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吉事

去年写过猴年雨事,写着雨水冲刷大地,让各地子民为水烦恼。

今年猴年末端,猴雨更是猖狂,淹没东海岸,霹雳,柔佛,沙巴数处,猴爷临走显威露胁吗?

就不懂本土政客收到猴爷讯息了!你们再不珍惜环境保护,蓄意开发森林,伐木赚取天公钱,又不好好跟大自然谈好条件,这就是地理报应。

许多官爷爱推卸责任,将雨事谎称空前绝后的记录,把地域发展变成了地狱,让百姓受苦受难。

哎呀!猴爷卸任下班去,鸡爷来执事当班,就在风下之乡搞出人命,一当值就搞失踪,再让马来西亚登上国际舞台。

笑纹再想一架“散去灵”已把马来西亚搞到头晕目眩,数国寻觅这么久,都没有讯息,到底两百余人去了一趟什么之旅?

马来西亚旅游业到底犯了哪一个小人,这些年就惨遭人命关天,数百条性命不保际遇。鸡爷来当班,沙巴州传来快艇失踪憾事,失踪人士下落不明,还不懂老天爷留下几个人?

作为北疆笑纹除了祈求,还是祈求…但愿天佑沙巴,但愿天佑马来西亚。在鸡年的日子里,保佑马来西亚,祝福全国各地人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让鸡大哥好好当班,鸡爷认真对待全民,不管公鸡母鸡,只要下好蛋就是绝世好鸡。你应该懂得笑纹讲的哪一只鸡咯…

开车不要急,家人在等你!

网际传来传去一则AES讯息,网友骂声四起,说政府没有钱,故意在春节前启动“偷拍”车速。

老友传着,老同学传着,乡亲群组传着,什么群组都在分享小心执法看上你,就没有一则讯息跟你说,回家路上要守法,唉!

也许大家对于提醒和劝告“不了了之”,觉得很烦,感觉不到说者有意的言语~家里有人在等你!

尤其佳节期间,马路上拥堵,交通事故跟着来。尤其大排长龙后,等得不耐烦的烦躁不安,车主按耐不住,前边一疏通,就急着赶路,赶紧回乡去。

当烦躁一上心头,你还能耐心等待吗?看着前边的长龙,看着时间点滴溜走,再不踩油飞驰,团圆饭应该来不及吃了!

等着,急着,长龙还是慢慢行驶,就无法冲出眼望无际的龙首。看着左边车道,一辆又一辆汽车飞驰而过,自己应该不用考虑,考虑了吧!

结果一左驾过去,驾到前面,遇到执法人员,是骂自己犯规,还是警察吃饱没事做,竟然躲在角落捉我呢?

当绿灯正在闪亮转黄又红,踏着油门踏板的车主感觉应该过得去,踩足油门闯红灯。突然有车子从旁驶过…砰!砰!砰!

赶着回乡路途,还有遥远的路要奔驰,遇到碰撞事故,性命攸关啊!

很多人爱在夜里赶路,贪图晚间没有太多太多太多的车子在路上奔跑,自己才能够以“舒迈克”速度回乡。

呵呵!春节回乡聚集必然重要,在老家团聚更是佳节要事。可赶着回家路上的人,有没有察觉家里人愿意等候,等你们安全抵达家门。

相信天下父母都在等孩儿回来,他们会等你,直到等到你平安无事踏入家门。

但愿回着家乡的游子安然无恙回到老家,祝愿大家在春节期间有一个安康快乐的聚集。记得哦!开车不要急,家人等着你…

中资谁怕,只怕水淹吧!中资谁怕,只怕水淹吧!

