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起有落

对于郭部长的这个解释,笑纹不敢恭谨。因为,她如此思维在过去的她,好像是什么了!

过去十年八年的汽油费,只要政府一宣布,他她就会四次讲,没理由,不懂政府如何计算?

可近几个月来,这些汽油价格专家都转化了!不再听到专业分析报告,什么原油产量,提炼成本…

当时候,要是树胶价有变动,这些专家也是第一时间跳出来跟全民“理财”开讲啦!

偶尔棕榈油的价格上涨或下调,专家认为政府应该保护业者。

那时候,这些专业从事政治人物是全民保姆,整天对政府干,在想那时候他她果然够硬。

简直不用吃药,几时都够硬!只要政府部门一宣布,还是国际油价上涨,他她即刻站起来…

可509换了位置后,燃油专家还硬得凶吗?他她还会质问一下吗?

笑纹不懂他她是不是有问一下“下属”,马来西亚是不是真的根据国际贸易价格呢?

白米仍是统治品,白糖说跟了国际,食油还是两块半,奶粉?到底统治品跟谁?国库控制?

郭部长要油棕园种竹子,还要割胶工人在雨天收割胶树?她到底懂得割胶基本知识吗?

还有活在沼泽地的油棕树,它是不是能接受竹树快乐成长啊?要是竹树怕湿,橡胶树又活不了,到底沼泽地带能种什么树?

唉!水多的地段,好像能种椰树,对吗?要是椰树能挂上botol几瓶,椰botol输,椰botol树,椰botol书,不就是当今部长的通书?

叫一个Auntie当部长,叫一个大学没毕业当国防部长,叫一个没有礼申掌柜出任理财,既爱一个人不不敢相信自己爱上了你…

笑纹只有一句话跟看官分享,政治是肮脏的。就如股票市场一样,大鱼吃小鱼。

政事务实者往往半途而废,只有掌权的尊贵阁员一直以为草民要得太多。你们简直无理取闹,可忘了自己大选承诺也是一种讲爽舆论,对吗?

过去公帐会只会盖印,当下他要的上议院还不是橡皮胶,总检察长到底懂得麻辣油吗?

副议长一再解释前独裁者的用语,可他是不是忘了麻将桌面的三人等着你“大炮台词”。

大炮啊!要是你真相扶持这个社会,请你到槟城一趟,烧了一个纸人,再烧几个佣人,司机,马来亚银行,电讯站,还有什么呢?

回到现实生活全集的写实,笑纹薪金与月光族站得不远,这就是人生啊!

要等到兄弟来喝酒没关系,小贩摊格都早早回府,虽说孩子都大了,看着钱包的纸张,天啊!

谢谢有心人帮助了学弟学妹,他们是幸福生活全集,竹子部长爱唱“起不来啊!起不来!”

想了解一下,油棕数,橡胶树,向天果树,到一帘幽梦的阿凡达梦境。部长啊!部长!你们梦游仙境传说吗?

回赠部长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今天你说起落不关我事,请问你是不是推销油棕食用啊!

每日吃一茶匙,保证你活得像天皇一样常在,呵呵!三个军人是不是那贴补药,吃了一惊一乍,硬得一盘散沙…#

侵略英雄

日军慰灵碑出现“日本英雄”字眼引争议,吉打州政府否认这是歌颂日军,纯粹是技术上的错误,会要求承包商尽快修正,而大马历史学会吉打分会也强调,重建日军慰灵碑,只想让人知道该历史古迹的存在。

对于吉打州政府的解释,你同意吗?

脸书也看到友人的留言,“只因日本政府出資贊助就能顛倒是非?若中國政府願意贊助,州政府能同意矗立慰安婦雕像嗎?”

根据报道~大马历史学会吉打分会主席拿督万山苏丁于今日受询时表示,这座日军慰灵碑是为了纪念1941年12月13日,3名占领亚罗士打的日军,当时他们为了阻止英军炸毁桥梁,其中1名日军在剪断英军设下的炸弹线时,被突然引爆的炸弹炸死,另2名同僚也当场被炸。

历史回顾呢?日本占领这里,为了巩固侵略,三位维护祖国的人被炸死,今天称谓英雄传说,唉!

