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专老千

这是米都某位清寒子弟的求救讯息…“我爸爸是一位oku,妈妈是在 pasar是一位卖鞋小贩,哥哥目前在usm 最后一年读的科系是architecture,妹妹目前在等着大学在 usm读的科系是pharmacy,10月份开学。他们都是得到k foudation的赞助来维持他们在大学的费用。我是半工半读来维持大学费用。因此我的学费不足我需要各位善心的帮我所需要的学费是4200和宿舍费 Rm869总学费是rm5069希望大家可以帮忙让我继续读书感恩,目前还缺少3500左右令吉,肯请各位善心人士们可以帮助我解决学费问题,让我可以放下心来因为要开学了目前很担心无法解决学费方面的问题。”

这是他去年发出的求救信号后,也获得许多单位积极回应。

至于澳洲那个故事…他先讨赞助学费,获得三千。过了几个月,他以父亲入院要花费二十千,赞助人给了十千。

尔后他又赞助人“申请”每年的赞助费。唯赞助人倒认为给了13千,应该够了。就没答应下一年的资助。

他为了赚取更多钱,他通过任何管道,找到各慈善机构的联系,再一一取得信任而获得一笔又一笔的不义之财。

再说他为了获取澳洲赞助,以父亲入院治疗,而骗取了一万。

去年,他也跟安顺一个老师求救,老师连夜发动筹款活动,让他获得1万8千大元,哈哈!

今年他又跟米都数个单位要钱,唯这一次他遇到了麻烦。被有关人士发现他的造假行为,他家境不是文字中那么贫寒,唉!

他只是觉得这爱心社会好骗,一年四季都可以骗。他可说骗完全马,因为相关单位也接砂劳越,金马伦,柔佛,霹雳的电话,说米都有位学生向他们求救,你们米都人怎么没帮助啊!

其实,这位学生讲骗话,他获得德教会和李氏基金常年资助。可他跟你说,他碰壁冇得申请,唉!

写到这,笔者认为大家遇到这事时,请不要汇款。请你们记得问过当地人,做个家访,好吗?

教而无类

华人很注重教育,为了华文教育可说是尽力而为,甚至倾家荡产,变卖家业来让孩子完成学业。

尤其,孩子们为了海外文凭,认为外国的月亮比较圆,欧美大学文凭吃香,家长都可以少吃一点,少花一点,存钱给孩子到心目中的海外大学深造。

至于孩子在海外的生活,他们是不是很给力读书,全力以赴称谓成绩斐然的毕业生,这可是见仁见智的话语。

有些孩子没察觉自己的选择没获得政府承认,还觉得政府部门没公平对待。殊不知自己那几年只不过在野鸡寮学习深埋,还以为是一名学业有成的青年,哈哈!

今天写文说学业,倒想跟你说,海外固然有好多的野鸡大学。至于马来西亚也有着许多野鸡博士,野鸡硕士,野鸡教授。

这些从野鸡大学毕业的进士,秀才,或状元,当然号称野鸡咯。只不过,在名流社会圈子,庶人当然不敢恭维,更不敢说笑纹博士学位冇认证咯…

写到此的我,又想跟你说,这几年有位北疆学子滥用父亲的残缺OKU证明书,母亲是小贩,又跟你说哥哥修读建筑系,妹妹就读药剂系,自己倒是运输企业管理。这个学期不够钱缴纳学费5千069元,希望您慷慨解囊,帮他一下。

有些人甚至在几个月后,又接到他的求救信号,谓电脑坏了。请问您是不是可资助4千元,让他购买新电脑,以便能够继续深造。

这北疆象牙塔里的大学生也很厉害,他搜寻了全马各地基金会,善翁,乡团,并一一联系,也呈上其个人资料。

他的处境让大家痛心疾首,这么优异成绩的大学生竟然面对现实生活的挑战,没钱交学费,没钱购买电脑,唉!

