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由得你决定

与老友闲谈。。。

你这一次的转变,根本就是没有更适合的人,你才有机会啊!

唉!从哪走出来,在哪打了三十余年,换了七剑,还得挥剑杀敌,没有选择,就能硬硬度。

即使内心跟我说,今天终于姓王了,可为何不能高兴起来呢?

接受不是逆来,而是让阿公事业有一个喘气机会,看看自己是不是能改变自己,让一个病入药膏的公司得以恢复健康,唉~

从心开始

过去这些年,疯癫度日过日子,自己总是觉得逍遥自在就行了!

人们对于笑纹有什么看法,那是你的个人意见,我依旧是我。

也许说,我很有钱是我的高傲。可你懂吗?去到裁缝店,师傅跟你说,自己来啊!去到车子维修店,技工跟你说,你自己来啦!去到饭店,老板跟你自己来啊!

我就样解决自己,你帮我解决车子,我给钱了事!你帮我做裤子,给钱了事!你煮一餐给我吃,给钱了事。。。

钱不是万能,没钱也万万不能。。。但你可有想过吗?有钱未必是无敌,你的收入再多也无法填补心灵空隙。你有再多的钱,没有温馨的家园,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教道德,没有一个系统管用的生意方针。

再多的钱,也无法解决你的困挠啊!只有,从心开始,你才是一个成功的人啊!

AES

不驾超速,怕它吗?一个不守法的人,跟其口中的贪污腐败没两样啊!

对于日前的新闻,许多读者对于它被人破坏,感到兴奋非凡,觉得破坏王是替天行道,为人民解困,你心里是不是也是这样想,哈哈!

高速大道的时速是专家研究后,制定下来,什么样的道路限制多少?这是国际道路规矩,也是执行道路法律的他们依以为规。

可在人们以赶时间,驾110时速打瞌睡,就是不愿根据有关当局的规定驾驶。还说,警察爱吃钱,交通局官员设下陷阱,让人民口袋破洞消财。

这种人比比皆是,你我他都差不多一样,我只是驾快一点,时速115,只看短讯一眼,只听一个紧急来电。没想到警察竟然躲在天桥底下偷看,赖我吃死猫!

过去的笑纹也是这样想法,直到有一次载送卫生部长蔡锐明,一上车他就系带安全带,笑纹奇怪地问:“你怕警察么?”

“没想到他回答这一句话,我系带安全带是关系我自己的性命,一旦遇到车祸意外,坐在后座的我最容易受伤。”

他还说,人们很奇怪,政府规定一些条规,就是以民为本。但“为何”引起人民不满呢?而且,驾车不可以用手机,是怕你讲电话讲到忘了自我。驾驶看讯息,你以为你是二郎神,磕头还长一粒眼睛吗?

打从数年前的那一次,上车系上安全带已成为习惯,不接听来电也训练有素了!只是停在交通灯前等待时,总爱低头看讯息。这个不好的习惯,至今仍改不来。

手机讯息异响,就让我变成挂牌公司大老板,怕来不及回讯就失去商机。相信这也是许多人的弊病,当红灯转绿,前面的车子依然故我,让后面的车队动弹不得。

今日不懂那个家伙铲除“雅姨爱”,协助“犯罪”的飞车异族脱罪,在想上面第一句,你怕什!

作为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遵守法律人类,不吃钱,又不会给钱,也根据一切规矩做人,从自己开始做好一个人,也教导下一代做好一个人。改朝换代相信只是一个幌子,不然就看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的政客,一旦执政为官,说话得官腔,做事得官僚,嘻嘻!

买醉

喝酒是一种生活享受,对吗?

对于不喝酒的人来说,这是精神孽待,对身体不好,是傻瓜做的事!

可对于买醉的人来说,醉丝丝是美丽人生,醉倒是坏事咯!

所以嘛!要喝酒就得学喝酒的艺术,喝得潇洒,醉得逍遥自在。。。。

而另一把

做了那么久的工,换了七八间工厂,这一次应该是最后一站吧!

