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灰心!

配合4月2日世界自闭症醒觉日,暂停工作多年陪伴自闭症儿子的香港艺人陈锦鸿,今日起一连3天现身槟城,出席一系列与自闭症醒觉日相关的活动。

这些年来一路陪伴儿子长大的他,鼓励发现家有自闭症孩子的父母,要面对、接纳、解决问题,不要灰心,并把握孩子6岁前黄金治疗时机。

对于家里的他,你到底作了什么?很多时候,身为父母都说,我们已经尽力,就是无法改变事实,让孩子好起来!在过去直到今天,全马各地还是有这样尴尬的问题,让父母不知如何处置孩子。

有些时候,家长认为与其送他去特殊中心,倒不如让他留在家里,幼儿班,或安亲班,让他处在普通孩童的环境,做一个正常的小孩。

可父母可有察觉孩子就是患上了自闭症,才需要更多的关心和注意,他才能在黄金治疗时机康复,成为一个普通人啊!

网上搜寻获得的资料,即是缺乏与人交往、交流的倾向。有的患儿从婴儿时期起就表现这一特征,如从小就和父母亲不亲,也不喜欢要人抱,当人要抱起他时不伸手表现期待要抱起的姿势,不主动找小孩玩,别人找他玩时表现躲避,对呼唤没有反应,总喜欢自己单独活动,自己玩。

有的患儿虽然表现不拒绝别人,但不会与小朋友进行交往,即缺乏社会交往技巧。他们的孤独还表现在对周围的事不关心,似乎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自己愿意怎样做就怎样做,周围发生什么事似乎都与他无关,很难引起他的兴趣和注意,他们似乎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另外他们的目光不注视对方甚至回避对方的目光,平时活动时目光也游移不定,看人时常眯着眼,斜视或余光等,很少正视也很少表现微笑,也从不会和人打招呼。

要是孩儿有着以上状态,作为父母是不是应该调整自己,来应对和协助他们呢?或许说,为了孩子的改变,父母必须在其成长过程的六年期间,为他提供坚持不懈的训练乔治,达到自理生活的训练,甚至可以独立生活。

虽然在过去的改变之道,现实的写实,有些确实走入了社会,不再孤单一个人。这些故事是从他们分享的写实故事,让更多人了解自闭儿的治疗方式~良好的训练。

相信只有通过训练,让他们真正学习参与,加入社会的学习,抛离孤独症的痕迹,才能跟社会交往和联系。因为封闭的内心世界,不能跟外界联系,就因关起心思的思绪,他们才留在独自空间。

要让他们走出一个人的环境,就必须在六岁前,教导他们学习参与技巧和沟通方式。笔者只在网上看过一些文稿,只懂得分享一点点。但觉得父母应该好好面对,接纳,解决问题,不要灰心和失望,只有在黄金时机去治疗和训练,他才有机会称为社会一分子。

即使必须送他们到特殊小学上课,父母也必须跟校方协调,让受训的特殊老师带领他们走出独自空间,从不一样的学习课程,再重新加入其他同学群组。

也许,在孩子学习过程会面对他人异眼,坦然跟他们说,让我们一起学习,重新做人,这样才能一起携手走上群体生活,加油了!

政谚剧情

行动党与伊斯兰党断交一些年,可在雪兰莪还是一起共事,说好的断切变成了什么?要说偷偷摸摸,不行啊!每个星期三一切开会,商议州内大事,携手解决民生问题,共同处理州内行政事务,以及也得同心共识通过议案,法令,和权益。

就在行动党以监督心态在雪兰莪打理州事,竟然通过了不是法令的指南,笔者今日质疑行政议员是基于什么看法,接纳又通过了城乡规划3.0,也即是严厉地规定新建的非穆斯林膜拜场所不可与穆斯林住家相距少於50公尺,同时事先须获得方圆200公尺内所有居民的同意,也不能设在店屋和住家等等。

可笑的是,尊贵的行政议员邓章钦认为这只是指南,不需要担心。但笔者认为只要指南明文规定,沙文主义官员肯定行使官僚作风,为难非穆斯林,而该州也不应该做出有损州内种族与宗教和谐的指南。因为该州的联合政府属于“民联”所掌控,行动党一直号称民联以民为本。但所谓指南一曝光,行动党只剩下邓章钦出面解释和承担,领导地方政府事务委员会的欧阳捍华呢?

