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华青

加入吉打州華人大會堂組織,筆者是被理事會推薦為本同縣委會主席,爾後幾年再被選為青年團團長。

當筆者在2007年成為第三位青年團長時,青年團已是幾歲小孩。還記得前兩任團長的諫言,要做好州團長,就得好好學習,努力去團聚州內華青組織。

基於前任團長的勸告,當時的青年團找來了南部鄉團華青,中部鄉團華青,結合北部鄉團華青,終於團聚整個米都華青團。

而吉華堂在2008年承辦第二十五屆全國華人文化節時,筆者被理事會委任為火炬行大隊長。就這樣的文化使命,華青團於當年走入吉打州華文學校,並為米都華小,國中,獨中籌獲了6百82千的家教協會活動基金。

尤記得,當華堂欲承辦文化節時,剛好碰上了308政治海嘯,全國五州政權變天,而吉華堂在政治因素影響下,也面對重組結構局面。

吉打州政權換了回教黨州屬,他們對於全國華人文化節不了解,吉華堂爭取不到州政府資助。

爾後在吉華堂會長鐘來福和總務陳國耀前往中央政府部門干涉下,在時任副文化部長鄧文村協助,幾個中央部長協調配合,文化節終於等到了中央政府撥款三百千。相信就在2008年開始,全國華人文化節終於有了常年資助。

而吉打州回教黨政府在了解文化節的意義後,也欣然撥款兩百千來資助文化節活動,也特撥款五十千來捐助華社,以便在歷史悠久的紅橋,建立有史以來的中華文化牌樓。

該“和睦親善”牌樓也獲得了蘇丹認可,並親自主持了馬來由街,海乾街,與唐人街歷史見證橋樑的啟用儀式。

從本同縣委會主席,青年團團長,哥打士打縣委會主席,吉華堂華樂推動小組主任,文教局主任,到今天的理事會財政,對於理事會過去給予青年團的信任和委託,讓我們在當年文化節跑遍吉打州華文學校,以火炬風靡了米鄉,超過五萬件火炬行衣衫,幾乎各地都有著文化身影。

對於理事會當時給予信任,讓青年團舉辦了政時事講堂,讓朝野政治人物前來華堂開講,為華社寫下了政治論事一頁。

只要青年團能辦好年輕人的活動,相信各州華堂理事會都會支持臂膀組織。但是…作為一名前團長,前華總青副總團長,您還得記住輔助母會是我們青年團和婦女組的義務,加油了!

一马政府

从509政治变天至今,大家看到了什么?

说一马政府腐败滥权,不要过去式的国阵政式制度,人民以选票教训了以纳吉为首相的政权,写下独立以来的首次政变。

这场政变说起来也蛮好笑,获得胜利的党派里头充满了前国阵失意份子,回教党失意份子,当然里头还有火箭派中坚力量,还有烈火莫熄支持者。

换了执政府后,人民开始启动改变,大家等着看新政府有什么新政策,你我他都觉得换了新政府,整个国家应该焕然一新。

公务员的服务应该没问题了!执法队员应该不会再跟你讲selesai sini,驾车超速肯定收到罚单,没有中途挡车写三万。

说实在的…市场上少了机场,几乎大街小巷的机场都关门大吉。公开卖字的咖啡店,没卖咖啡多少也闭门谢客。

其他呢?除了一个爱出风头的教育部长整天被某族骂外,其副手也懂得官腔礼仪,爱跟媒体说,等报告出炉后,部门会给解释。

教育部长日前讲大学预备班校笑话,被身边的异族朋友排斥,甚至自己人也想疏远他…他可说马医生叫他坚持到底,这些不是问题…

至于其他政策呢?笑纹不懂要写什么?只想到财政部长跟大家说,他忙着应当国家财经问题,没有时间陪首相到国外商讨国贸交易。

至于统考能不能被政府承认,相信只有马医生才懂,何时何地才能保证,对吗?

日前的贪污老大走人,换了老马提名的人做事,来自烈火莫熄的她说,我早一天退党,我不是政治委任。

而马医生说,他自认可以决定谁出任反贪污一号,其他人的意见不是问题。这不是写实了一马政府吗?

