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风波

今早,看到一则报道《KH迁校多要务》,该校董事长请求州教育局,正副教育部长,州务大臣,掌管州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及州督学重新考虑有关校长变动安排。

身为KH两校的董事长,如有关请求无法考虑,他宁愿辞去董事长职位。

为何“他”会安排一位将近退休的人士,调往他校服务,难道“他”不知道她,跟“他”好像是同学的她,只剩下1年5个月的任期!不可能的事情吧,你们都要退休了,那有理由要今年才欢送校长退休的有关校方,又在后年1月欢送,刚来报到的她。

况且,她曾誓愿在任期内,把“教师摔落身亡”的校园好好的发展及管理。

或许,社会上的游戏,也是华文校园的另一个“游戏”吧!

华小拨款事件发生请代风

各位,好戏自会连载 …·…

倬念 已故 王友新

《大年王氏太原堂青年团理事王友新,今午5时许因工触电身亡!》

顿时,思想,脑海,思维不知所系!

一时想不起“王友新”是哪一位?

好像~突然失去记忆力似的!

在回忆里的他,是不是矮,高,瘦,胖?


对了,上星期”友新”才致电询问“罗里可有载货去新加坡”,

内心感叹着,”友新”应该才35罢,

就这麽走了,”友新”的人生为何如此短?

个子蛮大,

谈吐开朗。

虽然与”友新”只有一面之缘,

那时我们是在太平王氏太原堂的一个交流会认识,

接着交流会结束后,

太平宗亲在十八丁海鲜楼宴请外地宗亲,

也联系吉坡,吉中,槟城和太平王氏青年团之间的情谊。


唉!

人生路途的长短,

或是注定,

或是命运,

宗亲短暂 逗留尘世,

让我们记忆中 有个他。

友新;归宿天国!

保佑家人吧!

成功还不够,快乐才是至宝!

事业成功的人士,生活与经济都已上了轨道,环境的素质,好了!


但 !富足的心灵?快乐的心灵?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

让我们尝试 “抛掉自我” “接受他人” 吧,

成功快乐的日子,或就在眼前!

朋友是桥梁

sabun, soo boon, xiao boon, 校A,笑文….

其实,我的称号还蛮多,野兔俱乐部“斯文”,跑步俱乐部“斯文”,自愿警卫团“斯文”,马青“笑文”,总团“校”,世界野兔俱乐部“sabun”,日新华乐团“乌龟”,大山脚人“蚊子”,亲戚“文仔”。。。。

称号我不在意。。朋友才是唯一的桥梁

代表大会

出席2各代表大会,给我的感觉不同,1个速战速决,过程只是15分钟而已,1个6国封相,1针见血导出不满的看法。

年轻代表,以快治世,让人纳罕,会上只有提呈报告+提案,没有讨论任何事物,看来大家“冲冲的来,匆匆的去”,拿了一本书就回家了,莫不关心似的,签到跑了,开幕走人,留下寥寥可数的代表,这是健康活力的组织吗?

老人代表,可圈可点,报到与留在会场上的代表还不错,辩论人数还有6位挺声而出  ~~~  华小短缺,生活道德,经济政策,州领袖的风范,吉北,吉中,吉南偏差地位,”入口”人民论,宗教。。。。。

代表点出了《代议士与州领袖的盲点》,政府偏差条例,不利华小的设施,华裔社会的不满,代义士的出身地,历届提案的解决答案。。。。。。大会,哒汇,鞑晖!?!?!?

1286 華小校長與65 万名華小生的利益!!!!

以上的俩个数目的比较,我想看官都会以65,000的利益为根基吧。

这几天来,社会面对了媒体不利华小校长的报道。

一路以来,华社对於华小校长的尊重,就是你做事,我放心。

但。。。。。。。。。。。爲何会发生了校长^.^的事件?

华小的行政操作,校长的个人管理,或是哪儿出了问题?生了病?

是出版社,是书商,是供应商,是电脑公司,是教育方针,是望子成龙,是提高教学水平,还是华小校长。。。。。病倒了。

承诺

在2002年,刚担任马华多皆支会主席时,我记得曾在会议上许诺 ~ 皆担任2届6年的主席任期,个人縂觉得一个组织必须要有新陈代谢,也期望集体领导 并能轮流担任要职。

2002-2005的任期 已是过去, 2005-2008的任期 很快也逝,是以在2月23日的“新春以歌联谊聚餐会”的致词中坦白发表, 2008年 我不再续任马华多皆支会主席职位。

2届6年是我个人的意愿, 3届9年是马华总会的限制, 2190天的贡献,对一个组织来讲足够了,人生旅途中,我们又有几个2190天呢? 假如一个人罢占了位置,又不付出,哪个组织就肯定会遭殃!

那管是1天,365天或2190天, 只要他肯付出及服务,多少天也一样,。。。

因爲在位者要赴行其职责, 而不是罢占位置与挂个名排吧。

所以,在多皆埠的1460天, 本身不知会获得乡亲父老的欣赏?!不管无论如何,在剩馀的730天,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把多皆旗帜 升得更高!飞得更远!

生活点滴

鸡走狗来,岁月又一秋,山城一离,转眼二十年.

王小二过年,一年又一年。,年年难过,年年过。

现代的新年,越来越没有气氛,或许是年级长大因数,或许成长过程的压力,生活的压力,每个人都要面对,但要如何解决,却是人生的大学问。

哈哈,想发个牢骚,都不知要如何说起!

就好像年前,发生了好多想都不会想过的事。 或许这是人生的路途上的磨练!

数年前,爲了要避开担任福利组主席,跑去竞选马华公会主席,原以爲一个政党组织,肯定不会让一个新人出任,虽然当时我已出任福利组副主席多年,但选举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当地老人家的投票决果,就让一批新人接任。

我只好接任了一个比我还要老的店之任务。

原来亚楼士打第一任(1959)国会议员就是多皆支会发起人林如冈太平局绅,而且其幼儿园也超过30年的历史。

还好,大家都给于我很大的合作,让马华多皆支会(+/- 1961)慢慢的重生,协助囯阵在2002的补选夺回本同国会议席,帮忙文德学校向教育局争取百千拨款,提升多皆的道路,水沟,电灯,重组了1976年的多皆妇女组,让马华会所门常开。。。。。。。。。。。。。。。谢谢您们多皆长老!

华乐团之约

2006年的约定,只来了12位团友(陈文祥,林俊华,乌龟,黄德财,陈盛辉,许瑞庆,黄明泰,郑俊寳,陈碧亮,黄月慧,刘楚环,马连发)
瑞庆又在车大报了吧。。。哈哈?!
2004年的约会还来了蛮多人,还有何多还未在镜头里呢。
这是我的女儿与女婿,23年前不小心的结拜,造成了乌龟老豆!哎呀,今天蒙查查成爲了2位孙子的乌龟爷爷。

。。。。。一言难尽!!爲何?1989年的某天某月某晚,当时我们两个都在米都工作,而那晚我和这个仁兄要回大山脚,出席友好的生日晚会。。。不知不觉中,在半路发生了意外。 当晚,是由我开车,抵达GURUN TOLL后,出来大马路时,我不知如何会撞上一辆重行车,这也是我的一场最严重的车祸。我差点失去了双眼与生命!每一个人看到我驾驶的车,还以爲!·# ¥%……—*,上天有眼救了我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