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月黄星

参与马华十余载,从幽灵党员,到区会高层领导,又做过一州的青年团团长,也是中央代表之一的游走份子。

逍遥政治这些年,对于政客互相攻击和耍招,基本上是无可厚非的无奈。因为,要活在现实的政治里,你就得无赖地表演下去,即使内心深处有点歉意,你还是得冒昧走下去。

当初外来者风波,笨拿党说了,大马华裔群起攻击巫统演讲者,说他不可以这样批评公民之一的黄皮肤。可而后一些异议份子说了又讲,朝野换位置后的政客有没有也换了心态。

对于统考认证过程历历在目,因为听了太多内幕消息。只要统考接受国文考卷,而且至少要比及格还好的优异。可当时的董总领导坚持统考的马来文就是一切,由不得你首相的建议,结果不欢而散,505什么下文也没有,对吗?

直到509前的一里路,笔者在想当时的教育副部长张胜闻是基于什么条件,而讲出这番话,最后一里路。

因为国中生的教育文凭除了国文考卷要优异分数,历史科还得及格啊?难道你统考生就可豁免历史科吗?对于国中生岂不是不公平,对于其他源流的马来西亚教育文凭考生公道吗?

尤其,不跟政府教育制度的宗教学府,他们也一样面对政府不承认的尴尬。友族同胞一样需要政府承认宗教学府的文凭啊?难道你统考生可以申请政府大学,而我们就不符资格。

多年前,当笔者担任华小董事长时,被校长告知学府事实,那即是马来西亚存在许多“半津贴”学校,尤其宗教学校。只要教育拨款拨给半津贴学校,很多时候是宗教学校优先处理。至于华小,淡小呢?你们好之为自吧!

当时候,笔者才惊觉原来所谓的半津贴,并不是华小的悲歌。而是政府教育法令下,悲歌年年唱不完。因为,宗教学府也分为两种颜色,一种蓝色,一种青色。

蓝色归政府管辖,青色归月亮佬打理。彼此井水不犯河水,自己教自己的课程,自己跟着自己信仰的宗教授课。说到最后,也即是友族的两排学府各自发挥着那种神秘色彩,各有着各自特色和教义方针。

而独中呢?我们一样有着另一套管理方式,有一些报读政府教育文凭,连同统考。也有一些秉着统考的坚持,就只有统考文凭。笔者不懂这两批统考生的思想是不是划一。但日前与统考生坐下来谈说,他根本就不稀罕政府承不承认统考文凭。

他认为只要全球大学能录取统考生,哪管马来西亚大学不录取啊?只要统考生有心上学,好好学习,哪有需要政府的一职承认。因为他们也不会加入公务员一族,更不想在政府大学继续深造。

唉!写了那么多,笔者也搞不懂了华社的需求。过去要马上承认,而今又给新政府五年的时间研究。难道政府在过去研究了四十三年,还没有研究结果吗?

或许政客不想跟你说,其实友族同胞不想落实大选宣言,更不想承认统考文凭。只会跟你说,州政府聘请了统考生为官联公司服务,嘻嘻~

这种奇巧的合约公务员,说实在也难为了这几位统考生,因为他们在国外修读几年的大学文凭竟然不值钱,被政客消费了,哈哈!还自夸我这一个政府最早落实承认统考文凭,其实这些人还不是拿着外国文凭来应征,只不过他中学是独中学府而已。

话说回来,今天的标题~马华党旗其实是马来西亚国旗的蓝底弯月黄星的约1/4部分,以代表马来西亚人对建国有1/4的功劳,取走弯月图案是因为多数华人并非回教徒。马华党旗上的黄星本只有11个光芒,与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国旗一样,代表马来亚11个州属;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国旗换成14芒星,代表14个州属,马华党旗跟进;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后,多出的一芒代表联邦政府。

水牛政治

对外我们跟人家说法治,但治党时欲用人治,只看个人喜恶。。。这是行动党当年的独行侠,在日前位于北京的感言。

他说,该党没有明确的候选人资格说明标准,以致党内乱象横生,要是不加以制度化,恐成为腐败根源。

他还笑称,只要符合条件和标准,即使派一只水牛出战,也可轻易获选,哈哈!