入侵马来亚,惨杀我国人民的侵略者…是借贷记账法后的改变,还是历史学者改变了游戏规矩?

被杀死的平民百姓罪有应得,应该被惨杀…唉!换了政府,果然名不虚传~换脑袋!

补签大会

在年度会员大会等着姗姗来迟的会员,听到几个理事摇电话,快点来!今天是会员大会,等你一个就足够法定会议人数…

这种不够人的尴尬局面已司空见惯,不管大团体,小组织,福利社,还是庙宇?

耳朵又听到欠五个人,还有几个赶着来,应该够人了!

写着…写着…写着…听到会长致词,各位会员们!马不停蹄做着做哪,哈!哈!

还有几个计划还未完成任务?!唉哟…会议人数还不够啊?

这厢又听到补签啦!一边等,一边开,讲呀!人还没够法定人数,复准前期大会纪录…

等着…等着…讨论前期议案引起之事项。

人来了两个…讨论及接纳2018年度会务报告。

人又来了两个…讨论及接纳2018年度财政报告。

人又来了两个…讨论提案(没有接到任何提案)

人又来了一个…解释2017/2018年度理事会,推选大会临时主席,选举2019/2020年度新届理事暨查账…

这时耳边响起了…够了!够了!够了!

唉!华人社团的最高议会,原来如此脆弱,讲就几厉害,做就麻麻地,吃喝玩乐得第一。出席会议精神就一个一个等,再等一下,还在路上,再不然就会议结束后,再逐家敲门要会员帮忙“出千“一下,要龙的传人造假,呵呵!

AP

执政前说这种入口车优惠是贪污腐败政策,不管什么台上讲演会,火箭仔批评国阵政府滥用职权,让一小撮人发达!

前几天,又有入口政策浮出台面,该部门副部长王建民则说他不懂,不知道。

笑纹相信他真的不晓得此优惠决定,因为其部长“应该”没通知其下属,呵呵!

对此不懂回应,人民应该尊重部长的答案。因为他至少没带你游花园。

这与其老大的说就天下无敌,办起事来就麻麻地…

今天写入口故事,是想跟看官说,当官是很好的写实。尤其当他大权在握时,他或许变了样,更好笑是换了脑袋。

比如昨天批评入口车优惠是贪污腐败,今天不再赘述贪污腐败,对吗?

就如我驾车路过双溪赖大道收费站,在想过去十年,你说不在中央政府部门,无法改变大盗收费站。

今天你们执政整个国家和州政府,你还是换不掉大盗吗?要是你说是国阵政府签下卖身契,可你忘了当时签下典当同意书的首相,也是你们当今老大。

今天汽车入口幽会制度又再出现,是不是当下政府贪污腐败呢?

一错再错

很奇怪的网民,对于国阵的数十年骂了十余年,讲了又讲。

可一旦希盟跟着做了不对劲的事,可爱的支持者会跟你说白痴的马华。。。以前就是因为你们烂。。这些民生问题都不处理。。以前马华总会长不是交通部长吗?又有人说他们忘了啦!

可不曾见过马华的贵夫人坐在部长旁边参与国家会议,对吗?

过去式的不好,哪有可以重犯?过去没错过,哪能够错了,推给前朝啊!

统考过去承认不了,张念群说敲桌子就即刻承认!而今坐上去了,就以官腔回应…还需要时间检讨?!?!

过去式的AES被陆兆福批评到一文不值,可自己要装置就二十万,还跟你说~对你好啊!

油棕姐姐更够力,新年前夕要跟欧洲对着干,过了年就说没有啊!前几天还要园主种植其他农作物,比如竹子?

也许部长们都闭门修炼,想造一辆飞车,对吗?

至于鞋子部长更奇妙了!说要减轻老师的教学质量,可听闻老师投诉,又多了书记工作!哪有什么愉快教学,快乐上学…

妈妈要生孩子,怀胎十月就得生了!当了政府九个月,还要继续跟愚民讨延长性生活,说什么过去太糟糕了!