作为地方政府事务委员会领导,相信这个法案或指南属于欧阳捍华,应该是由他领导的委员会所拟定,并由他提呈州行政议会寻求通过,你说对吗?

但为何此事件从头到尾,却未见欧阳捍华出来讲几句话。只有邓章钦召开记者会澄清和解释,该州党主席潘俭伟也只以文告说了算。可笑的雪州议长竟然以国阵六州早有庙宇限制来讽刺政敌,可忘记该党当权了好多年,却当家这些年没有好好处理这件事。笔者在想杨巧双也许忘了议长身份,竟然以行动党副主席讲话,哈哈!

今天心血来潮写这篇故事,是觉得所谓当家不当权的现实政治,是不是由发生在政治游戏圈子。行动党经常批评政敌没什么作为,对于强悍的盟友做不了什么!今日,在媒体发觉了一样的问题后,才推说检讨和辞官谢罪。

邓章钦的暂缓一招与过去政敌所用的方式,是不是类似啊!而以其他六州模式来解围,还推说黄家定部长期间的规定,这不是虚招,就是政治最后一招。

但邓章钦的担当角色,却是马来西亚政坛所没有的仪式,在过去这么多年,他应该是一位敢出来承担政治职责的政治工作者,虽然笔者觉得这一次灾难不是属于邓章钦应该啃下的一口气。

而且,他还在事后跟媒体说,从政这些年应该退下来,让更多新人接棒。但一切仍交由党决定,是不是要他退休,换跑道,还是作为后座议员。这一点,笔者觉得不可思议,从反对党议员,独行侠做了议长,高级行政议员,又回到后座去干什么?

邓章钦在透露什么政治意义?还是这件事让几个州党领导争执不休,谁才需要出来解释?却让一个有着政治抱负,从政初衷理念的独行侠演完这出戏,就由他担当独角戏的重担,一个人走到舞台后面,跟看官们说,全都是我的错!

写在卡巴星纪念日,看着王国慧,郑雨周逐渐褪色,又想起几个毒瘤故事,相信卡巴星在世也会感叹政治的官僚剧场,让很多人迷失了方向,让很多政治工作者染上政客风阀,唉!

妖魔鬼怪

马来西亚政坛经历了数十年的争权夺利,就在今日被355法令给下咒了!

他说,就是你们这些妖魔鬼怪搞事,把这么好的提案给搞砸了。他还说,通往哪里的道路都有着妖怪干扰,即使在诵经时妖魔也会干扰。

今日要行使355法令,你们这群大大小小的妖魔鬼怪在骚扰人心,引起忧虑不安,也把圣神的教廷也污染破坏了。

他认为你们所谓的刑事法根本就不是真真正正的355法令。你们为了一切中伤了宗教,你们是多么无知,只会批评和损坏伟大神圣的宗教。

作为反对人士,你们应该保持开放态度,哪里可以大势反对,群起极力阻止法令,甚至威胁与你们不相干的人类。

作为社会一名人士,也是一个写者,对于老人家的言论,笑纹只能说一样米养百样人,马来西亚政治却养育了妖魔鬼怪,危害国家,陷害社会不义,让世俗国度变成了原始部落。

笑纹不是真诚宗教人士,不懂得什么是真理,更不会以教义跟读者分享心得。但觉得多元社会,多种宗教要处在国泰民安的文明社会。政府必须非常明确推行适合和谐相处的这里,因为这里拥有很多族群,不同宗教信仰,不一样文化,各异传承根本。

