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我

对于最尊贵的州务大臣来说,法定签署无法获得正式用途,还是早上签署给甲,下午签署给乙。

作为曾与他并肩作战夺回失去政权的笑纹来说,他是不是曾签署给甲乙丙丁啊!

想问他一下,二月尾的政治游戏中,签署了几次?或者说,其同僚们签署了多少次?

记忆好的人会想起二月二十多号起的每一天,每一早,午,晚都有着政治记者会。

希盟一时全力支持老马,一时又支持安华,一时又支持回老马,一时又支持回安华。反反复复好多次,每一天都不一样,报纸的头条晚报和日报都换来换去。

或者说,希盟各党领袖早上都签署协议书,可吃了午饭又讲不同的话,吃晚饭时又好像讲回早上的协议。可宵夜还没吃完,又再有新的定义。

回想起老马几乎拉拢了各党派人马当其内阁前线,大家各司其职,不分朝野上下左右,一起为国效力。

可突然发现同僚好像不支持,政敌又回去对敌阵营。过了几个时辰,政敌又说支持你,只要内阁没有谁就行。

那时候看到老马的讲话,整个国会议员的222数字好像掌握中,就差没什么就大团圆了!

选贤与能是什么逻辑,可老马几乎成功了啊!

可在朝野政党领袖的考虑下,又觉得这样的大团结一致将是一马政府。就是老马一个人就瓜分了整个实力,大家都得听他说…

即使全体议员见了国家元首后,皇上还没解开答案,安华和老马都说…获得大多数的支持。

可没想到希盟一分为二,给了老马数十票,也给了安华数十票,剩下的巫统和月亮佬数十票给了黑马慕尤丁吗?

在皇上见了各党老大后,衡量标准的处理方式。就委任了第三人为首相,这是希盟后悔莫及,以总数来跟人民群众说,我俩最多票。

那时候的法定签署合同,是不是如小马说的,早上一张,下午一张,到底那一张才是真正的签署啊!

对小马来说,我还是大臣。只要议会没有足够的多数票倒我…唉哟!哟!哟!

小马是不是想要数年前的翻版故事,当时的苏丹就是问了36州议员,同僚没给票,却得到敌对势力的票。

可少了火箭仔的两票,黯然离开州行政大厦。

这一次的票数也是一种特殊意义,已不是同僚的火箭仔支持小马,同党的同志却离家出走,还多了两个前同僚也走人。

最可悲的事是行政议员走了三个,行政议会还是行政议会吗?小马永远是小马,只在吉打州结盟的火箭仔和公正佬会是火箭仔和公正佬吗?

万一有变数,我还是我这句话将是未来的宣言,呵呵!

从小就是疯子
脾气暴躁如雷

曾经拿刀追人
喊砍喊杀没得手

做事没什么好处
办事一切都是这样

混世数十年
现实这些年

只想在有生之年
最好一个人的生活

一开始,
还以为自己有能力扭转乾坤,
可爬上擂台挑战赛,
才发觉自己不自量力,
哪有什么神力去解脱某人的咒语。

其实我只是被人指示的夹子,
有什么需要就夹过去,
没什么事又夹回来。

夹来夹去数十年,
走来走去这些年,
只能写着自己是字迹,
留下痕迹让后裔批判…

是什么?是否?还是?
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教养…
后生可畏的现实世界…

希望…能有一天,我是一名优秀的领导,而不是一名无所事事的二世祖,呵呵!

不吐不快

从入伍至今,笑A总是跟着大家的观点来办事。

可以说,这十余,二十年来,在这队伍是不错的默契。

对我而言,这也是参与的最后部队。也即是说,过去数十年来,参与多次的战役。

打了多少次战,输了,赢了,倒了,再来…

从来没有这样猪懒过,尤其看到了,听到了,接触了…

只从政治退伍下来,去了一些组织结构打滚这么多,看了,听了,退了一个又一个。

只留下几个圈子里的关系,没想到一个突发状况,让疯子又陷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感触。

原来圈子都一样,无论是什么圈,里头都是一样为自己而活的人。

圈子的人都是这样跟你说,只是自己听不懂他们的话语。

也许又是一个灭灯仪式,这一次我不会看退让,更不想为了这种嘴脸的人放下身段,呵呵!