日前在纸上画了一笔时,有人告诉笑纹。。。

其实很简单,做好本分,做好家族本意,这就是“而另一把”。

正念减压

日前在华乐音乐营活动期间,来了一位博士讲解静下来,还没听讲,就觉得他来干嘛!

身为工委会主席,但又得团队成员安排部署,还是觉得怪怪,他何方神圣?

他说,人必需觉察自己的情绪,由正念静下来。他说念字写法是今心,也即是今天的心啊!

情绪是过去和未来,当你很烦,你自己必须捉“自己”回来现在,也即是当下。让自己坐下来感受脚踏实地,感受呼气,吸气,身体的温度,再感觉心跳。

当你感受了呼气,吸气,心跳,你是不是回来了!

我是。。。我感受,我必须静下来,听一下心灵的主人在说什么。过去,笔者觉得宗教信仰是引导人跟祂说话,有事情时就可以跟祂说,你的心里话。

今天的静下来,笔者认为人类应该很久没与心灵深处沟通交流,差一点被繁忙的工作事务绑得透不过气。总觉得很烦,很烦,很烦…

就在你的情绪捆绑着过去与将来,你如何才能静下来呢?让自己从情困“脱离”,让自己的思维停一下,让自己的心灵听一下,你的呐喊~我需要静一下!

宁静就是放下现在的想法,想做,或说胡思乱想。吃饭用餐不知所味,与友相聚不知所谓,做什么魂不附体,你到底是一物二用,还是比挂牌上市的大老板还忙呢?

要是你时常当失魂鱼,不懂游来游去干嘛!现在就试一试练习三个呼吸法,一专注呼吸,二吸气呼气放松身体,三吸气呼气,想一想现在什么最重要?要做什么?

好好呼吸是让你回来当下,感觉呼吸,认真呼吸,闭上眼睛,再仔细呼气吸气。当你感觉到了自己脚踏实地,坐在椅子上,周围空气的感觉,耳朵听到心灵深处的言语吗?

对笔者来说,越想越生气,越看越不过瘾,就想一拳挥过去。可老师说,深呼吸,回到我是我,静一下,你就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烦死了呢?

不要想,又要想,还在想,这是思考模式,强烈情绪,跳出生气。那就深呼吸,呼气吸气,放慢心情,从哪抽离出来…

记得哦!当你想不开时,坐下来,闭上眼睛深呼吸,再呼,再吸,在感觉衣服的温度,四周的温度,听一下呼吸,想一下心跳,你是不是回来当下了!

嘻哈政治

看到以下故事,我想起有人引哈迪入华社,投月亮一票就是投火箭一票,投改过自新的月亮等,后来骂月亮骂到今天还推给别人吃死猫。他还叫人吴三桂,他当之无愧。

吴三桂,明崇祯时为辽东总兵,封平西伯,镇守山海关。1644年降清,引清兵入关,被封为平西王。1661年绞杀南明永历帝,1673年叛清,发动三藩之乱,并于1678年农历八月十七夜病死。

在政治海啸至今,与回教党藕断丝连的政党,除了巫统外,就是当下的行动党和公正党吧!但今天对着骂,又跟他组成联合政府,这不是大笑话,则是骗话,政治谎言,为了政治目的,不择手段,对吗?

看到华社在骂卖华,马华是几时卖掉一个华人呢?何况这些年来,与合作伙伴签下了备忘录的林神,可否检讨被忘路是有着355解药呢?

今天又说他人是吴三桂,殊不知自己是无善跪异族吗?爱讲就说,讲了又忘了,尤其对于数十年的政治大恶魔来选择漂白,对于在意霸权政治的人们,你怎么说?

为了马来西亚将来,我们只有跟熟悉的魔鬼合作,就算他是杀父仇人,为了迈向布城,你我他只有服下遗忘药剂,呵呵!

