴学校,既有15位教职员,以及134位学生。董事部在去年开辟了公园,以推崇绿化环境保护,主张从小开始培养学生对于植树造林的概念。设立公园是追思及纪念乾隆年间南来马来亚的开辟先贤~林道解为Tokai开埠的功绩。多皆埠希望《道解公园》成为文化及历史中心点。它将会是马来西亚小学第一座绿化公园,也是第一片热带樱花海。公园占地约6万平方尺(2亩地),已种植了175棵风铃木树及黄金雨树。

大使馆接纳文德学校的建议,拨款一万支持道解公园成为文化及历史中心点,也即是多皆的地标~文德五子亭。一个纪念创校先贤,也缅怀开辟先贤的亭子。

其实,时到今日,我还是不敢相信事迹就是事实,但收集到的文献和史记,林道解就是多皆的历史地标,一个以历史写下地方史记的先贤,就让我们为道解欢呼,就是因为林道解,多皆才有今日,文德才有今天!

没写

不懂何时停一下,
就停了下来!

做人做事也一样,
停了就懒了~

过去几个月,
工作换了性质,
人也好像换了笔,
写不出,想不到。。。。

部落格荒废数年,
笔法钝了,
人也变了样。。。

在想自己还是自己吗?

想问自己一下,你还是人吗?

道解公园

林家的祖籍在广东新会大泽北洋乡。
晚清时期,林道解带着家人在“下南洋”的大潮中,来到马来西亚槟榔屿。
在马来西亚期间,林道解从事建筑业,修筑了马来西亚著名的旅游古迹—槟城旧关仔角古城,还开设了当地最大的百货商场。
当地政府为了褒奖林道解对当地做出的贡献,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块地名—TOKAI(“道解”的广东发音),至今仍在使用。

《多皆》名字的传说:
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吉北多皆(Tokai),位于本同县(Pendang)的一个小镇。关于其名称由来,坊间有很多不同版本的传说,但迄今为止无人可证实,只能道听途说。
“Tokai”在马来文或英文里都找不到任何意思,倒是在日本,有一间《东海大学》,即名为Tokai University。所以一些多皆人相信,这或是源自日战时期的日本名字。
也有老乡民说,世界二战日军侵略马来亚时,许多中国福建南来的华人都躲到这里来避难,大家都抱着“住一下”的心态逃到这里,结果最后却留了下来,而“住一下”在福建话里就取音变成了“多皆”。
不过,在部分马来社会里却流传了另一个版本。据说,这是早期来到这里的中国满清朝代一位满族将军的名字Tok Kai(督开)演变而来。无论如何,今天走在多皆的路上,随便问一问多皆人,还是没有人能给到一个绝对性的答案。

死神的召唤

原来曾经和死神靠的那么近,原来人真的会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原来以为的永远可以是转眼就到。此时此刻,你是否有準備 ? 迷迷糊糊之间,当太太在耳边流着泪诉说: 我爱你,你还有使命未完成,你不可以走。你的心中有何感触?

人啊!人。。当到了这个阶段,一切的一切,原来都不重要了。你的父母,老伴,孩儿,兄弟姐妹,亲人,老友,哥们,老同学才是这一生的全部。

只有他们才会为你悲伤,惋惜,祈求! 只有他们才是组建你人生的全部元素,才是你此生喜怒哀乐的价值所在。并不是权力,地位,金钱,欲望这些倾近一生所追求的虚幻影像的东西,才是你的人生。

平凡忙碌的日子里,多看看,关心他们,多与他们接近,或许你会发现,原来人生快乐的泉源,初心皆源生于此。

以上是一个友人在网络分享的博文,不懂是他自己感悟写字,还是从网络抄来的文字记载。

因为他刚从哪儿转了一圈,回到当下的感触颇深,唉!

看着他的生死分享,很多人都会这样想, 但没几个人会这么做。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领悟到生命的珍贵。廖兄,祝你平安健康啊!

尤记得第一次遇到他,就是在双溪大年咖啡店,也既是十余年前的相识相知恨晚,呵呵!脑海里,没留下什么回忆,只记得我们喝咖啡乌,烤面包,谈了很多事情,就记不起他为何从南马北上来找我。

尔后,在党团活动跟他有了更多的接触,也察觉了他对于政治的执着,对于那些人的爱恨交织,对于同志的情怀。

他对于老同学的蜕变,觉得自己跟不上其步伐,感觉到了政治权利影响,让老友记起了化学作用。老同学让你孤单离去,老友为了权益,竟然忘了情谊,唉!