只有马医生说了算,财政部长做得很好,可多了经济部长打理国家财务。他说…

南北大道不是大盗,政府允许他们继续收买路钱。他说…

国产车就是这样炼成了遐迩闻名,第三国产车势在必行。他说…

马医生也说了,他会管理好国家经济之后,将首相宝座让给安华。他说…

他说…谁出任州务大臣,就是谁担任。大家都不用考虑哪门派席位多,霹雳只有一个议席,土团党做了大臣。

他说…马来人还需要扶持,火箭仔讽刺了数十年,他们有在内阁反对吗?

他说…大学预科班是内阁一致决定,政治盟友敢说不吗?

当初希盟说好的大选政策,他说…只供参考,未必行得通!

今天写文说字,是要跟看官说,马来西亚就是一马公司,他说…董事长,就董事长。他说…董事经理,就董事经理。他说…校长,就是校长!

内阁部长在会议室的讨论讨论要的,除了马医生说了算…其他人都成为静静~椰~botol…走出会议室,吩咐秘书写文告,写出心情,讲出想要!

可整个过程当中,相信有心人都了解马来西亚就是一个马哈迪,Satu Mulut,Satu Mimpi,Satu Mahatir。

移风易俗

老庵师父生前留下遗嘱,要求死后,以便宜棺材收殓。火化后,将骨灰撒于高山,大海,不得做任何法会。不得办出殡仪式,不得讣告亲友,信徒…来无声,去无息,波沉大海,归回大地,了无痕迹…

这是本人慎重遗嘱。

师父俗名何健东,来自中国福建省,出生于1940年。多年来在观音菩萨庙,为信徒解签问事。

对于笑纹来说,他亦师亦友,这些年来看到他为众生诵经助念,早课,晚课,始终如一日。

他足不出庙门,每天都在庙堂念经,信徒找上门,很多时候都想解开心中疑惑。

只要跟他说说,听他那种福建莆田华语口音,信徒都会心满意足回家去…

米乡父母也会找他,为待嫁儿女找个好日子,就看哪一天举行传统婚礼。

而疯癫的我有一次跟师父开玩笑地说,可以给我正字吗?

师父笑着说,他从来没有给字,也不鼓励众人赌博!

当然,我这种疯疯癫癫的信徒不多,要不然的话,其口中的王公子,岂不是庙里的大麻烦,哈哈!

而师父每早都会在九点半左右用餐,他总是站在饭桌门口喊道:“松,吃粥!”

庙祝也会要我跟师父一起用餐,吃碗热腾腾的粥,温饱肠胃。

也忘了这几年跟师父吃了几顿早餐,只懂得自己肚子饿的话,就走过去跟老人家谈说几句,吞噬热粥。

最后一次吃粥机会是笑纹还没去马六甲三宝山传承文化火炬,还记得他说了传承文化是民族底蕴。

要我们好好传承中华文化交流,为下一代留下真正的中华传统意义…

而笑纹横越五州,传递火炬后,回来一天又飞到泰国曼谷参与日新迷你嘉年华。回来那晚米都大雨倾盆,师父被淹水吓倒,一病不起…

最后一次见到师父,是庙祝要他出来坐坐。可一下子他又想回到卧室,帮他扛轮椅进卧室时,他的眼神跟笑纹说~他累了!

那时候,笑纹还以为师父只不过太累了,需要更多休息,休息,休息。没想到那晚有位医生诊断,建议他入院打点滴,他一口答应入院。

过去的他,从不愿看医生,更不想跟西医打交道。没想到这一次的轻易答应入院观察,就一去不复返。

日前收到讯息,师父于1855走了…原来人生就是如此,要走就走,而他想移风易俗,简简单单,不烦任何人,唉!

敢再问 当你偷电

国能私营化了数十年,为何官腔还是如此这番嚣张跋扈?

也许,国家电流供应只此一家,你无法选择的情况下,他还是独裁主义制度的霸主。

所以此次电费飆,是没有法律法规能管制,人民只能任其玩弄,对吗?

你敢再问,就当你偷电处理了事,看你还敢跟国能斗法吗?

尤其,当每六个月的调整期,国能以燃烧材料费高涨,又在店单里有个英文字母的征用费。

当然国能会跟你说,这是根据世界趋势来调整,偶尔涨价,偶尔降价,对吗?

过去几年来,政府为了绿化电能,人民已经缴纳一巴仙的绿费,让政府津贴太阳能发电厂和机制。

在国能要提高收费时,政府没给国能提高,却添加了英文字母的世界燃烧价格调整,没记错是零点零二五巴仙。

这一次全马各地说国能记错电单,要国能重新品估计算。可国能跟你说什么?