可仍你没想到残酷的现实,他这三年来跟各单位讨得巨款,哈哈!他那清寒子弟的身份,真让大家同情眼红,也掉以轻心,哪有想到这掉泪的故事竟然是骗局,你我他掏钱相助,间接让他称谓老千的高手,媲美神棍。

去年相关人士揭发了他,要他掏钱还给教育基金会,要他写下悔过书,可他今年依然如故,又用老掉牙的冇钱交学费,四处寻找猎物。

他的对象不止是教育基金会,更没有区域。可是骗了整个马来西亚,甚至澳洲也有人上当受骗。

笔者认为他懂得布局,甚至超越了柬埔寨网络老千。今天也有组织告知,他已连续三年获得了助学金,可惜他没珍惜当下的社会关怀备至,他将大家的爱心视为粪土。以他这样的个性,他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其实,仁慈的社会没有帮到他,反而害了他。而他的骗话,也让其他有需要救济的清寒子弟遭殃。毕竟,相关单位的基金有限,他剥夺了真正清寒子弟的机会,也典当了自己的前途,唉!#

喂,听到吗?

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犯罪集团诈骗的手法也跟着进化, 尤其若透过人工智慧(AI)伪造亲友说话时的声音,更能提高勒索赎金的成功率。

美国政府提醒,假设接到陌生来电,且对方一开头就问“听得到吗?”,建议应该立刻挂断,因为这很有可能是诈骗电话。

根据网络提示,诈骗集团很有可能也会在电话中提问”XXX,这是 您的名字吗?”,“我的耳机坏了”,进而引诱对方在电话中回答“是”。

美国商业改进局分析,对方可能会透过其他话题延续通话,进而设法骗取录下对方声音或个人资讯,之后运用AI变造人声,以利之后从事勒取赎金等不 法行为。

读完以上诈骗资讯,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好像接过类似的来电,或者说法庭来电,快递公司来电,警察叔叔来电,陆路交通局阿姨来电…

其实,笑纹今天只想通过此文跟你说,诈骗行为方式不止是来电,该团伙还通过脸书,微信等线上平台来骗取钱财,还有些老千是利用社会人士的同情心来捞获金钱。

通过投资理财产品来骗钱,是人类有点贪心,以为某机构通过投资收益来分配大笔利润,殊不知大饼油条就是神棍同伙。

至于想跟你说的一件事,既是北疆某象牙塔里的欠学费个案…“各位善心人士们,,你们好,我是XXX,现在XXX读大学,科系是 logistic。现在要进sem3的第二年 了.

我爸爸是一位oku,妈妈是在pasar是一位卖X小贩,哥哥目前在XXX最后一年读architecture,妹妹目前在等着大学,科系是 pharmacy,10月份开学。

他们都是得到X foudation的赞助来维持他们在大学的费用。我是半工半读来维持大学费用。因此我的学费不足我需要各位善心的帮忙,我所需要的学费是4200和宿舍费Rm869总学费是rm5069希望大家可以帮忙让我继续读书感恩,目前还缺少3500左右令吉,肯请各位善心人士们可以帮助我解决学费问题,让我可以放下心来因为要开学了目前很担心无法解决学费方面的问题…”

等你收到此求救讯息时,相信你肯定慷慨解囊相助,对吗?然而您不晓得他已向很多人发出同样讯息,并获得一笔又一笔资助。

可他依然继续努力跟会馆,跟乡团组织,甚至找了某善人,某热心教育人士…直到有一天,某组织讽刺笑纹,你们吉打这么“老爷”咩~,你们的的人找了古来的美女,找到怡保的俊男,找到了槟城的靓女,找到了大山脚的猛男…米都人真的好残忍,冷漠对待清寒大学生。

结果,在深入了解其个人动机后,才发觉他是吞噬大象的蛇。他跟很多组织伸手要钱时,还提供身份证,尔后也传来大学的学费收据,唉哟!

他肯定是大学生,他确实来自有需要资助的家庭,唯他个人的贪嗔自灭了自身的前途。根据线人的供词,有人找过他,问过他,唯他认为自己没有错,这社会关心他,热爱教育的善心人士听了故事自掏腰包,他觉得自己没错啊!?!

