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尼士

从509大选至今,好多代议事不小心走失了!第十场的补选是选举程序出了问题,被法庭宣布不合法,让朝野政党再次扛上。

从早期的补选,希盟赢了好多次,在执政一段日子后,当人民发觉当下比期待有差距时。在看回过去的国情,与现实的执政,你我他都唉!

当人们对于当下唉声叹气时,又看到台上的政客不断美化自己的政策,说我们做了那么多好的政策,你们必须要有耐心等待美好的一天。

也有好多的政客一直跟你说,我们尽力了,只不过前朝太烂…借口一个又一个,理由比猪油还油腻。

当这些台上的政治工作者不断推卸责任,将做不到的尴尬丢给前朝,每一天都是推…推…推…

就在部长推卸…推卸…推卸…人民就看到不敢当的部长,拿着厚綠跟你说,前朝,前朝,前朝…

就是部长的推卸,让后期的补选一输再输,就不懂内阁成员可有讨论过败选的主因。

就如今晚安华说了…“如果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后果会很严重。看来(民怨)已经蔓延到全国。”

疯狂校鞋

老马代了教育部长,在日前发布了一个决定,让学生的腿下可以多姿多彩。

老人家说,他重回教育部的这个决定是唯一代职的议决案,其他教育政策暂时没有定夺。

他这个宣布让前任部长觉得不是味道,也让厂商,商家,家长,学生,老师…晴天霹雳吧?

前任的兴致勃勃,让鞋厂血本无归,也让民众舆论哗然,吓死宝宝。更让学生脚上穿着有了黑白配,黑黑配,白黑配,至于白白配几乎走入历史。

没想到老马的突热想起,关闭的鞋店是不是可以重新做生意呢?

停顿的白色生产线是不是得以延续下去?突然得意洋洋的黑色系列是不是陷入悬崖…鞋厂的色素存档会不会彩虹般涌现。

要是首相找到真正的教育部长,这个家伙又觉得白鞋才是真正鞋子,那么鞋柜岂不是堆满红青黑白的校鞋…唉!

原来让学者打理教育政策,不只是让鞋子乱七八糟。让政客管理教育部,也是一种灾难。难怪独立至今的教育改革发展,换了一个又一个教育部长,学识领域不止越来越糟,学生的素质在妙想天开的部长管理下,教育改革去了荷兰,也找不到学习的原理,呵呵!

快乐的教学,舒适的学习,愉快的学生,负责任的老师,在教育部长的折磨下…黑白来期待了什么?

当老马回锅当相,老人家就想在教育部重新执鞭,再次履行想当年的宏愿幻想…

可在那些日子,委任部长不够数,没想到的胜利,让很多阿斗都迫不及待想入阁当三品,谁会想到回锅肉的意义!

就在其马仔跟他聊天后,马智理辞官归故里。让老人家美梦得逞,而他也消磨几日光阴,才利用管腔文告跟你说,内阁成员同意代教长由他去吧。

对笑纹而言,那个医生在过去式的数十年,与这些年的医生没什么改变,尤其个人英雄主义,固执,还有不听话的下属都人头落地。

他对付盟友有他的一套,来,这是你的文件夹,也是“嘛达SB”收据多时的记录,还有你的生活习惯文字记载,请你认真看一下…

接着…他会跟你说,请看一下…这个建议,是不是行得通?要是可以的话,请你帮个忙,就算我求你,呵呵!

就如某人买便宜豪华别墅,一举起右手宣读…其过去的个案暂时扫入地毯下。还有他哪个宿敌,竟然可以离开监狱,再由祂说…没事了!

可这两个老大听话吗?尤其当某属下玩床上游戏时,老大就心里不平衡,乌龟王八…想到年我的床褥搬进法庭数十次,还说鸟味数十位。

可今天的下属,在美国检测佑护下,他不是他,看不是,再研究也应该不能入案,唉!

为何我当时只不过一封信,就得在里头过夜了十余年,呵呵!还有一个想当年,只不好为一个十余岁的女孩喊话,含冤被玩了!