上一次少算了?也是记写员打错数字?也许只是记写员忘了三十天期限,而在四十天才来记单。导致计算公式,计错了!

其实全马只此一家的国能发电公司是无法解决问题,只有百花齐放的竞争优势互补,人民才有机会享有真正的电能服务。就如电讯公司这几天的优惠政策,让人民可以随意享有电信运营商的服务!

海底睡道

纳吉去槟城海边问州政府,隧道报告写了这么多年,写好了吗?

可行性报告用了几块填海地去换?其费用又是多少钱?曹先生不想解释,前首长不想上那只鸡的当…

你我他只好游花园,当刘姥姥看政客演戏,当聋子听雷!

十余年前,当笔者还是政客时,还记得常发文告质疑有关当局的可先行报告,可时任首席部长应该觉得说,笔者党职太低,不用理会这个小人,哈哈!

可今天被他们击败的前首相想知道可行性报告写好了吗?只差三巴仙的报告好像收在国家财库,州首席部长也看不到,更不要说外人,对吗?

隧道几时会开始做,笔者心里有数…就在林生当回首长后,可曹先生关上了门,前任回到州一号宝座,隧道应该是睡到自然醒了!

看官今天可以说笔者为了出名,疯癫痫病,胡言乱语说政敌。可想回当年某人跟林苍佑打赌,要是你建好槟威大桥,我即刻从桥上跳下去!

不懂笔者是否可以说,我从睡道泳出公海,跟当年的胡言乱语谢罪吗?

想到308跟记者说,两线制不会成功,因为变天不会改变现状制度,政客都为族群利益,都会典当对方权益。

当时他骂了笔者,认为我是州团长,对于变天不认同说不好听的话。结果几年后的各州政府换了换,有一天他跟我讲,你说得两种治将成为马来西亚以后的政治体制。

笔者不是预言者,更不是政治家,只是在党太久,看到了残酷政局,懂得了官场现形记,政客官僚风范…奈何也!

言论没问题 除了鞋子

老马终于为爱徒马智理开声,认为教育部长除了鞋子言论,这些日子来的教育部长言论都还好!

就如印裔部长讲印度话,华裔部长讲华人话,马来部长当然讲马来话!

这一下好了!各就各位,各说各话,请问一下谁说马来西亚话,尤其在大选前不断跟人民说,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我们平起平坐,我们都是一家人…结果?

从执政为民办实事至今,除了不断说政敌贪污腐败,一直处于批评政敌,可当今政府做了什么?

财政部长除了骂魏家祥没有用,纳吉吃钱,请问他说了自己会计师资格认证吗?

安华的女人就娴熟,比较少说话,说得还听得懂她的意思!

交通部长呢?除了墨镜够黑,大道继续收费,连AES都被漂白为AWAS,叫你小心上路,一路走好,哈哈!

最靓丽的环境部长呢?她美貌似水,说话很甜蜜蜜,洋垃圾被运回国,柔佛毒气也被滤清了…看着美眉,笑纹写不出坏事!

农业安娣,唉!当下的人民都过肥,还有草民喝油保护心脏,活到九十九。说道对抗欧洲,除夕饭不吃只写文告对抗强敌,说坏人够狠心…

旅游部长说了什么?他是谁?谁知道?

通讯部长还好啦!绯闻不多,被批评指正是机会也少,但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过去批评内阁部长太多,需要瘦身的后门副部长呢?当了有个国会是后门代议事后,过去批评指正的言语成为正方名嘴,政府做什么都是对的!

地方政府部长呢?她为了平复盟友的分组肉数目,全马去分九品官,发展官,说到发展…除了补选地区,一发不可收拾外,就如以前国阵政府一样~等YB死啦!