对他的个人看法,相信该党许多人士都感觉到了这些年的混乱和专制,只要某人喜欢,爱派谁就谁!要是你反对,人头落地,哈哈!

这与国内的政党都几乎一样,只要懂得跟上面拉好关系,获得党魁的喜爱,制度还是标准只不过纸上谈兵,一张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通令。

在党内逍遥这些年,笔者也是一样看到了党的权威指派,只要老大的群组看到你的努力,觉得你肯定有机会赢,你就获得党委托上阵。

只可惜,这些年来的308,505,以及609大选,即使派服务最好的候选人,在火箭仔的口号下,不管你是几优秀的候选人都比水牛逊色。

因为,经过几次大选的宣扬,再不换的话,马来西亚将陷入动荡过度,经济萧条,统考不获承认。。。

可百天政绩即将上榜,这些509高官又做了什么好事?难道就如独行侠所言,过去十五年来,含着金钥匙冒起的代议事比比皆是。他们不可一世,甚至嚣张跋扈,导致党执政后乱象。

独行侠认为党意志要大家打击贪污腐败,可腐败不只是金钱,贪污而已。还包括不遵守标准,不遵守原则。该党要是不好好处理这种政治乱象,也将使之成为腐败的根源。

就不懂独行侠的金玉良言会得到党魁的言信吗?因为,在北疆几个选区的人选趣事,笔者就多次听到了政治笑语,只要是获得党领袖看得上,即使没有入党超过两年都可以上阵。

今日笔者的学妹有幸被领袖点秋香,相信只要有机会提名,她肯定就是厅堂的代议事。要是她这一次因为党基层的反弹,而被遗弃无法上阵。

不怕!不怕!只要党领袖眼中有她,他看是什么,他就是什么。就如几天前有媒体记者还没问完~有报告指无拉港的基层。。。老大还没听完就回答:“我没有什么要补充,我说这样就是这样。。。”

无可奈何也

《希盟宣言:承认统考 事件时间表》-

林冠英 4月7号: 30天后承认统考 “扶着马华走完一里路”。

张念群 6月尾:年杪内承认统考。

马智礼 7月头: 统考需考量国语地位 和 国内和谐。

张念群 7月10号: 非决策者,无法承诺今年承认统考。

张念群 7月10号: 统考不影响团结。

马智礼 7月15日: 教育部承认统考前 将会确保独中不会影响马来文地位和种族和谐。

马智礼 7 月25号: 独中非国家教育体系 无法拨款独中

马智礼 7月26日: 纳入国家财政 独中列 “发展拨款”。

马智礼 8月6日: 不能仓促决定,5年内详细研究承认统考。

黄书琪 8月7日: 为教长喊冤,中文报翻译误解。

张念群 8月8日: 承认统考事宜,教长没说需研究5年。

从网页链接看到一个友人的写着…写着…写着…在想过去的他是站在民联监督国阵,而509之后他还是坚挺反对党一边,继续为民看着执政党如何变?

今天又看到张副部长说,五年内比承认,否则统考将决定火箭的前途…

过去几年的时间,念群不停地要求国阵承认统考,尤其对于张盛闻的最后一里路。而今她坐了他的位置,她是不是换了他当时的脑袋啊!

还是她开始了解他当时的处境和什么叫承认,什么是官场游戏规矩,做了官爷之后的无奈~

鬼话连篇

百鬼入侵,天下大乱。恶魔横行,血光冲天!鬼怪可挡,人心难测。怀鬼胎的人,难道不是最厉害的恶鬼吗?

