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

在面子书,在政治,在组织,在职场,在学府,在生活,在那里又是一样!

当大家指责他人,他总是忘记照镜子。

这可视为他怕看到里头的魔鬼。

也可以说,选择性轰炸他人的过错。

因为,检讨自己有很难 的技巧和应付技能。

指责他人却是最容易做的事情。

哈哈!回想过去的日子,我自己好像也是如此。。。。

不得志

在组织不得志,你肯定会离它而去。

在政党不得志,你肯定远离它而去。

在圈子不得意,你留下来干嘛?

除非,你觉得留在里头还有作为,还能帮助其他需要人氏。

只可惜,在政党生涯的斗争,往往由不得你做主。

因为山头太多,派系太烦,人脉复杂。

尤其当你被排挤在外,又被上面刻意压扁的时候。

不管你是许月凤,林武灿,翁协文,陈玮树,还是某某人?

你都会选择离开“可爱”的组织,不晓得在里头自以为是的头目可晓得又知晓,你在位的理由太复杂了。

年初二的约定

刚才整理档案照,发现了这一张日新中学华乐团老友聚集照。

其实,我也忘记了这是哪一年拍摄的旧照,只是晓得年初二的集会。

因为,前几年的一个约定,年初二将是我们日新华乐老友回味相聚的约定,地点约定乌龟老家。

所以,这几年的聚集都是在我的老家举行。。。

你明年还会参与吗?

不管你的决定如何?

我始终将为聚集做点努力,

欢迎你们每年回来家乡“回味”当年情,

不要忘记我们可是一起游戏,玩乐,练习,用餐,扎营,旅行,睡觉,喝水。。。

退党

这两个字暂时还没有在我的脑海里,

至于其他人要如何,

这不是我范围内的管制。

更不是我能“限制”他们不可以这,还是不可以哪!

除了封嘴党的风俗,

一旦牵涉大案件,

他们总是限制有关人士不可以讲话。

如偷沙,按摩院,舅舅工程,叔叔工程,大衣,贪污揽权,,,,

只要自己人犯案,他们即刻封掉新闻,关掉嘴巴,盖上眼睛!

至于翁协文退党嘛!

对我来是个人理念问题,

他只要认对方向来服务人民,

他要去哪里都没问题。

祝福你了,我从小玩大的老乡友~

你笑笑得的

今早,有定跟姑姑说你笑笑得。。。

当隔壁的姑姑向他说,

这是我的爸爸(指着我),

他想也不想,

即刻反击了~

~~~~~~~~~~~~~~~~~~~~~~~~~~~

昨夜当我沉迷在睡眠中,

他不停地说,

他不停地讲,

我和他说,

我在睡觉,不要说话了。

他。。。。。。。。。

睡觉的人能说话么~

~~~~~~~~~~~~~~~~~~~~~~~~~~~~~~~~

昨午,他拿着手枪向我说,

我有枪,我要射老鼠,

结果,当老鼠出现时,

他跳上妈妈的身上~

tidur…..

昨晚从饭后就爬到床上织梦,

结果从晚间9时一直躺到早上9时,

整个身子在床上休息了12个小时,

今早起来,要说舒服倒不是,

要说睡不够又不是,

到底人类要怎样,

才是享受生活呢?

不再依赖 不再耍赖

新年新希望大家都应该想着国家宏景,社会发展,政党势力拼盘,以及最基本的个人薪金和前途。

对笔者来说,政治不再争执,整治,诬赖,抹黑,挑衅,煽动,而是正直为民服务。

执政当权人物务必给以“真”方向,更不是“派公款”来取爽人民,换取人民的支持。也不要利用天大的理由来派钱,又说不是要人民支持的烂借口。

因为只有要真正治理州/国家发展才能带来益民效果,并不是骂来骂去,如不务正业的政客服务能够带来社会繁荣吗?

倒不如落实大选时给以选民的承诺,以及政党宣言来让人民有更美好的日子。

还有人民一直批评的拐杖政策,不晓得人民能抛开津贴体制,正确往公开市场挑战。这对于马来西亚人来说肯定一个天方夜谭故事,但为了迈向世界市场,这是一个梦想必须成真的远景。

因为,全马子民享有太多物品津贴,导致全民已成为“依赖”成性的胬族。少了政府的津贴,自己要想过真正的生活都成为了不可能幻想乐园。

要是政府真的取消汽油,稻谷,白米,面粉,食油,煤气,以及各种物品的津贴,你可否像邻国子民自己去面对世界市场的挑战?

