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不分贵贱

读小学那些年,班老师都爱问学生,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爸爸做什么工?

我啊姓王,名孙文,住丽山花园,爸爸做X的。结果,一讲完全班笑翻,你爸爸做X的。

这个做X,陪我到高中毕业,偶尔还是面对现实中的讥笑和搞笑。可那时候的笔者能做什么,爸爸干哪行,做了数十年的家族生意,能为了同学的笑意改变命运吗?

即使他爸爸是槟城潮兴公司的成员,你有权力去嫌弃人家了吗?没有他爸爸默默耕耘槟榔岛屿,风景秀丽江山还会那么吸引人吗?

潮兴公司服务槟榔屿近百年,也既是有了潮兴工友为大街小巷的后房倒弃米田共,槟城才有秀丽江山啊!

很多时候,人们爱说孩子不勤力读书,改天长大成人不是倒粪,就是扫地,成为一名低下层人类。

可要是社会少了这一批底层服务人员,当下环境舒适化的国家,还会那么整齐清洁吗?

社会是包容各阶层人类生存空间,才堪称一流社区。要是该区域只有上流社会人类,相信乌烟瘴气就是其定义。

当然我们也得照顾低下层人类,更要看好中上等人类。可上天没有说到,低下层人属于没有贡献力量的一群,而自我膨胀意志的上流人就功在社会。

日前发生在东马的霸凌事件,导致十二岁学兄基于七岁学弟讥笑父亲名字,在怒气冲冲下,不小心造成严重后果,错手断送学弟宝贵生命,唉!

回忆起数十年前,在班上情景…我姓王,名孙文,住丽山花园,爸爸做鸡的。全班笑翻,你爸爸做鸡的,你岂不是鸡仔。

说起做鸡,让大家笑了好多年,可这不是社会歧视了性工作者,要不是她们要养活一家大小,她们需要这种工作吗?唉…

历史笑剧

首次走入课室执教的小韦,看到竖立着学生们喊着起立,行礼,老师早!

内心不期然回到学生时代的情景,那时候的小韦刚启蒙,还不懂什么是华文,华语,更不要说马来文,英文,地理,科学,数学,地方研究,以及历史。

“老师!老师!”还与回忆翩然起舞的小韦几乎没听到学生在呼唤她。

坐在最前边的学生喊道:“老师,啊!你在想什么?”

小韦被这位学生给叫醒,从忆中惊醒回来,哎呀!我可是来教书的。

“大家,早上好!我是新来报到的历史代课老师,我姓王,名小韦,不介意的话,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小韦姐姐。”

她讲完自我介绍后,方察觉班上的眼光都瞪着她,不觉地问:“你们为何如此瞪看老师呢?”

适才呼叫她的学生战战兢兢举起手来,她指向该学生:“来。。。你说,什么事?”

学生回答:“老师,你嘴角红红的,那是什么东西?”

小韦用手抹了嘴角,看着沾红的手指,哎哟!刚才在教务处冲忙吞食了面包,其蘸料沾在嘴角,忘了给搽干净,竟然出丑于学生面前。

她站在那儿,几乎想钻洞躲起来,可惜现实中的老师哪懂得钻地洞,她只好硬着头皮,向学生致歉:“非常对不起,老师在匆忙间,忘了给弄清洁,抱歉!”
接着她为了避开尴尬局面,即刻要求学生打开书本,翻开第8页,并要求学生们全班朗读内容。

当学生朗读历史课本时,她仿佛听到皇上,都是奴才的错!请皇上休怒,奴才即刻派下属去办好圣上的旨意。

接着又听到什么你是外来者,你不是本土人氏,你给我回去。

小韦惊讶看着眼前的学生,可这群学生低着头跟着课本内容朗读,还不晓得站在前边的老师几乎被读书声给吓倒了!

她不敢相信这就是校方要她代替汉丽宝老师教导的历史,更觉得不可思议,这就是当前的马来西亚课本教材。

因为,当她应征代课老师时,校长问了她懂得历史吗?她说剑桥考试获得特优,大学主修历史,也即是自己是马来西亚历史研究生吧。

校长觉得她既然是历史研究生,要代课小学四年级历史老师肯定没问题,就聘请小韦顶替产假两个月的汉丽宝老师。

小韦自以为研究生身份下,也没有翻开课本看看,就隔天直接走入课室代课。

当她听到都是奴才的错!请皇上休怒,奴才即刻派下属去办好圣上的旨意。

她大力捏脸蛋,发觉自己疼痛不已,不是发梦啊!

