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

要是政客有诚信,选举就不会有宣言!

要是宣言有效,人民就不须起笑~

要是人民真的是老板,老板不会每五年被玩一次!

要是五年是大考,可马来西亚政治可次次不及格!

我要吃猪脚

听到老乡陈德钦在党团宴会说,我是华人,我要吃猪脚。

华人都吃猪肉吗?可华裔穆斯林哪能吃啊!

对于此猪事言论,笑纹想老乡他应该是金猪年讲猪吧!

不过在若干年前,笑纹应该十岁出头吧!在一个晚宴,听农业部副部长在台上致词,一讲不可收拾。

讲到台下的众人都欲睡纷纷,突然听到他说,要团结全民的华人,你我他都得吃猪肉。

这时间,全场都掌声响起,许多人都站起来喝采,好啊!好啊!好啊!

因为当晚的宴会是威省畜牧业公会周年庆纪念晚宴,出席者既有养鸡,养猪,养鸭,饲料厂商,药剂商,以及相关行业人士。

听到吴清德博士这猪肉是团结一致的象征,笑纹也敲打了桌子,觉得这是华人的骄傲,猪全身是宝,整只猪都可食用,对吗?

今天又听到老乡的言论,我是华人,我要吃猪脚…兴啊!旺啊!发啊!

不过,喊是喊,做归做,政治归事实,您喊得多兴奋,多大声。

至于爱北上泰国的人,最终还是喜欢“三碗猪脚”,美眉,美酒,好吃菜肴,哈哈!

你的猪脚会被希盟美味佳肴美馔吗?要是人民仍选择相信杂牌联合军,相信509的改变是对的…猪脚只不过是配角小菜一碟,吃一口都嫌重口味,您只是一个笑A。

慈善面包

槟城一块钱面包还有卖吗?这一个有良心的老板还顶得住吗?他如此照顾人群的老板很难找了!

对于他过去的坚持和努力,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予鼓励和支持,继续跟他购买其他价格的面包。

今天想到他一块钱面包,是看到美国连锁面包店《潘娜拉面包店》在2010年开始经营,他们是让顾客自己定义价格,最后却敌不过人性。

潘娜拉开了五家慈善分店,都是让顾客自己来决定面包要付多少钱。结果在这些年来,说是经营不当,倒不如说,慈善事业不好让人类自己来定义。

远在美国的慈善面包店能顶过8年,这也许是美国人直肠性格,勉强都顶了八年。要是这件面包店开在马来西亚,你说它能顶多久?八个星期,还是八个月呢?

不是笔者看不起马来西亚人,而是人类的贪孽太强,不吃白不吃,不拿白不拿的天性。

不信的话,你看许多慈善活动的情况,许多“贫穷”人士驾着大房车与需要关注的人争先恐后。偶尔,还听到这些人说,要给就爽快一点,我还要去另一场。

要是慈善面包开在这里,进去拿面包的人,你说会是什么人?

笔者晓得有些组织还是默默耕耘,在一些需要的地方提供餐食给以贫苦人士,看到他们的用心,在看回用餐的心态,唉!

俗语说得好“功德做在草”,要是大家都履行宗教信仰教义,大家都以诚恳的心对待慈善事业,天下应该就没有了犯罪份子了吧!

青蛙家族

政坛在这数十年来,变化蛮多,政治工作者为了大局着想,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巩固族群的团结,都会在适当的时机称谓青蛙政客。

对于这些更改党籍的尊贵议员,人民只能叹息一声,跳槽法令还要吗?

尤其在文告上炮轰老马的尊贵议员,你们是否真的写信投诉选举委员会,写信跟首相说,你的做法是不符合选举意义。

还是政客只是在脸书牢骚,尔后又传讯给老马~剧情需要,请原谅小弟!

笔者曾在政党服务蛮多年,对于政治工作者的操守,对于政客的一举一动只能跟看官说~剧情!

在马来西亚的政治工作者,真正含有政治操守的尊贵不多,一个是大家熟悉的日落洞之虎已故卡巴星,其他笔者也写不出来,哈哈~

卡巴星对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反到底,还曾在1990年发表若要成立伊斯兰国,就需先跨过其尸体的言论,毫不畏惧的公开驳斥伊斯兰党。

可其党领袖就曾在政治协议下签署了共同认识~就在505大选前,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已签署一项协议,而这项协议当时是由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签署,在协议宣言内,行动党认同伊斯兰党有权力争取伊斯兰神权国理念。

对此,相信都懂得政客未必需要跳槽过对方的党组织,只要在政治理念跳过去,认同对方的党理念也是一种政治背叛,对吗?