也许我们没有理由批评老人家的好意,但作为多元文化的人民子孙,我们必须知道维护宪法是人民的权益。他有他的看法和建议,我们也有自己的思想和自由。

作为一个明理世故社会的政治工作者,他就必须拥有容纳各族信仰文化的心态。笑纹晓得至今他们还在说,不影响其他信徒,也不会强逼您们根据355生活。

可一旦355落成执法,笑纹在想自己也不能在此写稿赚啤酒前,更没有机会在外喝酒聊天。因为作为异教徒,我们必须尊重355,对吗?虽然我们不偷不强,但在355法令概念下,生活起居多少也会波及,文化习俗也会被神圣的法令给以限制了。

虽然时下很多人都不会真正表态,支不支持355法案,但与妖魔鬼怪比较的话,下地狱应该是更痛苦的选择。相信没有一个信徒愿意违反其教义,而导致自己上不了天堂,而与妖魔鬼怪一起在地狱欢乐今宵,你说对吗?

哈哈,哈哈,今天至少笑纹还能笑,但愿笑纹能笑到最后,在未成为第一位华人首相前,继续写到那一天,写到某一天变成妖魔鬼怪,再也写不出话语,再也不是什么东西,再也不是在和谐共处的国度咯!

你吃药了吗?

衛生部去年發布的《2015年大馬藥物使用報告》顯示,多達73.1%國民,經常忘記服用醫生開出的藥方。

有關報告也顯示,多達42.3%國民,則故意忽略醫生所開出的藥方,剩余33.9%國人則與其他人分享醫生藥方。

而我们自己经常忽然才想到,原来今早又忘了吃药呢?而身边的老伴是不是又提醒自己就赶紧补上一片呢?还是自己发觉后,等一下吃双份不得了嘛!

很多时候的我们就是如此善忘,一个忘记就等一下再吃,就一次又一次,意外就发生了!

根据衛生部早前發布的《住院與死亡》報告顯示,心血管疾病依然是大馬的頭號殺手,平均每4名死亡人數當中,其中一人就是死于心血管疾病。这份报告是不是跟你说,没吃药的下场就是这样走了。

精神病,忧郁症,高血压,高胆固醇,糖尿病,哪一样不是都在服药后,病情都会受控制,对于突然走了这个现实问题都有克制作用。

只可惜我们大家忽略了吃药时间,常把忘记当成借口,又把下一次双份当成理所当然。殊不知,一此忘记,下次吃双份的做法,就如炒菜忘了下一盐巴,下一次炒菜下双份就好了。这一个下一次不咸死你了肠胃,也会让你关不了口啊!

这种状态跟口渴也差不多同样道理,早上不喝水,中午喝多多,晚上不喝水,夜里再补充,你觉得行吗?

作为一个好的病患,就得根据医生的建议,跟着时间表,不管是餐前,还是餐后,你得乖乖跟着医生指示辅食药物。只有根据医生的时间表,你不会被牛头马面带去荷兰游世界。

看过许多中风的病例,问起他们为何突然会发生状况。几乎都是一样的答案,就少吃几天的药,没想到就这样不能动了!

要知道能中风的人,多数是血压过高,或血压有点浮动,医生才会建议吃药来压制病情。而医生也会建议你三个月过去再检验,看看药物是不是适合你的病状,或多或少都有增加或减少成份的建议。

而辅食了血压高,或清血药物的人,就得谨慎对待自己。除了不时要定期检验,就要自己记得吃药时间。不管一天半粒,隔天一粒,还是睡觉前的一粒。请你自己务必小心注意起居生活,早睡早起,不得熬夜。

偶尔迟点睡,有时忙一点,早餐忘记吃,宵夜吃多了。只怕偶尔成为定时,忘记变成习惯,忙得不透气成为生活,熬夜迟睡已是定律。吃药又尝尝被忽略,人生总站肯定就在眼前啊!