就如某人跟我说,这位象牙塔的教育学棍将自取其禍,禍由自取,咎由自取,自取其咎,自作自受,罪有應得,自作之孽,自食其果,作繭自縛,濯纓濯足,自掘墳墓,自取滅亡,玩火自焚,惹火燒身。

写到这里时,跟其学长聊起大学生困境,她说进入了大学,就可以申请PTPTN。至于真的面对经济问题,校方也有单位帮助。至于这位大学生的申述,去年其家人曾厘清讨钱升学闹剧。对于这位大学生的个人举动,你认为他是怎么的一个人啊!走投无路的无药可救,还是政客明日之星啊!

虚假不实

某人在脸书写道…“衔头这回事,我看多了。市场上有不同的人,有些人用衔头来找吃;有些人用来骗吃,更惨的是有些人没有衔头,却“大大方方”印在名片上。

其实很多有钱人都是谦虚的,不要看他们穿短裤出街,银行户口开来分分钟钟吓死你。

要人尊重不是因为你的衔头,也不是因为你的职位,而是你为人的态度。”

而笑纹也在某报美食栏看到了…“一只有鸡香味,又滑又嫩的白切鸡,切记,一定不要叫店家去骨,吃到骨处才是肉的精髓之处,去骨,鲜味少十分!可惜了一只好鸡。”

这两则文字组体没什么特别,只不过笑纹自己觉得上载的人想跟人们说,“有料、有才华、有素质、有教养”,以及好吃的食物,你我都得好好珍惜,或享用,对吧?

当今社会的闻人,网络上的红人,现实生活的活人,以及各种各样的人,这些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即使是桌上的白斩干榜鸡,鱼翅,日本豆腐,这三样入口的美食,真的是甘榜走地鸡?鲨鱼鳍翅?豆腐乳?

笑纹只晓得马来传统甘榜也很难看到鸡只走地跑;鱼翅肯定不是鲨鱼的胸、腹、尾等处的鳍翅干燥制成,而是餐馆常用的人造鱼翅;至于日本豆腐则是鸡蛋的纯蛋白制成。

所以说,在餐桌上的伪美食,媲美了社会上的伪博士,伪拿督,伪教授,伪君子对吗?因为,餐厅的经验者多数会告诉,其美食有几种是替代品。可社会上的伪名人自认不凡,他那会告诉你博士学位毕业自哪所大学?拿督是不是昂贵赞助换来…

笑纹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更不是什么大红人,自己不就是时常出现在葬礼的送冰伪君子,一个爱在葬礼逍遥法外的疯子,一个代表社团组织的送行者而已。

笑纹也是一名“识少少,扮代表”的半桶水,自以为写得自己字,就爱在栏里显耀写者身份。殊不知,自己充其量只是一个半天吊的烂泥,哈哈!

吃饭不知米价

尽管面对各造抨击,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佐哈里阿都仍坚持以木薯替代白米食用的建议。

议长说,我国拥有广阔的荒弃土地,除了可供种植水稻 ,还适合种植木薯或其他谷物。

议长认为,食用木薯作为碳水化合物的替代来源,有助减少白米消耗和供应。国人经常一天三餐都在食用白米,如果没运动,会造成糖尿病。

议长指出,证明显示木薯的糖量,远比白米低。

对于议长的分享和呼吁,笔者也在网络找到了…“全世界有8億人將木薯作為主要營養來源。非洲科學家成立了一個木薯生物營養促進計劃(BioCassava Plus project),尋求強化木薯營養價值的方法。與馬鈴薯相比,木薯的蛋白質含量較低,因此以木薯為主食者,需有足夠的蛋白質補充。”

所以说,议长的个人看法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只不过当下的人,谁家前,或者空地,可有种植木薯啊!议长也许来自甘榜,他老家四周都可以种植,对吗?

议长的建议,让朝野政客上了一课。毕竟,木薯的价格还比白米贵一倍多。即使一公斤的木薯,与一公斤的白米相比,一公斤的白米能煮六七盘的米饭,一公斤的木薯能让六七人温饱肚子吗?

要是贵上一两倍价格的木薯,不能让同质量的白米饭,议长的建议岂不是很好笑,哈哈!