过去的尊重和退让,不是双赢局面。而是建立和谐相处的环境,可今天的尴尬和挑衅,还有一种自以为是的对抗…

对不起!我也是一个普通人,看不惯被宠坏的孩子,更不想成为一名身败名裂的罪人…

510废言

月尾集会可约19人
现在约会还不行
老慕的幽会法
还得看时机
~~~~~~
MCO配套,应该要解除任务了!
通行证,碗盏,纸巾,洗手液,口罩,水罐,咖啡粉,耳机,眼镜…
但是诺西山还在奉劝各位留在家,苦口婆心地提醒大家勤洗手,保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所以这配套还得暂时留着…待会儿两点,听丁爷爷又说了什么?
要是“拦住三百不烂德班”,这局部开封应该是走入死胡同,人民还得努力,疫情善未成功退伍…
~~~~~~
出了门在外,到了某处才发觉钱包忘记带出来。
又摸摸哪里看看,有没带枪和子弹,这得跟《内长》汇报。否则改次用枪时,还得费口舌解释…
~~~~~~
老马玩政治,玩得不亦乐乎。
其他政客只不过随风逐浪,跟着他老人家的剧本玩耍。
不过实话实说,全球也只有一个那么耐玩的老家伙。
其他都在那边打麻将了!他们有没有等老人家,这还得问丘超人才懂…
一笑置之的写字难看~
~~~~~~
在商场上,给你再大的权力,但没权益可言。你还有什么?
在职场上,给你再大的权利,但没权力可使。你能干什么?
在人生中,给你所有权以之,但少权志可信。你会是什么?
~~~~~~
文告比疫苗更见效
政客比肺炎更见效
在家比口罩更有效
现实比选票更效仿
~~~~~~
老马跟安华又言好
跟班也都写字涂鸦
都说自己天下第一
疫情还比政客逊色
~~~~~~
明午二时
丁爷爷宣布后
四时半依然是文告
说明功德做滴草
~~~~~~
诺西山做功德
做了七七四十九
功亏一篑
功德做滴草
~~~~~~
今天五点🕔谁直播
收视率肯定多过诺西山
~~~~~~
诺西山不说了,
是说不出的累…
还是官廷风波?
~~~~~~
老马倒首相不成
医生应该是…
小马顶替慕尤丁
~~~~~~
解散议会
还政于民
可各怀鬼胎
生下👻仔
~~~~~~
医生借尸还魂
希盟还借吗?
~~~~~~
新官都等着退休金
怕政府撑不住三年
还管疫情…或后庭院
~~~~~~
老马一出招
新冠肺炎也得退场
谁还在意…五点西山
~~~~~~
产品出不了国
榴莲鱼虾蟹
自销救国
~~~~~~
海龟戴口罩去超市
谜底:某部长

技术官僚

其实,在马来西亚的国土面积上,应该没有几个懂得上面几个字。

尤其,从政数十年的政客,还是刚出道的菜鸟,他们都跟人民群众说,改朝换代就在今朝。

只要选票画下去,画给我们,马来西亚肯定有新的开始。

所以,每一次的选举,每一次的政治讲座,就是这样的观点和分享。

无论是在野,还是在朝都是一样的跟你说,请你相信我们,只要你们认同我党领袖之证,大选的隔天就是希望…

可在前年的政变,除了内阁成员换了一大堆人,关联公司也跟着换新人。

各部门的体制里头,换了什么?各部门首席执行官,还不是一样的人物性格。

只不过换了部长宣传资料,让大家以为换了新面貌。