怀念你,老师

虽然点唱时间已过了,但心里还有些话语想跟大家分享“怀念你,老师”这首歌,还记得1986年小虫作曲的。

那一年是我们高三毕业,谢师宴那晚,我选择去槟岛参与幼师会活动,让我成为高三(商)乙班唯一没有出现的同学,至今还遗憾着,遗憾记忆里少了谢师宴那一晚。

尤其,同学们回忆当高三(商)乙班带领全级同学合唱“怀念你,老师”这首歌时,唱完全场静了下来,流泪了!在想,或许歌词感动了大家吧!在想,为何选择了槟岛活动,不愿出席一生一次的谢师宴呢?

就在上级任老师最后一课时,同学要我跟老师说声谢谢,也向老师致敬,以怀念你老师这首歌感谢和祝福。还记得,休息节前的一幕,唱完这首歌,全班同学都低头不语,哭了!陈忠明老师也哭了。。。

还有一个月就是教师节,献上❝怀念你,老师❞,与“误人子弟”人类灵魂工程师共勉之,呵呵…

天上白雲一朵一朵,找不到老師的笑容,那是因為我不知用功,老師傷心在心頭。

如今回想童年時候,還記得老師的笑容,他的精神永遠鼓勵我,聲音常伴我左右。

他像是嚴父,又好像是慈母,展開翅膀,只顧為我保護。

一聲老師早,很久以前的問候,一聲老師好,回想淚已串串落。

老師,沒有你的諄諄教誨,哪能使我擁有長大的一切。

老師,我敬愛的老師,我永遠懷念你!

没饭吃

找不到跑步地点,没吃到白饭,喝了酒就回家,周末又过了!

昨天从日得拉去到POKOK SENA,去到哪儿找不到地点,看了手机讯息又看,就不懂神经疯,还是眼睛坏了,哈哈!

问了野兔友人才懂得,跑程地点就在米较一带,驾来驾去还不是回到日得拉去。

去到地点,全部野兔都已下山来,圈圈聚集结束,就到餐馆用餐。不知是白饭派完了,还是有心人作弄,那个晚上就吃不了白饭。

等到冻粉虾上座时,有心人又说不怕被人虾吗?哈哈。。。原来老友都是虾了,还需顾虑感受吗?

这些老友比起分手的情侣更麻烦,比起分家产的亲人更小气,哈哈!

拿得起,放得下。做好自己就算了,尤其在世这些年,与斗气做朋友,倒不如与自己做好友。

更何况,这些战友在过去也不是同伙啦!为了什么,故意挑战,唉!还记得在九州乌窘山中,听到老二的那句话,挑战理事会,你不是理事吗?为何要与秘书挑战条规呢?从那个跑程回来,肥皂已灰心,对于专一兔情更失意。

沉默一阵子,想退出,想消失野兔世界,可又觉得何必为了几个人而违背自己啊!

地契奇谈

从私垫到学校,华文教育一路走来,风风雨雨,起起落落,只靠先贤持之以恒精神,又获得华社百年来的维护,才留下今天的一千两百九十七所学府。

1297是不是真确数字,笔者也不懂,只在网上搜寻得到的号码。也是多年来,朝野政党斗力的游戏字数,政客一来一往,跟华人社说,这些都是我们努力和监督下,才有的号码。

笔者不懂政客一直在台上说,下台后有转去学校跟进和协调吗?根据政治气候变化,这些年来的学府风云变幻莫测,有说搬迁是增加,有说关闭了好多,又说增建,又说制度化建设,唉!

可政客就是政客,除了文告,台词,宣传,网上打战,就少了走进学校当董事的政治工作者。大家都懂得在学校服务,无论是家教理事,还是董事,或校友会成员。

每位学府工作者常年服务,每个活动或多或少给点钱,出点力才能够做好学府活动。这就是为华教出点力,为华文事业出点钱的义工。

在政治捍卫华教的政客可曾摸着良心,无悔地跟学校一起走过服务之道吗?还是只将华校当成政治工具,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互相攻击,在台上车大炮,在台下做华教逃兵,嘻嘻!

