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安配

要是当初马医生放得下执着,愿意在两年期限交出政权,让安华得以接手组织政府。

相信这一场新官马戏团,就没得上演,更不会让人民说,当官者都是为了各自利益而左右逢缘。

看回马哈迪重任首相期间的言论,我们不难发觉老人家的马氏王朝意愿,老人家的心中算盘是什么?

老马在前几任首相的节奏中,无法尽情领奏旋律,更觉得这几位接班人违背了马来西亚治国理念。

老人家的心态,与我们家里长辈的心态一样,放手又怕飞走,不放手又不会飞。

结果,在守旧的人生观中,没有任何人能让他们满意,更不要说做得比他们更加好。

当然,这是他们的心态,而不是接班人的办事顾虑,治国理念,施政抱负,和领导方针。

尤其,当前几日的新配套被提出,都得不到祝福,更不要说老马会同意安慕配。

希盟提出安慕配,是想让彼此都退一步,让圆桌会议谈得一个大家都好的前景。也许,安华为了急着上位当首相,才会有慕克力当副首相的配套。

否则,应该是拥有最多议席的行动党担任副首相才是最真确的政策,理国条件。

因为,最多议席的政党向来是执政党的老大,过去是巫统掌控正副首相,以及各相关的重要部长职。

可在两年前的政治变天,希盟没有根据议席来分配内阁职务,而是由老马主导一切,仍老人家的爱好,由他编排了最多议席政党不是正副首相,而且只得几个勉强称职的内阁部长。

当时候的内阁编排,应该是安华还在监牢里头。老马得以横行天下,以其个人的看法来分配战利品。

而且,当时候的行动党也忘记了数十年的政治批评,马华当家不当权,在大选获得席位最多的时刻,又不敢争取正副首相职位。

即使,根据大选协议来说,行动党为了选前承诺,也即是马哈迪当首相,该党也得争取副首相。

但该党在获得几个部长后,在内阁又不敢反对老马政策,只好硬着头皮面对风光尴尬局面。

从过去的二十多个月份,老马的内阁只有老人家说了算,一切决定都是马哈迪跟大家说,我们是在希盟会议共同议决。

今天又看到老马跟大家说,给我半年的时间来纠正慕尤丁政府的错误,我再传位给安华。

尔后,再由安华担任首相,其公子慕克力担任副首相!笔者相信行动党这一次也没有争取该党的政治地位,而让最多议席的政党由最少议席的政党牵着鼻子走,再由这些各自为政的政客谋求执政的不公平分配。

要是希盟能再夺取执政权利,马来西亚将上演世界马戏团的搞笑剧场,由最少议席的政党领导三个大政党来治理国家,让全球再次改写“最老的首相”世界记录,马来西亚又红遍各地。

大风吹

小时候常玩大风吹,吹什么?

吹红衣服的,吹短裤的,吹所有人换位…

这种小孩子游戏相信在课堂已经没有人再玩,除了国会大厦的代议事,这些大人玩得不亦乐乎。

尤其高龄的老医生,还有许多许多的玩家,他们每天都喊,大风吹…吹青蛙换位。

唉!在民主政治制度的游戏下,请问您是如何看待换位,跳槽呢?

穿着民主选举的衣服,手握着某党派的旗帜,内心却飘扬着暧昧关系,他到底深爱着谁啊?

爱钞票,爱面子,爱高官厚禄,爱地位,爱自己,还是爱选民呢?

说穿了这些号称代表民主制度的国州议员,其实是爱自己啦!

难道公主会爱上青蛙,还是青蛙会爱上公主?两种不同世界的人,会相处在美满幸福快乐的生活吗?

尤其政治理念一直反反复复的政客,为了进入布城掌控权力,竟然跟仇人合作,几乎是“认贼作父”,将口中的魔鬼当成伙伴。

在政客口中得知,原来为了到达终点线,过去的贪污腐败分子只要归于门下,就即刻称谓好人,仿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对政客这种变脸,人民竟然给予全力支持,把霸权主义的前任给推上宝座,哈哈!