要是过去不糟糕,你有机会执政吗?既然你已经做了政府,请你好好珍惜眼前政权啊!

金马时髦月

山上赢了,山下也胜了!是波士谷的政治版图反弹,还是不知羞耻的人爱上了窃贼呢?

尤其老马跟大家说,他不是没有犯罪,只是法庭还没找到证据?

还有窃贼跟大家说,我不是大贼,还有一个更大的窃贼啊!

对此,笔者不敢说谁是贼?只能说明法庭没下判之前,他肯定不是罪人。

即使法庭判决了,他还有机会上诉证明自己无罪,让上诉庭,联邦法院来释放自己。

即使他上诉失败告终,入狱坐牢几年,十余年,数十载…只要获得皇帝“宽恕”,颁旨释放~他一样“无罪”啊!

说回窃贼党,做么他领导补选团队,两回都赢了!

笔者认为,这不是波士的功劳,而是人民开始厌倦政客信口开河的承诺,还是部长不知所谓的宣布和政策。

尤其宣布后,隔几天又收回成命。偶尔这个部长说了,另一个部长又说他不在内阁会议,他的宣布不算数!

不然的话,部长一时兴起,听了路边社的建议,一时冲动宣布学生明年不用洗鞋,哈哈!

这个部长又说老师很幸苦,要减少老师的书记职务。可转身又加重老师的病情,咳~咳~咳~

这与马华前任总会长骑脚踏车,被行步的啊嘛遮拦,叫他卷土重来,再次回到马华总会长一职。

结果不用说了,我的老总输到脱裤…路透社的话不好当真,对吗?

今天的政治探子汇报胜算应该没问题,老马才会出现在补选地区风骚。哪知输了金马奖,又失去时髦月,老佛爷会枪毙探子吗?

笔者不懂哪里读到一个希盟议员的脸书感言~看看还要不要兑现宣言;重组内阁,兑现承诺,解决民困,停止愚民;不必费时检讨,只需履行承诺!

要是希盟领袖,还是一意孤行己见,对于这两次的讯息不明确,还觉得对着窃贼喊捉贼,喊捉贼,喊捉贼,喊捉贼…

殊不知贼眉鼠眼,贼人胆虚,贼义者谓之残…在贼下去,江山易改啊!

天气太热

户外活动停…马来西亚政府就是这么可爱!

天气炎热已不是几天几夜的问题,而是一两个月来的烦人事,笑纹自己也几日头疼,几日脑热,偶尔还觉得鬼天气真的很可怕!

可教育部高官坐在办事处,整天吹冷气,应该没感受到了户外环境变量,至于部长更不用说了…

天天穿着大衣,都没察觉到平民百姓的天气,哈哈!

昨天黑鞋部长突然想起了诡异天气,就宣布当下炎热,学校那个户外活动就这样喊停?!

哈哈!时到今日…内阁成员都是穿戴大衣出席活动,记者会,晚宴,午宴,有些还在补选穿得非常得体,他们觉得热吗?

你又觉得没有雨水的天气炎热吗?农历新年前没有几场雨,金猪来值年后,又几次下雨呢?

其实,要不要下雨,除了看老天爷的脸色,还得看水利灌溉局几时要放水灌溉干枯裂开的稻田。

只有田地有水,太阳有得喝水,待祂喝饱了,要释放水分时,整个环境才有机会雨零淋浴地,对吗?

笑纹在想整个区域都干露露,老天爷要吸水都没一滴水给祂啊!只要大众一起照顾四周环境,爱护地球村的起居生活,我们才有机会帮祂风调雨顺,各地才不会热哄哄,冷到死,让我们勾手指,一起推动爱惜地球,好吗?

重大宣布

醒来读到内政部长说,即将有大道宣布,有关部长将会公布。。。

读到这里,原来马来西亚还是有一群“代读”部长在风骚政坛,哈哈!