笔者晓得种植木薯不需要太多成本,其成长也只是数个月,比起人民自己种稻谷,可说是暂时缓解本地米不足的应对策略。

唯议长为何不建议政府探讨本地米去了哪里?为何本地生产的白米,其价格比起入口米低廉。难道,本地白米不值钱,或许政府忘了农夫在田地忙碌四五个月的辛劳,所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政府一再津贴入口白米,又将高价的入口白米配给政府单位享用。可为何政府不提高价格收购本地白米,让农夫,稻业,和米业经营者受惠呢?

也许是安华政府认为马来西亚应该继续维持东南亚最低廉白米价格,可忘了本地白米价格已十多年没调整,然而整条食物链的成本已飙升好多次。

马来西亚米粮生产商协会主席马祖基表示,如果按照政府建议的每吨2550令吉的价格出售,每家米厂可能每吨损失600至800令吉。

该指令将导致已经以每吨1800至2000令吉高价购买稻谷的米较,然后进行加工,包括各种其他成本,这将使他们蒙受巨大损失。

在制造商层面,生产一吨大米的成本在3100令吉至3300令吉之间。当米较业主必须以每吨 2550令吉的价格出售给相关公司时,米较业主因而蒙受巨大损失。#

杯弓蛇影

仍大马独立之父怎么想,想也没想到二十一世纪的马来西亚会变成这样子的国度吧?

当今的大马社会,一旦某人感觉某产品似其神圣滴,或者说名字仿佛是某女性,该货物就得消失不见,对吗?

尤记得多年前的毛扫把,突然间被怀疑是二师兄的毛发。这一乌龙事件,将整个油漆涂料行业给吓着。工友们都怕怕…可研究结果出炉,这毛扫不就是普通的小扫把。

到了前些日子,哪个国际闻名的美酒,一不小心让人以为跟某女同音频,哇!曾是世界上排名的大马锡,突然变成“半边天”,哈哈!

这些日子来,在政局演变下,信仰意志成为了政客们拉锯式精神。朝野上下左右都认为自己捍卫了…唉!

那几块钱的袜子,在政客不断放压下,袜子很快压垮了该公司的经济发展,该公司不得取消上市计划,唉!

日前又发生了类似的问题,这与老话扯上了关系,老话说了一旦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唉!

笑纹在想什么?自己也被野兔称谓Sabun,这肥皂称号不懂会在日后称为议题吗?毕竟,笑纹可不像哪块“药饼”能够游走人类身体,笑纹可不是香皂、雪文、茶箍、饼药(潮汕话)、番枧(广东话)、胰子(中国古代的旧称),对吗?

生前告别意识

黄某为了新唱片宣传,不得对外宣布自己将举行告别仪式,并谢绝采访。他此举引起了许多人厌恶感,众人几乎都无法接受“如此青菜”告别项目。

笑纹向来对人生走失看得很随和,也觉得一个人的结束不就是另一个起点,或者说这个人在此世写下了句点。

人生在世共如此,有开始就得有结束。只不过,每个人的过程有着一定程度的剧情和精彩,唯这剧本好像是老天爷很早就写下来。我们只不过跟着剧本演绎,将此生角色扮演好,对吗?

某集团在众人纷纷议论后,也即是几天后的公告天下…“依然坚持生命教育的道路,不忘初衷。并借用MV里的最后一句话:人们需要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自己没有真正的活过。”

笑纹借此跟该山庄老板说一下,这生命教育的生前告别仪式没问题,只不过在愚人节搞这活动。尤其是让黄某搞到生不如死,死到不清不楚,唉!

写到这里,笑纹倒想自己的身后下场,将那包灰烬埋入某花园,让笑纹尘归尘,土归土,最终的了无痕迹,什么也不是不就是最完美无瑕的咚咚锵咯…

温饱粮食

媒体人在脸书写道…“市宫茶餐室佛心叉烧面,目前一盘还是RM2.50。坦白说,若老板有意要调涨价钱,只要是合理 ,我认为大家该接受。

内容包罗万象的报纸,如果“这一餐”的售价,调涨后售价介于2令吉至3令吉,你会觉得贵吗?