大风吹,吹什么?今天吹看官换位,你我他可以换成代议事,去厅堂吹冷气,享受高官厚禄…#

韩国瑜

台湾的市辖区市长韩国瑜成为了历史人物,也即是首位被人民罢免的长官。

笑纹我不懂宝岛政治,但对蓝绿多年来的斗争多少看懂一些。

而马来西亚的政党多年前也曾学习宝岛政党政治斗争精神,结果在308的大选成功攻下5州政权。

当时的人们也许都不了解为何街头巷尾的政说,也即是什么非政府组织的人站台跟你分享当前政治。

结果这些非政府组织的成员都成为高官,领了朝廷厚禄,转过头跟你说民主政治体制改革开放需要时间。

笑纹不需要画蛇添足,只不过是分享一下,政治游戏就是这样玩。

朝野政敌根据宝岛蓝绿阵营的手法夺取民意,成功获得选民爱意的政权,是真的办得了政事。

要是只会喧哗取宠,即使成功坐上宝座。可不懂装懂来欺诈人民,到最后还是会下台。

日前在韩国瑜事件,确实为民主制度的游戏敲响警钟。人民可以推你上台当官,人民也能拉你下台。

可宝岛的韩民主游戏却是东南亚第一,相信本区域从来没有如此玩过,更没有机会通过手中一票履行否决权。

韩国瑜是宝岛民主制度的象征,其意义非凡。但也会成为政党累试不爽,还是屡试不爽的手段。

也许宝岛政治不懂得马来西亚政治,他们只会用民主罢免,民主一票,但绝不了解马来西亚还有青蛙民主票选。

所以说,马来西亚政治大海啸是从宝岛台湾学习,如何崛起风波不断,如何制造舆论,如何不断抹黑政敌。

但宝岛议员就学习不成大马蛙功,更不懂大马是如何在民选制度下玩“妈妈杀”,今天不和你好,后天跟你做朋友,大后天又跟别人好。

结果韩国瑜成为民意测验器,而大马青蛙却成为世界笑柄。Malaysia Boleh果然是马哈迪的传奇世界,只有跳过来是自由民主,跳过去是叛徒出卖国家…

美丽的风景线

去年,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曾公开称,发生在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而今,这道“美丽的风景线”,又出现在了美国。
去年十一月美国的成百上千的人走上纽约布鲁克林街头游行示威,声讨纽约警方“暴行”,游行活动长达数小时。
今日的美国多座城市出现了抗议示威和冲突,包括纽约、丹佛、休斯顿、芝加哥、伊利诺伊、洛杉矶、加利福尼亚以及田纳西州孟菲斯等地。
从视频显示,示威人群破坏建筑物,警车,公共场所的。
美国总统特兰普表示,一些暴徒让他的记忆蒙羞,并要求国家警卫队维持次序。
他在推特写道,“哪里开始抢掠,那里就会开始开枪。”
这与他日前对于香港示威游行队伍的观点,有什么差别呢?
市民在敌对国示威游行是民主主义活动,可在你们的国家却是开枪对待的下场。
对于香港人要求,要是示威队伍没有以暴力,或破坏建筑物来说。这种游行活动,可视为争取民主自由主义的表示。
可多月前的大事破坏,汽油炸弹袭击,攻击路人的行为,破坏店铺,撬开商店的门户,再入内拿走商品。这还是和平示威吗?
推倒路障,攻击警察的暴力事件,又获得外国媒体政客的祝福。这一回的美国示威活动,也是这样混乱不堪,重击了社会商业活动。
佩洛西又如何看待这美丽的风景线啊!在其他国家的示威游行抗议活动,讲人权利益的你们,就会批评指正,大力弘扬公平民主自由主义。
可这问题发生在美国时,白人政府可有检讨一下,为何一个案的发生,就点燃了全国各地的火焰。
是讲人权的美国政府在执法必严的状态下,有着另一套的处理方式。还是创国数百年以来,世界警察叔叔只不过“大只讲”,自讲好话,美化自己,贬低其他国家。
奥巴马当选总统只是一台戏,让世人以为美国政府是公平对待每一个人,黑人也能当总统。
可事实上,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过火,点燃了被打压数十年的厌恨之焰,民主制度的国度只是一则谎言。

拉曼风波

前几年,当林冠英拿着拉曼拨款跟马华对着干,相信很多人都不敢苟同财政部长的处理方式。

拉曼学院的成立可以说是政治历史背景的产物,也是基于政治大环境的教育制度“改革”之悲哀。

拉曼成立于1969年,当时后的大学才那几所,在政治体制的教育制度,在瓜分蛋糕后,非我族类要踏入国立大学门槛高,许多华裔子弟都无法继续深造。

所以,数十年的学术资格只要读过几年书,你已经高人一等。只要拥有高中毕业,可成为公务员。即使是初中三毕业,也能踏入政府部门成为普通公务员。

大学毕业出来的,可说是龙凤呈祥,家里只要有人在大学毕业,就称为家族之光。

直到某年开始,社会名句说大学毕业就是失业。这时候的大学生毕业生,好比街坊邻里的路人比比皆是。

可拉曼学院的毕业生呢?他们的就业机会,还是非常抢手。只要这些拉曼生在实习期间,真正发挥拉曼精神。

拉曼生还未正式毕业,企业公司已跟实习生“定下”工作岗位说明书。也即是一旦你从校门走出来,欢迎你即刻过来上班。

但这对国立大学毕业生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意思啊!因为,国立大学毕业后的新人类都在等政府部门吸纳,等官企公司聘请,等国家企业管理体系纳入团队。

今天与你分享博文,是想让你了解拉曼生要顺利完成文凭课程,或者是学士学位认证,是一项不简单的任务。

拉曼学院从创校至今,成为成功人士不计其数,成为希盟部长的毕业生也好几位。这是拉曼学院的学术管理制度建设,也是多年来的教育培训体系的成功之处。

而马华公会只不过在非常时期,在与时任首相商议对策后,让执政为民的政党通过体制,为族群建立一个教育事业,为进不来国立大学的学生留下另一条升学管道。

几年前,看到时任财政部部长对着拉曼管理基金的影子打斗。笔者只能说可悲,为何他要剥夺了拉曼教育体制呢?

