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打部长

从首相在某次记者会说,不听话的话,要啊爸鞭打吗?

哇!啊爸鞭打孩子好像是上个世纪的文化,当下要在家里找出藤条,相信是艰难的任务。

要是这个啊爸要在学校找藤条,教训学生,相信啊爸宰相得到学校历史走廊碰运气。

要是历史走廊找不到,啊爸或许可以去存储室试试看。储存室找不到,也许得爬上屋顶的阁楼寻宝。

当社会教育改革发展已到校园没有藤条,首相竟然跟人民说,再不听话,四处游荡,ke sana ke sini,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政府将祭上鞭打条文,哈哈!

首相跟人民公开说话时,老人家可能忘了哪个出国“公干”部长,回国后没有自我隔离,四处趴趴走。还说没人跟他说,他需要自我隔离啊!

这个部长的解释,让人民看到了当官的两个口。只不过,人民都不懂那个官口才能获得人民群众信任。

尤其,当全民异议部长自我隔离“任务”时,为什么人民群众的本分,与官爷的标准相差很大。

当官者不需要遵守行动管制令,大摇大摆四处游走,人民群众只要一点小错,就得天天啃千元牛肉干。

这种双重标准,肯定引起民怒。即使过去几个月,丁爷政府管理新冠肺炎症很不赖。

却在土鸡部长回国后的效应,再来一个宗教部长从沙巴州助选飞回西马,也一样没有自我醒觉,找个地方躲起来。

这个宗教部长的新冠分销渠道是不是传销全国,至今仍没有完整报告。

山哥只能说,中马的新冠疫情并不是都属于沙巴州的D614G后代。

他只说新冠肺炎的子子孙孙已经无孔不入,社会哪里都有他们的足迹,哈哈!

也许,山哥只能靠团队成员的报告跟大家说,峇什么个案已快绝迹。

现有的个案都是自动自发性的生产,只要你身体健康稍微弱些,窝藏在身子的病菌将即刻献身。

写啊!写啊!写啊!好像文不对题了。

笑纹原本是写宰相要执行鞭打政策,可在土鸡部长无罪四处逍遥后,啊爸鞭打故事应该告一段落…鞭子已经被凯鲁丁丢弃,再严厉的啊爸,也只能继续溺爱孩子,以爱的教育宠爱妈宝,爸宝。

至于想要以凯鲁丁为模范作用的回国人士,奉劝你还是考虑一下,两个口的爷有特效免疫力,新冠肺炎细菌也怕了高官,怕被两个口咬死。

普通老百姓从海外回国,您还是乖乖听话呆在家里,不好将新冠菌魔传播给家人,友人,还有身边的爱人啊!

藤条可鞭打不了新冠肺炎细菌,可菌魔会让自己成为超级杀人魔…#

名牌产品

古老的龙国,已经在百年前没有了“黄三德”家族。世界各地的黄三德,也逐渐消失不见。\=

有些国家的黄三德,只是在国家礼仪庆典,在仪式上亮亮相,充其量只是形象设计的排场需要。就如邻国的黄三德,人民会有这个反应,大家
心知肚明那是什么一回事。还好的是,某角落的黄三德愿意分享资源,让该国全民都享有幸福生活质量。\=

当然有一些朝代灭亡的黄三德,依然在沿袭着其血脉相连,即使在其区域已经没有任何地位、称号和影响。只有爱慕虚荣的社会有功人士,会
通过关系进贡,获得黄三德恩赐,命为黄马褂,和其他官阶。\=

其实,这种捐官文化已是百年前的宫廷制度,清朝皇帝就封赐了好多海外侨民。所以在很多老照片,我们可以看到南来番邦的侨民,多少都会
穿着清朝官服,墓碑上也写着皇清几品。\=