我国是一个经济开放的国家,要持续发展,就必须得到外资相助,而不是以偏激言论荼毒人民思想。

在开放经济,任何人都享有经商权利,可以来马投资、购买公司股份或房产,更何况我国已与中国建立邦交超过40年。

马来商人企业家协会副主席纳因接受专访时,针对前副首相慕尤丁日前发表“中资抢饭碗论”如此说道。

纳因还分享了六百年前的历史,郑和下西洋就开始了,当时马六甲还因为马中关系而在贸易上受惠,所以没有借口或理由叫我们不与中国人合作。

这就是当下最火红的政治论点,中资抢了本地人饭碗,人民不欢迎中资?

因为根据几个政客的说辞,纳吉领导的政府已经出卖了国家,典当经济给予中资。还打算让中国人成为马来西亚的一分子??

纳因直斥中资抢饭碗根本就是一派胡言,人民不应该害怕中资。呵呵!

纳因的言论是否为人背书,明眼人应该懂得吧!而在野的代议事和喉舌都开炮“警告”中资到来,肯定威胁了大马经济。

尤其马医生更说,一旦希盟执政,肯定期消马新铁道计划。好如当年的弯桥计划,老马一意孤行,强行征地动工,新加坡不同意。结果,伯拉一上位接班为首相,即刻喊停,弯桥消失殆尽,双轨火车计划也砍腰。

还记得老马炮轰伯拉,可伯拉笑而不语,不理老人家的牢骚满腹,嘿嘿!

今日老马炮轰纳吉的宏远计划,纳吉笑老人家爱U转,转来又转去。就不知老马返老还童,还是老懵懂?或许就如老马口中的国父,当时跟着46党全国走透透,老马说国父老懵懂了,当下自己也患上肆那个懵病吧!

其实,作为龙的传人,华裔应该可以和老祖宗的同胞合作发展,龙人和龙人一起携手发展国家大计,并与友族共同参与数百亿的商业计划。

有份参与的人民肯定支持中资到来,东海岸三州的人民也会在发展计划受惠,他们都会支持吧!新加坡政府已和马来西亚政府签备忘录,让东海岸铁路计划链接新加坡。

就不懂政客在乱什么?550亿令吉计划没有让政党相关人士受惠,还是觉得大使的厘清话语有问题~世界最低报价,最优惠融资条件,最短建筑时间。

大使的解释,全长600多公里的东海岸铁道,路径云顶,需要开通26公里的大山隧道,根据国际标准,需要10年打造,但中国公司只用6年就完工。

笔者不懂报价,但晓得东海岸每年都淹水,就不知铁道路轨防水吗?否则的话,年尾的铁轨都会遇水泡汤,连火车厢也会被水灾吞噬不见踪影,火车头还能脱水而出吗?哈哈

无言,不言,多言,有口难言

华人本来就不划算了,华人现在不团结,此后更加不划算,马华无言,民政不言,火箭多言,到最后百姓有口难言,不团团结结,我们就连一个外劳也不如,福利,工资,你们百姓认为呢!

看到网上的一则留言,心里有数了吧!无言,不言,多言,有口难言。

这位留言者是一个蓝领打工仔,在社会做工了数十年,在咖啡店做过,在报馆做过,在销售业做过,在很多行业混过。

今天的感言应该属于人民的心声吧!华人划算吗?这一句说到了华社的重点吧!

政党的言语,政客不讲不语,政客讲太多太多,最后受苦受难的,还不是人民?

他要华人团结一致,他要我们一起面对现实政治,大家携手并进,解决了当前的问题。

可是,在各自为政的党派领导下,各说各话,每一个政党都为自己的盘算去做事。政客还管人民的生活吗?

福利,工资,待遇都比外劳差,人民还是人民吗?难道我们比外来者更糟糕,比他们更惨。

政府最近要为非法外劳制定临时外劳证,让不被承认的他们“打造”成为马来西亚外劳,以便照顾“管理”重生的外来人。

这不是说明了政府好像注重外来者多过人民,是政府领导的头壳坏了,还是政治人物觉得外劳比较好呢?