部长对于政党控制学院的说辞,证明了部长的思维狭窄,看不透自己的心魔。因为,部长“取消”拉曼的年度体制拨款,却继续拨款给予宗教学校。

难道部长不晓得宗教学校的管理层,是政党的月亮佬,和不同教义的党派吗?

也许时任财政部部长只想干掉心魔马华,而不是真正做到非政党制度的学府拨款,呵呵!

对于前任财政部部长的针对,笑纹不敢苟同。但对于这一次的政治宣布,个人觉得为何不是高等教育部部长宣布,而是另一个部长抢先说呢?

要是过去式的对于财政部部长针对,在看回这一次的交通部长政治说辞,以及前任副教育部长的观点,这些高官都是自圆其说,爱出风头,嘻嘻…

年兽

疫情不懂从那开始,有说是中国武汉哪里,又说是美国境内,也有说是阴谋诡计多端的细菌战争。

对于疫情从何而来,这是强国战略目标,欲将国际责任推卸给予其他国家。或者说本国是全球防范新冠肺炎症最好的国家。

这种好胜心强的领袖,说穿了只不过鸵鸟心态,遇到敌人将头躲在沙漠里。自己看不着敌人就没事了!

新冠肺炎是武汉肺炎吗?相信自己也搞不懂,全球大流行是不是全球肺炎球菌感染引起。

还是有心人自以为不是生产国就避开一切众生吧!Made in Malaysia是马来西亚国民的骄傲,Made in China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其实中国生产已属大流行,无论去到世界各地那角落,你买回来的纪念品都有机会是中国制造。

疫情属于哪个国家,笔者倒认为不是羞耻或荣耀。而是如何解决疫情才是最重要的政府议程。

中国在疫情最疯狂的时候,也既是春节前后期间。为了避免扩散肺炎细菌感染群,中国人民政府封城关闭道路,切断任何人群的联系,让彼此窝在家避难。

这与百余年前的哈尔滨鼠疫没两样,春节回家过年是大伙儿向往。可为了断绝鼠疫病菌入侵中国其他地方,伍连德上奏朝廷皇帝,请示汇报医务工作,获得了清朝末代皇帝的圣旨,火化尸体,封城断路。

尔后烧完病患的尸体后,伍连德让人民们放鞭炮庆祝过年,将疫情给驱赶。

而中国政府在此次的春节期间采取措施,或多或少也都是根据伍连德方式来消灭疫情。

马来西亚卫生部也是如此,新加坡政府也是类似的方案。

对笔者来说,这个疫情就如年兽番,曾大伙都回乡过年回家庆祝,就跟着你我他的脚步四处侵蚀性命。

早前,政府恐惧疫情上山感染游子,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清明”。孩子们也废了好大的口气才说服长辈们,今年在家祭拜祖先,明年才上山踏青履行孝道。

可政府又在上个星期给予复工作业,让大家以为行管法令规定已经结束。

这几天看到大道的交通拥挤,甘榜的车龙,超市的人龙,以及偷溜回乡的游子。年兽乘坐顺风车回到你家乡,跟着你到处拜年分细菌。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肺炎,就如此扩散各地区域。要是真的第三次疫情爆发,诺西山的每日金句良言,stay at home将是年兽的祝福语。

新冠肺炎入驻你的家,疫情入侵了社区,整个国家陷入病魔抗争困境…
疫情不懂从那开始,有说是中国武汉哪里,又说是美国境内,也有说是阴谋诡计多端的细菌战争。

对于疫情从何而来,这是强国战略目标,欲将国际责任推卸给予其他国家。或者说本国是全球防范新冠肺炎症最好的国家。

这种好胜心强的领袖,说穿了只不过鸵鸟心态,遇到敌人将头躲在沙漠里。自己看不着敌人就没事了!

新冠肺炎是武汉肺炎吗?相信自己也搞不懂,全球大流行是不是全球肺炎球菌感染引起。

还是有心人自以为不是生产国就避开一切众生吧!Made in Malaysia是马来西亚国民的骄傲,Made in China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其实中国生产已属大流行,无论去到世界各地那角落,你买回来的纪念品都有机会是中国制造。

疫情属于哪个国家,笔者倒认为不是羞耻或荣耀。而是如何解决疫情才是最重要的政府议程。

中国在疫情最疯狂的时候,也既是春节前后期间。为了避免扩散肺炎细菌感染群,中国人民政府封城关闭道路,切断任何人群的联系,让彼此窝在家避难。

这与百余年前的哈尔滨鼠疫没两样,春节回家过年是大伙儿向往。可为了断绝鼠疫病菌入侵中国其他地方,伍连德上奏朝廷皇帝,请示汇报医务工作,获得了清朝末代皇帝的圣旨,火化尸体,封城断路。

尔后烧完病患的尸体后,伍连德让人民们放鞭炮庆祝过年,将疫情给驱赶。

而中国政府在此次的春节期间采取措施,或多或少也都是根据伍连德方式来消灭疫情。

马来西亚卫生部也是如此,新加坡政府也是类似的方案。

对笔者来说,这个疫情就如年兽番,曾大伙都回乡过年回家庆祝,就跟着你我他的脚步四处侵蚀性命。

早前,政府恐惧疫情上山感染游子,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清明”。孩子们也废了好大的口气才说服长辈们,今年在家祭拜祖先,明年才上山踏青履行孝道。