至于当下的情形又如何?本地有许多贾商高攀黄三德身边的人,寻找封赐良机。传统捐官文化,比起古老文明社会的上缴国库更厉害。\=

有些通过捐献某大学学术研究,提高文学专业知识体系的经费,获得有关学术型的荣誉称号。这种荣誉学位授予,固然是一种美德肯定。但绝
不是用来让自己的名字变得更长。例如荣誉博士,荣誉教授,警卫团的荣誉阶级等。\=

这些荣誉称号,只是一个认可,绝不是称呼。就如多年前,笔者曾获得委任警卫团荣誉中校,皇帽一颗星。难道笔者就带着“Lieutenant
Colonel”名号,逛街购物,跑步登山吗?\=

当下很多人的名字,除了前面多几个字,后面一样多几个字。这些字眼,或许他们觉得前后多几个字可以凸显自己的社会地位吧。

确诊风云

笑纹曾在新冠风靡期间被确诊了一、两次。

第一次是印度回来的拿破个案,也即是闻名全马的“死我尴尬”群组。

那次被说确诊,笑纹倒得说,案发地点很接近。也即是十五公里左右,哪个嘛嘛饭店老板确实来到了公司附近处理公务。

况且,当天他被送入医院检举时,隔壁的店铺刚好有白米销售员在推销产品。他基于近距离接触了嘛嘛老板,也被叫去医院检查。

而他的同僚也基于前几天送白米过去,也都入院检验,也被训令在家自我隔离十四天。

而我这位处在尴尬区域的白米厂被谣传,说数位员工确诊。那时候,好多友人来电,你没事吧?

其实,我的米厂在日得啦,案发地点在拿玻,距离还蛮远。要不是哪个家伙趴趴走,新冠肺炎细菌口沫,哪有可能飞得那么远。

尔后又来一场实传确诊,这一次笑纹倒老老实实跟大家解释。

“公司职员确实去过大山脚某处送货,他已经被私人医院“送进去”中央政府医院了!”

这位司机被私人医院“确诊”,并通知政府医院其检验报告。当晚,全副武装的医务人员来到起住家载他回去医院检查。

隔天又有一位员工被“确诊”,同样的结果和故事。

这救护车一来家载你,隔壁邻居都惊魂。也牵连了全家一起去检验,家庭成员的日常起居生活,也称谓绯闻故事。

大家都议论纷纷,谁跟谁确诊了,一时满城风雨,好像溢满宝号全体上下都戴了新冠 。

前一次的传闻,笑纹倒不以为意。因为确实只是讯息谣传,让自己上了报,再跟读者说…没有啊!一切都是传闻中的传闻。

第二次的讯息,笑纹自己也怕确诊。因为是公司的同事已在政府医院,说是确认,再三确认。

同事在医院的那几天,首次检验报告是阴性。可医院必须再次检验,才能真正确认报告。

这时,同事的家人,都已经获得医院的指示,必须自我在家隔离两星期。

又隔了一天,医院再次检验这两位同事,等到医药报告出来…他们两次都呈阴性,可以出院回家,而且自由活动。

这时,溢满宝号的人们才喘一口气。大家都被私人医院的检测报告吓坏了,宝宝吓得吃不下饭,几乎都避开众人的眼光。

私人医院的呈阳性反应,让大家都上了一课。原来私人医院检查的设备有瑕疵,其成绩不是全对。

好啦!今天写确诊纷纭,其实是想跟大家说,大山脚闻商某某确诊病例,也是讯息传闻。

他确实在上个月,基于身体状况出问题,入院修养几日。在医生建议下,必须窝在家好好修养,暂停工作两个星期。

虽然其主治医生日前被断定已确诊,但老友是不是在上个月与主治医生看病时,戴上了新冠,确诊了肺炎吗?

就在息息相关,众人皆知的分享博文中,他在没有检验下颚,被传闻“确诊”了!

“我觉得很可悲,一个负面错误新闻满天飞,版本变出10多样。路人都信了,连我们的地方社团领导都信。

一个报馆的澄清新闻,还不能让民众静下来,到底要什么呢?