我就在叶亚来学校的红班教导四年级历史课,可为何课本内容与自己修读的历史不一样,汉都亚去了哪里?其好友汉惹拔,汉卡斯杜里,汉立秋,汉立葛也通通消失不见了!

难道,在我大学修读期间,国家历史改写了吗?

郑和下西洋,叶亚来开辟吉隆坡,马六甲皇朝,金山公主求亲。。。脑海里仿佛只记下了苏丹豁免汉都亚,要汉都亚对付叛国的汉惹拔。尤其汉惹拔讲过的一席话:“都亚,我不阻止你服从君令。但是,我请求你,如果君令违反了公正、真理和人性,那请你选择服从公正、真理和人性。”

想着,想着,想着。。。耳边传来妈妈喊叫声;“小韦起床了,再不起来,你迟到了!”

啊!我在做梦吗?梦到奇异故事,还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糟糕了。。。

妈妈声响又来了,小韦再不起来,巴士走了,你自己走路去学校吧!

我变白痴

当猫首长在仪式中,尤其在高等教育援助颁发礼上如此表示,笑纹在想现场这些高等教育份子是惊讶,还是觉得自己超人一等呢?

林生觉得美国总统是一个Dungu,因为特朗普确确实实是一个种族主义,白痴和不重视教育的人。

笑纹不认识英文字母,不晓得“懂鼓”是不是白痴,只读到强国一号官员曾在“谁是接班人”电视真人秀节系列节目做主持人十一个年头。

作为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这么久,相信看其节目的人都是白痴或愚蠢货,不然他们如何看得懂白痴秀。

而且这位白痴总统也是全球第544富有的人,在其国家排位201,原来美国的富翁不是白痴就是笨蛋傻瓜,呵呵!

作为全球房地产,赌场和酒店拥有者,笑纹要相信特朗普真的白痴,对于管理全球企业经营痴迷不济。不然的话,他如何打理其企业帝国呢?

就因为特朗普白痴,他才有能力赢得美国总统宝座。也就是美国野人够痴呆,他才会用推特大战网际网路世界。

笑纹忘记吃药好多年,可就没特朗普的功力 。不然的话,笑纹已是马国一号官员,对于26亿也流着口水,嘻!嘻!

也许林生一时兴起,觉得靠先进科技和科学为强国之本的美国,不会跟特朗普一起疯癫,导致该国垮掉,哈哈!

林生啊!对于您的高见,批评他人为白痴,不愿与一国之君见面,这是一种特殊病情。

林生啊!对于那些觉得自己总是对的,从没错过的,这是一种特殊病例。

林生啊!特朗普是不是白痴啊!笑纹虽然忘记服药,病情加重这些年,但偶尔还站在镜子前,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就是全马最有影响力的人啊!

特朗普啊!马来西亚的猫州一号官员对你有特殊看法,希望你能不介意,不会一怒之下按钮发射渴字弹,让猫州子民受苦受难。

不过笑纹有一个要求,不懂您大人有大量吗?请你安排一个靠边站的角色给我,让我有机会站在美国小姐和世界小姐旁边摄像。

让笑纹的癫痫病,在全球领先的美色治疗下不医而愈,感谢强国之首的恩准和同意。除了站在世界小姐身边沾光,笑纹也誓言跟你见面喝茶,再跟特朗普你说一声~I love U!

这一句“爱乐油”是跟很多政府大屋学来的…I love Penang嘛!爱了槟榔…矮了冰蓝,爱乐宾娘,熬了病狼。

晴天霹雳

话说双溪大年新民中学董事部在5年前申请了,可教育部在回应亚罗士打国会议员魏晓隆时写道,该部没有接获该校的正式申请书。

教育部基于新民没有通过正规化的政府部门步骤提出申请,是说董事部没有符合正式管道,还是说该校没有填写表格呢?

笑纹虽然是华校董事长,但只会在台上车大炮,说历史故事,就不懂教育部的分校申请程序。

因为,作为华教工作者,董事部很多时候只听校长的话,这个坏,那个需要维修。再不然,就会掏腰包资助校方的活动经费。

就算这几年的提升校舍设施和维修,也都是校长去处理,董事部看了签名,再交给有关部门处理。你说这种董事长懂事吗?

今天魏晓隆在陈国耀要求下,在神圣的国会大厦提出议员提案,大家才发觉石沉大海的后知后觉。

是董事部写信申请,还是校方填妥了申请表格呢?笑纹想问当年的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也即是当时的副首相。可他已不在政府部门,他还记得吗?