可政府又在上个星期给予复工作业,让大家以为行管法令规定已经结束。

这几天看到大道的交通拥挤,甘榜的车龙,超市的人龙,以及偷溜回乡的游子。年兽乘坐顺风车回到你家乡,跟着你到处拜年分细菌。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肺炎,就如此扩散各地区域。要是真的第三次疫情爆发,诺西山的每日金句良言,stay at home将是年兽的祝福语。

新冠肺炎入驻你的家,疫情入侵了社区,整个国家陷入病魔抗争困境…
疫情不懂从那开始,有说是中国武汉哪里,又说是美国境内,也有说是阴谋诡计多端的细菌战争。

对于疫情从何而来,这是强国战略目标,欲将国际责任推卸给予其他国家。或者说本国是全球防范新冠肺炎症最好的国家。

这种好胜心强的领袖,说穿了只不过鸵鸟心态,遇到敌人将头躲在沙漠里。自己看不着敌人就没事了!

新冠肺炎是武汉肺炎吗?相信自己也搞不懂,全球大流行是不是全球肺炎球菌感染引起。

还是有心人自以为不是生产国就避开一切众生吧!Made in Malaysia是马来西亚国民的骄傲,Made in China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其实中国生产已属大流行,无论去到世界各地那角落,你买回来的纪念品都有机会是中国制造。

疫情属于哪个国家,笔者倒认为不是羞耻或荣耀。而是如何解决疫情才是最重要的政府议程。

中国在疫情最疯狂的时候,也既是春节前后期间。为了避免扩散肺炎细菌感染群,中国人民政府封城关闭道路,切断任何人群的联系,让彼此窝在家避难。

这与百余年前的哈尔滨鼠疫没两样,春节回家过年是大伙儿向往。可为了断绝鼠疫病菌入侵中国其他地方,伍连德上奏朝廷皇帝,请示汇报医务工作,获得了清朝末代皇帝的圣旨,火化尸体,封城断路。

尔后烧完病患的尸体后,伍连德让人民们放鞭炮庆祝过年,将疫情给驱赶。

而中国政府在此次的春节期间采取措施,或多或少也都是根据伍连德方式来消灭疫情。

马来西亚卫生部也是如此,新加坡政府也是类似的方案。

对笔者来说,这个疫情就如年兽番,曾大伙都回乡过年回家庆祝,就跟着你我他的脚步四处侵蚀性命。

早前,政府恐惧疫情上山感染游子,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清明”。孩子们也废了好大的口气才说服长辈们,今年在家祭拜祖先,明年才上山踏青履行孝道。

可政府又在上个星期给予复工作业,让大家以为行管法令规定已经结束。

这几天看到大道的交通拥挤,甘榜的车龙,超市的人龙,以及偷溜回乡的游子。年兽乘坐顺风车回到你家乡,跟着你到处拜年分细菌。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肺炎,就如此扩散各地区域。要是真的第三次疫情爆发,诺西山的每日金句良言,stay at home将是年兽的祝福语。

新冠肺炎入驻你的家,疫情入侵了社区,整个国家陷入病魔抗争困境…
疫情不懂从那开始,有说是中国武汉哪里,又说是美国境内,也有说是阴谋诡计多端的细菌战争。

对于疫情从何而来,这是强国战略目标,欲将国际责任推卸给予其他国家。或者说本国是全球防范新冠肺炎症最好的国家。

这种好胜心强的领袖,说穿了只不过鸵鸟心态,遇到敌人将头躲在沙漠里。自己看不着敌人就没事了!

新冠肺炎是武汉肺炎吗?相信自己也搞不懂,全球大流行是不是全球肺炎球菌感染引起。

还是有心人自以为不是生产国就避开一切众生吧!Made in Malaysia是马来西亚国民的骄傲,Made in China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其实中国生产已属大流行,无论去到世界各地那角落,你买回来的纪念品都有机会是中国制造。

疫情属于哪个国家,笔者倒认为不是羞耻或荣耀。而是如何解决疫情才是最重要的政府议程。

中国在疫情最疯狂的时候,也既是春节前后期间。为了避免扩散肺炎细菌感染群,中国人民政府封城关闭道路,切断任何人群的联系,让彼此窝在家避难。

这与百余年前的哈尔滨鼠疫没两样,春节回家过年是大伙儿向往。可为了断绝鼠疫病菌入侵中国其他地方,伍连德上奏朝廷皇帝,请示汇报医务工作,获得了清朝末代皇帝的圣旨,火化尸体,封城断路。

尔后烧完病患的尸体后,伍连德让人民们放鞭炮庆祝过年,将疫情给驱赶。

而中国政府在此次的春节期间采取措施,或多或少也都是根据伍连德方式来消灭疫情。

马来西亚卫生部也是如此,新加坡政府也是类似的方案。

对笔者来说,这个疫情就如年兽番,曾大伙都回乡过年回家庆祝,就跟着你我他的脚步四处侵蚀性命。

早前,政府恐惧疫情上山感染游子,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清明”。孩子们也废了好大的口气才说服长辈们,今年在家祭拜祖先,明年才上山踏青履行孝道。