奶粉咖啡可可因

奶粉造假个案,让笑纹想到了咖啡店的Nescafe和Milo,执法单位也得全面检查“卖”假Nescafe和Milo的奸诈商,对吗?

茶室小二:先生小姐,你们两个要喝什么水?
笑纹:我要Nescafe冰。
茶室小二:先生,好的!美女呢?
美女:给我Milo热一杯,谢谢。
笑纹:浓香一点噢!
茶室小二:好,好,Nescafe冰,Milo热。

茶室小二送饮料,放在桌上时,笑纹和美女忙着吃饭,没立刻喝。放到杯里的冰块溶化,整个杯子湿漉漉,顺手夹吸管喝了一口,觉得味道怪怪,少了什么!

笑纹:啊峇,请问这是什么水啊?
茶室小二:Nescafe冰,还记得老闆你吩咐的浓香啊!
笑纹:是吗?可为何味道不是记忆中的味觉,是不是咖啡头手搞错了!
茶室小二:没有啊!我可是亲眼看着咖啡头手在Nescafe罐子盛两茶匙粉末,还要求头手多放一点咖啡粉。
笑纹:是吗?味道不是对称,就是有点怪怪。
茶室小二:噢!Nescafe罐子盛放一定是咖啡豆粉,骗你做什么?

这时美女喝了一口饮料,皱眉头问:请问这是美禄吗?
茶室小二:对啊!也是从美禄Ting盛出来,有问题吗?
美女:味道好像其他商标,头手没搞错吧?
茶室小二:都说了,美禄Ting啊!难道是雀巢咖啡珍吗?

笑纹:兄弟,会不会看错罐子,还是厂家进错袋子?
茶室小二:绝对没有,你不要乱乱说。
美女:会不会跟南马奶粉个案一样,有心人偷换呢?

碰巧茶室老闆走过来,笑称:世道虽难赚,我们不会偷换咖啡粉末,不信的话,请你到后面检查罐子是不是美禄和雀巢咖啡。

笑纹:罐子当然是真的,粉末我们哪懂?
美女:老闆,做生意要有良心,赚钱也得有道德。
老闆:都跟你们说,罐里的粉末肯定是咖啡豆和可可豆,咖啡店哪懂得偷天换日,将里边的粉末换掉。难道我们想做奸商吗?

写到这,读到此,看官有什么感想?雀巢咖啡变了样,美禄公司为了薄利多销,竟然胆大包天跟旗下产品开玩笑,为了那一点薄利多销,砸坏自家生意,唉!

还钱再说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打从创设到今天,被大学生拖欠了多少钱?相信在网上应该找得到,也能从部长回答国会议员提问时,被记者广泛报道,众人皆知啊!

可为何高等教育部长一再而三呼吁受惠者要记得还钱,这是什么逻辑思维啊?

还记得多年前的安华语录,只要民联执政,政府会取消此项基金还贷系统,你们不需要再还钱,对吗?

当政客为了选票,将借贷记账法给更改游戏规矩,这与岛屿老大口舌一样。我们可以改变游戏规矩,可这是教导借贷人做一个失去信义的大学生啊!

当我们签署高等教育基金时,是不是觉得日后务必履行职责,有借有还,做一个上等人。这与阿窿口号一样,要借不还下等人,不还就等红漆追上门咯!

做人做事其实很简单,借钱还钱天经地义,难道你以为政府钱就不用偿还吗?

其实“不用换”是多年以来,街坊邻居在传的讯息。大家在误讯中成长,都觉得跟政府借贷,不还也无所谓。直到最近要飞出国,被移民厅阻止,破口大骂政府外,你到底觉悟了贷款制度没?

把贪污腐败与不还贷款挂钩,你岂不是比贪官污吏更无赖?他们可以吃钱,为何我必须每个月偿还债务呢?

要把官员吃钱与自己无赖行为相对来说,这与执法人员接受你给贿赂金一样咯!自己做错不承认,还故意与贪官一样腐败变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