结果是进去几年“修养”…这也是当下部长的过去修练,马纱布也是这样提炼,就少了经常跟警察叔叔玩的菜天强。

唉!今天老人家“暂代”,谁知这暂时的任务是多久。或许其最佳副手,也是她自称空前的最好副教育部长会不会跟着老人家意念行事。

尤其最佳副教育部长的党派,过去对于宏愿学校,英文教数理喊破喉咙。这一次老人家回锅当教长,他是不是真的如大选该党所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从网上找到这个意思…人将死,都会希望忘记做人的痛苦和邪恶,而向往仅存的欢乐和纯洁。

对笑纹而言,回锅首相万寿无疆,还耐十年…只怕华教事业在其代任下,很快就“呜呼哀哉”…

2058

对于这个数字,不懂当权的火箭队员还有什么话说吗?

尤其潘剑伟这位侠客,过去对于大盗收费站的执着,对于废除大道收费站的政治承诺,从308政治大海啸站台批评国阵政府给予特许经营权,历经505大选,509大选…

他当下对于特许经营管理延长20年,取消不了大道收费,还被朋党政府拉长人民的痛苦。虽说是降低收费,除了我儿子得缴付,也许人民得给到我们的孙子去履行职责啊!

看回希盟大选的糖果言语,从承认统考,到取消大盗收费站,再到延长收费站的特许经营权,你作为负责任的选民,看到了什么?

从不满政府,推动国阵政府,再跟着口说改变马来西亚,在新马来西亚政风下,人民群众过着好日子了吧?

部长的每月收入是普通老百姓数年的收入,他们每个月数万,甚至高达七万八万九万。可他们常说政府没钱了!可不见部长先将高收入退还给人民,却要人民去银行捐钱救政府。

前几天,老马办事处发文告说,由他代任教育部长。今天,办事处又宣布延长大道特许经营权20年。

相信三岁小孩,谁都懂2058,二零五八,恶灵ubah,只要老马当权的一天,火箭队员都会跟马起舞,老马放的屁是香气扑鼻…呵呵!

年兽

在新加坡,他们怕被保护…
在这里的他,怕保护伞太小,照顾不了全马各地的他们…
结果呢?越保越负,数十年来的拐杖,轮椅送不完,政策一成不变的真理…
谁怕谁?

新年展望

西历新年才过一天,教育部长马智理就跟大家说拜拜,小弟不玩了!

小马是说老马劝告,他尊重政治爸爸的话语,所以他决定辞去担任了20个月的教育部长职。

他说,爪夷文,免费早餐,学校网络被人说是希盟的毒药。其实,他不懂白鞋换黑鞋,酒店开发让学生学游泳,校园种咖啡树,快餐店设阅读角落,捍卫保留大学固打制等,也是一种因素之一。

也许小马不是政客,或许马智理为政治牺牲祭旗。也可能他辞职是老马要给其他部长看到首相的劝告,我所说的话,你们一定要给我听明白…

我叫你站,你得站。我要你坐的话,请即刻坐下来,对吗?

尤其马智理辞职的报告书,说到其改革政绩有多好啦!

其实,他取消一二三年纪的考试,是一项不错的政策。他应该想让年幼的学生真正“学习”学习,而不是为了考试成绩而整天读书,补习,读书,补习…

他还曾体验老师教学质量的压力,要把老师的担子给减轻。可这些减轻症状,不是小马说了算。而是历届教育部长的政策,无法立刻丢进垃圾桶,呵呵!

有时候,他想到什么,就跟大家分享了什么?这是一名部长不应该有的爽口,对吗?因为,只要部长说出口,下属多少都要配合。至少也得摇摇屁股,挥一挥衣袖,呵呵!

所以说嘛!在这开年几天,除了新年快乐祝福语,我也算是跟马智理说,部长啊!谢谢你的突发奇想,让大家的生活多了很多笑话…爱你哦!