可政府又在上个星期给予复工作业,让大家以为行管法令规定已经结束。

这几天看到大道的交通拥挤,甘榜的车龙,超市的人龙,以及偷溜回乡的游子。年兽乘坐顺风车回到你家乡,跟着你到处拜年分细菌。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肺炎,就如此扩散各地区域。要是真的第三次疫情爆发,诺西山的每日金句良言,stay at home将是年兽的祝福语。

新冠肺炎入驻你的家,疫情入侵了社区,整个国家陷入病魔抗争困境…
疫情不懂从那开始,有说是中国武汉哪里,又说是美国境内,也有说是阴谋诡计多端的细菌战争。

对于疫情从何而来,这是强国战略目标,欲将国际责任推卸给予其他国家。或者说本国是全球防范新冠肺炎症最好的国家。

这种好胜心强的领袖,说穿了只不过鸵鸟心态,遇到敌人将头躲在沙漠里。自己看不着敌人就没事了!

新冠肺炎是武汉肺炎吗?相信自己也搞不懂,全球大流行是不是全球肺炎球菌感染引起。

还是有心人自以为不是生产国就避开一切众生吧!Made in Malaysia是马来西亚国民的骄傲,Made in China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其实中国生产已属大流行,无论去到世界各地那角落,你买回来的纪念品都有机会是中国制造。

疫情属于哪个国家,笔者倒认为不是羞耻或荣耀。而是如何解决疫情才是最重要的政府议程。

中国在疫情最疯狂的时候,也既是春节前后期间。为了避免扩散肺炎细菌感染群,中国人民政府封城关闭道路,切断任何人群的联系,让彼此窝在家避难。

这与百余年前的哈尔滨鼠疫没两样,春节回家过年是大伙儿向往。可为了断绝鼠疫病菌入侵中国其他地方,伍连德上奏朝廷皇帝,请示汇报医务工作,获得了清朝末代皇帝的圣旨,火化尸体,封城断路。

尔后烧完病患的尸体后,伍连德让人民们放鞭炮庆祝过年,将疫情给驱赶。

而中国政府在此次的春节期间采取措施,或多或少也都是根据伍连德方式来消灭疫情。

马来西亚卫生部也是如此,新加坡政府也是类似的方案。

对笔者来说,这个疫情就如年兽番,曾大伙都回乡过年回家庆祝,就跟着你我他的脚步四处侵蚀性命。

早前,政府恐惧疫情上山感染游子,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清明”。孩子们也废了好大的口气才说服长辈们,今年在家祭拜祖先,明年才上山踏青履行孝道。

可政府又在上个星期给予复工作业,让大家以为行管法令规定已经结束。

这几天看到大道的交通拥挤,甘榜的车龙,超市的人龙,以及偷溜回乡的游子。年兽乘坐顺风车回到你家乡,跟着你到处拜年分细菌。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肺炎,就如此扩散各地区域。要是真的第三次疫情爆发,诺西山的每日金句良言,stay at home将是年兽的祝福语。

新冠肺炎入驻你的家,疫情入侵了社区,整个国家陷入病魔抗争困境…
疫情不懂从那开始,有说是中国武汉哪里,又说是美国境内,也有说是阴谋诡计多端的细菌战争。

对于疫情从何而来,这是强国战略目标,欲将国际责任推卸给予其他国家。或者说本国是全球防范新冠肺炎症最好的国家。

这种好胜心强的领袖,说穿了只不过鸵鸟心态,遇到敌人将头躲在沙漠里。自己看不着敌人就没事了!

新冠肺炎是武汉肺炎吗?相信自己也搞不懂,全球大流行是不是全球肺炎球菌感染引起。

还是有心人自以为不是生产国就避开一切众生吧!Made in Malaysia是马来西亚国民的骄傲,Made in China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其实中国生产已属大流行,无论去到世界各地那角落,你买回来的纪念品都有机会是中国制造。

疫情属于哪个国家,笔者倒认为不是羞耻或荣耀。而是如何解决疫情才是最重要的政府议程。

中国在疫情最疯狂的时候,也既是春节前后期间。为了避免扩散肺炎细菌感染群,中国人民政府封城关闭道路,切断任何人群的联系,让彼此窝在家避难。

这与百余年前的哈尔滨鼠疫没两样,春节回家过年是大伙儿向往。可为了断绝鼠疫病菌入侵中国其他地方,伍连德上奏朝廷皇帝,请示汇报医务工作,获得了清朝末代皇帝的圣旨,火化尸体,封城断路。

尔后烧完病患的尸体后,伍连德让人民们放鞭炮庆祝过年,将疫情给驱赶。

而中国政府在此次的春节期间采取措施,或多或少也都是根据伍连德方式来消灭疫情。

马来西亚卫生部也是如此,新加坡政府也是类似的方案。

对笔者来说,这个疫情就如年兽番,曾大伙都回乡过年回家庆祝,就跟着你我他的脚步四处侵蚀性命。

早前,政府恐惧疫情上山感染游子,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清明”。孩子们也废了好大的口气才说服长辈们,今年在家祭拜祖先,明年才上山踏青履行孝道。