注明*我国已经坚定所有冠病的名单及种族是不可公布的,你们不懂吗?还在加菲店大事喧哗。

甚至有些还在传我逃避KKM找我,你说好笑吗?求求各位高人,停口,停转发吧!不要制造社会恐慌了,好吗?”

“负面新闻马上相信,正面新闻问了又问,还不相信。这就是现代马来西亚华人的强点。哈哈哈哈!”

“大家不要忧,不要慌,不要烦,我没事。
看到乱码自己也晕。哈哈哈哈!

*看了标题就要进去看清楚它,不然我的电话就会响,第一句就是”你中了啊”! 你的答案将会得到”没有啦”!”

读完上面几个讯息,各位看官,到底我的老同学,他确诊了吗?

唉!谣言止于智者。

来道是非人,是非人也…

移风易俗 了无痕迹

某人留下遗嘱,要求死后,以便宜棺材收殓。火化后,将骨灰撒于高山,大海,不得做任何法会。不得办出殡仪式,不得讣告亲友,信徒…来无声,去无息,波沉大海,归回大地,了无痕迹…

“这是本人慎重遗嘱。”

去年六月的生活故事…对于笑纹来说,某人亦师亦友,这些年来看到某人为众生诵经助念,早课,晚课,始终如一日。

某人南来驻庙二十年,可以说足不出门,早晚都在庙堂诵经。

香客找上门,很多时候都想解开心中疑惑。只要跟他说说,听听他那种福建莆田华语口音,大家都会心满意足回家去…

米乡父母也会找他,为待嫁儿女找个好日子,就看哪一天举行传统婚礼。

而我有一次跟他开玩笑地说,可以给我六字真言吗?

他笑着说,他不鼓励众人赌博,没给予过号码!

当然,我这种疯疯癫癫的香客不多,要不然的话,其口中的王公子,岂不是庙里的大麻烦,哈哈!

而他每早都会在九点半左右用餐,他总是站在饭桌门口喊道:“松,吃粥!”

自称庙狗的他通常邀我一起,吃碗热腾腾的粥,温肠热胃。

也忘了这几年跟他吃了几顿早餐,只懂得自己肚子饿的话,就会跟着庙狗进去,吞噬热粥,闲聊几句。

他偶尔拿着杯,走到茶坊角落,盛杯黑伏茶解渴。

记得有一次特意跟他要求写副对联,以道解题目。起初他以文笔才华不好,推辞了!

后跟他说了,要以道解写对联的缘由。

那即是某位乡民,于大清广东广州府新会县北洋村东升里林成茂户,嘉庆庚午年出生。并于道光年间南来开埠了多皆。他才答应试试看…

尔后他写了一篇对联,庙狗得以欢喜心,跟着题字一起跟道解公园结缘。

“道本妙义扬先民风范,解文说字启子孙睿智。”

最后一次吃粥机会是笑纹还没去马六甲三宝山传承火炬,还记得他说了传承文化是民族底蕴。

要我们好好传承中华文化交流,为下一代留下真正的中华传统意义…

而笑纹横越五州,传递火炬后,回来一天又飞到泰国曼谷参与日新迷你嘉年华。回来那晚米都大雨倾盆,据说他当晚被水淹情景吓倒,…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庙狗要他出来坐坐。可一下子他又想回到卧室,帮他扛轮椅进卧室时,他的眼神跟笑纹说~他累了!

那时候,笑纹还以为他只不过太累了,需要更多休息,休息,休息。没想到那晚有位医生诊断,建议他入院打点滴,他一口答应入院。

过去的他,从不愿看医生,更不想跟西医打交道。没想到这一次的轻易答应入院观察,就一去不复返。

几天后收到讯息,师父于1855走了…原来人生就是如此,要走就走,而释利玄他想移风易俗,简简单单,不烦任何人,唉!