贺新年

王小二过年,年年难过,年年过…

从山脚下到米乡开始打工,回头一看。哇!三十余年就这样过了,黄毛小子到半百老头,自己也不懂人生半百,还是缤纷五十呢?

从朋友站百货公司一百二十块,到笑纹去讨工作的办事处一百五十块的杂务跑腿。还记得,身为老板娘的老师说,有机会读书就得继续读下去。

她说,一旦你出来打工赚钱开始,你就没有回头路。也许,七八十年代的社会状态是打工一族写实人生路。

当时的杂务应征,没被录取,也没有机会在山脚下开始人生的另一个开始。直到有一天,在伯父分享工作经验后,笑纹就决定放弃继续求学,北上米乡武吉山开始了另一个人生在职场上故事。

在米乡这些年的工作过程,说实在一天又一天,一间又一间火较地点更换。笑纹的顶头从满满的黑发丝,到当下零落的白毛搭配黑丝发。

从四十多公斤,发展到七八十公斤。从挺直的胸膛,到挺着肚腩四处招摇,唉!

从贪污腐败的政府,换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政府。可社会环境换了什么新鲜事物吗?

人民的口袋有没有变得更加丰富,人民的生活有没有变得好过一点,社会发展的各族群众是不是比以前更和谐相处啊!

昨天,教育部长觉得老马的劝告有益自己,是以在部门的大门宣布感恩图报的决定。自己在有贡献的改变下,驾迈威远离尘嚣,做回原本的马智理。

白鞋变黑鞋,到酒店借游泳池固然议论非非。爪夷文介绍更是三大民族文化的冲击,让马智理不是味道,唉!

教育部长决定华丽转身,其部门和下属又如何处理其政策呢?笑纹不懂装懂地跟友人说,马智理的政策应该是老马的观点,小马只不好执行了老马的意念,这个说法对吗?

笑纹写到这里,只能说…当下只有自己顾自己,把自己顾好才是上策,对吗?

有油钞票

过去到今天,友人爱说猪油钞票,钞票含有猪油,友人是认为很多吃猪肉在使用钞票吧!

可今天的人口比例,华人的比例可说买少见少。最近只剩下二十多巴仙吧!

这几天听到副部长去检验钞票,证明了钞票是胶质,其制作质量保证没有猪油成分,唉!

笔者在想…副部长突然发出声明,是不是在其族群有了什么突发奇想,呵呵!

说实在的话,钞票哪会含油,只不过钞票曾在哪里打滚过,钞票在哪个钱箱呆过一段时间。

在巴刹打滚的钞票,应该会鱼腥味,蔬菜水果口味,还有肉味觉咯…

至于在超级市场的钞票,在高级餐厅的钞票,在赌场的钞票,在赌注中心的钞票,在庙宇的钞票,在哪里的钞票就有了哪里的味道吧!

至于在劳工场地的钞票,应该是血汗味觉吧!

要是在内阁成员的口袋里钞票,是不是官僚味呢?在笔者口袋的纸张,勉强有稻香味咯。

爪官字僚

打从马智理提起爪夷教学,认识爪夷,到今天的家长决定教不教…

各位看官,你们看到了什么政策法规,还有什么官方答案!

作为一名华校掌托人,说实在…对于先贤的坚持不懈追求华文教育传承,在过去百年来的热爱华教人士的支持和勉励。这千多间的华文学府,有些被发展洪流淘汰,有些被区域经济发展关闭,有些在政局动荡下消失,有些在政治体制改革发展中被迁移到华裔密集的城市去。。。

从老马宏愿学校的发展,到今天小马部长的黑鞋,爪夷介绍,酒店借游泳池…这位教育部老大做对了什么教育政策?

刚上位时,听到他体谅老师的教学方式太累,学生学习方法太累。说要研究一下,新的方针政策…可当下的老师轻松自如了吗?学生快乐上课了吗?

当其副手被称谓最佳副教育部长时,很多人都在想下一步又是什么的下场?

对于政客来说,当老板说你做得很好,办事效率一流时。他的意下是你很听话,跟着指令办好每一件事,对吗?