可政府又在上个星期给予复工作业,让大家以为行管法令规定已经结束。

这几天看到大道的交通拥挤,甘榜的车龙,超市的人龙,以及偷溜回乡的游子。年兽乘坐顺风车回到你家乡,跟着你到处拜年分细菌。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肺炎,就如此扩散各地区域。要是真的第三次疫情爆发,诺西山的每日金句良言,stay at home将是年兽的祝福语。

新冠肺炎入驻你的家,疫情入侵了社区,整个国家陷入病魔抗争困境…
疫情不懂从那开始,有说是中国武汉哪里,又说是美国境内,也有说是阴谋诡计多端的细菌战争。

对于疫情从何而来,这是强国战略目标,欲将国际责任推卸给予其他国家。或者说本国是全球防范新冠肺炎症最好的国家。

这种好胜心强的领袖,说穿了只不过鸵鸟心态,遇到敌人将头躲在沙漠里。自己看不着敌人就没事了!

新冠肺炎是武汉肺炎吗?相信自己也搞不懂,全球大流行是不是全球肺炎球菌感染引起。

还是有心人自以为不是生产国就避开一切众生吧!Made in Malaysia是马来西亚国民的骄傲,Made in China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其实中国生产已属大流行,无论去到世界各地那角落,你买回来的纪念品都有机会是中国制造。

疫情属于哪个国家,笔者倒认为不是羞耻或荣耀。而是如何解决疫情才是最重要的政府议程。

中国在疫情最疯狂的时候,也既是春节前后期间。为了避免扩散肺炎细菌感染群,中国人民政府封城关闭道路,切断任何人群的联系,让彼此窝在家避难。

这与百余年前的哈尔滨鼠疫没两样,春节回家过年是大伙儿向往。可为了断绝鼠疫病菌入侵中国其他地方,伍连德上奏朝廷皇帝,请示汇报医务工作,获得了清朝末代皇帝的圣旨,火化尸体,封城断路。

尔后烧完病患的尸体后,伍连德让人民们放鞭炮庆祝过年,将疫情给驱赶。

而中国政府在此次的春节期间采取措施,或多或少也都是根据伍连德方式来消灭疫情。

马来西亚卫生部也是如此,新加坡政府也是类似的方案。

对笔者来说,这个疫情就如年兽番,曾大伙都回乡过年回家庆祝,就跟着你我他的脚步四处侵蚀性命。

早前,政府恐惧疫情上山感染游子,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清明”。孩子们也废了好大的口气才说服长辈们,今年在家祭拜祖先,明年才上山踏青履行孝道。

可政府又在上个星期给予复工作业,让大家以为行管法令规定已经结束。

这几天看到大道的交通拥挤,甘榜的车龙,超市的人龙,以及偷溜回乡的游子。年兽乘坐顺风车回到你家乡,跟着你到处拜年分细菌。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肺炎,就如此扩散各地区域。要是真的第三次疫情爆发,诺西山的每日金句良言,stay at home将是年兽的祝福语。

新冠肺炎入驻你的家,疫情入侵了社区,整个国家陷入病魔抗争困境…
疫情不懂从那开始,有说是中国武汉哪里,又说是美国境内,也有说是阴谋诡计多端的细菌战争。

对于疫情从何而来,这是强国战略目标,欲将国际责任推卸给予其他国家。或者说本国是全球防范新冠肺炎症最好的国家。

这种好胜心强的领袖,说穿了只不过鸵鸟心态,遇到敌人将头躲在沙漠里。自己看不着敌人就没事了!

新冠肺炎是武汉肺炎吗?相信自己也搞不懂,全球大流行是不是全球肺炎球菌感染引起。

还是有心人自以为不是生产国就避开一切众生吧!Made in Malaysia是马来西亚国民的骄傲,Made in China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其实中国生产已属大流行,无论去到世界各地那角落,你买回来的纪念品都有机会是中国制造。

疫情属于哪个国家,笔者倒认为不是羞耻或荣耀。而是如何解决疫情才是最重要的政府议程。

中国在疫情最疯狂的时候,也既是春节前后期间。为了避免扩散肺炎细菌感染群,中国人民政府封城关闭道路,切断任何人群的联系,让彼此窝在家避难。

这与百余年前的哈尔滨鼠疫没两样,春节回家过年是大伙儿向往。可为了断绝鼠疫病菌入侵中国其他地方,伍连德上奏朝廷皇帝,请示汇报医务工作,获得了清朝末代皇帝的圣旨,火化尸体,封城断路。

尔后烧完病患的尸体后,伍连德让人民们放鞭炮庆祝过年,将疫情给驱赶。

而中国政府在此次的春节期间采取措施,或多或少也都是根据伍连德方式来消灭疫情。

马来西亚卫生部也是如此,新加坡政府也是类似的方案。

对笔者来说,这个疫情就如年兽番,曾大伙都回乡过年回家庆祝,就跟着你我他的脚步四处侵蚀性命。

早前,政府恐惧疫情上山感染游子,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清明”。孩子们也废了好大的口气才说服长辈们,今年在家祭拜祖先,明年才上山踏青履行孝道。

可政府又在上个星期给予复工作业,让大家以为行管法令规定已经结束。

这几天看到大道的交通拥挤,甘榜的车龙,超市的人龙,以及偷溜回乡的游子。年兽乘坐顺风车回到你家乡,跟着你到处拜年分细菌。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肺炎,就如此扩散各地区域。要是真的第三次疫情爆发,诺西山的每日金句良言,stay at home将是年兽的祝福语。

新冠肺炎入驻你的家,疫情入侵了社区,整个国家陷入病魔抗争困境…
疫情不懂从那开始,有说是中国武汉哪里,又说是美国境内,也有说是阴谋诡计多端的细菌战争。

对于疫情从何而来,这是强国战略目标,欲将国际责任推卸给予其他国家。或者说本国是全球防范新冠肺炎症最好的国家。

这种好胜心强的领袖,说穿了只不过鸵鸟心态,遇到敌人将头躲在沙漠里。自己看不着敌人就没事了!

