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

TMCO期限911925,约366787子民被困,在此水深火热的日子,作为本区域的11位代议事,区域协调员,市议员,以及州政府,到底有做工吗?
大选时,人民是老板。中选后,上位后,几乎都换了位子,连脑袋都一起换。
请想一想办法,要如何协助受困的人民,请跟有关当局协调就位,为人民请命。请牵线拉拢情迈,帮忙需要人士。
记得一句话,选民或许善忘,可从政之心是否依然初衷,只有你自己懂得。要对得起良心吗?要做得好吗?要为民请命吗?
就看你要不要真正办事,落力办事,而不是文告宣战,拍拍照走人!
这与青蛙没两样,都是违背了选票定义。台上的承诺,只不过供你参考。文宣的承诺,就当着爱你一万年。。。天长地久,永远玩着你~

宝座幻想症

自古以来,大家都懂得要让一个人疯狂,就给他权力,金钱,女人。
今天的安华,等着权力,等到急着跳墙。
虽然末纱布声言全力支持他,可行动党用了一个字,“若”安华得到支持,该党42席国会议员都会支持他。
可为何首相记者会没有即刻回应政治变天呢?
难道慕尤丁不屑狼来了,还是慕尤丁算出来安华的916变天乏术!
对于今天的安华记者会,到底人民有什么期待?
大家等着看戏的心态,你我都晓得变天不易,政客也厌倦了青蛙跳。
对了对宝座有梦想的人,其他人都在意自己的退休金有得拿吗?

高手过招

安华讲到丁爷倒台了,
可丁爷只宣布关怀政策,
你所谓的狼来了,
他当着哈哈。。。

五代同堂

大家还是以为新冠肺炎细菌看不到自己的话,请你看清楚,双溪新冠已经五代同堂,很快就会称谓大马第一。

其感染群组,已窝藏在各地小角落,要是不经意之间被它纠缠,你或许得搬进政府五星级酒店渡假。

鉴于此,请大家帮帮忙,多用“我”洗手,其他什么社交距离,戴口罩出门不在话下。

记得哦!明年我们还要上山采青,而不是被人追思…

沙巴疫情,只需政客口水,就能治疗痊愈。
沙巴州选,只需青蛙阵亡,就赢得了政权。
大马政治,只需文字东厂,就打完了全垒。
孙文部落,只需按了又按,就可了解笑纹。
肺炎新冠,只需分享传闻,就打赢了病魔。
马华政治,只需不断地骂,就称谓了卖华。
飞天派系,只需听神谕旨,就可上阵杀敌。

Sungai

吉北至今已有83支流
大臣还说州政府不想建议延长管制
可今天的检验报告
说明了开封不简单
要是今天是十支流
就不懂州政府要如何开放亚罗士打城市?

疫情当下

许多都跟着变了,
春节不过年,过疫才叫年;
今年不采青,明年才祭祖;
端午没抛粽,屈原等一载;
中元没开门,来年才孟兰;
黄旗没飘扬,斋持憶九皇;
冬至祭祖先,小二待新年。

开封

看着数据没有真正切断祸根,州政府又没要求延迟封城,看来吉北疫情只有靠自己才能躲过一劫。
要是大家仍觉得肺炎病菌离你很远,依然觉得自己没有机会感染的话,这一次封城失去意义。
其实,封城才能切割疫情扩散,切断交通枢纽才是割断疫情感染。
否则自由自在的人儿,继续逍遥法外,病魔乘机侵入对方的体质,再等一个星期发作。
那时候的全国各地都唱着同样的歌,《开封府》

过日子

坐在天台,听到市政厅的工友前来家外除草,挖掘垄沟。
听到割草机的声音,挖掘排水沟渠的声音,没几下的声响,这几个工友就停下来,走到树下遮荫乘凉。
这期间,割草机是正常启动,只不过躺在草地上发出声响。至于挖掘水道的声响呢?
只听到声音,不见他们从沟渠挖掘什么上来。这与过去数年来的操作,相差太远了吧!
过去式的挖掘,相信是以包数来计算工钱。所以工友非常勤劳地干,挖到沟渠非常清洁。
可最近几次的挖掘和除草,也许承包商是以天数来支付工资,是以工友的态度也改变!
尔后,来了一辆大罗里,下来两个工友,站在车头后,看着路边的那几个袋子,就这样麻木下来丢上罗里。
至于路边的其他袋子则不是职责,他们是不会跟你服务。
就这样一来一往,草坪上的野草,沟渠里的烂泥,如同早上的状态,懒洋洋躺在里头,等着勤劳人来处理。

昨晚十一点多,强逼自己爬上床,等待周小妹到来。。。
几乎牵着周小妹的小手,这厢有人呼唤我,起来,起来,你还有东西没做好!
奇怪!这么夜了,还有什么东西没干?
黑漆漆的当儿,看到小瓜拿着一堆文件说,爸,欣薇姑姑叫你签名,放在桌上你没看到,她明天要用的。
迷迷糊糊爬起床,趴到视听室座位画张天师的符头,一边想着周小妹的小手。
这厢画完符头,爬回去床上纠缠,可反反复复在床上,什么也没了!
连老婆也不见了!起来尿尿,才发觉她在小瓜房间。。。
尿完又回到床上发梦,昨夜不懂犯了哪个小鬼,一整夜都是梦,梦来梦去都是怪梦。
连酒醉睡公司也梦到,什么都梦,可就是梦不到周小妹,唉!
不懂是闭关太久,人生失去了自由,连梦的精彩都不行,嘻嘻~
您呢?昨夜梦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