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解天地

从十年前开始美化校园,创设多皆树之家,让家长载送孩子上下学有个舒适等待处,直到植树造林,开辟道解公园,打造历史文化中心。

要不是学校为了让学子传承文化底蕴,鼓励学生了解开埠历史由来,相信大家也不懂开埠先贤的事迹。

从三年前发掘开埠历史,董事部议决将休闲公园命名为道解公园,以便后人有在学校后端运动时,有机会了解和学习先贤南来精神。

这几年来的历史发迹,可以说是文德人拥有的南来文化遗产,也可以说多皆人拥有了历史纪录。

根据马来史记,林道解是在1821年开埠了道解埠(Kampong Tokai),是以董事部希望在2021年开幕道解公园,以庆祝多皆开埠200周年纪念。

最近在网络发掘了林道解先贤家谱纪录,根据讯息其六儿林国经的曾孙拿督林世杰是马大著名医学教授。

相信在不久将来,文德学校有机缘迎接开埠先贤的后裔到访,并为多皆写下传承史籍一页。

今天又收到一个讯息,那即是其子甲午战争将士林国祥最出名,还有后代在中国。至于1927被授鼠疫专家称号的伍连德则是道解外孙,他先后领导防疫工作,控制了1917年绥远鼠疫、1919年哈尔滨霍乱、1920年中国东北鼠疫、1932年上海霍乱。

对于历史人物来说,林道解只不过一名明朝遗留下的天地会人物,可他的后裔确实都是比一番人都强的本地人,可为了祖国都回到了老祖先的国家“服务”…

林道解

说来很奥妙,今早七时半下场倾盆大雨,直到校方议决取消火炬队跑去道解公园。点燃火炬霎那间,大雨开始小了…

因为学子已经按序排队在校内,就让学生一个传一个,将火炬传承到办事处接近新旧校舍。再由学生将火炬传递给予家教协会主席和副校长时…雨停了!

校方即刻要求董家教三机构成员和老师重组火炬队,让火炬鱼贯而行,让传承真正做到这点,将薪火相传,递送道解公园,文德五子亭,多皆五角亭,多皆树之家,再回到学校门口。

任谁也没想到大雨滂沱会在一时间停止,让薪火相传圣火“巡游”了道解公园。契机也让校方与道解后裔取得一小步联系,当然我们是通过其后裔相识相知的热心人帮忙协调,毕竟要消化近两百年的历史不易。

希望这场大雨洗涤了历史尘埃,让我们大家一起携手研究林道解先贤的一路走来,让我们一起在2021年在道解公园欢庆“开埠200周年纪念”,好吗?

这是我在台上跟来宾分享的致词语,就不懂台下的听众听出耳油了吗?还是鸭子听雷?还是车到没有人听得懂。结果隔天的新闻,只写董事长说,感谢十一年前点燃火炬的多皆元老再次为文德传承…

其实,称谓多皆村长十余年,笑纹不曾觉得自己做好本事,还是说做对了!

可对于甘榜多皆,或卜干多皆名字来说,笑纹从2002年担任了九品芝麻官,就给自己一个任务,既是找出多皆,哆喈,督开的由来。

对于哆喈,大家都很熟悉,因为数十年来,学校就是冠上哆喈文德华文学校。至于督开来说,老一辈口中是火车站书写的中文名。原来过去的火车站告示牌有马来文和华文。

所以,三年前在谷歌意外找到林道解开埠事迹,笑纹只能说误打误撞,从马来事迹找到了清朝的他,可笑纹在想那是数百年的故事吗?

直到种树造林的前几天,在中国广东省新会市网站“按到”林道解,也即是甲午战争林国祥将军,写着一小段其父亲故事。原来确有其事,确有其人,那么董事部是不是必须将多皆改名呢?

跟董事部讨论后,既然林道解是在527植树造林时刻出现,老人家适当时机现身说法。董事部即刻议决将七万余方尺,种植近两百棵风铃木树,以及黄金雨树的“督开”公园,名正言顺为道解公园。

隔年当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访问吉打州时,董事部以推崇绿化环境保护、以及追思和纪念乾隆年间南来马来亚的开辟先贤~林道解为Tokai开埠的功绩,多皆埠希望《道解公园》成为文化及历史中心点。

学校正在进行耗资约10万令吉的5年期限计划,即开辟校园后面的空地为“道解公园”,除了达到绿化环保作用之外,也希望将该公园辟为文化及历史中心点,希望大使馆能够实现文德梦想。

结果,中国大使黄惠康在访问期间,宣布资助1万令吉以建设“文德五子亭”。这时候,我们也在网络资讯找到了好消息,林道解的神主牌供奉在槟城新会会馆。

要是是巧合,要讲是机缘,对于笑纹来说,这是勉励我,一定要跟进下去,直到找到其后裔,对吗?