其实认真阅读报纸者,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从页面上方读到下方,读后感绝对会感受到“温饱”。

同样是低售价的“粮食”,一个是可温饱粮食,一个是精神粮食,它们都需要大家以实际行动,购买它们给予支持。”

笑纹不是媒体人,但这些年来在各报栏里写字,勉强也是算是无冕太子爷,嘿嘿!就如友人见到笑纹时,他们会说起哪篇作文写得很烂,哪张栏里文字很懒,哪报的笑纹根本就是很假。其实,笑纹自己懂得肚子的墨水不够黑,脑筋也不灵活,自己不就是那种蒸不熟的鸭子,对吗?

无冕女仙所写的佛系面摊,其老板坚持了好多年,就是要帮忙亚罗士打市区有需要的人士,是以维持了两块半的干捞面。这位潮州佬的干捞面不像政府部门的工程,也没有政客们的虚伪言行。老板卖得物美价廉,真材实料,广受消费者喜爱,老板的买卖可说是掏出真心,用诚恳态度来开档卖食物。

至于女仙所言的报纸,它可是经历了多少步骤,才摆在报摊售卖。 首先,记者得到现场采访,回到办事处打稿上传总社。总社编辑检查了新闻稿后,还得由编辑部排版整理。这些过程中,少不了总编辑过目,再交到印刷部打印出来。印好的报纸交给运输部门分派各地。大半夜,报纸抵达各地市场销售部后,再分区给派报员和报摊。一大清早,再由派报员送抵你家大门口。

读者偶尔还埋怨报纸这么迟才到家门口,可不懂派报员大清早就得到销售站领取报纸,再逐家沿户派发。报业工作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几日的报休方得以休息。记者倒像棺材佬番,或者说消防队,一接到突发状况,无论什么时候,自己在干什么,深夜都得即刻飞越现场采访。

至于编辑部也不简单,看稿,对稿,排版设计都是分秒必争。记者偶尔没吃午餐,编辑部时常很迟才吃晚餐,运输报纸的员工得漏夜送报到各地分发。这是他们的工作,也是他们的坚持,马来西亚报业才有今天的规模。

可当下的人儿几乎没看报纸,大家都爱看自媒体。唯,自媒体人不向报业想要跟政府交代,所以大家收到的讯息,很多时候都没获得正确管道确认,大家互传了大半天,才晓得分享的博文没厘头,根本不是一回事,可大家信以为真,殊不知大家都上当受骗了!

写到这,笑纹也不懂自己在想什么?是鼓励大家订阅报纸,还是呼吁人士关注传统媒体的报纸。要是大家不再买报纸,看报纸,支持媒体事业,相信大家很快就变成文盲,称谓没有时事看法的人,大家都不懂社会发生什么事?更不要说那个亲朋好友已走失,对吧!

要是你没阅报,你哪有机会在文字世界看到笑纹的百字情书啊!想起了老友给予栏字评议,写得不长,但点到为止,哈哈!#

苟延残喘

当笑纹在吉打董联会会员大会听到庄主席说,去年全国华裔新生儿的4万,要是以此类推来统计数据。原本有48万名的华小,在华裔越生越少的大数据下,13年后的华小,只有24万名学生。

俊隆分析了吉打州友族学生就读华小的比例为29巴仙,是全国排名第4的州属。吉打州也有2所华小100巴仙是友族就读,其他微型华小也面对现实的考验。友族学生越来越多,其日益增长的比例,也可视为友族家长越来越相信华文教育。

唯华小要坚持华文教育的特征,董事部就得以中华文化的优秀,让友族学生认识我们的文化。也许,这就是Tak kenal maka tak cinta,这对华文教育反而会好事。让友族学生在学习过程,与同学们的互动交流中,了解了华裔习俗,以及传统节日活动。

笑纹在会上好像有听到,我们还需要增建华小吗?我们或许加强华文教育的观念才是上策。请问有参与的学校代表,对吗?

过去数十年来,朝野华裔代议事总利用华文教育当筹码,唯这些自认高人一等的歪鼻,大多数都是香蕉人,他们真的了解华文教育吗?