更何况,2012年11月20日在那里接到”申请书”,慕尤丁肯定记不起这个政事。要问他,当时你还记得你在哪官访,吃了什么?只有鸟人律师才会质问咯!

至于获得多位国阵领袖的推荐信,甚至提呈备忘录给以前部长,现部长,前副部长,现副部长,现任教育部长,唉!被忘路…

对笑纹来说,备忘录就跟被忘路一样,放在车上没拿下车,交由助理处理,还是看了忘了…被忘路。

作为提呈函件的你,除了要定时跟进,还得注意一下,有关当局”签收”了备忘录和申请书吗?

你只不过丢一封情书给爱慕的她,哪晓得她动心了吗?要不是你继续展开追逐的动作,她会动心吗?

尤其政府部门的申请工作,有关部门肯定收到很多情书,大家都爱慕政府批文。惟您的情书虽爱意绵绵,她却对你的爱没反应,是她不负责任,还是你没做好爱慕者的职责呢?

对于黄思敏所言,不要继续给人民这种不负责任的答案,对啊!只要新民找出2012年的情书,相信马哈兹尔卡力就得表示…批还是不批?

对于我区的国会议员魏晓隆呢?当年选择你的人民,对于你的承诺,中选后搬来亚罗士打”长相厮守”,尊贵的代议事,你还记得吗?

说过不算数是政客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505那年你是戏言,还是讲爽而已!

会讲未必会读,会说未必会做

文:王孙文

读到国伟的文章,富未必廉,穷未必贪,在想他写出了什么意思呢?

有钱人未必满足当下,贫穷人未必埋怨所有吧!就如乾隆皇帝的和珅,他的钱或许比皇帝陛下更多,但他还是贪得无厌。

今天的神谕者,就成为了当下最牛言论,啊宝很有钱了!他不会有贪腻心态,对啊!笔者也晓得啊宝公公时代已富甲一方,时下的他是神谕者最富有的五品官吏。

他有没有富有,他是不是清廉,他有没有签错文件???笔者认为…交给反贪污部门去调查吧!让调查取证证明他真的没有吃钱,对吗?

打从改朝换代这么多年,神谕者还常推卸责任给予前朝政府,打破沙锅问到底,是不是当今执政为民造福的职责呢?

作为当今朝廷来说,笔者相信神谕者的言论自由,因为只有神才能胡言乱语,报馆只要“乖离”神谕者心态,律师马上斥候有关记者,编辑,报馆。

因为神谕比圣旨还要实在,皇上说的未必实话,大马一号官员讲的,更是狗屁不通。只有神谕者才是王道,哈哈!

而且为神谕打造言论自由职业者更可笑,每天每日都要写出神字论,就算不是神谕,也冠上天兵神将名义。打造文告厂房,日夜兼程为神论坛布下网际网络。

天天跟草民表示爱意,日日跟报馆续集,长文阔论抄袭不已,就是为了保护神谕世界,打击那只鸡庭院,呵呵!

可笔者就不懂这些天兵神将懂得方块字吗?她们虽然天天见报,他们也日日发布公告,但天兵神将知道打字厂些什么吗?

就如神谕爱说26亿偷窃者,可日前与口中的一号贼眉鼠眼
,他们俩是蛇鼠一窝吗?还是在剧场说的,只不过是编剧所写,政客演员只是扮演“天马影帝”,跟着最佳导演的剧本跟你们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嘻嘻。

看来本土政客除了会讲不会做对事,但会做好一名最佳演员的需要,比欢场戏子更入戏,演绎媲美好莱坞,宝莱坞,大马影帝非他莫属也!

死字怎样写

马来西亚的华人政客;在朝的告诉你他很努力在做,但事实上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在野的告诉你他将会做很多,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以上文字是抄袭友人脸书言语,也是笑纹不问自取的盗版文字,呵呵!

为何说自己偷窃他人版权呢?而且还时常偷龙转凤滥用言论自由啊!

君不见当下的网络视频,每当你转载他人作品时,请问你可有问其拥有人,小弟是否可以转载?

尤其一些有心作品内容很让人犯罪,呵呵!骂政府,讽刺河马,笑谈那只鸡,收到讯息的人往往就按了转载,而且还沾沾自喜地觉得自己做对了!

笑纹在过去何尝不是如此爱转,还常常写政敌坏语废文,当时还觉得自己是替天行道,殊不知自己比傻瓜还要笨!