其实,从中国广东省新会市历史记载,林道解儿子林国祥的后裔,都留在中国发展,其中之一是北京故宫古建筑物修复专职。至于其他就没有记载了!

今天收到其后裔的情信,也即是林道解六儿林国经,也称林六经的曾孙的族谱记录。

借此宣布《道解公园》预订在《督开,哆喈,多皆》❴Kampong Tokai since 1821❵开埠200周年纪念时,邀请其子子孙孙前来参观,并见证其先祖的历史文化中心。

这项两百年的历史传承,是不是写实了全国华文文化节的历史一页!虽然,林道解是在英殖民统治时抵达马来半岛,可他在1821年为当时的吉打皇朝抵抗六坤王,从暹罗海域经过兰交岛屿,在此现今的港贡(Kangkong)河域直到多皆上岸…

以上是不是真的事迹,就让考古学家去见证,而笑纹就以马来事迹,中国广东新会记录,马来西亚古岗州会馆历史记录,再与其后裔留下的文字记载对比,多皆就是1821年的道解埠!哈哈

財不可露眼

所謂「財不可露眼」,這是自保的金科玉律。孔子在2,000多年前就指出,「慢藏誨盜」,財物隨便亂放,或放在當眼處,無形中引人犯罪,教人起盜心之餘,也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中。

当你称谓尊贵的您后,相信你已不是过去的普通百姓,更不是一番受薪阶级的低下层人士。

因为你的收入过万,还有可能万万声,尤其每一届出现在不同州属的青蛙议员。

这一届在槟城,上一届在马六甲,下一届肯能是吉打,结果各州人民都得给退休金,直到你的伴侣去世,或者你的孩子十八二十一岁。

这可数学题很少人去了解,更不是普通百姓懂得的数目字。除了青蛙议员自己知道银行储蓄存款每个月都在上涨,即使自己睡在家里,储蓄一样成长。

今天国会一读通过,要各位代议事呈报财产状况,好让反贪污局能了解代议事这个职业生涯的财务规划。

就以过去数十年来的评语来估计当今政客的财务状况,每个月你的津贴是几万,即使你不用一分钱,十年也不可能累计千万。

还记得有个称号吃喝玩乐的公子爷,当时候二十七八岁,就坐拥二十七亿的挂牌上市公司。政敌都说其老爸的漂移功夫了得,就如当今首相的几个孩子,财富多到没有人知道是多少钱?

可他是当今的政府一号,其盟友不再质疑政二代的财富累积功夫。而是对应政敌的财务状况就虎视眈眈,要一眼识破政敌钱财,你的钱如何累积称谓亿万富豪。

比如月亮佬在国会提出质问,质疑反贪会采取什么行动?对于一个月入10万5000令吉的州一号高管,总资产高达2500万令吉,内陆税收局又查到什么?

这是读书问道,鸡蛋和鸡是哪个最先出现?学生争吵不休,老师笑而不语,校长路过没察觉,政治工作者更不用说…

一旦做了高官月入厚禄,开口都是官腔,解答根据职场语句。过去质疑政敌的语气,几乎笑傲江湖,没再听到了各地讲演会,贪污腐败,吃钱。大家只说,根据部门的了解,空气质量监督得很好,不会影响正常人。

赵丽兰在脸书发牢骚,也不会得到张念群的注意,更不要说各地报案拍照上报纸,哈哈!

私人话语

当你成为尊贵的代议士,相信你已成为让人尊重,敬仰的国州议员吧!

对于这些议员的说辞,笔者觉得该议员忘了上台前的承诺,已把大选宣言丢入沟渠,对吗?

要做代议士,品行一定要兼优,讲话必须经过大脑,做事要对得起社会,做人要对得起父母。

要是代议士觉得我个人在面子书写点文字,这是我的的人自由,报章媒体不得转载,或众人不可批评,唉!

当你宣誓为人民代议士,你得代表人民说话,作为人民喉舌,为民服务,为国家贡献,对吗?

不然的话,为何纳税人何必养你一辈子,供奉你到咚咚锵!每个月,退休代议士所得到的退休金,往往都比打工仔高好多,可领取人民血汗钱的议员呢?