新冠肺炎是武汉肺炎吗?相信自己也搞不懂,全球大流行是不是全球肺炎球菌感染引起。

还是有心人自以为不是生产国就避开一切众生吧!Made in Malaysia是马来西亚国民的骄傲,Made in China则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其实中国生产已属大流行,无论去到世界各地那角落,你买回来的纪念品都有机会是中国制造。

疫情属于哪个国家,笔者倒认为不是羞耻或荣耀。而是如何解决疫情才是最重要的政府议程。

中国在疫情最疯狂的时候,也既是春节前后期间。为了避免扩散肺炎细菌感染群,中国人民政府封城关闭道路,切断任何人群的联系,让彼此窝在家避难。

这与百余年前的哈尔滨鼠疫没两样,春节回家过年是大伙儿向往。可为了断绝鼠疫病菌入侵中国其他地方,伍连德上奏朝廷皇帝,请示汇报医务工作,获得了清朝末代皇帝的圣旨,火化尸体,封城断路。

尔后烧完病患的尸体后,伍连德让人民们放鞭炮庆祝过年,将疫情给驱赶。

而中国政府在此次的春节期间采取措施,或多或少也都是根据伍连德方式来消灭疫情。

马来西亚卫生部也是如此,新加坡政府也是类似的方案。

对笔者来说,这个疫情就如年兽番,曾大伙都回乡过年回家庆祝,就跟着你我他的脚步四处侵蚀性命。

早前,政府恐惧疫情上山感染游子,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清明”。孩子们也废了好大的口气才说服长辈们,今年在家祭拜祖先,明年才上山踏青履行孝道。

可政府又在上个星期给予复工作业,让大家以为行管法令规定已经结束。

这几天看到大道的交通拥挤,甘榜的车龙,超市的人龙,以及偷溜回乡的游子。年兽乘坐顺风车回到你家乡,跟着你到处拜年分细菌。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肺炎,就如此扩散各地区域。要是真的第三次疫情爆发,诺西山的每日金句良言,stay at home将是年兽的祝福语。

新冠肺炎入驻你的家,疫情入侵了社区,整个国家陷入病魔抗争困境…

惊魂过年

早前,行管刚开始,政府限制了人民所有的活动大家一律都得留在家里。

只有前线作战的义务人员和军警,还有食物链的行业必须不停作业。

刚开始的哪几天,人民还不适应在家发呆的生活。很多人都在骂政府小题大做,害到大伙都疯癫呆家。

行管期间,老人家都会问起清明节扫墓祭祖事宜。可政府的法令规定,不允许任何宗教信仰活动,是以大家都在家跟神主牌说,明年才上山祭拜了!

这一次清明时节,让很多人都觉得扫墓祭祖是让游子回乡探亲访友,是一种温馨感人的节日。

可政府一纸号令之下,疫情又是高峰期,想上山扫墓也都无可奈何,回乡祭祖也是打消念头了!

没想到政府在斋戒月期间,放宽限制,让人们可以申请回到公司上班赚钱养家糊口过活。又说什么不可以回乡过年…

也许政府没想到这个缺口让人们想乘机回乡探亲,尤其是关闭太久的疯人,呵呵!

就不懂行管的制度,为何一时方得太松散。让大家都以为20人的集会可以,为何一对一的剪头发不行 。

可以在回教堂念经,又说这个不行,哪个不行。其实政府部门自己也不行啊!

卫生部的建议,政客不以为意。诺西山的劝告,部长当着耳边风。病毒专家的分享,政客当着放屁。

结果大学生回乡,把病毒带回老家。孕妇回乡生孩子,也成为确诊病例。这时政府才说,任何回乡都不允许。

要是根据卫生部门的建议,笔者认为复工作业应该是可以进行。但需要有全套作业指导,业者也得注意条例甲乙丙丁…

可越州“约会”探情人应该是不可行,或者说这时刻还不是谈情说爱的空档期。或者说,想约爱人亲亲抱抱,请稍安至六月尾。

政府这一次的模棱两可,让友族觉得回乡过年是可行的偷渡。却没想到,这一回程却惊魂夺魄。只要一个不小心的感染,就会祸害家人,送亲人上路…#

血统趣味

拥有华人血统的马来西亚人到底有几多?从报章知悉的名人既有…

国家元首后东姑阿兹莎阿米娜坦言,她对自己身上流着来自广东黄姓殷商的血脉感到相当自豪,更期盼有一天能到中国广州寻根!