他俗名何健东,来自中国福建省,出生于1940年。多年来在吉打广福宫观音菩萨庙,为信徒解签问事,终于2019年6月2日。

贺新年

数十年来,你对于新年有什么期待?

还记得小时候,一旦接近农历新年,心里就多么期待新衣服,除夕团圆饭,客人到访,赌三只牌,汽水,零食等。

还记得客人一走进家门,大人就喊小孩子去拿年饼,零食,狮标汽水。

待客之道就是要让来访的大人掏出红包祝福小孩子,小孩子心态不就是红包里头的纸币,那理得什么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安康幸福。

对于访客,小孩子总是想着如何倒瓶装汽水,杯子放入几块冰块,汽水倒入杯中时,又加了一两块冰,最好有剩几口汽水给自己。

要知道数十年前,普通的日子,家里哪有汽水和零食。更不要说拜神的白斩鸡,烧鸭,烧猪肉等。

天天在家吃着千篇一律的白饭,几种青菜炒来炒去,不是土豆汤,就是苦瓜汤,偶尔也会紫菜汤。

要是能有肉馅饼,已经是算丰富的一餐。那像这些年来的饭食,很多时候看到三菜一汤,其三菜可是有鸡,有菜,有肉。可小孩子还觉得不够好料。

至于汽水倒是随时随地都可喝到,大家已经不再是期待过年过节的痴痴等。

每天的堂食说是经济饭,可要什么有什么。哪种白粥淋酱青,再好是黑甘哪,豆腐,炒花生已是逝去的回味。

可在新冠肺炎疫情不断侵蚀全球各地人类下,各区域的经济状况都受到影响。很多人的收入逐渐减少,做生意的人都面对亏损,几乎每一种行业都被新冠打得遍体鳞伤。

2020年的经济效益可说是每况愈下,每月的变数太大,每个星期的营业收入只剩下二三成。

每家咖啡店铺的摊贩都喊没生意,没有人出来,很少人购买,只有痴痴地等待顾客的到来。

在这种情况下,宏愿国的发达经济体简直是画饼充饥,大家只能勉强维持生活。

有些还得改变自己过去式,对自己好一点的品味生活,稍微减低水平。

能减少开销,就尽量不要花费。能少出门,就尽量避免在外用餐。

戏院没得去,喝酒聊天也少了!能省下几多就几多,暂时停止享受人生的福利。

生意人面对现实问题,是市场没有顾客。打工仔面都的挑战,除了每月工钱外,额外收入例如超时工作没了,临时代工也没了,市场经济好像瘫痪状态。

2020年已是十一月底,再过三十余天,就跨过2021年门槛。再接下来就是开学了,新年要到了…

即时,面对疫情磨蹭的我们,岂不是要等待皇饭儿的蜕变。再次上演“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鱼头豆腐待客之道,让2021年兽获得众人的礼待,改变了宏愿国的潦倒意境,哈哈!

Zoom新年

你或许不认同我这么说,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敦马在20年前就洞察“天机”。\=

我们一直以为,2020年马来西亚人民是如何飞越时空。怎么也没料到,一场疫情,我们的生活习惯大大改变,而且明年还可能Zoom过年!是的,用Zoom过年。\=

今天,吃午饭,吃晚餐,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你自己是不是都在网络处理?以前要说什么电子交易,老人家跟你说我这么老了,哪学得会。可今天,这些有年纪的人物,是不是在店铺门外扫码?\=

用餐完毕,就扫桌上二维码,再问老板,多少钱啊?就即刻飞钱付账,站起来,拍拍屁股,带上口罩就走人了。\=

要是去年圣诞节晚上,笑纹跟你说,明年2020的日子,我们都懂得上网购物,上网开会,上网飞钱给帛金,上网缴交水电费,用电话就可理财,还鬼钱,你信吗?\=

这些先进国的技术习惯,是不是老马当年的规划设计剧情。让马来西亚人在短短时间,都称谓之先进科技发展的佼佼者?呵呵。\=

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训练下,全球人类或多或少都习惯在网络祝贺朋友,在电子会议系统聚集一群。所以,我们就算是没有上山扫墓,没有端午节,没有七月半,没有黄旗飘扬,没有开斋节,没有屠妖节,没有圣诞节,没有冬至…我们还可以Zoom新年啊!\=