很多时候的政客过招,一来一往,打到天翻地覆,看似武功高强,说是为民请命。事实上,每月领取逾万津贴的代议事,不做点戏,表演机智剧情给人民看,哪像大马剧场演员呢?

写文告,召开记者会,出席宴会批评政敌,在脸书发飙,这样的议员,就是马来西亚的政治明星,你们百姓认为呢!

“令伯”借给你

看到他如此说道,跟同日走失世界的东马犀鸟老大有什么比较?

相差悬殊?还是觉得了自己笑傲江湖呢?一个受人尊敬的州记领袖,会以如此粗俗语言致词吗?

对于刚逝世的阿德南,相信在他在位这些日子,做了许多让人民感触颇深。不然,阿德南充其量只不过一州之长,为何举国上下都舍不得呢?

对于他的坚持不懈,以及跟中央政府的争取,相信东马的砂拉越子民深感同受。西马的发展远比东马的落后,可这些年来的东马在经济发展“缴纳”了几多税收呢?

为何在过去的数十年,东马一直默默付出总等不到回报,而在位已久的前老大又不懂索取应得回馈。难道要等到州政权输了,才跟中央政府讨价还价。

相信即时已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土保党已成为历史。

就是因为阿德南的明知故问,才让纳吉政府给回了砂拉越人民应得政治权益。把夺取多时的政权还给砂拉越,让阿德南在选举中获胜。

当时大选的反对党批评他,现在又说他很好的领袖。就不懂政客何时才能说出心中话,难道只有对逝世者给予肯定。

还有为何只有他的政府承认了统考文凭,为何他对于独中那么支持呢?也许就是他对于华文教育的认同和鼓励。

至于槟城首长的口中认同,将留学海外大学的她当着独中生大声说,槟城政府承认统考,可是全马只有砂拉越政府明文规定聘请公务员条件之一,拥有统考文凭可申请。

“令伯”也许觉得过瘾,就是因为这样才是支持独中教育。可公务员体制里,应该没有一个人是用统考文凭应征。而那个她则因海外大学文凭才成为联营机构领导层啊!

对于“令伯”心态,笔者认为领导人已走火入魔,将自己当成空前绝后的政治明星。只有自我意识才能成为王道。对此写道,非常抱歉,要是看官觉得笔者贬低他,在此跟你们鞠躬,再奉一句,对不起!

这个令伯的功绩是不是全马首长的模范,就让历史记录去定义吧!

阿德南治理砂拉越三年的成绩,今天可盖棺定论,让大家分享,怀念,追思。到底只用短短几年管理州政府的他,是如何获得大家的肯定。

他极少乱骂政敌,也不会对付跟他舆论的同僚,更不要说每天都在批评政敌。

他只是做好自己的事务,办好人民给予的委托。即使到了最后时分,他还是心念砂拉越~我爱砂拉越,希望所有的砂人民和我一样,也热爱砂拉越!

让我们给予已故阿德南最后敬意,将对于他过去几年的坚持不懈精神,中庸之道,给予各源流教育的认同,爱民如子的心态鼓掌。就是因为阿德南精神,让全国各地子民认识了砂拉越…

官爷两个口

当慕尤丁担任副首相去中国招商引资时,还是国家高官老二时,他说中资利惠两国, 拉近中马关系。

今天他老人家离家出走,成为反对党的成员时,又觉得引进中资是典当人民权益。也损害了本地人民的商业利益,更说中资到来发展马来西亚是出卖国家?!

对于政客在朝野立场来说,坚定的政治体制只是一个剧情简介。只要他更换了衣服,换了角色扮演,其从政初衷则喂狗去。

好如老马识途,更换了跑道,独裁贪污腐败的指责,即刻成为了过去式的故事。当今在野党拥护马医生说,我们向前迈进,只有放下一切“政见”,人民才有改变命运共同体。

而更换跑道的马公子呢?对于过去指责月亮佬,火箭仔,还是蓝眼的话语,已扫如地毯下当宝藏。

就算在野党人生换跑道,走入国阵成员党,他一样转身一变,成为一名天枰之子。也把指责国阵不是的话语,丟给狗吃掉,呵呵!