还有许多政治工作者喜欢说一套做一套,要公开竞标,可是又是自己人获得的工程笑话。这跟乌龟笑水鱼的尾巴短,有什么分别啊!

看到牛姐,变天,望远镜,潜水艇,港口,树下开会,基宫,偷沙,网球,大衣,缆车,军阀,独裁,奸情,一州两治,宗教喇叭,祈祷暂休,政治青蛙,贪污舞弊,以及种种双方的美妙趣事,我想人民想看到社会政治改革,并不是换了没两样的结局。

期待马来西亚的第十三届大选来临时,各政党已经做好改变心态,善用已身的战术斗胜政敌,再携手将马来西亚迈向公平,具有竞争力,以及国泰民安的社会。

最后祝福火箭走入非华裔社会,祝福马华获得华社的支持,祝福公正党平分权力与各族,祝福民政党走出低潮,祝福民联落实全民政策,祝福国阵体现一个马来西亚精神,更祝福马来西亚人民能真正拥有《两线制》而非《两种治》政治。。。

结账

当人类走到尽头时,您很多时候没时间再结帐了。

因为,当您已踏入另一端的那一瞬,那有理由再为自己的一生算账!

所以,每当12月来临时,大家都好能沉思过去12个月的所为,你做了什么?又不能到达什么?

我每年在努力做好自己,只可惜很多时候,自己控制不了自己,自己办不了很好,自己干的不是那么好,自己还是有点遗憾,自己总是那么一点点。。。

今晚开始,我想总得停下脚步,整理步伐,检讨已身,看看成绩,在决定明年要如何继续经营《王孙文》。

否则相信不必等到下车的那一天,王孙文已经被踢下车~

回来了!

昨夜,你终于回返家门了!

打从你飞去台中旅游,你没想到会如此归来,大家也没有想到会失去了你。

秀端姐,你向来都和蔼亲人,从来不发脾气,好像没看过你生气的样子,更不要说法什么怒气!

而你随姐夫去新加坡后,咱们见面的次数也相对少了。一年只能在集会,新年见见面,谈他两句话。

据说,你计划在月中回来与母亲相聚数旧,可是机车那一撞,你永远会不来了。。。

今天是星期四,你只需要再睡两天,您就可以归返天国,与您爸爸+您哥哥相聚啊!

虽然,我们大家都舍不得你的离去。可是,当我们没有任何选择的话,我们还是会祝福你已经与另一个世界的亲人有幸相聚了。

端姐,请您代我们向阿公阿嘛,大伯,二伯,七叔,大姑,大姑丈,二姑,二姑长,孙城哥,孙明,sherlin,以及自己人说声好,好久不见了,你们在那都好吧!

祝贺在这里,这哪里的大家 ~ 冬至快乐,珍惜现有,缅怀过去,日后再见哦!

秀端姐,再见了!

12月8日听闻一个恶讯,您不幸在旅游台湾(7日傍晚)时,意外地被摩多碰撞了,您应声四角朝天倒地,头额后部破裂,导致不醒人事去。

12月18日11时29分又传了一个短讯,谓我的五嫂(秀端)在台湾已经去世了。。。。

您在1964年3月15日呱呱落地,您在2011年12月8日落地,你在18日终于离开这个混杂的社会。

您总是那么和蔼可亲,您总让人觉得那么温柔,您总是细声地与人说话!

您走了!你让人们惋惜又伤神,你让留在世上的亲人泪哭了。。。

作为人类的我不晓得世界公平吗?那么善良的你竟然遇上车祸,那么孝顺的你竟然给意外带走了,那么好心的您竟然如此走了~

端姐,写到这,内心澎湃撕开了泪水,思想掉入回忆漩涡。。。

秀端姐,在此祝福您了~

咱们盼望来世再续亲人缘,我们期待下一次的偶遇,让时间抹掉伤悲,您好好留在我们永恒的回忆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