尊贵的代议士,是不是为人民付出?当选后的国州议员,是不是真的为人民服务。。。

要是选前讲到自己很好,当选后却比前朝烂,而人民还得养你一生,请问这些年的付出,是不是值得你真正获得终生恩奉啊?

独立至今,退休代议士有几千位,国州议员应该成千上万,每个月都从国库拿走千万呢?可许多议员都爱说,我没有钱,我的办事处不够经费,我是好像义务服务。。。

回忆华青

加入吉打州華人大會堂組織,筆者是被理事會推薦為本同縣委會主席,爾後幾年再被選為青年團團長。

當筆者在2007年成為第三位青年團長時,青年團已是幾歲小孩。還記得前兩任團長的諫言,要做好州團長,就得好好學習,努力去團聚州內華青組織。

基於前任團長的勸告,當時的青年團找來了南部鄉團華青,中部鄉團華青,結合北部鄉團華青,終於團聚整個米都華青團。

而吉華堂在2008年承辦第二十五屆全國華人文化節時,筆者被理事會委任為火炬行大隊長。就這樣的文化使命,華青團於當年走入吉打州華文學校,並為米都華小,國中,獨中籌獲了6百82千的家教協會活動基金。

尤記得,當華堂欲承辦文化節時,剛好碰上了308政治海嘯,全國五州政權變天,而吉華堂在政治因素影響下,也面對重組結構局面。

吉打州政權換了回教黨州屬,他們對於全國華人文化節不了解,吉華堂爭取不到州政府資助。

爾後在吉華堂會長鐘來福和總務陳國耀前往中央政府部門干涉下,在時任副文化部長鄧文村協助,幾個中央部長協調配合,文化節終於等到了中央政府撥款三百千。相信就在2008年開始,全國華人文化節終於有了常年資助。

而吉打州回教黨政府在了解文化節的意義後,也欣然撥款兩百千來資助文化節活動,也特撥款五十千來捐助華社,以便在歷史悠久的紅橋,建立有史以來的中華文化牌樓。

該“和睦親善”牌樓也獲得了蘇丹認可,並親自主持了馬來由街,海乾街,與唐人街歷史見證橋樑的啟用儀式。

從本同縣委會主席,青年團團長,哥打士打縣委會主席,吉華堂華樂推動小組主任,文教局主任,到今天的理事會財政,對於理事會過去給予青年團的信任和委託,讓我們在當年文化節跑遍吉打州華文學校,以火炬風靡了米鄉,超過五萬件火炬行衣衫,幾乎各地都有著文化身影。

對於理事會當時給予信任,讓青年團舉辦了政時事講堂,讓朝野政治人物前來華堂開講,為華社寫下了政治論事一頁。

只要青年團能辦好年輕人的活動,相信各州華堂理事會都會支持臂膀組織。但是…作為一名前團長,前華總青副總團長,您還得記住輔助母會是我們青年團和婦女組的義務,加油了!

一马政府

从509政治变天至今,大家看到了什么?

说一马政府腐败滥权,不要过去式的国阵政式制度,人民以选票教训了以纳吉为首相的政权,写下独立以来的首次政变。

这场政变说起来也蛮好笑,获得胜利的党派里头充满了前国阵失意份子,回教党失意份子,当然里头还有火箭派中坚力量,还有烈火莫熄支持者。

换了执政府后,人民开始启动改变,大家等着看新政府有什么新政策,你我他都觉得换了新政府,整个国家应该焕然一新。

公务员的服务应该没问题了!执法队员应该不会再跟你讲selesai sini,驾车超速肯定收到罚单,没有中途挡车写三万。

说实在的…市场上少了机场,几乎大街小巷的机场都关门大吉。公开卖字的咖啡店,没卖咖啡多少也闭门谢客。

其他呢?除了一个爱出风头的教育部长整天被某族骂外,其副手也懂得官腔礼仪,爱跟媒体说,等报告出炉后,部门会给解释。

教育部长日前讲大学预备班校笑话,被身边的异族朋友排斥,甚至自己人也想疏远他…他可说马医生叫他坚持到底,这些不是问题…

至于其他政策呢?笑纹不懂要写什么?只想到财政部长跟大家说,他忙着应当国家财经问题,没有时间陪首相到国外商讨国贸交易。

至于统考能不能被政府承认,相信只有马医生才懂,何时何地才能保证,对吗?

日前的贪污老大走人,换了老马提名的人做事,来自烈火莫熄的她说,我早一天退党,我不是政治委任。

而马医生说,他自认可以决定谁出任反贪污一号,其他人的意见不是问题。这不是写实了一马政府吗?