对笔者来说,当政府将公益金当着公款消费后,这个执政党比罗宾逊还厉害。尤其,教育副部长在全国各地发放款项时,还称赞财长…唉!

大彩公益金多年来都资助政府“忽略”的华文学府,基金会在考虑各校申请书后,再派代表研究各校的建设发展。该基金会就会发放资助项目费给予董事部,或者学校去处理。

今年在财长与公益基金会商讨对策后,该基金会将款项交由某人来决定发放项目,早前还说这是政府拨款,要学校呈交报告于教育部???

作为某校全津的董事总务,也是某校半津的董事长,原来罗宾逊取财有道,要公益金给予资助后,又要学校听话的跟政府部门交代。

这公私不分明的骑窃,会不会让下一届,政府 学得更上一层楼。以后的华教学府发展,一律由赚钱的企业领养。

至于政府的拨款则是国民教育,宗教学府瓜分…还有拉曼学院的津贴,就交由政客的喜好选择发放,呵呵!

惊魂爪夷

教育部长今日宣布了爪夷文教学入门教程的门槛,也即是学生家长需要51%同意,该校才能实行计划。

他也说该同意计划由家教协会主导,要是家教协会没有发放问卷调查的话,该校被视为“同意”执行了!

至于管理华文教育学府数十年,甚至百来年的董事部,部长没有提起,或许他也不懂华文教育学府的硬体设施归董事部料理。

这个半华人血统的他,其实不懂华文教育,更不要说属于宗教学者的他,说穿了就是忠诚的宗教信仰热忱份子。

其他友族的信仰,学习生活习惯都不是他了解,或者说懂得的文化尊重,呵呵!

作为一名优秀的学者,笔者认为他应该更懂得各族群的尊重和包容。而不应该像回教党宗教色彩的保守主义-唯我独尊!

可出书数十本的教育部长,从他上任至今…除了议论纷纷的政策外,他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让家长,教师,还是社会人士,心服口服的政策,对吗?

他早前的快乐教学,说了计划,讲了这么久,老师快乐了吗?学生快乐了吗?家教协会快乐了吗?

人们记得黑鞋白鞋,去酒店游泳,再来就是这个爪夷认识教学…

你还记得教育部长的好吗?还是你懂得其口中的最佳副教育部长吗?

今日教育部长让家长来决定爪夷文教学,下一步会是什么行动呢?

百年来,华文教育改革的一步一脚印,打从友族送孩子进来读书,笔者就有一种恐惧感。要是家教协会年度大会,极少出席会议的我们都不见踪影,而热爱教育的友族都出席了大会。

整个家教协会岂不是变天了,跟着家教协会再委派三个代表进入董事部,十五个董事的三个就打开了缺口。

接下来的发展,官委董事的三个空缺由教育部委派,就是九个董事,跟比例的开始…三个,六个。

再接下来…校地属于政府地段,信托人应该也没有什么定义。这是政府再给你委派三个信托代表…三个董事代表,六个董事代表,九个董事代表?

我们只剩下校友会三个代表,还有赞助人三个代表而已。这时什么的六票对九票,华教灭亡已不是政治议题,唉!

对于今日的教育部决策,让家教协会来主导,再由家长来决定教学方针…这是不是老马又想回到宏愿学校的当初,让全部学生同在一个屋檐下,同一个操场,同一个食堂…同一个人煮食!

万一这计划侥幸推进了一步,家长在家教协会的扶助下,接任了董事部的传承委托…相信这侵蚀董事主权的抬头,将会是吞噬了华文教育的最后堡垒。

要是这一次的教育部认可获得了政治工作者的认同和祝福,在朝的华裔代议事没察觉到华文教育权益进一步被吞噬,还狼狈为奸鼓励华社接纳狼来了的改变…

教育部长已没有权力关闭华文学校,但在教育部鼓励下,闻风而动的友族逐步掌控了董事部。在契机动力下,华文教育学府将成为另类的宗教信仰学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