所以说,要信任当今代议事的言论,人民必须擦亮眼睛,好好认清政客的虚伪和所谓,政客的为民请命只是另一个口的承诺。

他们在308,505的大声说,仿佛孩儿时代的大风吹,吹什么?改变现状就是让我当官咯…

网络霸凌

在网络打滚这些年,偶尔也会看到一些政敌支持者的护主言论。他们极力维护各自为政的党派,尽说吾党最好,好廉洁自律。

对于网兵支持者在网络平台的动作频频,笑纹一笑置之。因为,政治只是一种特殊游戏,这些台上政客媲美好莱坞大牌明星。甚至超越一流演员,说什么就演什么戏。

尤记得多年前还是北马发言人时,经常与当时执政党的代理人互动,文字吵架,每个星期上报攻击对方,差不多每天都发文告。双方为了只是一种党意志宣传和义务教育,把政党的不是,不好,行差踏错公布于众,哈哈!

那时候的笑纹可说是媒体红人,一个星期没在报纸露脸,那应该出国参与数星期的自驾游逍遥快活去。

而在报纸上斗得你死我活的政治工作者,我还是他总是有机会坐在一座谈笑风生,把杯共饮。因为,政治只是一种教育实践,让更多人了解政府和反对党的职责。

尤记得一个他,爱跟记者朋友开玩笑。要是王孙文今日发文告攻击我,请你们跟王孙文索取“反攻”文告。因为我俩不是什么,只是多年来的组织战友。

今天在报纸上看到社青米都老大说,被老友出卖,遗憾老友将谈话内容放上社交媒体。

他认为多年老友交谈比较粗俗,大家应该不会介意。唉!

可其老友却指责飞天仔自称黑社会背景,以惊吓语气威胁老友“包抄在岛上打工”。

老友之间的粗话蜚语,相信不是大问题。而是当政见不同时,留下一点自由空间,好聚好散吧!

笑纹不认识这两个人,也不懂老朋友的定义,更加不懂飞天仔累次出现形象问题,是不是他承继了林老大风范。

以为是政党民意代表,就可以梦想自己就是独尊之王。对于网络留言,报纸版位的排序大小,朝野政治的地方版和全国版都要批评指正。

尤其在网络代政党从当红豆兵,雇佣兵,拿钱办事的特助,三百子弟兵,你们还是好只为之…

一旦政局变了样,变脸大师就是老大他,过去所言,还是今日所说,都是应景话语。为了人民的前途似锦,我党会根据民意来执行任务。

诚如口中在国家独裁二十余年的马医生一靠过去,贪污腐败的责问都丢弃。只为了布城之约前进,呵呵!

308后的一个采访,笑纹说过政党会为了目标不择手段,即使与口中的魔鬼合作也在所不惜。就等看下一届大选后的剧情,魔鬼是不是结合了网络霸凌,统治天下,呵呵!

哎哟哟!忘了应景的祝贺,预祝大家金鸡年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想什么有什么。也祝福纳吉先生,金鸡年讨一个快活年,让全民真正活在当下,幸福美满,有一个和谐相处之道。