写啊!写啊!写啊!重要的写三次…就不懂何时被叫进去衙门问话,你写真么多干嘛呢!耐心等待多几年,我们做给你就行了!再批评多多指教,就请你喝咖啡乌,知道吗?老马不可批评,副首相不可以说,部长都是第一次担当,小学毕业而已,等他们长大成人就定了大事件…

统考等报告,酒店学习游泳等下再说,增建华校要考虑友族身心发展…至于会计师是不是有执照,请跟我的律师事务所说~

唯我

过去式的吵吵闹闹,今日的不好喧哗,这是官场现形记的现实生活全集。

过去当反对时,他们也许不知道这个过程,还跟人民说…我们必须争取,我们必须跟当权者说不。

可时到今天,内阁说了什么?谁知道!只有坐在那里的部长才懂,所以张念群跟你说,问部长去…

她说得没错,政策只有内阁才懂,只要内阁通过后,部门就得执行内阁议案,副部长没有机会反对或者说不~

统考被政客戏弄了数十年,大学预备班被拐弄了二十余年,九对一的数字从过去到今天,华校老师永远不够,友族老师多到没工作。

今早跟一位退休二十多年的校长说起政策,曾是公务员的老实人说,过去没人敢说实话。今天华人要改变现实主义制度,哈哈!

同志们改革善未成功,大家还得努力奋斗…

只可惜,朝野政客同肤色不跟你说平等,绩效,公平,而是强调吾族权益,特权。

今天的他们与过去的他们有什么分别?还是换了位置,脑袋换了,在内阁除了椰botol,还能说什么?

传承交流

传承了三十六届,传递了全马十三州属,各州中华大会堂几乎都承办了三次,这一次是米乡第三次主办,而笑纹也是再次领导文化节火炬队…

友人说文化节主题,“直的传承,横的交流”循环再用,火炬行的标志也是循环再用。

笑纹跟他说,火炬队大队长一样是循环再用,文化节大会主席一样是循环再用,开幕嘉宾呢?

还不是一样循环再用的再任首相,哈哈!

当去年老马再次回到首相座位时,华堂就想到了第十届全国华人文化节开幕嘉宾是马哈迪医生,要是明年吉打州华人大会堂能够举办,华社岂不是写下历史见证!

第十届当他说可以成为开幕嘉宾时,这已是空前的第一次。从第一届到第九届,举办州不是没想到,而是不敢相信首相会答应前来参观。

也许当年他是基于吉打州是其故乡,而且地点又位于其住家附近几条街,导致马医生欣然接受华堂的邀请,写下了破天荒的记录。

尔后的文化节,可以说是医生没有再参与,也许贵人多忙碌,尤其是政务忙碌的政府官员一号…

而吉华堂在第二次举办文化节时,碰巧遇到了政治大海啸,2008年的308大选,国阵面对现实中的山崩地裂,一次过输掉五州政权。

吉打州政府也从蓝变青,一夜之间由在野多年的回教党摇身一变,称谓主导政府。当时回教党是跟公政党组织政府,另外一个政党只称为友党。

当时候,华堂也面对了同样的变动,政府变天,华堂变天,文化节不能说变州就变州啊!

当新领导层在五月宣誓就职,领导干部队伍就面对资金短缺问题。那时候,中央政府可与州政府不咬弦,华堂面对两边都不讨好状态下…

在契机奏响曲奏乐后,火炬横越五州传递,走遍州内各校,第二十五届全国华人文化节薪火走入校园,并为华文小学,国民型中学,华文独立中学筹获了682千家教活动基金。

当传灯歌谣哼哼唱唱后,文化节首次获得中央政府拨款,接下来数年都获得三百千款项来筹办活动。而吉打州政府也一样拨出两百五十千来搞华人文化届,还让华社竖立一座“亲善和睦”牌楼。

这就是吉华堂不小心为第二十五届写下的政府惯例,让接下来的举办州华堂都减轻了经济负担。

今年米乡又得承办文化节,就不懂循环再用的技术,是不是把去年“弄丢”的几百千政府常年资助款项给要回来,哈哈!

希望马医生会出现在文化节,宣布中央政府支持各源流文化交流传承,并继续给予几百千款项资助。
而马公子一样跟着老爸的决定,宣布州政府同样资助文化节。这样的父子传承,让全国华人文化节得以延续这些年的政府常年资助,我们才能获得政府的认同和肯定。

至于笑纹有幸再次回到校园传递薪火,从学校扎根相传中华文化,让全民学习融洽交流,并为学校筹募活动基金,希望大家能够携手并肩,为全国华人文化节留下,只有吉打州趁文化节时为全州华校筹款,就让我们一起将文化传承。

约定你了…让我们一起搞好第三十六届全国华人文化届,而笑纹会做好一名循环再用火炬队大队长,好吗?

不谙世事

当教育部长马智里跟大家说,要取消大学预科班,就得在你们聘请非我族类时“勿强调”懂得华文。

唉哟!你们要承认独中统考文凭,首要考获大马政府文凭马来文科和历史科。至于大马教育文凭还强调语文课,历史课必须及格,对吗?