记得某位内阁部长提出飞行车时,不少人都觉得我们离先进国的距离靠近了!否则,马来西亚那会极少的计划研究开销,就让百万飞行车走入社会。还记得部长说,飞行车即将到来。让我们一起见证全球领先的飞行车,从首都飞去槟城,才需要两个小时多。\=

好啦!飞行车说过、笑过就好。就让我们一起飞越时空,回到2019年12月25日。哪年的圣诞节,你在圣诞老人钻入烟囱前,许下什么愿望。例如姻缘,事业,财运,学业,还是外遇。可任谁都没想到老马会在二月跳草裙舞,更小孩子气不听皇上劝告,突然任性地辞职。\=

当初,我们还觉得老马也许在整合朝野资源,一次过结合双方人马,组织一个马来西亚政府。可没想到老马的草裙舞,大风吹,意外让黑马,坐上首相宝座。还颠覆了当今政党对立情绪,将两派人马切割成你一块,我一块,他一块。把原本对立的多个派系弄成九层糕,让政客们都坑不出声。可心里很不高兴,各怀鬼胎,等时机成熟再跟你算旧账。\=

就在各派人马明争暗斗的空档,新冠肺炎在政治最危险期间突袭马来西亚。在黑脸成为首相后,其团队不懂是借用肺炎疫情,还是怕新冠侵入人体。就宣布了全国停摆,大家都得蜗居在家。很多人在家闷得发慌,就开始学习网络联系。\=

突然之间,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甚至幼儿园的学生都上网课。大人也借用电子会议过日子,在网络联系各地老友,话家常。这些新常态不就是先进国的技术吗?例如,前任没有会计专业的财政部长鼓励人民群众用电子钱包,可到底有几个人在学习电子银行转账呢?\=

回头明年,我们Zoom过年!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咚隆咚锵咚锵咚锵…恭喜呀恭喜、发呀发大财、好运当头、坏运呀永离开。#\=

横过水面

一月疫情二月封,三月四月困家中,五月坐食山也空,六月似乎要解封,七月又再来城中,八月可能人都疯,九月十月又入冬,十一二月全剧中,明年怎样活研究中,今年不死算成功。

这是笑纹在米都一个住宅小区的砂劳越面档看到的诗句。这位老板写得妙如诗,写出了当下社群困境,也是许多人的心境。

就不懂看着此文的你,又有什么生活历程呢?

从年头的期待,到年尾的期盼,我们到底为什么而活着啊!

忙忙碌碌的生活,从早忙到晚的劳碌,日夜颠倒的次序,活着是为了更好的享受吗?

驾着豪华车,住着大房子,穿着名牌,吃在高级餐馆。天天都处在人人羡慕嫉妒的日子,可其他人不懂钱包里的孤寒,对吗?

为了风光如画的追求,盲目崇拜舒适安逸生活。可忘了自己的脚步跟不上节奏,昧己瞒心认为自己的享受,可疏忽了生活承担压力。

难道住在小房子不好吗?难道吃得饱不好吗?难道一样抵达目的地不好吗?

此次疫情的变相放缓脚步,人们到底学会生活的艺术吗?真正的活着,是不是舒舒服服过着每一天,在没有经济压力,度过余生…

难道要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啊!很多时候,大家都习惯了身边事务,过着年忽
复一日的节奏。

到某一天听到了…某人走失了!哎呀,前几天,才想到要找他述旧。没想到这么突然,她走掉了。

此景就如举殡当日,以丰富美食祭拜走失的先人。可他活着时,却不曾与她一起用餐。更不要说,在高级餐厅为老人家庆生,可自己却与猪朋狗友吃喝玩乐,唉!