当然,马来西亚英文教育也在马哈迪干涉下,都被熏陶为国民教育,以国家语文为主,英校只剩下校名,英校学生的水准大江东去浪淘尽。

当下的家长只能送孩子进去华文教育小学,唯在华裔生育能力一再减少,每家每户的人口数据从双数成为单数,六十年代的十多个兄弟姐妹,八十年代的三五个兄弟姐妹,到今天没有玩伴的独生子女,唉!

笑纹同意主席的想法,华社只要坚持华文教育体系和体制,华社只要维持中华文化底蕴,让友族学生更了解华校的传统美德,如此一来华校就能在友族学生的陪同下,成为马来西亚最美丽的风景线,对吗?

比如笑纹的友族同学许汉康和阿末,他们就读华文小学,华文中学,他们的语言既有华语,福建话,潮州话,他们懂得华人习俗文化,他们了解华文食物,他们的孩子也就读了华小,他们觉得孩子要是能跟自己一样,懂得多种语言,懂得友族习俗,才是真正的马来西亚人,哈哈!

至于社会领导总爱“促请”华裔子弟多生育,请问他自己生了几个,他的孩子又生了多少个啊?当下现实生活方式,年轻人不爱生多多个,他们只想好好过日子。再多的促请和鼓励,倒不如自己先生一打,再叫孩子生半打,这样的生育率,华小肯定年年有余,华文教育就不会…危急存亡、生死存亡、无噍类矣、死生存亡、进退存亡、存亡绝续!

当杯葛成为惯例时髦

袜子个案还没正式落幕,大马又听到了杯葛呼声。

此次是马来土著权威组织建议对国油进行一周的杯葛行动,因为国油将安装太阳能电板的合约颁发给非土著公司。

对于此油站杯葛运动,首相署前部长拿督斯里再益痛批“没意义”。再益认为族群应该杯葛这些,对马来人毫无帮助的马来政党或马来领袖。这样才能帮助马来人成功,进而靠本事去赢下太阳能项目。

再益认为,我国需要的是有进取、对经济议程有愿景的马来政党。当下的政客都不关心经济,他们只想在‘袜子’和‘杯葛抵制’特出自己。

对比笔者来说,那些认为自己在捍卫族群,维护教义,自己就是民族喉舌。他们根本就是鸡毛主义的政客,他们往往狐假虎威,借圣旨来要挟天下的歪鼻。

从网络找到了杯葛的由来,“1880年爱尔兰佃农为反对地主的压榨虐待,对田庄管理人查利·杯葛进行了抵制。后用「杯葛」指有组织的抵制行为。”

可当下的人们,谁被压榨虐待,而进行了抵制行动啊!前几个月,杯葛麦当劳运动没帮到巴勒斯坦人民,以及打击以色列,反而是让“麦当劳大马族同胞”无辜受累。

还记得那些年的蛋糕,热狗吗?以捍卫为誓言的政客不就是吵吵闹闹,说自己在维护宗教信仰。其实,这些政坛小丑,不就是想红个半边天,让自己称谓民族英雄而已。

笔者认为万一政客动不动就高喊杯葛,一时兴起就抵制某产品,这嚣张跋扈的政局常态肯定为社会带来动摇,并瘫痪了整个环境发展和,也破坏了经济增长。

看会历史写着的馬來西亞,这里為多元種族國家,華巫印三大民族,再加上少數的土著民族,各族都有各自不同特色的種族文化,如宗教、語言、教育、風俗習慣、節慶等,促使馬來西亞成為一個多元文化特色的國家,哈哈!

大马在多次“政变”,领袖上台又下台,以及再上台的政客领导下,几年换了四次政府的多元文化底蕴的马来西亚,这几年的抵制,再杯葛,我们到底还剩下什么精髓,我们还有什么骄傲啊!