只有马医生说了算,财政部长做得很好,可多了经济部长打理国家财务。他说…

南北大道不是大盗,政府允许他们继续收买路钱。他说…

国产车就是这样炼成了遐迩闻名,第三国产车势在必行。他说…

马医生也说了,他会管理好国家经济之后,将首相宝座让给安华。他说…

他说…谁出任州务大臣,就是谁担任。大家都不用考虑哪门派席位多,霹雳只有一个议席,土团党做了大臣。

他说…马来人还需要扶持,火箭仔讽刺了数十年,他们有在内阁反对吗?

他说…大学预科班是内阁一致决定,政治盟友敢说不吗?

当初希盟说好的大选政策,他说…只供参考,未必行得通!

今天写文说字,是要跟看官说,马来西亚就是一马公司,他说…董事长,就董事长。他说…董事经理,就董事经理。他说…校长,就是校长!

内阁部长在会议室的讨论讨论要的,除了马医生说了算…其他人都成为静静~椰~botol…走出会议室,吩咐秘书写文告,写出心情,讲出想要!

可整个过程当中,相信有心人都了解马来西亚就是一个马哈迪,Satu Mulut,Satu Mimpi,Satu Mahatir。

移风易俗

老庵师父生前留下遗嘱,要求死后,以便宜棺材收殓。火化后,将骨灰撒于高山,大海,不得做任何法会。不得办出殡仪式,不得讣告亲友,信徒…来无声,去无息,波沉大海,归回大地,了无痕迹…

这是本人慎重遗嘱。

师父俗名何健东,来自中国福建省,出生于1940年。多年来在观音菩萨庙,为信徒解签问事。

对于笑纹来说,他亦师亦友,这些年来看到他为众生诵经助念,早课,晚课,始终如一日。

他足不出庙门,每天都在庙堂念经,信徒找上门,很多时候都想解开心中疑惑。

只要跟他说说,听他那种福建莆田华语口音,信徒都会心满意足回家去…

米乡父母也会找他,为待嫁儿女找个好日子,就看哪一天举行传统婚礼。

而疯癫的我有一次跟师父开玩笑地说,可以给我正字吗?

师父笑着说,他从来没有给字,也不鼓励众人赌博!

当然,我这种疯疯癫癫的信徒不多,要不然的话,其口中的王公子,岂不是庙里的大麻烦,哈哈!

而师父每早都会在九点半左右用餐,他总是站在饭桌门口喊道:“松,吃粥!”

庙祝也会要我跟师父一起用餐,吃碗热腾腾的粥,温饱肠胃。

也忘了这几年跟师父吃了几顿早餐,只懂得自己肚子饿的话,就走过去跟老人家谈说几句,吞噬热粥。

最后一次吃粥机会是笑纹还没去马六甲三宝山传承文化火炬,还记得他说了传承文化是民族底蕴。

要我们好好传承中华文化交流,为下一代留下真正的中华传统意义…

而笑纹横越五州,传递火炬后,回来一天又飞到泰国曼谷参与日新迷你嘉年华。回来那晚米都大雨倾盆,师父被淹水吓倒,一病不起…

最后一次见到师父,是庙祝要他出来坐坐。可一下子他又想回到卧室,帮他扛轮椅进卧室时,他的眼神跟笑纹说~他累了!

那时候,笑纹还以为师父只不过太累了,需要更多休息,休息,休息。没想到那晚有位医生诊断,建议他入院打点滴,他一口答应入院。

过去的他,从不愿看医生,更不想跟西医打交道。没想到这一次的轻易答应入院观察,就一去不复返。

日前收到讯息,师父于1855走了…原来人生就是如此,要走就走,而他想移风易俗,简简单单,不烦任何人,唉!

敢再问 当你偷电

国能私营化了数十年,为何官腔还是如此这番嚣张跋扈?

也许,国家电流供应只此一家,你无法选择的情况下,他还是独裁主义制度的霸主。

所以此次电费飆,是没有法律法规能管制,人民只能任其玩弄,对吗?

你敢再问,就当你偷电处理了事,看你还敢跟国能斗法吗?

尤其,当每六个月的调整期,国能以燃烧材料费高涨,又在店单里有个英文字母的征用费。

当然国能会跟你说,这是根据世界趋势来调整,偶尔涨价,偶尔降价,对吗?