写着…写着…写着…,看着报纸上的政客过招,看到许多人要求政府要保留下来,说什么渡轮是槟城人记忆。

可自己又好像若干年没上船渡海,每一次都是这样驾车过桥。对于渡轮前的等候不耐烦,对于雨天淋湿身体懊恼不已。

政客口中的文化遗产,别夺走槟城标志,典当了人民…

想问这些政客,你的最后一次摆渡是某年某月某日?#

为何马来西亚的淹水故事情节,每年都是遇雨季就搬上舞台表演。

除了黄三德关心民漠,亲自回到州属巡视各区域的救灾工作。

各区域的代議事也都会捡起裤脚,跟着队伍到灾区去。

领取议员津贴的政客,除了下来灾区走动,还呼吁热心人士参与救灾物资工作。

政治人物的参与无可厚非,这是他们表演的舞台。既然当选为该区域的人民代議事,他们就得以牺牲精神来表达议员对于选区的关心和协助。

全国各地在此次的淹没剧情,笑纹在想什么?

为何水灾剧情发展一年比一年严重,到底淹水是不是贪污腐败的处罚?

这么多地区都面对类似的灾情,是不是都是在贪污受贿犯罪行为下,大事开伐森林所造成。

笑纹带出,这个疑问是什么意思?其实,笑纹个人认为区域发展趋势,确实是威胁了各地低洼地段的旧物业,旧住宅区等。

可逢雨必淹的剧情好像不是老套牙的问题,而是好多不曾淹没的地区突然被洪水泛滥灌溉成大湖。

就不懂这几个在开年就淹没的地方是不是真的发展神速,导致排水沟渠无法流失雨水。

还是附近山区的树桐逐渐消失,被不知名人士给砍伐了!

东海岸的几个州属,在近几年的淹没剧情中,文德甲,文冬,吉赖,淡马鲁,兰斗班让,哥打峇鲁等。

有些地方是开埠至今,百年来的最高水平线。淹没数尺,甚至淹没屋顶。

这种淹没剧情是不是说明了深山密林深处有了变化?窝藏在保护森林的树桐还直立原地吗?

在各种各样程度的翻种计划中,朝野代議事都有着不同理由相信自己不是罪人。而以堂皇的理由来重新耕种新树桐,说是将不好的树桐砍掉,讲是给予森林新生命。

结果是参与计划的集团公司,都是代議事的戴罪羔羊,其实是伐木场的共同分享财阀。

笑纹只能借此呼吁人们要珍惜深山老林的每一棵大树小树,数十年来的人间仙境福地,都是荒野森林的保佑和祝福。

没有森山野林的佑福,哪有自然蓄水森林公园。每一棵树桐都吸收大量的水份,每一棵小树都为地球收纳水量。

山区的每一棵植物都窝藏着水份,大山深处就是有着无数的草木,才能含有丰富的天然水霸。

这几年来的朝野大风吹,上台后的政府多少都开发了原始森林。美其名是重新种植,背后的财库才是真正贪污腐败分子啊!