换汤不换药

打从308政治大海啸开始,色素警卫队不断跟人说,我们必须换掉腐败无能的政府。

当初与色素警卫队上街示抗议的政客只是在野党的非政府组织,为何说是在野党呢?其实,当时候的他们都自称是非政府组织成员,可说穿了都是民联要员。

就在一不小心的政局动荡起来,哪场308动摇了执政党多年来的政权,也断送了五洲政权。尤记得,达因曾会见华社领袖,在会上透露这不可思议的分析。然而这政治思想的说法,确实写对了哪年的变天。

接下来的509、或者505、大家都看到了神圣国会大厦上演着政治剧场版动画的笑话大马,尊贵的议员以人民群众“需要”,不断自我更换身份。

一张宣誓效忠不二的法律文件,竟然称谓两头烧的蜡烛。可这些代议事依然蒙着眼睛自我陶醉,认为自己是救市英雄。自己的靠边站绝对是为了平民老百姓,可这一大风吹,一时左,一时右,弄到今天的选民都搞不清楚谁是真正的人民喉舌。

在那222位置的民意代表,几乎都是为民造福,可到底谁在办实事,做好事呢?这可得问石碑下的老辈人,毕竟,老人家爱说政治圈子非常肮脏。可为何这么多人都想成为歪鼻啊!

难道,称谓之代议事后,自己就成为了失忆病患。过去的承诺和大选宣言,都给抛在脑后,哈哈!今天在报上看到…“去政府部门,应该怎么穿?答应是端庄有礼。一般上,各政府部门都会在大门处置放前往办事的公众的衣着指南要求。各政府部门的衣着指南都大同小异,举例陆路交通局的衣着指南:禁破烂牛仔裤、禁短裤、禁短裙,不超过膝盖的、禁穿拖鞋、禁穿无袖衣服、欲到政府部门办事的民众,请留意,以免发生不愉快事件。

这与大选前的朝野政客互相的讽刺,确确实实写在部门的规定。不论你身在哪个政治党的州属,或者地方政府哪个部门。就如伊斯兰党亚罗士打区国会议员讽刺郭素沁的话一样,口说无凭无据,一样都是这样的无奈。

吉打政府一号还特别邀请旅游部部长穿短裤到老鹰岛走马看花,就不晓得即时的他们会不会被官员请吃闭门羹呢?或许,就在他们要走入相关部门的厕所时,守卫奉劝大家得围上沙龙,才允许走入该区域。

就如房屋地方政府部部长跟大家说,第三张选民还需要十年时间“改革”,可他没跟你说,哪什么地方议会选举制度根本改不了。就如他承诺的哪张地契,需要一里路的路程就能够变出来。

笑纹只担心身穿沙龙裤的自己走不进政府机关,或者得不到执政党的照顾,毕竟笑纹不是他们的自己人。要成为九品芝麻官都得称谓执政党成员,或者说加入在朝非政府组织,您才有机会称谓两个口的官爷。

写到这,笑纹又想到了渡轮标白米,这项人民粮食计划会不会称谓大白象宏愿,还是只问楼梯声不见人下来的鬼故事情节啊!

至于那位前部长的飞行车计划,请问一下大马车子飞起来了吗?笑纹只想跟你说,大马的车子能不能飞,笑纹得吃药再梦境发呆…唯,马来西亚的马路上,却有好多罗里的轮胎只是挂在罗里上摆美,让大家以为这辆罗里有二十二条轮子,或者十多条轮胎,可惜好多条轮胎真的常年挂着冇转没有动,这不就是大马政局的写实-华而不实的政治体制,好看不适用,好听不实在,好讲冇烂用…

自在如风

三毛在《简单》写道…“我避开无事时过分热络的友谊,这使我少些负担和承诺。我不多说无谓的闲言,这使我觉得清畅。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每个人都有自己本来应有的样子,做好自己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只有保持自己的人格,才能成就自己独特的姿态。

我们不肯探索自己本身的价值,我们过分看重他人在自己生命里的参与。于是,孤独不再美好,失去了他人,我们惶惑不安。”

对于三毛的这做人做事分享,你又觉得自己应该活得怎样啊?

