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当

当下人,其实也包括我本人,对于事情的发生,多少都不想拉拦上身。

怕的麻烦,想得脱身,这是人生本意。

虽然做人基本就是担当,你才能做好一个人。可就是不想担当,做不好自己,也连累他人。。。

纯粹舞室

当“峇峇娘惹”拂动了观众的眼力,接下来“手·籍,童·忆,情牵吉打,透框,Conventure Envoler(顏面解脫),Fortitude(關懷彼此),秋色余韵,拿出来,A Noise Within Silent(寧靜中的雜音),袋·待·代”,在二十余位舞者牵动下,吉打牛又再次走出文化沙漠,呵呵!

Be Be Bu (福建语) 一起来跳舞!这是很多人收到讯息时,或觉得平平舞蛮怪,什么是Be Be Bu?到底舞团要带出什么讯息?

相信只有前来鉴赏纯粹舞团年度展演的人,才会懂得黑箱实验剧场,什么是观众坐在舞台旁,跟戏院类似,又跟近距离接触很近,这还是学校视听教育馆吗?

因为吉打州确实缺乏了剧场馆,这里有许多大礼堂,很辉煌,又堂皇,可没文化内涵,更不要说贴近观众,像样的舞台。即使舞者诚恳用心,将节目多元化,观众还是感觉不到本土艺术活动的辛酸。

这是本土艺术创作人的心声,要等多一下,多几年,观众才有机会跟舞者真正交流呢?也许这也是马来西亚各地舞团的发展瓶颈,投入艺术活动有心,可社会对于艺术表演无意,哈哈!

昨晚的11支作品,有着五支青年编导的努力,还有艺术总监的心意,其中包括国际艺术节,马来西亚华人风貌奖以及全国公开组金奖作品。现场观众,其水准还好吧!

尤其透框,Conventure Envoler(顏面解脫),Fortitude(關懷彼此),拿出来,A Noise Within Silent(寧靜中的雜音),袋·待·代”,这一种用心去看,用思维去想,舞者给观众带来什么?

当下世人笑我太疯癫,可谁走出了现实框框?你我他可放下了,我们身段可否让人真正放下呢?

拿出来…你可拿出了心里的话,哈哈?宁静中的杂音,你又懂得内心深处的挣扎吗?那一盏灯,照出影子,心里呐喊,可自己又走不出其魔咒。人生啊!自闭,忧郁,想不开,不如意,孤独就不是心里那盏灯作怪吗?

谢凯旋说了好多好多次,该舞团属于业余爱好者的家,下班放学过后的舞室,一个云集要跳舞,想舞出我人生的地方。他爱说纯粹一家人,舞团属于大家的,只要你有兴趣跳舞,欢迎你成为家人。

纯粹,跳舞,表演,现代艺术,舞技创作,吉打舞牛的江湖世界少不了这群年轻小伙子,放学不回家,却往另一个家跳,就如艺术总监所谓学舞蹈的孩子不会变坏,反而还会学好做人做事,呵呵!

也许在艺术学习的孩子,跟学音乐的孩子一样,不会坏,不会坏,相信我一句话,我也曾是学华乐的,所以时到今日,偶尔写写稿发牢骚,赚黑狗啤酒钱。

风光旖旎

老友马克在脸书写着…1997年是金融风暴,那年公司投资项目大部分面临巨额亏损,同一年收掉了西马半岛7间分行,台北的也关了,美国洛杉矶的办公室也关门了。

我们一年里好像亏掉了几十年的心血,打击可想而知。犹记得,当时我在吉隆坡还有一辆平治,一位司机。车卖掉了,我乘搭公共交通长达一年,做善后工作。

当人不再风光,白眼奚落就会接踵而至。我熬过了这漫长的一年,强迫自己接受事实,强逼自己再站起来。

转眼二十年,97年的7月28日是个我很记得的日子,因为那天我的车卖了,司机走了,剩下的只是自己看不到路的双脚,不懂要怎么再走下去。这次经历我学会了一件事;路在脚下。

笑纹不懂他如何熬过那些年,又在这几年重振雄风,回到了现实中的战场。

尤记得,他重视友情的程度,对于部落客一些人的尊重和诚恳,看得出他对于不同政坛立场的敬意和接纳。因为部落格在十余年涌现,当时我党的部落客不多,也算是少数民族。

尤其在308前的自我述说,各自写字在政坛里,亲自下笔抒发政见的政治工作者可没几个人。直到大家都看到部落格的渲染能力,许多政客都投入部落,在各种部落写字,让人民看到自己的文章分享,哈哈!

今天笑纹再写字,只想说马克的起落生涯经历,是大家必须学习的榜样。那种放下身段,重新再来的心态,试问当下有几人做得到?

还有他失去了一切光耀后,还继续留在公司善后的坚持,就是让他重回商场的定律。

当下的商人,当面对市场残酷打击时,失意者不是将责任推给政府,银行,就窝在一旁埋怨,怒骂。而他可以检讨一下,此次失败的问题吗?

笑纹横行天下数十年,向来不按理出牌,做人做事倒跟马克学习,怕生仔没有屁股。这是一种常用的一种人际关系吧!

时下最流行的笑话,不吃白不吃,不拿白不拿。结果你成为白撞,还是贪得无厌的人呢?

不懂自己何时开始遭人白眼,但笑纹卸下政治职位后,出国自驾游回来,多少也感觉到了身旁人的生疏和疏远。有些人明明看到笑纹,却当着透明玻璃幕墙,哈哈!

马克在经济打击下败落,又重新启动其商业模式,并回到了当下的商业模式。笑纹只能说,马克挑战现实成功了。因为他没被现实打败,更也没有被自己击败。

笑纹当下也在他当时的处境,试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应该跟他学习,重新做人做事,检讨过去式错误,再调整心态和政策,让笑纹公司回归正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