总警长阿都哈密,母亲是华人。前霹雳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的母亲,也是华人。前内政部长拿督诺嘉兹南,和前教育部长马智理的母亲也是。

前部长沙拉胡丁的母亲是华人,自小被巫裔领养。安华的前助理赛夫,外婆是华裔。对此他表明自己不是种族主义的人。

对此拥有华裔血统,你到底有什么见解?

在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我们真的需要重视这种血缘关系吗?

在509大选胜利后,当上财政部长的林冠英跟人民说,他是马来西亚人。

但报章每一次对于新人当官,尤其是拥有华人血统的高官都是大事报道。

当红卫生部总监诺西山,刚刚坐上吉打州务大臣的山努西也是这样的人。

笑纹认为拥有华人血统没什么意思,倒是这些官爷是如何看待马来西亚多元文化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国家元首后多次的中庸观点,让人民爱戴。

教育部长马智理的功绩卓著吗?当他坐上部长宝座时,华社对于他的血统拥有,歌颂几回。认为他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高官,会做出一番大事业。哈哈!

哎呀!笑纹几乎忘了前首相伯拉,前祖籍来自海南省,亲戚还在海南岛屿。

还有,还有,还有领国的国王祖籍姓郑,第九任泰皇郑固,现任泰皇郑冕。

前首相他信,英乐兄妹的高祖父则是广东省梅州丰顺县丘志勤。现任副首相巴逸也曾说过,我也有华人血统。

所以说,拥有华裔血统是政治说辞,在需要的时候,尤其大选找票源时。或者是,当高官上任,华文报纸的头条新闻所需,呵呵!

而我王孙文来自哪里呢?我祖籍福建省,南安县,二十二都,丰州双溪口,双溪乡…出生于大山脚医院,从小在山脚下成长,就读于日新学校,在日新幼稚园两年,日新小学A校六年,日新中学六年,政府考试SPM国文不及格,留级一年。尔后到吉隆坡高读几个月,就在1988年4月听从家族老大的劝告分享,来到了吉打州笨筒县道解埠打工,尔后换了好几家米较,至今已32年1个月。

笑纹肯定拥有华裔血统,从槟城猪到吉打牛,迷迷糊糊了52个年头,做不了大事,办不好小事。此生疯疯癫癫度日,青青菜菜打发时间,读书时在班睡觉,却当了华校董事长十余年,你说好笑?

我还是我

对于最尊贵的州务大臣来说,法定签署无法获得正式用途,还是早上签署给甲,下午签署给乙。

作为曾与他并肩作战夺回失去政权的笑纹来说,他是不是曾签署给甲乙丙丁啊!

想问他一下,二月尾的政治游戏中,签署了几次?或者说,其同僚们签署了多少次?

记忆好的人会想起二月二十多号起的每一天,每一早,午,晚都有着政治记者会。

希盟一时全力支持老马,一时又支持安华,一时又支持回老马,一时又支持回安华。反反复复好多次,每一天都不一样,报纸的头条晚报和日报都换来换去。

或者说,希盟各党领袖早上都签署协议书,可吃了午饭又讲不同的话,吃晚饭时又好像讲回早上的协议。可宵夜还没吃完,又再有新的定义。

回想起老马几乎拉拢了各党派人马当其内阁前线,大家各司其职,不分朝野上下左右,一起为国效力。

可突然发现同僚好像不支持,政敌又回去对敌阵营。过了几个时辰,政敌又说支持你,只要内阁没有谁就行。

那时候看到老马的讲话,整个国会议员的222数字好像掌握中,就差没什么就大团圆了!

选贤与能是什么逻辑,可老马几乎成功了啊!

可在朝野政党领袖的考虑下,又觉得这样的大团结一致将是一马政府。就是老马一个人就瓜分了整个实力,大家都得听他说…

即使全体议员见了国家元首后,皇上还没解开答案,安华和老马都说…获得大多数的支持。

可没想到希盟一分为二,给了老马数十票,也给了安华数十票,剩下的巫统和月亮佬数十票给了黑马慕尤丁吗?

在皇上见了各党老大后,衡量标准的处理方式。就委任了第三人为首相,这是希盟后悔莫及,以总数来跟人民群众说,我俩最多票。

那时候的法定签署合同,是不是如小马说的,早上一张,下午一张,到底那一张才是真正的签署啊!

对小马来说,我还是大臣。只要议会没有足够的多数票倒我…唉哟!哟!哟!

小马是不是想要数年前的翻版故事,当时的苏丹就是问了36州议员,同僚没给票,却得到敌对势力的票。

可少了火箭仔的两票,黯然离开州行政大厦。

这一次的票数也是一种特殊意义,已不是同僚的火箭仔支持小马,同党的同志却离家出走,还多了两个前同僚也走人。

最可悲的事是行政议员走了三个,行政议会还是行政议会吗?小马永远是小马,只在吉打州结盟的火箭仔和公正佬会是火箭仔和公正佬吗?

万一有变数,我还是我这句话将是未来的宣言,呵呵!

从小就是疯子
脾气暴躁如雷

曾经拿刀追人
喊砍喊杀没得手

做事没什么好处
办事一切都是这样

混世数十年
现实这些年

只想在有生之年
最好一个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