今天你也许为了强调你是维护自身族群的部长,可你忘了后门教育制度是老马产物。回锅首相当年就是为了保护分数比人少的人设计后门教育,刻意扶助差强人意的弱势群体上大学。

结果这群拐杖大学生在这些年来,是不是改善了族群的生活?他们是否大学毕业后,获得商家聘请为高级管理人员,呵呵!

坦白说,这些大学生是不是真的成功,做了几年工,有了经验,他们会得到高薪啊!

笑纹敢说,除了在公务员行业捧铁饭碗的公务轮椅员,拿着大学毕业证书的他们,很难,很难想象会做好大学毕业生的职责!

尤其是在拐杖号大学城走出来的人,英语不能,国语当然能,可其他都没货了!他们还能继续活在保持扶助生涯吗?

当马智理当上教育部长时,这个社会都觉得首相选对了!这一次身为学者的人应该胜任愉快,嘿嘿!

没想到除了黑鞋,酒店游泳,夸副手是女超人外,今天的聘请条件是说明某人的思维定义。

出了数十本书的学者,脑袋装墨汁,还是米田共?唉……

不谙华文担任副校长是牛头不对马嘴,不谙华文担任华人企业公司要职,岂不是鸡同鸭讲,Ni Kong Ma Kai!

说走就走

很多时候,大家都想有一趟说走就走旅程,跟几个好友说一说,明天我们去那里看看,你要一起去吗?

这不是一件容易处理的事情,因为身边的零碎事务你交代了吗?工作岗位职责,谁来顶替?

所以,要跟风,还得看你放得下所有事务吗?而不是一味追求他人的随性,却忘了自己还不是随行一族。

今天写此文是看到一些朋友,真的随时随地都能放下是事务,拿了行李就在国内休走几天。

你说他没职责在身,他跟你说,你没准备好放下身段,万一有一天你真的走了!谁帮你接下来的任务。

对此笑纹到不敢想象哪一天的突然放下,直到前几天的票箱事务,让一位朋友抱怨病发,心脏受不了吧?

进了医院,即刻做了通波仔手术,休息一晚,隔天回家休养。

他是放不下败选事实,才激发内心通关血液循环的病情,对吗?

还是他最近已经患上了心脏病症,可就不相信自己会有这一天,结果自己必须调头走人,一刻不停地走失这个圈子。

他是不是分配好了身外物,他是不是知道自己会有说走就走的旅途,来不及…跟亲人说再见。

更不要说安排部署好这旅程的回头票,唉!

通了两天血管,打通血脉相通是当下最平常的手术。主治医师不用麻醉师,也没有打点滴,有些还做好手术治疗就回家去了!

笑纹的一个野兔好友,只不过经过一个医药检验柜台,被朋友拉进去查一查。结果显示,他必须到医院进一步调查处理,隔天他驾车去槟城某家医院就诊。

通了扩张血管的几个波仔,就是这么一条两三个波仔。隔几天看到他回到公园跑步,问他手术治疗才处理,怎么回事啊?

野兔老友说,医生告诉我,可以走动,走动,走动,我只不过动作快一点嘛!结果查询他到今天,除了打羽毛球,爬山,慢跑,偶尔还参与马拉松跑步,哈哈!

而你这个高佬顺哥呢?用完早餐,心跳不规矩,自己驾车去医院检查,做好手术治疗,回家休养…

怎么隔天就报名参与了说走就走旅行,喂!你还没跟我说清楚你落选原因,你还没见证女儿的婚礼,你还没跟身边人说再见!

做么这样就上车远游世界去了!难道你不想骂没支持你的人吗?难道你忘了我们的承诺,再次从穿沙龙在酒店柜台外喝酒谈天说地…

其实很简单,笑纹也不懂自己何事会报名参与这种旅行团,更不知道谁会是下班乘客。只是在想这一次的说走就走,你给大家留下警惕了吗?

只有好好把握当下,真正活在世上,万一哪一天说走就走,没留下空遗憾啊!

活在世上,只不过争一口气!少了这一口气,你还能存留在当下吗?看到你的突然走失,笑纹只想放下所有的社团职位,回去家里跟她们说一声…我爱你们,过去社团生涯,忽略了家里温馨,也许从今以后,我得好好检讨自己,是不是应该再牺牲小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