育强逼迁官司,在高庭成为了华校警钟,呼醒了全马各地学府的董事部,您到底处理好地契事宜了吗?

根据判决,育强学校必须在九十天内拆除,请空地段上的所有建筑物。这是庭令,一定要执行,否则当着藐视法庭。

这时候大家都指责无良地主,说他们典当了老祖先的承诺,说她们忘恩负义,说他她关闭了华校,说了一句又一句。

政客又大事批评政敌,讲一大推政治术语,就推给政敌去解决法庭纠纷。可有谁去了解当中过程,谁什么情况下,地契奇谈被带上法庭辩论了!

根据地契上的名字,不管什么建筑物在其上竖着,地主就是拥有者。地主才是法定代表人,老祖宗的口头协议,任何授权书都是讲爽而已。

即使是地契写着学校“信托人”名字,可没有法定信托地位,他还是真正的拥有者。因为,地契需要写作学校名字,再委托三个信托人执行任务。他们三个才是学校董事部委任的信托代表。

育强学校的判决让华教工作者领悟了什么?地契上的名字又是什么涵义?是我们继承了先贤的委托,还是我们传承了老祖宗的教训吗?

董事部责怪地主,地主说董事部不对,为何双方协商不成,解决不了面对的问题,难道双方无法放下身段,一起解决掉数十年的纠缠。

育强地契拥有者后裔说,董事部没有根据条例扩建,让地主背负了法律责任。又说董事部这些年来,没有好好处理更换手续工作。再说董事部没有根据教育法令注册…

作为董事部的工作者,今日借用育强的故事,跟学校再解读内容,是时候我们一起处理老祖宗遗产了!

不管董事部如何讲,不管地契拥有者如何说,就从今天起,回去学校检查再检查地契,要如何才能永恒不变的传承,这百年华教事业才能生存下去。

育强风云直播,提醒华社认真看待地契传奇,借此跟其后裔说声抱歉,要是过去几年处理方式不对,谨此奉上对不起。让学府问题回到圆桌上,我们以诚恳商议,把悬而未决的地契传承,在2017年给办妥,大家一起为百年树人教育勉励,好吗?

特别任务

就不懂副首相会有什么看法和感觉,老大突然委派心腹来协助做好任务。对于这个突然的委任,许多人都会感觉到山雨欲来,就不懂国家政府一号官员打什么什么主意而已!

作为前政治工作者,笔者只能感叹政局演变,尤其近几年的政治气候,疯狂又有趣。

因为,国阵不懂为了什么原则,竟然将355法案丢回给伊斯兰党自己提呈,又在哈迪正式提呈后,又将国会给休了。

明眼人看得出这是戏,欲表演给人民看,只不过其葫芦买什么膏药呢?是分裂希联,是让国阵乱了阵脚,还是混扰全民,跟马来西亚人民说,法案带给全民幸福美满的日子。

今天听闻首相为了减轻一号和二号的负担,将国防部长给赐委为首相署特别任务部长,让希山慕丁走进首相署一起管理国家。

纳吉突然宣布,且让人民傻了眼,到底这位特别部长是老三,还是监督和协助老二工作。这与之前首相委托许多特派部长,部长顾问,首相顾问。。。名称明朗,可这些尊贵干嘛的?

协助部长,部门,还是首相处理日常工作?协调国家与各国的投资进展?帮忙首相与其他国家一号说说话,聊聊天,还是跨部门代理!

跨部门是首相觉得自己没有时间管理,巡视,视察,监督不放心的部门。所以特派一些人去看看,当是首相替身看着你如何办事,哈哈!

今天他委派表弟来监督自己,笔者就笑着写稿,一号已不信任自己了吗?还是觉得江湖传说有点根据,要特别的他帮忙看着老二,到底老二做了什么?还还是老二开始爱上别人???