从网上看到以上字眼,你相信鬼厉害,还是人心利害呢?尤其,今年的鬼月,在政治环境变迁下,政客心态更是民间草民能以捉摸的心意,上下台后的他们都变了样,鬼讲人话,人说鬼话,哈哈~

对于黑鞋白鞋,笑纹还以为有人中邪了!光天化日,无端端发作,突然变法,要变就变,却让家长和商家吓坏了。

至于承认统考的一里路之遥,咋听变成了最后一里路,很快就要上路了!再等不到希望的话,其文凭即使获得全球承认,却栽在门前,由不得人说人话,唉!

日前从面子书看到几个落寞的火箭仔言论,再三“劝告“米都州领袖要谨慎看待某些人披着狼衣成为了市县议员,啊!朗声狗吠吗?

当猫政府在多年前委任非政府组织成员为八品官时,就被民众在背后讥笑,披着狼衣上任的政党人物。

即使要让更多”独立“代表进入议会,就得接受不同阵营的人士进入市县议会,一来是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二来有监督作用。

今日读到该党前州议员,以及州团长的言论,笑纹在想是不是树上长着一大串的葡萄有点酸。哈!哈!

笑纹来自马华,从不隐瞒身份,就算投栏写字,也是王孙文三个字。要是有一天,被州政府看重,要笑纹代表某非政府组织成为小官爷,我也是会秉着敌对身份进去,再以监督地位跟有关当局说,谢谢您的委托,小弟尽力所能,以从政初心来服务社会。

至于小弟有没有机会得到这个政府的器重和重用,就如莱特与吉打皇朝签署的租借条约一样,到了今天已不是历史能说清楚的割让,对吗?

过去两百年的租借,到了尔后的割让,其实印度公司都不曾提供军事保护给以吉打皇朝。而只是莱特跟苏丹说了,都没签署就上岛宣布为日不落威尔斯太子岛。

今天看到火箭仔在面子书述说党州领袖必须检讨非我党族类成为州官九品代表,就如笑纹看到张念群在过去批评政敌的所作所为,而今天跟着老板的脸色来解释都是媒体的翻译,社会的要求。

至于她本身说过的话,还是鬼月的话语吗?笑纹得罪不起鬼爷魂,怕梦里遇见了吓人的魂魄,先走人,下次再写了~

那一支

当世界各地开始不用吸管时,人们才惊觉根本就没需要吸水要管啊!

在家喝冷饮,你有用那一支吗?即使喝冰水,还不是一口一口喝下去…

可到了茶室,餐厅,酒店,酒吧,还是买水档,没了那一支,顾客都觉得服务好烂。

偶尔还怕当家用回循环水管,呵呵!

对于在外用餐,好多人都会叫一杯饮料。或许这是餐厅规范有序,叫吃也得叫喝。

可在家吃饭时,你会刻意盛一杯水放在餐桌上吗?

难道在外用餐会啃到,而在家却啃不了?还是被餐食业者训练习惯了,至少要杯白开水来支付最少消费“坐位”。

至于在家泡杯冷饮,你也不一定会要那一支吧?即使要坚持有一支,也许也是用过的超级耐用吸管,呵呵!

最近几年时间的洗管风波,世界各地鼓励大家不要再洗,以免浪费了地球村资源,破坏了环境卫生。

而有脑筋商家推出一款又一款的环保那一支,鼓励大家自带那一支,可报纸读到再循环复用的那一支或许有毒性,你怕么?

要是跟你说,怕吸中毒的话,请你改变饮食习惯好吗?从今天起,来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乌,换成一杯温牛奶,行吗?

再不然的话,就当在家吃饭吧!什么水也不需要“交关”,只怕伙计给你脸色看,老闆跟你说座位费~立马古板(五角钱),嘿嘿~

孟婆官爷

听到副教育部长的言论,她说医学系只能录取符合资格的五分之一名额,其他无法进入医德高尚情操的学府!

