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的孩子最乖?

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 下午二时十二分

光华日报 异言堂

日前,在家长投诉后,处理了求学管道事宜后,觉得现今天下父母心不同往日。

他们谓孩子在学校受到不公平,和偏差对待,导致孩子被学校“无理”开除了。

孩子们也强调数位老师的态度有问题,教学法不妥,以及面对学生有苛求的面貌。

笔者好奇学校是否已掉入无可救药的境界,还是学生对于学校的要求过甚?

把权力交给老师

在笔者未踏入学校求证时,曾思考身为学生的我们是如何渡过童年,又如何避开老爸的盘问,和老妈的追打呢?

在以前的求学日子,身为学生的我们一旦被学校定罪,还是被老师责骂,你敢回家投诉吗?我想老爸已经拿着藤条在大厅等着你回来吧。

那时候的家长把权力交给老师,无论你有什么天大解释和理由?就只有学校的师长理念绝对。

不管你是被老师责骂,还是鞭打?你肯定回到家再被伺候多一次。

而今,如此的情景大江东去,师长的权威跟着风而去,尊师重道何去何从?

孩子在学校有问题发生,家长很多时候则一味怒骂校方和责怪老师,曾几何时他们检讨孩子的行为?思考自己的家庭教育“程度”?

断送儿女前途

没家教的孩子是我们自己的孩子吗?没有礼貌的学生是我们的儿女吗?或许,是时候让家长“检讨与回顾”本身的态度,宠爱孩子可是自己把骨肉送上绞台的道理。

每逢孩子回来投诉老师时,你可知道儿女如何“激发”师长的怒气?

每当儿女告知老师无力教导时,是否教导手法太严肃所致?

“过分纵容孩子,导致他无法无天,成天惹是生非,无法悉心努力求学。”

这不是教导他做人的道理,而是亲自断送了儿女的前途,让他们步上人生不归路。

请三思啊!有“孝道”的家长们。

in 未分类 | 0 Words

道歉有用吗?

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特別官員拿督納西爾沙法日前的說辭引起很大的政治風波,他在現場還想解釋其原意卻不被接收,最後他“被逼”道歉了事。

首相身邊人馬說話應該謹慎,而不是像“市井”人民出口成章。

納西爾沙法是自己“想”道歉,還是被“勸告”道歉呢?而且,道歉能修補被他損壞的全民情意結嗎?

我們不曉得納西爾沙法的族群想法如何?只可惜,在各族生存數十年,或百年來的情意結已被乞丐和豬仔打入地獄。

他自我膨脹主義的看法,能得到友族們的認同嗎?還是,其沙文主義的思想就是貴族拐杖文化的產物。

在我國獨立五十餘年後,在政府單位竟還有如此狹窄主義的官員,看來我國要進入“一個馬來西亞”的路途善遙遠。

不管,首相堅持一個馬來西亞,還是全民政府?首相的心意是不是其政府的執行方針,還是淪為宣傳口號而已。

看來,首相要真正落實一個馬來西亞,他必須讓其族群學到“認同和放下”,如此各族的互相尊重才能成行。

假如友族仍執意維護“唯我獨尊”,全民的定義只好拋入垃圾桶,各族團結融洽社會生活只能在紙上談兵。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