因为,当官的代议事每月都领取万余令吉津贴,他们不说话还愧对人民啊!所以,无论朝野政客,他们肯定定时现身说法,不然就让枪手在专栏当自我作家。

这些当官者对于时下政事都在行,不管任何事务都专业地跟你混,呵呵!

所以当权者就自豪地认为做了大量好事,我们为民办实事,我们不吃钱办事,我们以民为本,我们爱护华文教育,我们维护族群权益。

至于在野的政治人物呢?为了体现监督功力,不管对方做什么事,都会反对到底,指责政敌,怒骂政敌,煽动支持者藐视政治敌人,呵呵!

政敌被贪污局请回办事处喝咖啡,就说政敌吃了好多钱。可自己被邀喝茶做客,就指责贪污局别有居心,都是政敌所害。这些肯定又是政治逼害…

今天读到九州矮脚虎被捉去叹茶,家里铁橱有十万块,他被定罪了吗?还是配合调查显示,他真的吞噬马币,欺骗了人民,呵呵!

可为何一些号称民主自由的政客一旦被调查,就诬赖有关部门陷害呢?难道政府部门可以包庇不法之徒,维护违例商家吗?

唉,算了吧!写了一篇又一篇文字组体,难道要我死给你看吗?

作为一名首长,以低俗言论来跟人民说话,笑纹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具有资格认定了,说不定改天笑纹也会在议会里代表人民,以一州之长身份跟人民说…只要你们用心爱我久久,支持笑纹政党,我笑纹肯定爱你一万年!

挡我者 死

沈同钦表明他不会认错,也不会重回民主行动党的怀抱。他是回应林吉祥要他认错及归队时如此表示。

沈生至今还是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与他一起于今年2月12日离开行动党的代议事还有林敬贤州议员,吴良山州议员,以及陈仲祥州议员。

当时的他们被党领袖称谓毒瘤,欲罢不可,可日前又被林吉祥邀请回巢,说什么认错就行了!

可与郭大侠同心同德的毒瘤四子拒为利益放弃理想,还说该党与早期的创党理念日行越远。

这些火箭领袖嘴里的毒瘤认为党已乖离创党理念,也即是争取公平,自由平等,财富均分,真正属于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没有种族及宗教区分的国家,并关心全民感受而非单一种族。

并自认他们没与时并进,甲州四子赶不上政治演变。是不认同为了达到政治利益,而放弃,典当一直以来的坚持。

对于四子的言论,笔者认为时间将证明一切,历史会辨别真伪,到底谁才是一派胡言是党领袖。

因为四子离家出走是党中央插手州党务,并于该党领袖个人意愿处理该州事务,让民选代议事成为了党争牺牲品。

其实,笔者对于该党代议事的不满最高领袖的作为,耳闻不如目见,经过308,505朝代议事洗礼。这些曾是在野党的代议事,经过官僚殿堂的训练和培植,不满十年光景,当年勇士也多了一个口。

面对人民的指责,往往口不择言,打起官腔,跟平民百姓说是非讲道理。说过的诺言,讲过的心声,都被狼心狗肺的腔调给吞噬了!

这也许就是四子所言,创党理念不复在,党内只剩贪图便宜,等高官厚禄,等推翻纳吉政府,自己就马上光宗耀祖,焕然一新成为高官,呵呵!

马六甲四子啊!你们为郭大侠出一口气,让他走得潇洒,为多年前的大选败绩写下另一页故事。要不是那对失意州选的夫妇,使出浑身解数手段,王公公哪有可能战胜大侠。

政治啊!政治!争执!争执啊!正直啊!正直…要在政治保持从政之心,在官僚朝廷秉承初衷,你还是乖乖坐在电视台前看戏吧!

为了政治大方向,马华抱着巫统,怕他变心,与回教党幽会。人民却看到民联的希联,怒骂数十年的敌人并肩作战,对着自己干,与仇视民主的政敌相拥入梦,迈向布城…挡我者死

变质的猫政府

被希联支持者视为“罪犯”,以“贱民”方式对待她,这就是红豆兵团的魔力吧!

据知诺丽拉是首名向反贪会投诉双溪里武非法工厂运作10年的人民代议事,但这事件接下来的演变,导致了彭文宝被反贪会请去喝咖啡。

笑纹不懂也不知,为何反贪会到光大敲门,寻找啊宝哥,就没看上其他行政长官。

因为猫政府说,这是它们集体决定的政策,暂时不对付违法违规的工厂???还强调这些都是308前的问题!