对于张大人的解释,这就是多年来魏公公的解释。可当时的她无法接受这个说法,直到她自己坐上了副教育部长这一张椅子。

她除了二十巴仙的医学讲解,还得好好“享受”自己的考题~承认统考。

过去几个大选,口不择言的反对党开炮质问题,今天自己又如何跟同僚协调配合默契呢?

看过她大声疾呼一旦执政,即刻承认统考文凭。可其上司却说,需要五年的时间来研究。其党魁也豪言壮语,送马华上最后一里路。

但当了高官的他她又要如何面对现实中的残酷政治迫害呢?因为,过去自己对于政敌的写实,严厉打击对手的要求,自己又如何才能获得马医生的祝福呢?

过去当状元找上门时,登报严厉批评当局,为何不全部录取状元们。也要求执政为民请命的政府机构以绩效评估录取,更要政府部门在经济领域开展公开透明工程项目。

可财政部长又在几天前,说政府对于大型项目建设是照顾友族商贸,其他人是看看而已,对吗?

就不懂过去式的他,要如何刻对当下的自己?过去几十年来批评他人的扶持政策,今天还有继续赞助拐杖和轮椅吗?

还记得2011年的他曾自豪地跟友族说,968项计划,价值1亿2千500万令吉的工程,你们获得99%投标。至于市值1万5千的工程,还有70万4千令吉的升旗山缆车工程才是我族成功投标,呵呵!

笑纹多年来在政治沉浮,不曾上阵过,也得不到党老大的欣赏,没机会当个高官玩玩,就不懂了官场现形记是什么照妖镜?

因为时下最流行的官场礼仪,不是妖怪显现,而是当了官爷的尊贵议员,都跟八仙学了过海术。一个接着一个过了海,对于过去的自己是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仿佛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前身今世都遗忘在民间…

无聊的联想

国产车,F1渐渐陆续回来。感觉有点像《少林足球》里的一句经典对白,‘’大师兄回来了‘。

又看到小云的感叹,是大师兄回归让她觉得了什么?还是纯粹个人的胡思乱想,呵呵!

打从他医生回锅煮炒,头七是炒出火候,炒掉许多人的梦想和生涯次序。尔后的几个七,草民陆陆续续闻到一股暖流的菜香味。

仿佛“梦魂归帝所”,大家又回到他独霸天下之大的国度,什么都是医生说是就是,其他人都得装聋作哑,扮演默剧,嘴巴缝了线。

日前看到一则新闻,马公子的公司获得马电讯的大合约,发出合约日期很巧合,就是过了509大选几天后…

多年前,当笨蛋傻瓜被龙的传人买去后,医生诊断是国耻。要当时的纳老大爷悔过自新,呵呵!

今日为了宝腾,一个换了龙名的败家子,竟然要封闭进口车大门,让这个败了国民百亿元又“闭门造车”。就不懂宝腾老闆愿意接受这一招封建专制吗?

尤记得这一位中国汽车大王,是跟世界品牌车打贸易战,他为了吉利而战,也让自己成为全球最大的之一。

今天老马的封闭贸易制度“改革”,笑纹觉得这个时候应该送轮椅和拐杖给医生了!你说~对吗?

你知道还是不知道

唉!被问倒?还是觉得发问者的国债太幼稚呢?财长竟然重复质问对方“你知道还是不知道?你知道还是不知道?你知道还是不知道?……”

作为执政党的部长是必须回答国会议员的提案问题,而不是问回对方你到底知不知道哪个这个?

也许财长刚刚上任不久,又被公公定义为簿记员,心里不是味道。对于魏家祥的提问“国债计算公式”,觉得对方质疑专业会计师的自己吧?

笑纹倒觉得财长应该坦然面对政敌的挑拨是非,就如过去自己一直处于攻击政敌的态度对待,执政党就是有义务回答在野党的提问,你到底有没有做好本分?

因为国际标准体系是说马来西亚的国债是占国内生产总值50.8%,可新政府就认为当下所承担的债务是一兆。

笑纹本来就笑笑,不懂国际权威机构说了算,还是大马政客讲了就是真的!