对笑纹来说,尤其是半百的自己来说,简单的聚集,一杯咖啡,或者一杯白开水,只要是老朋友坐在一起聊聊天,老同学说中学故事,再不然就自己人说起小时候,这没有华丽高贵环境,甚至没有丰富多样的大餐,笑纹觉得已是丰富有趣的聚集。

就如笑纹在网络看到…“珍惜身边的每一份友情,也许不会天长地久,也许会淡忘,也许会疏远,但却从来都不应该遗忘。就算是短暂的相遇,也是因为缘分才会遇见。”

其实,我们不需要在意他人的眼光,我们不需要活在别人的世界,我们只需要活在当下,让自己处于愉快玩耍嬉戏的世界,让自己在忙碌的生活中简易又轻松就行了!

最重要的事,我们始终是我们,他人毕竟是别人。他的生活,她的环境,他的要求,她的需要,跟我们没有任何交集。他有她的性格,她有他的生活,我们的交集不必太繁忙,我们也不必为了对方来改变自己,让自己活得不自在,甚至有点不耐烦。

很多时候,大家活得很幸苦,觉得自己活得不如意。这是我们的要求,也是彼此之间的观点差距,让自己活得不开心,对吗?

有时候拒绝不了热情似火的友人,友人不断邀请参与其活动圈子,唯自己又觉得攀比不上,有点浪费时间,为何自己要跟随友人的邀约打发无聊的日子啊!

也许,有时候自己想静下来,想让自己慢生活,让自己活得简单点,我们用自己的感觉,用自身存在的定义,让自己处在一种慢半拍到生活态度啊!

网络找到-活得自在…“在平常生活中,说到一个人的心情、情绪、感觉如何或现状如何,人们很多时候都会用到一个朴实的词语——自在。有的时候人们甚至用自在来衡量幸福程度和处世态度,把它当成一种修炼的境界和目标。

活得自在是一个人极舒适、极惬意的状态,无拘无束,率性而为,没有什么顾忌和禁忌,也没有场面上的压力和气氛上的压抑,更没有世事的纠结和人情的烦恼,是一个人呈现出的自自在在、淡定从容的原貌。”

希望看完此文的你,有机会选择自己的生活质量,让自己找到自在生涯,好吗?

最基本的观点,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让人们喜欢自己。所以大家只要按照自在去寻求生活,我们只需要活得自在开心就够了。毕竟生活是你自己的,你我无法满足他人,也无需取悦所有人。

极端政客

那几双袜子让政客找到了风头浪尖,政客绞尽脑汁想称谓了政治模范人物,就说了袜子让整个社会环境“蒙羞”,谁被侮辱了!

就如友人在脸色写道…“當宗教凌駕於理智之上,不管甚麼膚色,心中只有宗教,就等同道德綁架一切。”

另外一个友人简单的做个假设…“某某人看到某某人的A品牌搞到风生水起,就想出一个方法。。。先成立一个B品牌,再买通几个A品牌的内部2,并在A品牌的几百家分店中的几家,栽赃陷害-情节和以前港剧一样。

接下来,某某人就打着伟大的口号,进行杯葛让A品牌倒闭,并顺利将B品牌来替而代之。最后,某某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取代A品牌。以上情节,皆是虚构推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对笑纹来说,全马各地的连锁商店里,只有两家出现那几双袜子。看来是这两家店长自作主张入货,或者说…为人做嫁衣。至于哪个咬着不放的家伙…唉哟!不懂他会不小心咬到舌头吗?

某某倒说,“山和山不相遇,人和人要相逢。一个企业犯了一个错误, 不抵赖,不推卸责任, 不找借口搪塞,第一时间率领公司团队公开道歉。

作为一个文明的领袖, 不应该在课题上咬住不放。 况且是在这慈悲的斋月, 更应该宽恕他人。不应该动不动就煽动抵制。可考虑到几千名员工的活口? 做人做事要理性和务实。

相互包容,体谅,理解是体现一个多元种族国家和谐的精神。”

看到这里,你认为哪个咬牙切齿的家伙,他要让袜子店铺倒闭,还是要让自己红透半边天啊?那一里路倒奉劝这位政客别为自己一时的政治筹码,继续玩弄种族、宗教议题,伤害种族之间的和谐及本地人的生意啊!

笑纹倒认为这位巫青仔老大反对肉骨茶列为国家美食遗产、发表废除华淡小言论,这出位的政客不就是那位其口中的极端分子咯…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