这几天,大家都惊觉了家乡突然被水淹,很多地方在过去数十年都没雨水过量的问题。

可最近几年的报告,官方报告总是喜欢跟人民说,这季节的雨量是过去几年的总和。

但是高官没有任何更多的环境保护解释,是不是有关秃头山的发展,重新种植的计划,还有被不知名人士的开伐等。

因为,当官者不会跟你说,这些行动多少都与他们有所保留。

其实,当官者很多时候都与保护森林的树桐有暧昧关系。尤其是一些攀上黄旗子的政客,都爱挥着小旗帜,利用飘扬黄旗来达到重新栽种欲念。

从朝野对换位置至今,各州森林资源管理系统的瓜葛可没停止过。

当水淹当地时,第一时间跳出来指责政敌的政客,都说执政党政府批准了几个又几个伐木计划。

而被指责的政客又跟大众解释,我们只是清理芭场。将不好的树木给整理好,再植树造林。

政客们的口语,以为人民的眼观四面环山,大家都没走入森林,哪晓得重植树活动是政府恩泽。

就以清理生病的树桐,重新种植来达到了所谓计划。

就在这些政客不断指责,互相批评指正。山下的平民百姓却在每一年的雨季来临之际,遭受生活损失。

很多地方都面对一雨成灾的环境问题,可执政为民的代議事总是跟你说,这一次的雨量是全年的总和。

笔者不敢说,淹水是贪污腐败问题。但确实是一种非常明显的侵蚀人性的结果。

就是贪嗔的伐木,破坏了森林生态环境的水源保护区,才导致全马各地区都面对现实社会问题。

即使是声称自己没有贪污受贿的州属,其州内的环境污染治理,水淹家门的问题,都不是越来越严重。

但精明的政客们的答案永远都是官僚体制的解答…今年的雨量过高,导致现有的排水系统无法承受排水量。

我们将提升排水系统,将会跟联邦政府申请治水拨款改善沟渠问题。

我们也希望人民不要乱丢垃圾,导致沟渠堵塞。

我们希望老天爷能体谅一下,不要再下豪雨,更不要天天长命雨。

政客们的话语,就不曾透露保护森林的面积一年比一年少。政客也不会跟你说,一颗大树能收集半吨的水份,一片森林的积水量不是收在山区的泥土里,而是那一棵又一棵大树身上。

政治新格局

新闻称,霹雳州将有一两位行动党州议员出走,离开大选胜利的旗帜,为选民寻求更好的服务。

这是大家应该很兴趣的跳蚤市场需求,到底这些跳草席舞的人,是为了什么跳槽,称谓政治青蛙。

笑纹向来反对青蛙政治人物,尤其是大义凛然、正气凛然的语句。

这些为了什么改变从政初衷的贵重代議事,竟然不了解什么的含义。

他们通常会说,为了让选区的人民群众获得更好的福利待遇,也为了选区发展规划等,来说服自己和选民。

有时候,还跟大家说,为了国家社区的未来,我们不得改变自己。为了迈向未来发展的第一步,我们可以与任何政党合作。

前提是为了人民…为了人民就可以变心?将选民的委托喂狗食吗?

也许,议员的转变为了什么而什么,也即是人们的什么的什么啊?

更甚的是反对跳槽的政党,也为了壮大议员整容,也通过会议接纳青蛙议员。让该党成为有席位的椅子党。

从媒体报道中得悉,我党或拉拢到20名国州议员过档。这是不是真的?

通过青蛙议员的壮大,肯定破坏了民主制度的建设,还有基层多年的草根耕耘。

要是为了政治新格局,就与宿敌合作,开发所谓新格局,哈哈!

还记得倪可敏说,我们有2个选择,一是继续坐以待毙,二是开拓新格局,我选择了后者。我知道可能会被骂,但好过不去做。政治工作就是要有鲁迅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精神。

今天该党的议员也许是依葫芦画瓢,既然党中央可以放下多年来朝野情怀。

那倒不如牺牲小我来完成使命召唤喜来登酒店续集。再让我们来纠正华裔边沿化的政策,对吗?

要是这20烈士完成了纠正任务,相信倪可敏也不要太内疚。毕竟是自己人帮他延续了政治使命。

对笑纹而言,今日的内阁没有几个华裔部长,这都是大家都听取该党的改朝换代。

随骑马杀鸡的目的达到,可这匹老马却不听劝最大政党的劝告,一意孤行己见打理马来西亚。

并在22个月后自我寿终,还推说是喜来登政变,让全马人民群众受苦受难。

这种推辞政治任务的政客,他们还不是为了什么而政变上台表演催眠术吗?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种做法都是胡扯政客的过招,讲就世界第一等,做起来只不过是什么的什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