国际信贷评级机构穆迪(Moody’s)今日发布报告,指马来西亚政府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0.8%。

笑纹要相信自己,还是政客呢?难道朝野政治家换了位置,都换了脑袋吗?还是当官后的官爷,已获得官僚真传,官字两个口,要看跟谁说,才讲出真心话啊!

望子成龙

看到老友女人的感言~看统考事件,感觉就像要成龙承认小龙女一般。

她还写了一句“纯粹联想”。

在想她纯粹一个家后,在家做工的女人,为何有如此感想呢?

是新政府部门最高负责人的境界高超,还是平民老百姓几乎按耐不住了?

一定做到是没上台时的承诺,当上执政为民请命的官爷后,除了一再讲前朝,当下又干了什么好事?

鼓励更多年轻人不还贷款,做一个不守规矩,信用的学士,硕士,博士?

要学生黑白来?一句话讲完了,因为懂得家长的心里话?可他真的了解教育吗?

对于一个出了数十本宗教书籍的作家?宗教师?还是思想观念属于信仰保守的写者?

对于笑纹来说,友族的信仰教义都属于保守护者…。没有现代开放式的狂热分子,只有传统观念,还是坚持古教义的信徒而已。

至于朝廷上的高官,各位看官你说,哪几个是属于思想开放的信仰者?

所以老友家后的感叹号?却让笑纹觉得承认统考,确实如此一种念头,经手人的脑海里到底有没有想过“就是令伯”!

要是政要都跟大哥的做法一番滋味,独中的一里路,就如国会大厦走廊的私生子一样。高尚厅堂不属于你,只有文告的字眼跟时间说~嘘寒问暖,不是不爱你,你不是正室,只能偷偷摸摸你。

黑白无常

从记忆中的学校趣事,在教育部长换人后,他说懂得家长的心思,知道孩子不洗白鞋,所以明年开始,他说了算~黑鞋当道!

笑纹不懂教育部长小时候洗过白鞋吗?尤其玩了周末,下午又下雨,遭了!鞋子还未洗,明早到学校,一定被老师处罚…

小时候,学生被教育自己洗鞋,相信这是一种独立完成任务的学习。也即是让学生懂得爱护双脚的卫生习惯,要是你爱乱跑,鞋子脏兮兮,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晓得回到家被妈妈追着打,还是骂到午餐没得吃?你是读书,还是顾着玩,你啊!要是这样调皮捣蛋,长大后去倒垃圾~

还记得在乡下时代,下雨天,为了怕白鞋肮脏,还得拿在手,赤脚走去学校,要进去学校门口时,再穿上去。

要不然,就在星期天的晚上,洗好了鞋子,放在灶王爷的前面,用燃烧煮饭煮菜的材木烘干它。

偶尔也会忘了洗,就直接搽鞋油来漂白它。这一招虽然有效骗得老师的眼光,可脱了鞋子,味道就来了!老妈子又开始骂了,鞋子又没洗,跟你老师说…

所以读早上班时,中午下课回到家,都会拿鞋子去日光浴,让充满激情挥霍味觉给太阳公公给处理掉。要是读了下午班,趁还没去学校,就用早晨的七味真火给照射,呵呵!

今天听闻教育部长的黑白两色彩言论,就不懂他会再次U turn吗?就如早前的统考事宜,电脑班,学生轻松搞定书包,老师愉快教书…

只怕鞋商找了马医生,还是财政部长投诉,说货舱内的存货怎样办?难道要跟选举委员会借大选剩下的濹汁,涂黑厂房的剩货,变黑那一堆纯洁的白鞋,呵呵!

纯洁的鞋子,换成乌鸦黑的色素,没事!没事!只要新官上任三把火没烧到屁股,怎样换脑都行,新政府,新希望,新作风,新烦恼,新思维,新猩猩,我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