尤其某些厉害的部长,善用网络媒体报道的炫耀自己,让各界朋友以为我是最好的部长,最佳的副部长…

殊不知这种情况的宣传工作,还不是一种政治手段,呵呵!

就说当今最火的总监,卫生部老大诺西山,这个人可是一步一脚印从基层干部做起。

他服务过的执政党,从以前到现在,他还是坚守岗位职责,就是为民服务。

这些人的思维模式,相信与老师们也是这样,还是医院的护士医生,或者说警察叔叔阿姨啊!

他们都是服从部门的指示,他们都是根据部门的规定,她们都得跟随法定文件行事。

技术官僚主义是马来西亚的另一个政治体制,这些官僚集团是公务员的法则,他们有着自己的行规守则。

即使换了新首相,新州务大臣,新首长,他们只不过换了一个新妆容,先迎合政客的炫耀,再调整技术人员的情况进行操作系统啊!

全球大流行

当世界各地都在与疫情斗争时,你在干什么?

政府前几天宣布504局部解封,隔天就看到好多人逃出家门,奔向街道,与人潮为伍。

而你看着这些人潮,你有什么感想?

在热闹的市集,人挤人的市场,充满人气的百货市场,细菌无处可逃。

对此人潮大会聚,你觉得了有什么危机?

在首相跟大家说局部解放时,就看到网民留言,不好开关,不好那么早放行。

你又如何看待这一次的提早出狱呢?

早出晚归,早去早回,还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菜烧。

唉!世界各地的疫情,为何如此嚣张,这么轻易就吞噬了上千百万人类的性命。

是人类没好好打理清洁卫生防范,还是细菌太凶猛呢?

或者每天看电视机的人民没听话,没听好卫生总监诺希山的提醒,多用肥皂洗手,避免出门,即使要出门最重要戴口罩,与人之间保持一米距离。

诺希山每天不厌其烦提醒人民卫生部的建议,即使在记者会也会一再说明卫生部的建议,然而被感染的人士是不是忽略了卫生部的善意。

待在家,保持社交安全距离,勤洗手应该是每次记者会的劝告,也是唯一避免跟上潮流的金玉良言。

但为何新冠肺炎成为全球大流行呢?这需要我们大家好好去检讨和研究,为何疫情会风魔整个地球,几乎侵蚀了所有地区。

相信要与新冠挥挥手说再见,大家只有重新规划新生活次序,将过去不好习惯给改掉,真正找出新常态的步骤,让自己得以重生,也让地球也在疫情中恢复大自然的环境世界。

507废言

老魔头
重现江湖
妖魔鬼怪
快献身
~~~~~~
屠夫
刽子手

~~~~~~
埋怨解决不了事实
疫情追求世人
是求生之路
延续下去的生命
~~~~~~
难懂解决之道
但仍得去处理
人生就是这样
从破解中成长
~~~~~~
赶紧上路吧!
给予僵尸队伍…
林正英
~~~~~~
路障是不让细菌乱跑,而不是让病毒四处寻找对象约会去…
~~~~~~
老板叫去办事处,在牛马蛇精路上,记得戴口罩,保护自己,也保护家人。
遇到熟悉的人,也得距离一两米。不好太热情,好久不见,又牵手又拉扯…
车与车之间也得保持安全礼仪距离,避免你的爱车也被感染车龙病率。
~~~~~~

后门国号

从老马跳草席舞开始,任谁也没想到是丁爷爷会成为新首相。

尤其执政以来,自然做得很好的前政府,也没想到一夜之间的变化,会是马老爷突然跟全民说,我不玩了!