收工大红包

中学读书时不专心,高三离开学校后,曾到首都学院欲继续读书,可三个月就被派遣北上协助家族生意。

还记得老大的一句话,在学院再读三年,你将懂得更多的字,懂得课本的涵义。你要是还要求学,那就留下来继续努力。

那时候觉得读书很幸苦,要专心听讲,要做功课,要考试,还要注意满江红。不然的话,回家给他她发觉,屁股一定红。

老大还比喻,你出来做工三年,学习了人生经历,有了打工经验,跟三年后毕业出来的新新人类,你可占了上风。

这是三十年前的生活写实,能进大学的人不多,很多人都高三毕业后,开始人生路。而且,还有一些在初中三政府考试失败,也提早人生路。

回来老爸的家乡协助公司业务,从打杂开始学习,什么工都做过少许,工人少一个,你得填补几个小时。

那时候的薪金不多,但住在米较工厂内,没有消费机会。工钱那数百,剩下也几百,储蓄存款可说年年有余。

直到现在的打工情况来看,要储蓄存款根本不简单。因为消费诱惑太多,商家常有大减价,假期优惠又多。你要保持荷包的形象,根本就没定力和信心。

过去只有过年过节出现的油鸡,烧鸭,狮标汽水,丰富多样的餐食。今天只要口袋有钱就行,天天都有好吃好喝。新衣裳更不是问题,与好友相约去广场,看到美就即刻买下来。反正下个月的账单才需要还钱。

结果,当我们没有节约开支,逐渐成为一名月光族。还有什么钱可以变成储蓄存款?

所以他们都在等月尾出粮,即刻解决每月负担。而接近农历新年的时刻,大家都想老板懂得做老板。

过往的回忆,公司都会给予奖励,对于勤力的员工,老板一定会大大包给予鼓励。希望工人更加勤劳打拼,为公司赚大钱。

今年的奖励是多少呢?笔者还未拿到,还不知老板会给多少?

但猴老板于今晚给了岁末红包,要拿一壶水去煮时,转身摔了一跤,趴在地上,脚跟扭伤。左脚疼痛不堪,天啊!

坐在地上一刻钟,还是没法站起来。想站可一只脚如何撑住肚腩大大的人呢?左脚又处于麻痹,又痛又痛。

幸好坐了一阵子,终于可以爬起来。而废置在家里的轮椅,终于派上用场,让我“试用”它。

去到诊疗所,让医生诊断,脚应该没有断和裂。但扭伤了左脚筋脉,需要一段时间休养。最少也得在家坐几天,或需三个星期来调养。不然的话,扭伤部分加剧受伤,你必须以更长的时间来复建了!

医生说,你可以服药暂时缓解疼痛,但止痛药只能一日一粒而已。其他消肿通筋,就一天三次。你也可借此修身养性的日子,减轻体重,把油腻的脂肪细胞给消耗掉。

回到家,坐在轮椅上,要上厕所也不行,要做什么也难。肿胀的脚踝根本就不能踏地,一只脚要如何度过这一夜呢?

很多时候的我们没有去体谅不良以行的残缺人生,更加不曾珍惜眼前的幸福。一旦真的必须面对现实,我们又要如何处理呢?

只是坐在轮椅几个小时,就觉得很幸苦,站不是,坐也不是。要爬楼梯也不行,才惊觉政府硬性规定执行的重要作用。

很多商场,公共场所,和工作环境,都忽略了残缺人设施。导致不便人士面对了更多的不便。要进入商场,推不进。要去厕所办大小号,轮椅进不去。楼梯没有专道让轮椅上下,坐轮椅的人又怎样走进去呢?

希望此猴年收工红包,能提醒自己和民众,体会少点运气的OKU,谅解他们的不方便,协助他们,方便他们。舒缓周围环境,让世界充满爱,这才是互相关怀,尊重他人的地球村。

文:王孙文

四万,七万,首相就是我…

若干年前,安华在媒体采访时说,国家大选将有四万外劳参与投票,以便选出新届政府。

在安华和民联成员党不断宣传下,外劳投票已成为国际笑话。很多外国人,甚至本地人还以为外劳真的投下神圣一票。

还记得画票当天,民联捉鬼队伍在全国各地投票站驻守,还捉了不少的鬼魂。可认证后,这些类似孟加拉的鬼魂,却是民联支持者或党员,唉!