白痴被人当午餐

普罗大众想投资;对金融市场不熟悉的放定存,或买点保本有固定收入的证券就好。假如对房地产有研究,在不需要大力举债的情况下,买房产收租也是一个好的理财途径。

千万不要去相信那些一个月几十巴仙回筹的投资计划,他们有本事赚那么多钱就不必沦落到连阿婆的钱都要骗了。我没有看过有白吃的午餐,但白痴被人当午餐就看多了。

跟友人借来的文字稿,想跟各位看官了解一下市场经济投资的游戏风云变幻。否则,改天坐在警察局报案的人或许就是你!

当老鼠会还不是害人时,大家一窝蜂把钱都丢进去,跟老鼠投资家打交道。希望该会生钱专家会将大家的钱,投资到赚钱秘笈公司。

数十年来,老鼠会已不是昨日阿蒙,该会已变成了家家户户懂得金钱游戏。只要你投资一千美金,每个月担保你都获得二十巴仙回馈。

而且每个人只能投资一千美金,不允许你独霸钱庄,让许多人用家人名字,都一一注册成为投资者。

家里有五个人,就投资了五千美金。每个月份,银行户口都受到马币三千二百块,只要六个月就收回投资成本。

用两万块的储蓄,就获得年入三万八千四百块,你还需要做工吗?将两万丢给金钱游戏,每个月就有三个大马底薪收入,这样好的钱生钱,其公司是做什么生意呢?

相信只要你有两万块投资钱生钱,接下来的岁月,你大可摇脚逍遥叹日子。何必打工,做到半死呢?

就是大家想逍遥度日,想精明强干的投资专家为你赚钱,导致马来西亚拥有了许多厉害赚钱的钱生钱专业从事家。

几乎全马各地都设立了分公司,不管你在何处,都会听到身旁人在分享赚钱秘笈。老友记约你出来喝茶,老同学也会跟你说,刚认识的人也会不经意讲他的投资理财平台。

当大家都在讲,跟你讲,这个投资理财产品很好很好。只要你投资几千块,数年后当公司挂牌上市后,你的投资就是这样炼成数万。

不管数千变数万,还是每个月都汇入银行户口。投资人都会说,拿到公司倒,对吗?

结果,不懂谁将是最后的投资者,一旦他成为末代不幸受害者,他就是报纸上投诉无门的人士,唉!

爱美爱写爱讲

爱美是女人天性,这个道理很简单,大家都懂得啊!

爱讲是政客惯性,这个理论建在从政基础,人民也知道啊!

爱写是写者习惯,这种写意人生是执笔人性,也是爬格子的投篮者心知。写得好就登录栏里,公告天下;写得烂就掉入篮里,见不得光。

昨天的私人提案,明天的提案控告,都是昨天引起的风波故事。

要不是福利国口号喊得响,让人民沉迷在改朝换代就在今朝,法案能“夸过”日落洞之虎试题吗?

笔者以夸过比喻跨过是基于政客失去了脚踏实地的足,让伊斯兰刑事法有机会走入神圣议会。

当卡巴星在位时,身为律师的他捍卫宪法,以身试法,将身躯当成保卫宪法声明,可在他离世后,该党党魁为了达到结合盟党需求,只好委屈求全,接纳和认同回教党条文。

虽然三党签署的备忘录只是结盟工具,可在党魁签名后,再说什么也徒然。说什么爱你直到永远,也只是一种政治术语。

因为结盟同道已认同你接受了,再多的解释和宣传,都属于各自解疑的政治手段,对吗?

就如爱美的她,爱讲的他,爱写的我,全都是为己而已。难道从政不为己,天诛地灭吗?

为了党团的前景,为了议员的前途,为了从政的初衷,你还是你吗?在其位这些日子,在政坛这些年,坚持从政理念的人多少已退出江湖。

今日读到九岁就可结婚,强奸后娶你,不偷不强怕什么?可355条文一旦被修改,相信择文写稿也得清真了!

不管下一届国会众议院会不会三读通过,请你记得投票表决你要的人代表你去到神圣议厅,不好任由开会不出声,会后再跟你高谈阔论民主自由,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