过去几年来,政府为了绿化电能,人民已经缴纳一巴仙的绿费,让政府津贴太阳能发电厂和机制。

在国能要提高收费时,政府没给国能提高,却添加了英文字母的世界燃烧价格调整,没记错是零点零二五巴仙。

这一次全马各地说国能记错电单,要国能重新品估计算。可国能跟你说什么?

上一次少算了?也是记写员打错数字?也许只是记写员忘了三十天期限,而在四十天才来记单。导致计算公式,计错了!

其实全马只此一家的国能发电公司是无法解决问题,只有百花齐放的竞争优势互补,人民才有机会享有真正的电能服务。就如电讯公司这几天的优惠政策,让人民可以随意享有电信运营商的服务!

海底睡道

纳吉去槟城海边问州政府,隧道报告写了这么多年,写好了吗?

可行性报告用了几块填海地去换?其费用又是多少钱?曹先生不想解释,前首长不想上那只鸡的当…

你我他只好游花园,当刘姥姥看政客演戏,当聋子听雷!

十余年前,当笔者还是政客时,还记得常发文告质疑有关当局的可先行报告,可时任首席部长应该觉得说,笔者党职太低,不用理会这个小人,哈哈!

可今天被他们击败的前首相想知道可行性报告写好了吗?只差三巴仙的报告好像收在国家财库,州首席部长也看不到,更不要说外人,对吗?

隧道几时会开始做,笔者心里有数…就在林生当回首长后,可曹先生关上了门,前任回到州一号宝座,隧道应该是睡到自然醒了!

看官今天可以说笔者为了出名,疯癫痫病,胡言乱语说政敌。可想回当年某人跟林苍佑打赌,要是你建好槟威大桥,我即刻从桥上跳下去!

不懂笔者是否可以说,我从睡道泳出公海,跟当年的胡言乱语谢罪吗?

想到308跟记者说,两线制不会成功,因为变天不会改变现状制度,政客都为族群利益,都会典当对方权益。

当时他骂了笔者,认为我是州团长,对于变天不认同说不好听的话。结果几年后的各州政府换了换,有一天他跟我讲,你说得两种治将成为马来西亚以后的政治体制。

笔者不是预言者,更不是政治家,只是在党太久,看到了残酷政局,懂得了官场现形记,政客官僚风范…奈何也!

言论没问题 除了鞋子

老马终于为爱徒马智理开声,认为教育部长除了鞋子言论,这些日子来的教育部长言论都还好!

就如印裔部长讲印度话,华裔部长讲华人话,马来部长当然讲马来话!

这一下好了!各就各位,各说各话,请问一下谁说马来西亚话,尤其在大选前不断跟人民说,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我们平起平坐,我们都是一家人…结果?

从执政为民办实事至今,除了不断说政敌贪污腐败,一直处于批评政敌,可当今政府做了什么?

财政部长除了骂魏家祥没有用,纳吉吃钱,请问他说了自己会计师资格认证吗?

安华的女人就娴熟,比较少说话,说得还听得懂她的意思!

交通部长呢?除了墨镜够黑,大道继续收费,连AES都被漂白为AWAS,叫你小心上路,一路走好,哈哈!

最靓丽的环境部长呢?她美貌似水,说话很甜蜜蜜,洋垃圾被运回国,柔佛毒气也被滤清了…看着美眉,笑纹写不出坏事!

农业安娣,唉!当下的人民都过肥,还有草民喝油保护心脏,活到九十九。说道对抗欧洲,除夕饭不吃只写文告对抗强敌,说坏人够狠心…

旅游部长说了什么?他是谁?谁知道?

通讯部长还好啦!绯闻不多,被批评指正是机会也少,但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过去批评内阁部长太多,需要瘦身的后门副部长呢?当了有个国会是后门代议事后,过去批评指正的言语成为正方名嘴,政府做什么都是对的!

地方政府部长呢?她为了平复盟友的分组肉数目,全马去分九品官,发展官,说到发展…除了补选地区,一发不可收拾外,就如以前国阵政府一样~等YB死啦!

写啊!写啊!写啊!重要的写三次…就不懂何时被叫进去衙门问话,你写真么多干嘛呢!耐心等待多几年,我们做给你就行了!再批评多多指教,就请你喝咖啡乌,知道吗?老马不可批评,副首相不可以说,部长都是第一次担当,小学毕业而已,等他们长大成人就定了大事件…

统考等报告,酒店学习游泳等下再说,增建华校要考虑友族身心发展…至于会计师是不是有执照,请跟我的律师事务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