政治清流卡巴星走了好多年,该党在当今领导带领下,坦然与一个领导国家22年的腐败始作俑者(林吉祥在2015年2月12日在拜访亚罗士打哥打阿鲁拉曼巴刹发表的声明)合作。

就在林冠英要与老马合作时,就跟大家说老马说其户口不曾有42亿,就一笔勾销过去对于老马的指责,哈哈!

对这几个政客所言,马哈迪曾公开说行动党是共产党,还曾为了林冠英购买便宜屋被判无罪惊讶,可为了一起走入布城,他们都放下异见,结拜为同僚。

还要支持者接受对方,说是痛改前非,浪子回头。。。殊不知青蛙始祖就是当今政府阁员,还扯7个巫统垃圾不是好人,不配当回收商品,哈哈!

不清真的旅游

在马来西亚往往有些政治指控说,赌博的钱不清真,不可以用来资助宗教信仰项目。

对于那些人的话语,相信非我族类都习惯了钞票清真吗?

钞票在市场上流动,大家都不懂钞票流转过哪个角落,还是有些人窝藏底裤,鞋底,屋子夹缝,还是躺在贵重的名贵钱包里?

所以,当那些人批评税收不够纯净时,你我他往往一笑而之,管他去~

前几天,趁农历新年假期,执法单位几个大佬飞去土耳其进行考察工作,被民众发觉了…

内政部长解释该团是去土耳其访问交流合作,看看哪儿的案件审理。

对于这个解释,笑纹肯定不能不接受。因为,马来西亚确实存在了大量的诈骗团伙成员,还成为了中国犯罪分子的训练基地,对吗?

其实,诈骗集团能在本地绵绵不绝,是这里有很多地方可以窝藏,而且执法单位也无法真正覆灭他们咯!

今天写文不是分享犯罪分子打不完,而是觉得执法单位使用跑马集团的资助去外国交流,如斯行为还清真吗?

也许在教义下,诈骗也是一种特殊案例,跑马赌博游戏也是一种非我族类案例。利用这种互相打击资助团伙,相信不是用公款飞出去就行了。

原来使用不清真的款项,还得有堂皇的理由,公安一哥申请,朝廷内长看也没看就批准…

更不说,有几个人去?做什么飞机?土耳其有更优秀的诈骗团伙?这一趟去了,过几个月又退休好几个大佬…

大佬啊!你们去土耳其聚首,是不是学到了破案技巧,学到了打击骗子集团,呵呵!

除了上述骗术集团,警方接下来的侦探工作,还得分辨政客的学术资格,飞到澳洲大学找出野鸡工厂,飞到美国,英国,非洲,中国寻找破绽百出的文凭。

还得鉴定老马是不是马类?马智理是不是马氏后裔?还有…还有…还有…谁跟谁的学士学位证书是买回来的~

看到纳吉穿着荣誉博士的照骗,还说自己1974从大学毕业典礼走出来,哎呀!博士就是原貌,学士就是四方帽,硕士就是猫猫猫…

野鸡政客

当文凭被人质疑时,你会如何处理呢?

拿出你的成绩册?叫你的同学出来见证?还是静悄悄等首相帮你提出解决方案…

在职场打工三十余年,换了七间厂房,也许是跟亲戚做工,老板不曾要求看文凭。

而我在过去求学的那段日子,中学勉强毕业,还政府考试国文不及格,高三留级了一年。

对笑纹来说,留级不是伤天害理,是以从来都不隐瞒重读高三的故事。

近几天看到政治人物的文凭认证闹剧,不懂你又如何看这群演员的剧场表演!

有些说是了,又改口说其他。有些说什么靠本事,以选票当选。有些交由首相处理…

今天碰巧坐在警察局按字写稿,在想要是被问责时,是不是跟看官说,是警察叔叔阿姨的“诱惑”。而不说是笑纹爱写天性,总是利用空闲等待时刻,写写字~

对于议员给予的解释,人民除了摇头晃脑叹息之外,相信被逼当一个疯子去。

原来变天后的政治改变,是换了一群野鸡(农场)大学毕业生来领导我们。

要是持着野鸡学士,硕士,博士的尊贵议员跟你说,我的文凭肯定是真的。都是政敌胡说八道,你们不要相信谣言…

唉!要不是你的自我介绍写着牛顿大学,谁懂你跟牛很好。

要不是你持着剑桥大学文凭,谁懂你不曾去过剑桥?

要不是你们都说自己是大学生,谁会质疑走在大街小巷的大学生有来自纽约曼哈顿,美国剑桥,中国北京,还是大山脚日新大学啦!

王孙文

拜拜拜

读到古来某间友族餐馆,基于其中一个印裔员工在餐厅外,进行宗教信仰活动而被同胞杯葛。

老板说,该餐厅有五名员工,只有一名非我族类,负责清理干净整洁工作。

他不是负责厨房工作,至于煮食是女穆斯林主持。

老板说,对于无法阻止该名员工做出违反宗教教义的行为,感到失望…

为了继续引起误会,印裔员工被逼走人,唉!