作为民主制度改革开放的政府,透明操作的法定机构会纵容前朝留下的弊病吗?允许非法经营活动继续为非作歹吗?

笑纹曾是县议员,多少懂得议会游戏潜规矩,没人投报,长官可当着看不到,装聋作哑咯!

可一旦有人通过正常呈报有关部门,启开了投诉举报个案,执法单位比有所行动。即使不是封条伺候,执行任务的“地牛”也会呈报行动报告。

要说地牛执行了任务,去到案发地点突击检查,这些执法队员都会写罚单给予有关商家,也报备部门负责人。当议会商讨时,负责人就会禀告行动计划,议会八品官就得商议如何“对付”违法违规的他。

当然这些对付手段都根据法律程序,一步一步跟着法规调查和解决。万一该商家顽固不化,相信议会除了封条对付,也会带上法庭寻求解决。

对于此次的个案演变,笑纹不懂猫政府的透明化之执行法,高官是怎样规定部门去解决违例工厂。难道隐藏在胶园的厂房都一律获得政治庇护,而且都要在308政治海啸前开始营业,都在国阵执政时无法无天运作??

此次阿宝哥被反贪会邀去喝咖啡,州政府老大还大声喊,这是政府集体决定…原来他们与违例,非法经营,为非作歹为伍,唉!

与民同在,为人民喉舌,为民主自由改革,笑纹想解开执政多年的改革代议事,当初衷远离执政方针政策时,你还是当时的勇士吗?

活命水

看到首相回覆刘小姐的国会问卷,人民才懂得政府是靠消费税度过难关,呵呵!

国家一号官员说,2015年消费税收来270亿1200万,2016年收到412亿600万,2017年直到六月的消费税则是193亿1100万,也即是两年半的税收是875亿令吉。

笔者不懂政府是如何处理这笔账,因为每年都会看到总稽查师批评指正,说有关部门滥用拨款,导致一些东西贵买,甚至白象工程建设。

政府部门滥用职权处理拨款,已是马来西亚政坛老掉牙的习惯。即使反贪污局多厉害捉拿吃钱的人,贪官始终无所不在。负责官员贪污受贿到什么程度,就看人民如何看待他们。

很多时候,你我他都说大贪不捉,却捉小蛇。什么26亿放着不理,却审理一宗购买便宜屋个案,笔者认为大贪小贪都是受贿,导致社会经济受损。

只要你有贪腻心态,即使一粒苹果,一顿饭也是受贿啊!

今天写文是想跟刘小姐说,国会议员的生活津贴,退休国会议员的退休金,选区活动经费,发展拨款也都是消费税的一部分款项。

您这位尊贵的代议事,每月领取的两万余令吉来自政府税收,也即是人民交纳的血汗钱。

全马各区的国会议员,上议员的津贴款项相信也从消费税收“转移”支付。因为国际原产油的价格下滑,国家靠着油钱的日子已经过去,你说对吗?

当然也有百万公务员的薪金,退休金,医药费让马来西亚成为了高消费管理机构。这盘大臃肿的机制让人民税收喘不过气,百万大军打理着国家事务,可这些公仆的素质却让人民事务。

马来西亚政客对于百万大军棘手,要铲除他们又怕失去选票,不整顿大军又面对经济压力。相信很多人都觉得公务员过剩,每个部门都有着一堆又一堆的坐客,茶客,闲人…

每次去到政府部门处理事务,除了几个人在服务,就有着许多闲人在高谈阔论,对吗?

曾有经济专才号称的潘议员就说了一句,一旦民联执政就会整顿公务员机制,会把多余的铁饭碗打破。结果,隔了几天作为政客的他又说,记者听错写错,他不是这个意思,唉!

至于国家一号官员呢?他又如何说…只要你们全力支持政府,你们不用担心失去生活资助,呵呵!朝野都不敢得罪铁饭碗一族,消费税岂不是越交越多越好吗?

国会议员对于政见,坚持到底。可对于薪金调整,朝野政客却抱着一起,携手并肩通过提案,一读,二读,三读,为了服务中心不够经费,说什么选区不够钱,虚伪君子同堂咯,人民还有改革希望吗?

喝了活命水的政客,仿佛是喝了孟婆汤的鬼魂,过桥抽板啦!民主政治制度改革开放,是这样写的,你民我主…嘻嘻

担当

当下人,其实也包括我本人,对于事情的发生,多少都不想拉拦上身。

怕的麻烦,想得脱身,这是人生本意。

虽然做人基本就是担当,你才能做好一个人。可就是不想担当,做不好自己,也连累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