还有一个乡镇的工厂,每天坐巴士出去吃饭的外劳也被捉鬼队伍拦截,说他们利用午餐时间出来投票,呵呵!

就不懂每天看着外劳坐巴士出入工厂的公众,是不是被政客洗脑了?但笑纹在面子书的言论,却被同学来电责骂了,说什么违背良心,不是人,你们这些出卖华人的三六根本不值得交往…

对于老友记的来电,笑纹领教了网际网路的疯狂,只好跟他们说,政治游戏不是你想象的情况,今天点到为止,留下数十年友情吧!

几个老友的来电显示,他们觉得非常不满,对笑纹失望。原来当了九品芝麻官几年后,斯文败类真的成为社会败类。呵呵!

当晚成绩揭晓后,某位电台主持人在面子书写道,文冬国会选区关灯,让暗中来最后赢了人民喉舌…电话讯息一个又一个传着,笑纹又被鸟到天亮!

尔后该区三位民联候选人澄清事实,证明当晚没有停电,更没有换箱,不择手段取胜的暗中来。可是关灯也成为国外导游口中的笑话故事,上了巴士的笑柄啊!

近日的老马说,南疆的某个区域将迎接七万外劳入驻,政府优待他们成为永久居民,将来或成为马来西亚人民。

身为前首相的马医生如此说词,也获得了许多希盟公司股东的认同,同盟在宣传炮轰政府出卖了国家权益。

前副首相慕尤丁也炮轰政府与中国政府携手发展东海岸铁道计划,典当了国家经济,牺牲了华人和马来人的参与发展。

就不懂苏丹的说话,是不是回到了马来西亚与中国政府数十年的情谊关系。因为马六甲海峡,郑和下西洋,中马才有海上丝绸,到现在的一代一路经济走廊。

此文评论写啊写,四万外劳投票属于造假手段,七万中国人民摇身一变,成为马来西亚公民应该是真的吧!

不然,再一次的停电时刻,七万或是又成为另一个政客谎门,为了各自为政的权益,继续努力造谣惑众,让健康政治游戏离开马来西亚,把虚伪惑众政妖膜拜称谓之改变国度使命,哈哈!

再不然的情况来看,也许笑纹就是下一届的副首相。你说可能吗?

只要我们勇敢发梦,只有相信自己做得到,黑人都能在两百多年后成为美国总统,狂人也做了美国总统,为何华人无法写下另一个世界纪录呢?

又制水了!

看到新闻就怕怕,到底这条河跟谁过不去?一直被污染,而且次数几乎逐年递增,让首都和乌鲁冷岳县的草民受苦受难了!

也许政府是时候对付这条河流域的邻居,看看他们的居心不良,还是他们排泄了工业废料?

还记得政客曾指控有家工厂刻意污染了河流,但政客的控诉真的吗?为何将问题推给政敌后,后续对付行动没下文呢?

难道政府没有法律程序关闭该祸首吗?还是政治人物“设定”了责任,将问题推给它,解决方案就这样子妥善处理了!

草民最怕佳节没水,商家更怕假期时间,自来水管没水来啊!要做生意,又无法解决水事。要骂政府,政客又推卸责任给予政敌。

今天中马制水,水压低,家庭主妇肯定愁,洗衣做饭都要水,可惜水管流不出水,唉!

水啊!水啊!要是一条河都管不了,又如何治理州政府体系结构呢?但愿雪州和联邦政府携手共进,好好治理水事,不好为了政事过招,牺牲“小我”,让雪州的小我又再烦恼。

水坝不下雨怪老天爷,河流被污染怪政敌,那么水管没水?草民要怪谁呢?

希望火猴下班走后,金鸡当值的往后,水事不再赘述,水事不是诬赖,水事不再消耗草民的意志。大家每天为三餐都忙得喘不过气,一个污染还是不停骚扰河流,草民只好上书天庭,祈求老天爷对付污染环境的顽固不化乌贼吧!