许多部长都爱替他人的部门发表言论,殊不知该部长都不懂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例如经济部长说了,财政部长否认,再交由首相做最后定夺!可等了几日,定夺不见发表,只有空气在空中飘扬,嘻嘻~

不然的话,国家节目在电视台直播,交通部长的代笔竟然代表了州务大臣和老板炮轰电视台,要部长和部门交代。

可几天后,老板又说没这个意思,州务大臣至少懂得官场礼仪,首相有在他最大,其他娃娃只能靠边站,对吗?

今天,慕尤丁迫不及待宣布内阁已有决定大盗收费新条款,笔者就不知财政部长会同意吗?经济部长可有在内阁会议一致通过这项建议。

要不然的话,大道变成大盗,收费站成为买路钱,不给的话,自走旁门左道去!

这与过去火箭仔的建议没两样,政府既然要收过路费,我们建议人民不走大道,让大道公司倒闭,哈哈 !

而今,过去的朝野都换了位置,有些重回轨道,又做了大官。就不懂这些官僚风范的尊贵部长还懂得民谟吗?

只怕当下收入万万声的议员,已不是昔日阿蒙,站在巴刹跟民众互动,只是坐在布城办事处闭门造车,还说通膨率只是区区1%,不会影响人民的生活。

可苦哈哈度日的草民,只能拉二胡~自己顾自己!

打工文凭

人力资源部有关发言人又有新建议,就是技术人员需要有技术文凭,他才可以成为技术人员!

对于此,笑纹肯定支持和认同。毕竟技术,都说技术,没有技术的技术人员,能把技术工作给做好吗?

只不过,对于发言人本身都没有技术文凭,就不懂副部长是如何成为副部长?

也许,马来西亚还没有一间大学有提供部长学术文凭,副部长学术文凭,所以至今当官的他们还不需要持有文凭才能当官,哈哈!

只不过,早前几个文品诚信资格引起了人民的看法,这些持有这些文凭的为人父母官是不是真的不懂获得的文凭来自农场大学?

因为,当官者最基本就必须为人诚恳,清清白白当一个人民公仆,对吗?

要是为了做官,而到野鸡大学修读一张毕业文凭,又说我真的不懂此牛津不是彼牛津,还强调自己是真的有交功课,真的在夜校读过书!

尤其,对于哪个交由律师处理的专业人士,他真的有专业文凭吗?还是他有读过专业文凭,只不过没有执业,所以没有专业???

对笑纹来说,从政者就得有对得起天地,良心,人民,要成为一名政治工作者就必须交出真诚的服务心态,坦诚的为官精神。

可这些年来,相信大家都懂得在台上讲得很好的她,在台下他未必是一名真正做好本份的政客。尤其批评贪污滥权的政治戏子,当自己被怀疑获得利益时,口口声声是正当手段,没有任何舞弊下夺得工程,嘻嘻~

笑纹不敢写出名字,因为笑纹不是律师,背后也没有辩护律师团,充其量只是一个爬格子的写人。只想在政治游戏看人生,与看官分享疯人想法,与大家聊聊政治笑话。

从过去到现在,从最贪到回锅当相。老马和纳吉只不过对换角色。而蕹菜被指着杀死很多人,到警方找不到证据,蕹菜笑话摇身一变称谓政治网红?

马来西亚政治人物缺乏不只一张文凭,而是从政的一纸文品。。。。

议员喂鸡

看到东马两个尊贵的议员在新春活动,以抛方式丢糖果给学生,你有什么感觉?

网民在网络留言,如斯动作似喂鸡。而笔者的个人见解就如七月半,诵经的师父念完经文后,把食物抛给那群好朋友。

对于这两个可爱的议员,他们为何会有如此的动作,相信这与个人涵养素质有关,对吗?

也许,在其眼中,礼节就是如斯这番对待!而忘了礼仪之邦是以礼待人,文文彬彬,给人家东西必须双手奉上。

收到人家给以东西,我们也必须用双手接礼,而不是如同七月在宗教仪式胡抛乱给。

因为,七月受惠的好朋友,打击看不到,根本就不懂他们会不会用双手接领食物,哈哈!

要人家对你有礼貌,我们必须对他人先有尊意,对吗?

要是如斯议员如此无礼待人,以如此表现跟学生互动,这岂不是以行动教坏学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