上个月,惊闻他入院就医,血压起伏不定,或有性命之忧的风险。那时候,老友传来讯息说他心脏跳快,心脏会累,会很快衰歇,要小心!

之前在居銮医院躺几天,他爸爸妈妈去探病他都激动,心跳加速,医生就严禁访客了。就是希望叫他不要看手机/不要看报纸(负面新闻),留得心脏在,哪怕没得看!

那时候,笔者只能写道,虽然不常联络,也不时常想起,却无处不在,万庆保重,坚强面对人生转折,加油!

今天读到了他的感言,敲响了心里深处…只有他们才会为你悲伤,惋惜,祈求!只有他们才是组建你人生的全部元素,才是你此生喜怒哀乐的价值所在。

而不是权力,地位,金钱,欲望这些倾近一生所追求的虚幻影像的东西,才是你的人生啊!

对于万庆的感言,却让笔者感叹人生在世的虚荣心,在世人追求的一切形式,都是欲念,也即是身外物。带不去,留不住,想不懂的欲望都市。

年前的人人咖啡店第一次发稿,他第一时间传了过来,原来你还在写…要是此篇有幸见报,善待他再次传来讯息,老友,你还在啊!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呵呵…

人到了一定的时间就会有这种感触,对吗?笔者不懂几时会走失,也不知何时会跟大家道别,但愿这些日子会过得长久一点,但愿与家人团聚多点温馨,但愿与老友记多一些聚集…但愿人长久啊!

捍卫国文

文:王孙文

事到如今,还有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为何政府那么麻烦,执意要一些人重进考场,为这一语文大费周章呢?

也许就是马来西亚的特殊,国人不爱讲国语,还以为此文不值得学习,呵呵!

道理很简单啊!每个家庭都有着各自语文沟通能力,有些连母语都忘了,你还期待他会尊重国家语文吗?

当高官誓言要捍卫国语时,时下许多人不屑一顾,觉得当下流行国际性的语文是日不落帝国语,去到哪里都行得通。

可时下崛起的龙语,也逐渐走入潮流之巅,这是其经济效益影响了世界语文蛋糕,还是欲发财者,为了致富之道被逼学习通财之语呢?

当你欲入任何一个国家,你是不是会想懂得一两句入门语,你好吗?莎娃礼咔!啊莎拉马李滚?豪啊油!色麻辣爸鱼…

就算你不想也不要,进入哪个国家就是其国语配音啊!难道你到德国,你以为英语横行天下吗?去到荷兰,也得懂类似马来语咯。因为早年当他们入侵蛋拿麻辣油时,殖民统治那些年遗留下的文化遗产吧?

许多国际贸易进去中国,他们还不是好好学习龙语文。即使去了日本,韩国,印尼,澳洲,甚至印度,企业家主管都入乡随俗,在时日磨合下,都会讲得鼻子出音,呵呵!

可今天为何马来人也得重考SPM马来文呢?哈哈,Malaysia Boleh,马来西亚什么都伯烈,最大,最长,最好笑,也都是本地土产最佳选择吧!

国家教育制度失策了吗?为何考获马来文特优的学子,一开口就吓走学者。还记得一家大型学府的老大坦言,该校拥有数百位考生,考语文试题都能特优或优异,可现实生活中的情况,却没几个人能流利以马来语,英语谈天说地。

是老师不会教书,教育部制定课本的专业人士写不出声音,还是学生默写默读顶呱呱,呵呵…

从日新中学出走至今,约有三十余年,老师教授的功夫,还回去七七八八,差不多全付清了,连渣都没剩。要笔者再写betul-betul写正版马来西亚语文作业本,岂不是要了老命,呵呵!

政府突然检阅合约公务员的学历认证,此机制动机让人难以置信,当你聘请员工时,原来只看到盲点,没看到重点。这与槟岛的老大一样,拿着大学毕业证应征公务员,却硬说政府承认统考文凭,Malaysia bukan Boleh, Semua Political also Bol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