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话~

要说华社贪恋,倒不如说华舍饿太久了!

我们要独立中学,更要独立大学,却要政府来资助???

这是什么理由,既然要独立,你就必须自力更生,哪有依赖他人维生呢?

我们要华校扩建堂皇的礼堂,现代化的食堂,美奂的教室,更要全间冷气的设备,我们要政府就要给,还是知足而乐才是真!

华社要华校自立,什么都要由董事部做主,可是到最后的要求,政府必须给这又给那!

相信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允许没有主权的发展计划吧。校地不属于政府,更不属于学校,地契上的名字是阿猪阿狗阿猫,你说政府要如何规划发展没有保证没有权位没有理由没有主权的土地发展呢?

其实,全国各地华校的名义都很好,只不过想当年献地为校的精神都消失了,不是你的名字,请你搬开学校,把校地归还给我~~~

555

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王孙文温馨提醒吉打州民联政府在“硬性”拆除米都唯一宰猪场后,到底有什么新设施和地点给以宰猪业者。 

他说,民联政府口口声声为全民,可是在宰猪场的课题上,大家都可以轻易发觉回教党为首的州政府到底要什么? 

他指出,作为民联议员的火箭代义士和公正党行政议员不晓得如何处理宰猪场事务,更不没有能力协助宰猪业的同仁,而任其回教党领导处理不公的决定。 

也是马青总团发言人的王孙文指出,在米都有所表现的行政议员几乎没有适当最佳人选,因为在一党独大的情况下的其他政党成员很难有机会与盟友“开会”。 

他讥笑火箭代义士没有机会在民联协调会议中提出不利全民政策,而只能在报章上呈英雄而已。 

王孙文也认为民联政府在吉打州政府机制下有太多的问题,因为只有“惟我独尊”的控制情况下才能发挥“有限公司”的霸权鸟事! 

他说火箭老大诚实声言“越协越伤”情况下对于政党不利,可是在执政后的她们却往往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故发展。 

他指出宰猪场被拆除那刻“演戏”民联成员或许已经忘却了555天的纪念日,是以他斗胆提醒“善忘”代义士设立宰猪场的任务还未完成! 

最后,他还是借此呼吁人民看清楚代义士的嘴脸,以便在来届大选作出明智的选择,而不是一味的猪滥来决定国民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