那时候,有谁想到黑马?当时后是老马和安华的权力斗争,从明到暗,又从地毯下斗到会议室。

尤记得各党领袖的宣言,全力以赴支持马医生,可醒来又说支持安华。待政变之后,又看到风向不对,又改口支持马老爷,晚间又再换去安华。

对笑纹来说,此次政变的下场是几位领袖人物的性格造成。尤其口不对心的共识,宣誓效忠也没法律责任,蛙群心态是缺口。

也许领袖人物想在各自的位置,或许他们都觉得老马不可能“自杀”。尤其霸权主义的老马,哪有什么行不懂的政命。

可大家没想到,当222国会议员在各有所好的发挥下,说是团结一致都跟着党鞭,老大画乌龟,全部都是乌龟假老爷。

就在国家元首跟他们会面了解后,就以最多数国会议员意愿为新首相那刻,大热门被法定签署出卖了!

原来签署协议书后,还可以签署另一份法定文件。而且当国家领袖以会面人数表决通过后,两个大热门又抱着一起说,我们是多数票。

要是国家政策在这些反复无常的领袖议决下,相信U-Turn将成为国号。

但后门能不能称谓国号呢?还得看是谁上位领导,后门才不是政府。

要是当天的情况出现了希盟一分为二,月亮佬和巫统人支持热门一号。

或者说,希盟三分之二支持热门二号,又获得月亮佬和巫统人的部分支持组成政府的话?

热门号政府还是后门吗?其内阁还不是一样“罗惹”人马,这党几个,那党几个…

其实当下谁是真正为民服务的政府,谁就是当权的执政党团。

看回全马各州的政府结构,有趣的执政州政府很有意思。这州政府有你没有我,那州政府有他没有你,另外一州排排坐吃果果。

这些各自为政的州政府说是为民请命,倒不如说是延续各自党派的幸福。

丁爷爷的内阁成员,让人民群众都不了解部长们的职责,到底是谁管理了这个国家。尤其哆啦A梦部长,喝温水部长,甘榜旅游部长,高级部长是首相代言人。

疫情入侵全球经济,把世界人类打入地狱,各国人民几乎疯了一样对抗新冠肺炎症。

可马国的政治,又要如何治疗呢?人民与政客都一样患上新官废言症,每天都跟随议员症候群一样后门出去旅游,呵呵!

新常态

首相在上一次记者会,跟大家说,接下来的日子,人民需要重新启动生活习惯。

隔天的卫生部记者会,诺西山也跟大家说,疫情后,整个社会次序将以新的状态开始。

对于官爷的讲法,我们将不再以热切握手问候,热情拥抱对方,或者说大家都得学习礼仪微鞠躬,右手放在左胸前,跟亲朋好友问候。

这个问候手势是当年的前旅游部长丹斯里阿都卡迪提出,尔后在继任的前旅游部长黄燕燕重新推出。

她还打趣的说,在做这个手势时,得确保你的手指是动到你的锁骨,这样就可以检查自己是否超重了!

但这马来西亚的问候手势,会不会成为国人在和人见面时的礼仪吗?尤其,友族通常喜欢跟长辈抱一抱,吻手掌,亲脸额,跟亲友也是双手紧握,抱一下。

首相在致辞说了,从前打招呼是这样,但在新冠疫情后,在未来,握手或许就是失态的行为,无接触的问候,才是新的常态。

吉打州务大臣举例新常态的社交距离要有一定的距离,避免聚集,及照顾好个人卫生。

他还提醒老人家要有所准备并了解年轻人没有握手问候,这是新常态的礼仪守则,也是世界未来的问候方式。

卫生部总监则要求人民居家,这一剂疫苗才是新冠肺炎最佳良药。而当下已是疫情康复期,人民只有保持卫生习惯,多勤洗手,在外也务必使用消毒洗手液,避免染疫。

他们都呼吁人民要适应新生活,要在短期内维持另一种新常态的日子,减少群聚,保持个人卫生,多留在家里。

那些在脸书写着将在行管结束后,要去大排档大吃,要到火锅店聚集,要到日本餐馆,韩国餐馆,西餐馆大吃一餐,去看戏,去旅游,去海边。

可是新常态的定义是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避免到人多的地方,最好避开封闭式的冷气空间,新常态的生活,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