对于同胞杯葛其餐馆,过去十七年来履行清真并遵从伊斯兰教义工作的老板认为是上苍给予考验。

写到此…看官有什么感觉?马来西亚向来跟世界骄傲的强调去了哪?我国尊重各宗教信仰自由…还在吗?

对于印裔员工的遭遇,笔者无奈地说,谁叫你在他人的定位做出了“不应该”行为。

要是大家都说互相尊重,但发生这样的事,尊重还有吗?

说回来,我国各族确实非常尊重友族的教义,在国家政策宣导下。不会有人去质疑国家宗教信仰的定位,对吗?

只不过在如此规定精神状态下的定位,友族多少觉得别人的宗教行为是异常。

当友族看不清楚他族的信仰自由时,新马来西亚只不过说说而已…

就如政客当官后,不时政策U-turn,还说是为民请命啊!

改组和拜年

要是元宵节前,马哈迪想重组内阁的话?

你说,谁应该被撤换呢?笑纹在想,从509的政变到今天,人民心里是不是有数了。

到底执政九个月后的尊贵部长,谁做好本分,谁做到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哈哈!

笑纹不敢说谁应该被换掉,更不敢想象要是阿兹敏变成副首相的事实。

因为红豆兵团太恐怖了。。。他们在网际网络杀人不眨眼,被他们武林追杀的网民往往被吓到关掉脸书。

而且超人自己又是什么东西?相信当他获得政治委任后,嘴巴开始含金,不再胡乱说话。

因为,超人怕中国兵团封杀他,对吗?

最近的教育部长好像没有笑话言论,是他懂得讲多错多,还是没有东西给他发挥了。

油棕部长只会在网上鼓励民宗多吃棕油,却不见她到国外去推销,嘿嘿!

旅游部长是谁了?中国旅客少了很多,部长懂得没有游客,没有外汇进入,靠无烟工业吃饭的旅游业可吃西北风了!

阿兹敏手握大权,什么官联都归他管,他到底有没有时间小便啊!而财政部长除了骂马华,骂贪污滥权,林冠英做了什么?

陆兆福多少表现了,只不过过去他们讽刺的海陆空部长,今天还不是海陆空。交通部长不就是一样地跟海陆空打交道,其他都归首相署。

美女部长听说要嫁人了,环保太阳能应该还好啊!尤其美貌极佳的美盈,说话轻轻,也不见她乱说政策,对吗?

至于管国会的大状爷,偶尔怕人家忘记他,爽爽代表州政府宣布政策,就不懂大臣高兴吗?

还有北疆的火箭仔,看到公正仔在吉中搞一场新春节目,自己也跟大臣要了一场团拜。

这与财长没什么两样,作为中央部长,还脸皮厚后回到岛屿跟大柴主携手搞团拜。让首长排在后头拜年,嘻嘻~

宁你狠我

要你安全抵达家乡的陆兆福今日发狠话,在归途中的你会感受到部长的用心吗?

这些年来,无论三大种族的哪个节庆,总是有人无法安全回到老家庆祝新年。

笔者不懂这些遇到现实中的祸害是自找,被他人所害,还是公路的虎口逃不了生啊!

马路如虎口,可在路上奔驰的人有没有觉得自己仿佛在刀口舔血呢?

一路上的飞驰,归途中的各种极限挑战,自己是不是真的处在险象环生的环境啊?

超速驾驶的乐趣,是不是一种欢乐?驾不够快少了快感,超越他人的车子才是王道。

过去AES被政客批评到一文不值,今天又觉得AES不够多。大道公司也要求多装来监控飞驰车辆,哈哈!

狗狗还没下班,猪猪还没来当值,奉劝大家放下手机,,全神贯注,驾好车子…

家人还在老家等你吃团圆饭,最重要的是伯哈弟哈弟地忍栏辣爷(Berhati-hati di jalanraya)。

记得哦!遵守交通规矩才是最重要的事,不要狠我路照付哦!

走来

从马来米较走出来,至今也几年了。而我也在两年前被公司派来另一家米较做事。对我而言,这些年的转变,并没什么大改变。

我还是在米较,或许叫火较做工。而且,一做就三十年,从黄毛小伙子,做到半百老人,换了七间米较,还是米较。

职位从小工,应该说什么工,到今天的大工,严格来说,要说经理又不是经理。要说老板,又不是老板。勉强来说,打工族嘛!

狗年的成绩。。。从亏损几百万,到近期的百万少一点,我只能说分数刚刚过关。

但不是及格,因为,还不是赚钱的公司,哈哈~

充其量,算是有进步的公司,而且还得战战兢兢再努力,否则年来的改变只会成为另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